|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fc4bq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洞螟 ptt-第七百二十七節 不器之器與受傷鑒賞-4klrh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但凡映入镜面的位置,皆可转瞬间传送过去。
并且,这个速度并不会比光道修士的光速慢多少。
以这样的速度,剩下这些妄图逃走的器道高阶,又如何能够逃得脱。
就这样,不过片刻功夫。
师弋就追上这些器道高阶,开始了一边倒的屠杀。
另一边,器道一方的领头者,看着人手一个一个的减少。
其人心知,再这么扎堆跑下去的话,可能一个也逃不掉。
于是,其人将心一横,开口说道:
“分散,大家分散开来。”
有此一言,剩下的器道高阶连忙四散奔逃。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原本,这一伙器道高阶人数在二十人上下。
在之前的对轰过程中,已经死掉了近一半的人手。
再加上师弋的衔尾追杀,如今他们的人数不足双十。
这样的数量,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心协镜的锁定。
面对这些分散逃亡的器道高阶修士,师弋的应对十分简单。
只需要优先处理,将要逃出镜面映照范围的敌人即可。
凭借心协镜形同瞬移一般的传送手段,师弋想要截住这些人,可以说是相当轻松的。
而这些器道高阶一旦被师弋近身,他们引以为豪的法器躯体,将变得毫无作用。
皆因为师弋的肉身,要比他们更强。
在师弋屠戮这些器道高阶的档口,这群人当中的领头之人,却不动声色的卸下了他自己的一条手臂。
只见那只断臂犹如活物,直接向着另外一个方面飞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领头之人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却不敢耽搁,继续向着既定方向逃去。
器道流派的修士,都是一群对法器颇有研究之人。
哪怕是一件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法器,仅仅只看一眼,他们就能知道这件法器的大致能力。
心协镜身为心器,虽非寻常法器,但终究也不能完全跳出器物之列。
凭借丰富的炼器经验,这些器道高阶通过之前的攻击表现。
大致猜一下心协镜的能力限制,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尤其是师弋本来也没有藏着掖着,全程将心协镜对准了他们一行人。
这种情况下,心协镜镜面限制,很轻易就暴露在了他们的眼中。
既然知晓了心协镜发动能力的前提,需要将目标映入镜中。
复活晓霞 卢梦真
那么,这个时候不往镜面以外的位置逃,那才是真的蠢。
只有活腻的人才会做出这种选择,而这些器道高阶明显还没有活够。
不过,如果有心留意的话就会发现。
之前的那个领头之人,其人竟然一直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
难道其人没有注意到,心协镜这方面的限制么。
大明1617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人能作为这群器道高阶的首领。
长生大秦 剑气书香
那最基本的眼力肯定是要超过手下人的,否则的话如何可以服众。
修真界虽然残酷,但正因为弱肉强食,所以这里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地方。
有实力的人,可以在修真界活的很滋润。
如果没有实力之人,被硬抬上一个高位,那么等待他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
既然这领头之人不是一个蠢货,那么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呢。
毕竟,在心协镜的镜面映射范围之内,怎么逃都是没有意义的。
果然,在师弋处理完那些,妄图摆脱心协镜的器道高阶修士之后。
场上活着的,只剩下这领头者一人而已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心协镜映照范围之内逃窜,有什么意义。
但是,这并不妨碍师弋对其人下杀手。
只见师弋嗖得一下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这领头之人的身前。
方一现身,师弋也没有与对方闲扯的心情,抬手就要将对方给干掉。
而这领头之人的表现却十分的异样,在看到师弋的攻击之后,其人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
在攻击到其人的一刹那,师弋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犹如琴弦崩断的声音。
下一刻,这领头之人的身体轰然之间炸开。
这爆炸的威力极其惊人,直接将附近的一座山给夷平了,并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因为芳国地质结构非常特别的关系,在地下蕴藏了大量的海水。
这深坑方一出现,瞬间就被涌出的海水,给填成一座巨大的湖泊。
这领头之人的自爆威力非同小可,直接改变了芳国的地貌结构。
这样的威力,也只有阵道手段才能够达到了。
不过,这领头之人看似牺牲了自身,不过其人并没有死。
就在自爆发生的时候,另一侧一个相反的方向。
黛木花开
一只断臂正在加速朝着,心协镜映照范围之外飞去。
没错,这手臂正是那领头之人在逃跑之前,所提前卸下来的。
趁着这一会儿功夫,这只断臂已经成功的飞出了心协镜的映照范围。
本体的损毁,没有给这只断臂带来丝毫的不适。
只见这断手十分灵活的,在手腕上挂着的储物口袋上摸了一下。
一件又一件的法器,被这只手从储物口袋当中摸了出来。
每当这断手拿出一件法器,那法器便会在手掌的轻抚之下化为一道光影。
以这条手臂的断面为起始,如同垒积木一般,不断地快速拼接着。
不过片刻功夫,这些法器就在断臂的基础上,硬是拼出了一个人形。
在拼接全部完成之后,这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此人四十岁上下正值壮年。
从外表上看,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他是由一堆法器所拼凑而成的。
虽然这一行器道高阶,包括之前自爆的领头之人。
都黑衣斗笠罩身,使人看不出面目。
最強 練 氣 師 方 羽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这壮年人应该就是之前,那自爆的领头之人了。
没错,那领头之人并没有因为自爆而死。
原来,早在一开始的时候。
这领头之人就看出了,想要强行逃离对方的魔爪根本就不现实。
而师弋本就打着全歼对方的打算,自然是优先处理,即将脱离心协镜范围的敌人。
于是,深知这一点的领头之人便反其道而行之,只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假意逃窜。
领头之人没有脱离心协镜的范围,师弋自然会押后处理其人,优先对付其他那些全力逃命的器道高阶。
这样一来,这名领头之人就可以保证,他是活到最后的人。
利用师弋屠杀他同伴的时间,其人的手臂可以尽可能的往远处逃。
以免被自爆的威力,波及到他自己的本体。
没错,这领头之人的本体,乃是那一条断臂。
器道修士以法器为躯体,不过一般情况下,也不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
毕竟,五脏作为人之根本修炼之基,还是非常重要的。
而头颅作为识海与神魂寄身之地,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正因为如此,一般的器道修士主要替换的部位,也只是四肢而已。
而这名领头之人,显然与一般的器道修士不同。
在他们这一支器道势力之中,有一门名为不器诀的至高秘术。
这门秘术,可以将器道修士的核心,改造成一件不器之器。
只要这个部位不毁,器道修士就可以利用法器,重新将法器身躯给拼合出来。
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颇有种天魔解体一般的感觉。
而这领头之人作为器道势力的掌控者,自然掌握了不器诀,这门秘术的精要。
神级造纸坊
刚刚,其人正是利用肉身为饵。
保住了身为不器的手臂,从而逃离了心协镜的映照范围。
牧唐
不仅如此,以法器身躯为底。
其人可以用元晶,在一瞬间将海量的天地元气充入身体。
海贼之成就系统
而法器所构成的身躯,又岂是一般血肉之躯可比。
这意味着其人所引发的自爆,威力非常的强劲。
而此地已经被改变的芳国地貌,已经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这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甚至要比圆觉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还要强。
而这个时候,其人拖延时间的另外一重目的也达到了。
没错,这领头之人是在等,师弋的报身能力结束。
一直冷眼旁观的他早就发现了,师弋每次发动能力,都是在报身状态之下。
没有报身能力,再加上双方不足三个身位的距离,想躲都没有办法。
搞不好,那一击绝强的自爆,已经把对方给炸死了。
一念及此,这领头之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并没有停下飞逃的身形。
之前,师弋的无情杀戮,已经让其人骇破了胆。
再加上师弋强横的肉身,其人真不敢确定有没有成功。
这个时候,这领头之人谨慎的选择,继续远离此地。
毕竟,那心器虽然惹人眼馋,但是也要有命用才可以。
万一对方没有死,仅凭那件心器他注定就不是对手。
而此地少有人经过,等脱身之后将此事告知来参加天渊秘境的提挈教,亦或者奏国皇室。
该捞的好处,到时候也能在须臾山里补齐。
打定主意之后,这领头之人的速度再快三分。
径直向着芳国的中心地带,也就是天渊秘境的入口方向飞去。
然而,其人没有注意到的是。
一双巨大的黑翼,无声的吊在他的身后。
那翅膀每一次扇动,都会将两者之间的距离拉进不少。
直到这对黑色羽翼逼近,这领头之人才如梦初醒一般发现了不对。
当他回头去看时才发现,那一对黑色羽翼之下的,可不正是师弋。
急于追逐此人,师弋甚至没来得及处理身上的伤势。
这领头之人猜的没错,师弋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确实是伤在了刚刚的自爆之下。
好在暴增的灵巧,配合上火属性螟虫基于本能的避险能力。
让师弋没有遭受到足以致命的攻击,成功的在自爆当中活了下来。
不过,师弋的右手以及左腿,都折损在了爆炸当中。
就连师弋的侧腹都被炸开了一个洞,此时甚至能够看到其中的内脏。
这样的伤势对于他人而言,完全可以用危重来形容。
不过,对于师弋来说。
只要自身没有当场死亡,什么样的伤势根本就无所谓。
月迷离 小西IC
只见师弋在激活了银粟报身之后,直接用左手按在右臂断口处,然后猛得一扯。
一条全新的手臂,就这么在瞬间被师弋从断面当中拽了出来。
师弋稍微活动了一下新生的手臂,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亲眼看到这一幕的领头之人,直接陷入了震惊之中。
他一直都以为,似他这样的重组身躯,已经是很夸张的能力了。
然而,对方拼接起身上的缺失零件来,竟然丝毫不比他慢。
血肉之躯和法器躯体的重组难度,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更何况,对方这完全就是无中生有。
而他随身携带的法器如果用光的话,那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领头之人又哪里知道,师弋海量的精血,结合银粟报身能力。
方才展现出了,这近乎于夸张的回复能力。
哪怕换上另外一个拥有银粟报身的修士,也绝难达到师弋这样的恢复速度。
不过眨眼功夫,搁在他人身上能要半条命的伤势,就已经完全恢复了。
这个时候,那名领头之人心知已经逃不掉了。
于是,其人直接展开了决死反击。
然而,除了那自爆的强大威力,确实出乎师弋预料之外。
这领头之人本身,又怎么可能是师弋的对手。
这领头之人越打越绝望,他发现常规手段根本无法伤到对方。
领头之人知道,他已经没有生离此地的希望了。
不过,其人还是利用不器诀。
结合储物口袋当中的法器,硬是与师弋僵持着。
这领头之人着实是个狠角色,其人一直拖到了师弋报身能力结束,然后直接扑到了师弋的身上。
很明显,其人是打算故技重施。
用自爆的手段,拖着师弋一起同归于尽。
通过之前师弋的伤势,这领头之人已经可以确认,师弋也是会受伤的。
这一次,不给对方腾挪的空间,应该可以直接把对方给炸死。
然而,其人想的虽好。
但是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师弋,又岂能再次中招。
就在此人选择自爆的瞬间,师弋略施手段,直接让他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