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禁區之狐 txt-第四十七章 現在和我有關了分享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刚才我重新踏上了佛兰德球场的草皮。虽然我才离开了不到一个赛季,但对我来说却好像已经离家万里了一样……我踩上去的第一步,脚底那熟悉的触感就在不断提醒我——这是佛兰德,这是我曾经奔跑过六年的球场草皮……啊,老实说,我自己都惊讶,我竟然还能记得佛兰德草皮的味道……或许这就是家的味道吧。”
面对天空电视台的摄像机,身穿北伦敦流浪者外套的肖恩·巴内特面带微笑,侃侃而谈。
“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肖恩。”美女记者在拍摄结束之后,与他握手致谢。
“不客气,我随时愿意接受你的采访。”肖恩·巴内特对美女记者眨着眼睛,这才告别摄制组,低头钻进球员甬道。
拐过一个弯之后,他就看到了靠墙站着的皮特·威廉姆斯。
“嗨,小皮特。”他抬手笑着和对方打招呼。
但威廉姆斯并没有回礼,而是盯着他说:“我觉得你做得不对,肖恩。”
“啊?”
“到现在,利兹城的球迷们还在为你当初被俱乐部卖掉而打抱不平。你却从没有告诉他们,你远没有他们所以为的那样热爱这家俱乐部和这支球队。而且直到现在你都还在媒体面前说着那些虚伪的话,来继续利用单纯无知的球迷,打造你完美无缺的受难者形象。”
“你这么说可真是让我伤心,小皮特。”肖恩·巴内特微笑着耸肩摊手,“我原以为你能够理解我,因为我们是一类人……”
“不,我和你不一样,肖恩。”皮特·威廉姆斯非常严肃地纠正他。
“哟,当初是谁给我说,以后也要去豪门球队,要离开利兹城?”巴内特歪头打量着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愣了一下。
见对方沉默下来,巴内特戏谑道:“所以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呢,小皮特?如果这个赛季利兹城降级,难道你还要跟着她一起跌回英冠吗?”
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起點-第四十七章 現在和我有關了相伴
“我已经和俱乐部说过了,如果降级,我会再留下来一个赛季,帮助球队重回英超……”
“对对对,就是这个,对外说一些漂亮好听的话,你和我有什么区别,小皮特?那为什么你说我是虚伪,你就不虚伪呢?”巴内特笑盈盈地反问。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因为我说的是真心话。”威廉姆斯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我说的也是真心话。”巴内特两手一摊。
“不,你不是……”
“所以你又怎么让人相信你是真的?”
威廉姆斯发现他竟然无法证明自己是真的想要留下来帮助利兹城重回英超,而不是像巴内特那样说说而已。
除非……除非利兹城真的降级,他才能向巴内特证明。可他并不愿意利兹城真的降级。不是他不愿意去踢英冠,而是他不愿意他所热爱的球队降级。
他愤怒地盯着巴内特,一方面因为巴内特的虚伪,另外一方面也愤怒于自己的无能,竟然拿对方毫无办法,还落入了对方的话术陷阱中。
“放轻松,小皮特。”巴内特微微一笑,“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所有人都这么说——‘我热爱俱乐部’‘我对球队的爱永远不会变’‘我从小就是斯坦公园巡游者的球迷’‘我心中有一个小男孩告诉我,应该去特拉梅德’……他们在加盟仪式上亲吻新球队的队徽,说着那些肉麻的话……无非是想要讨好球迷而已,这有什么错呢?为什么一定要去深究他们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内心的真实想法?”
见威廉姆斯依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巴内特继续笑道:“这就是足球世界的运行规则,小皮特。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成熟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你应该会理解我。但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幼稚……这就像是你们俱乐部在中国新年的时候搞的那些活动,让你们穿着滑稽的服装面对镜头,滑稽地说着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你难道就真的热爱中国了?别逗了,小皮特,那只是你的俱乐部想要从中国人口袋里掏钱而已。”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起點-第四十七章 現在和我有關了推薦
威廉姆斯低着头,他必须承认巴内特说得对,可他又不愿意承认,因为那样一来就会显得自己真是错怪了巴内特。
但他是真的觉得巴内特那样利用球迷对他的热爱,把自己包装成忍辱负重离开俱乐部的完美受害者,掩饰自己其实早就想要离开俱乐部的真实想法……是对球队的背叛,对俱乐部的背叛,也是对球迷的背叛。
外面那么多球迷,他们打着“欢迎回家,肖恩”的旗号,他们是真的认为利兹城是肖恩·巴内特的家,可肖恩·巴内特并不这么认为。
这是不对的!
“还有那个滑稽的熊猫人偶。”肖恩·巴内特指着球场方向,“我可不记得在我效力利兹城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可笑的玩意儿。结果现在每个利兹城的主场比赛,你们都可以在场边看到它。这是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熊猫,中国。中国人有钱,中国人也喜欢熊猫,所以这只是俱乐部对中国人的谄媚讨好而已。为了赚钱,俱乐部欺骗了中国人。还有你们的那个中国前锋,当他举着利兹城球衣向那些记者竖起大拇指的时候,你觉得他在心里就没把利兹城当跳板吗?他难道不也是在欺骗利兹城的球迷……”
在巴内特的长篇大论下,威廉姆斯只能紧咬嘴唇,攥着双拳,无法回应。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击巴内特,听上去他说的都对。
他只能在心里说:即使这是足球世界的规则,我也不同意。
但这话说出来更像是虚弱无力的死鸭子嘴硬,除了让巴内特继续嘲笑他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抱歉,打扰一下。我不是要故意偷听你们的话……”就在这时,肖恩·巴内特的长篇大论被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只是恰好从这里经过。”
巴内特和威廉姆斯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
看到了胡莱。
“其实我本来是想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就从你们旁边贴着墙根溜过去的。毕竟我也不忍心打断这一副旧友重逢的温馨场面……但既然你提到了我,那我想我还是应该出来澄清一下,以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胡,这和你没关系……”皮特·威廉姆斯见状连忙出声劝道。他可不想让胡莱掺和到这种敏感的问题里来。
但胡莱却对他微微一笑,摆手道:“本来是和我没关系的,皮特。可既然这位老兄点了我的名字,那现在就和我有关了。”
他指着肖恩·巴内特。
接着他转过脸,把目光投向巴内特:“把一支球队当跳板,不代表就不爱这支球队。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我原以为身为利兹城球迷们无比爱戴的明星球员,此番回到佛兰德,面对昔日队友,能够有什么高论呢……没想到竟然就只是会偷换概念,强词夺理。”
肖恩·巴内特板着脸看着突然杀出来的胡莱。
胡莱毫不在意他不友善的眼神,继续说道:“为了登高望远,看到远处更美丽的风景,我们需要梯子,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你把梯子踩在脚下,也不代表你就厌恶梯子,欺骗了梯子。除非有人登高之后一脚把梯子踹开……不过这么做在我们国家叫上吊自杀。”
说完,胡莱还做了一个把手放在脖子上的动作。
巴内特突然笑起来,扭头对威廉姆斯说:“我想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吧……”
“我的话很难理解吗?我只是告诉你,老兄。就算皮特和我有朝一日离开了利兹城,去了更大的球队,那也不代表我们不热爱这支球队,更不代表我们对球迷们表现出来的情感是伪装出来的,是在欺骗他们。你用这个事情来反驳皮特对你的指责,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和是否拿利兹城当跳板是两码事啊。”
胡莱双手一摊继续说: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中国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你以为中国人不知道俱乐部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赚他们的钱吗?但你既然要赚钱,当然要把顾客伺候好了,让对方愿意掏钱。这有什么问题吗?你是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人了,肖恩·巴内特,不会连这种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吧?”
被胡莱这么当面数落,肖恩·巴内特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
“还是说其实你懂,但你就是想要继续维持你在舆论中的形象……那么对你这种行为,历史悠久的中国有一句古话正好可以解释清楚——你瞧老兄,历史悠久就是有好处,总能找到对应的解释——‘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什么叫做‘牌坊’?翻译成你能听懂的话就是你每次出去卖还要跟那些恩客说:‘人家还是第一次,你得加钱’……”
旁边的皮特·威廉姆斯实在是没忍住,在胡莱把一个不要脸的失足妇女模仿的惟妙惟肖时,笑出了声。
威廉姆斯的笑声中,肖恩·巴内特的脸涨得通红,他死死盯着胡莱,怒不可遏:“你这个中国……”
胡莱掏出手机,抬手对他说:“你稍等一下,老兄,等我打开录音机你再骂。”
“操!”肖恩·巴内特又怎么会不知道胡莱这是什么意思呢……一旦他对胡莱的种族歧视骂出口,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可就全完了……
最后他只是用手指了指胡莱:“很好,小子,很好。一会儿比赛中见。”
说完就转身离开。
等到他消失在甬道里,皮特·威廉姆斯才看向胡莱,笑容已经不见,取而代之地是愁容:“你不该掺和进来的,胡。这件事情说白了只是我个人私底下看不惯他的做法而已。现在你把自己扯了进来,这并不明智。”
胡莱看了他一眼:“皮特,有些时候我觉得你老成持重。有些时候我又觉得你幼稚得不行。你要真不想发生冲突,何必来找他说那些话?”
“因为我们的球迷到现在还相信他是被迫离开利兹城的,直到现在还要欢迎他回家。”威廉姆斯望着球场的方向说。
“所以你瞧,你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想要发泄出来。哪还管那么多后果呢?我也一样,皮特。我不爽了,我就要说。我不是找借口,如果他不提我,我一定不管你们的私人恩怨。但很不幸,他提了我,那这就变成我和他的私人恩怨了。有仇必报是我的信条,皮特。你可能对我还不够了解,我给你说我在中国踢球的时候,有个人与我有仇……”
胡莱搂上了威廉姆斯的肩膀一边说一边走向主队更衣室。
这一次,威廉姆斯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拼命想要挣脱,他条件反射地挣扎了一下,就很快放弃了,任由胡莱勾肩搭背。
※※※
当肖恩·巴内特回到客队更衣室的时候,队友们都可以看到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有人就好奇地问:“怎么了,肖恩?你被球迷嘘了吗?”
旁边立刻有人反驳道:“怎么可能呢?热身的时候你们没看到吗?那些球迷可都打出了欢迎肖恩回家的标语,怎么可能被嘘?肖恩在这里比赛可真像是在主场踢球一样!”
肖恩·巴内特没有把他在通道中和胡莱、威廉姆斯的交锋说给队友们听,而是摇头:“没有……我只是想到如果我们赢了他们,利兹城就有可能降级……所以有些情绪不高,让大家担心了。”
说到最后,他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看起来还真像是于心不忍的样子。
北伦敦流浪者的队长,他们的中锋约克·亨德里走上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肖恩。职业足球就是这样。看看外面那些球迷对你的爱。我想就算我们击败了他们,他们也不会怨恨你的。毕竟,利兹城降级是他们自身出了问题,并不是你的错。”
“约克说得没错。”北伦敦流浪者的瑞典籍主教练路德维格·奥曼已经出现在了更衣室里,他接过亨德里的话头说道,“伙计们,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场非常关键的比赛。所以在佛兰德,我们不容有失。每个人都要百分之百投入,击败对手!”
肖恩·巴内特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同时有一丝凶狠的神情在他的眼眸底层划过。
※※※
“北伦敦流浪者目前排在联赛第三,但他们距离第二名斯坦公园巡游者有足足十八分的分差。很显然,他们没办法继续往上升了,但有可能被后面的伦敦桥和军舰港追上来。伦敦桥距离他们只有三分,军舰港也只有四分。联赛还剩下三轮,三分和四分的领先优势对于流浪者们来说不保险……”
在主队更衣室里,主教练东尼·克拉克正在给球员们分析着英超联赛排名形势对这场比赛的影响。
“为了确保能够拿到下赛季的欧冠资格,他们必须在客场击败我们。但这对我们来说,却也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他们会全力出击,这样他们身后就会有很多空当被我们利用。所以我们也要和他们进攻,要用更猛烈的攻势让他们自乱阵脚!”
克拉克继续说道。
“你们要记住,我们是输得起的——就算我们在这场比赛中输了,只要联赛最后一轮,我们在主场击败胡德斯,我们一样可以保级。但流浪者不行,他们每丢一分,距离下赛季的欧冠资格就远一步。所以当他们发现有可能丢球的时候,他们会比我们更慌张。”
每一个球员都很认真地听着主教练的话。
经过这一个赛季的磨合,大家都已经知道他们的主教练是什么风格,反正不管怎么说,就是要进攻。
“还记得我们在客场2:3输给特拉梅德的那场比赛吗?那场比赛,尽管面对实力远强于我们的对手,我们依然无所畏惧。我曾经在赛后对你们说过,我非常高兴你们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因为勇气是我们在面对强敌是最有利的武器。现在,就是再次拿出你们勇气的时候了。在红房子的时候我们面对特拉梅德都没怕过,没理由回到主场之后会怕了一群流浪者!”
“和他们进攻!从比赛开始的第一秒起,就和他们进攻!用我们的进攻冲垮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