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第997章 千軍萬馬避白袍推薦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湟水之源。
世代在此游牧的鲜卑乙弗部人将这片山称为乙弗山,而据说在鲜卑人来以前,这里还有过许多名字,其中有当年王莽开西海时汉移民们取的一个名,紫阳山。
紫阳山是那时汉移民给湟水西源取的名字,还有一个东源,则叫青阳岭。
羌人、汉人、匈人、鲜卑人、吐谷浑人,这片美丽的山谷来过一拔又一拔的人,但都是匆匆过客,也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他们用自己部族的文字语言,为他们所赞叹的美丽山川取下动听的名字,然后大多又遗忘于历史的长河之中,随着那湟河水曲折东流。
低矮起伏的乙弗山下,夏日时湟水流过的广阔鞭麻滩,此时也难寻那清澈的河水,以及在粼粼波光里自由畅游嬉戏的条鳅。
夏日时,这些滩麻会绽放出美丽的花朵,开黄花的叫金露梅,开白花的,叫银露梅,不过在此时,洁白的大雪将所有的一切都掩埋在了底下,将它们独占。
滩麻、条鳅都不见,原本清澈灵动的湟水也都结了厚厚的冰。
夏日里在滩麻上空翩翩起舞,百转空灵的百灵鸟也不见了,那些蹦蹦跳跳的鹿群也不见踪影。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大雪纷飞,连续下了许多天。
原本满是滩麻的湟水河滩上,如今是厚厚的积雪。
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山谷里,在这片河滩上,本来应当是如寒般一般寂静,直到来年的春天后,才会慢慢的苏醒并热闹起来的。
可是在这个清晨,当天空还阴暗暗灰蒙蒙的时候,当天空还在飘洒着鹅毛大雪的时候,有一支队伍,不请自来,他们打破了这个沉睡的山谷。
湟水西源的河谷,如同是一把弯曲的镰刀,向东伸展,隐藏在这片白雪皑皑群山之中。
叠州都督、镇西军使、青海道招讨行营先锋官席君买在马上不时的回头后望,在他的先锋骑兵队伍中央,是皇太子承乾。
这位太子殿下说到做到,不仅随前军骑兵而行,甚至坚持跟着席君买的五千先锋,从海晏堡一直到这里,整整二百里地。
一天一夜的疾驰,每人带了双马,一路上不时的换马休息,人却没停过。渴了,就从怀里掏出一直兵捂着的水袋喝两口冰水,饿了,抓把肉松塞嘴里,再嚼块奶酪。
连大小便,那都得借助高超的骑术本事,直接在马背上解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大雪减缓了他们的速度,可却改变不了他们的决心。
黑夜笼罩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他们便举着火把而行。
沿着湟水河谷一路奔行,行走在山川河川之中,踏雪而行。
席君买本以为太子也只是一时热血,等出发没多久可能就被这寒风冻的吃不消了。
可十里二十里百里,一直到了这里。
二百里地,一日夜的疾行,他这样的大将都感觉有些吃不消,整个人似乎都冻僵硬了,脚趾、耳朵都感觉没了知觉,脸上裂开了大口子,嘴唇更是一条条血口子。
长时间在雪地里行走,眼睛都刺疼无比,一直在流泪。
胡子眉毛早就结满了冰茬子。
身上的铁甲更是把人冻的透心凉,就算里面还有毛衣皮袄,外面还有罩袍,但依然觉得自己成了个冰人。
回头望去,太子依然在马上保持着很好的姿势,这一路他都挺过来了,没有停下来休息片刻,这让他对太子的印象大为改变。
战斗即将开始,席君买骑马来到太子马前。
“殿下,塘骑来报,吐谷浑果然就在里面山谷,满山满谷都是帐篷、牛马羊群,起码有四五万之众。”
承乾想笑,可脸冻的僵硬,嘴一张更是又让嘴唇裂开了几道新开子,血都出来了。
“嘶,娘的,总算堵住了。”
“是否等后面几位将军的骑兵赶到?”
承乾望着前方,吐谷浑人还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他们或许根本就想象不到会有人在这样的时候出兵来袭。
那个慕容承,还以为他李承乾真的就只知道贪恋美色,喜欢射猎,不知道轻重了呢。
“不等了,我们这么多人过来,隐藏不了行踪,他们马上就会发现我们,不能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先杀进去再说。”
“可我们只有五千骑。”
事实上没有五千骑了,前锋五千骑,一日夜的疾驰奔袭,冻伤不少,还有人运气不好在雪地里陷了马蹄伤了马或伤了人的,路上减员了好几百。
“五千骑还不够吗?当初你跟着卫公征党项,破吐谷浑的时候,没这么畏畏缩缩吧?”
“那请殿下在此等候高都督等,臣领兵杀入。”
“不,我跟你一起。”
“殿下,万万不可。”
行军是一回事,真打起来,尤其还是这种轻骑突袭入敌营的行动,危险万分,到时候刀枪无眼,那箭可不认为你是太子就避开。
如果吐谷浑人知道了是大唐太子,只怕会拼了命的围攻的。
“不必再说了,我顶风冒雪跑了一日夜,屁股都冻僵了,嘴都裂开这么多口子了,受这么大罪,哪有临门一脚却停下的?”
“废话少说,杀进去吧!”
席君买跟承乾对视了许久。
“想当初圣人东征西讨之时,哪次不是亲临前线,甚至冲锋在前的?”
这话让席君买无法反驳,人家都搬出了皇帝了。
“请殿下千万当心。”
承乾此时虽然手脚冰冷,却觉得浑身炽燥热,好像胸膛里有股烈火在熊熊的燃烧着。
“孤三岁就听着圣人的征战故事入睡的,八岁时就亲眼看到了长安玄武门喋血之战,九岁起秦琅教我兵法,十一岁时我便开始骑马演练攻防,十三岁时我已经能够在苏定方、程咬金等大将手下撑住,甚至偶尔还能小胜一二。”
“为了今天,我准备了无数个日夜。”
他用冻的僵硬的手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黑漆龙吞马槊,向前遥遥一指,目光坚定。
“慕容承此时只怕还搂着鲜卑娘们在呼呼大睡没醒来呢,这么冷的大雪天,他肯定在大帐火炉边睡的正香甜呢,绝料不到我会来找他。”
熱門連載小說 貞觀俗人-第997章 千軍萬馬避白袍看書
精华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97章 千軍萬馬避白袍鑒賞
“随我,冲!”
承乾很自负。
他坚信吐谷浑人被他先前的计策给迷惑住了。
此时这些躲在山谷里的吐谷浑人,根本没有半点防备,他借着大雪和黑夜到来,只要一个冲锋,就能踏破吐谷浑人的营地,甚至直捣中军大帐,生擒慕容承。
生擒一国可汗,哪怕是个弑君自立的伪君,那也很了不得了。
承乾笑了。
嘶!
嘴唇撕裂,痛。
席君买看着太子直接策马向前,心中暗叫一声苦,也只得硬着头皮驰回队前引领冲锋。
他的亲兵队正忍不住在后面问他,“殿下真要冲锋?”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咱们的殿下此时就跟一只初下山的小老虎一样,什么都不怕,整个天下只怕都不放在眼了,谁也没法劝住他的。”
“可万一?”
“没有万一,不允许有半点万一,你带上亲兵队去护着殿下。”
“可是都督你呢?”
“我?我是去找慕容承的,没有你们这些亲兵,也还有千军万马。”
“咱们这几千骑,真的能踏破击溃吐谷浑人吗?他们有好几万?”
“记得以前卫公经常说的一句话吗?打仗又不是比数量,狭路相逢勇者胜,再说了,这一仗我们有数量优势。”
亲兵队头忙道,“可前军的大队骑兵还在后面呢,步兵估计还得有半天才能到,我们现在只有五千不到。”
“敌人有五万!不,若是加上他们在这山谷里的家眷老弱等,十万都不止。”
“五千对十万,我们?”
“哈哈哈,我说的就是我们五千骑,这明明就是数量优势,我大唐的精锐铁骑,以一当十。五千骑前锋精锐,可当五万骑,吐谷浑人虽有十万,但真正的战士凑不出五万,那我们不正是有数量优势吗?”
亲兵队头无语,很想说将军你刚还说太子殿下初下山的小老虎,目中无人,怎么你比太子殿下还狂呢。
十万吐谷浑人,你说不当五千唐骑?
你也太瞧不起人家吐谷浑人呢,人家三五个凑一起,好歹也应当能抵一个唐骑吧,怎么算都是他们有数量优势才对的啊。
席君买把马槊举起,策马加速。
战马前冲,激起无数雪粉,漫天飞溅。
黎明时分。
湟水源头河谷滩地上,慕容承确实还在睡觉,睡的正香甜。
为了隐藏形踪,慕容承早早的把兵马分散偷偷汇聚潜伏到此,然后严禁所有人私自出谷,只派极少数的侦骑悄悄出去打探唐军动身。
優秀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 線上看-第997章 千軍萬馬避白袍
这几个月,他一直在盯着唐军,那位大唐太子跟侯君集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紧盯之下,一开始他还十分警惕,可后来随着那些收到的消息,他也越来越放松警戒,甚至开始懈怠起来。
当大雪落下,覆盖山谷后,他甚至已经好些天都没有收到外面的消息了,但他也没丝毫在意,这么大的雪,封山封路,消息晚几天也是很正常的。
这样的大雪,估计那位大唐的太子正进退维谷吧,还在派人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找自己的大军,却不知道自己就隐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附近。
天寒、大雪,十万唐军在那小小的海晏堡,只怕连饭都吃不上了,战马草都没有了,饥寒交迫,他们撑不下去了,必然无功而返。
慕容承已经对着地图不止一次的预想着,待李承乾侯君集熬不住开始撤兵后,他便领兵半路杀出,衔尾追杀,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片甲不留,到时他要把大唐太子李承乾生擒,然后剜了心肝来祭祀他父汗。
帐中,慕容承在睡梦中发出得意的笑,他带着千军万马一路杀入长安,战马奔驰,旌旗蔽日,车轮滚滚。
马蹄敲打着大地,震天动地。
然后,他醒了。
被马蹄声震醒的,“怎么回事?”
“大汗,不好了,唐骑杀过来了?”
“什么?哪来的唐骑?”
“千军万马,大唐太子李承乾亲自领大唐铁骑杀进来了,请大汗速速上马暂避锋芒!”
慕容承突然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定是做梦。”
“我一定是做了个恶梦,梦还没醒······”
几名吐谷浑亲兵看着大汗这莫名其妙的样子,还以为他吓傻了,对视一眼,直接拿毯子裹上赤果的他就扛着出帐,拥上坐骑,匆忙而逃。
远处,有唐骑一路杀来,看他他们从帐中钻出逃离,大喊。
“慕容承要跑,给我拦下他,不要让他跑了!”
“吐谷浑败了,杀啊!”
“慕容承要逃,追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