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天啓預報笔趣-第九百五十四章 徹底讀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七十年前,在天国陨落之前。
陆白砚是风华正茂的升华者,理想国后勤与支援分队的组长,被倾注以巨大心血和期望的大司命。
而当天国陨落之后,一切就和往昔变得截然不同。
光辉的未来消失无踪。
一切璀璨的愿望都被残酷的现实击碎,黯淡收场。
有的人郁郁而死,有的人陷入癫狂,还有更多的幸存者们散落四方,还有的,选择了踏入地狱,开始了无回的探索。
从此再无联络。
而在绝大多数幸存者之中,有一部分被判明与黄金黎明有染,被下达了判决。
也有另一部分人,则遭到了囚禁和监管。
“可七十年前他真的背叛了么?卷宗里不是说没有具体的资料么……”槐诗困惑,“难道说,就因为他有嫌疑,就把他关了七十年?”
“不然呢?”
罗素反问:“他确实没有直接证据,可我也没有亲手杀了他啊,这么多年他不是活的还好好的么?
我当年甚至曾经请人给他做了无罪辩护……虽然我确实把他的刑期加长了那么一点点,但他不是还有生命吗?
他还活着,每天能喝咖啡,看电视,哪怕他所发誓要保护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可他还能对人说,我是无辜的。
如果你说没关系,我相信你,我原谅你了,但你又有什么面目去面对那些牺牲者呢?
作为曾经的伙伴,我能够容忍他在一个角落里度过自己的一生,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可现在你已经看到了,他选择了如此回报我——”
“想象一下,槐诗——”
罗素嗤笑:“在这个时候,当天国谱系即将准备重组的关头,一个叛徒如此高调的挥着旗帜,当着全世界的面,投向了黄金黎明,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简直是再嘲弄不过的黑色幽默。
当所有人奋尽最后的力气,尝试着在死去之前最后一搏的时候,偏偏有一把匕首刺进了身后。
带来了曾经分裂的旧痛。
将过去一度陨落的脓疮和伤疤,再一次展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于是,沉寂多年的旧闻,再度登上头条。
在戏谑和嘲弄的眼神中,无声的崩溃。
“我有一个问题。”
槐诗看着地图,计算了一下比例尺:“从冰岛去格兰陵,再抵达最接近的那个三大封锁的出口……以四阶升华者源质化之后,只需要四个小时,也就是说,差不多现在的时候,他就已经逃之夭夭了,为什么还会慢悠悠的在现境游走?难道是打不到车?”
“这是一场表演啊,槐诗。”艾萨克说:“黄金黎明为我们准备的表演。”
他调动影像,“你看到这一帧了么?注意,他的帽子……”
视频中迅速的倒带,最后定格在陆白砚焚烧的场景之上。
沐浴在火焰中的骷髅。
还有他头顶庄严的玉冠,那纹理和造型,让人感觉如此的熟悉和亲切,令槐诗不由得凑近,仔细端详:“这是什么?”
“《国殇》。”
艾萨克说,“天国谱系的事象精魂,由天问之路所传承的神迹刻印,那是当年被黄金黎明所夺走的国殇之冠。
他们将它给了陆白砚……”
“啧啧,这可就差骑脸挑衅了啊。”
槐诗摇头感慨,活动了一下脖子和手指,“我大概明白了——所以,要我干什么?把这玩意儿抓回来?”
“不用那么麻烦。”艾萨克建议,“你可以做的更彻底一些。”
“多彻底?”
“要多彻底,有多彻底。”
罗素说,“你要亲手杀了他,槐诗。”
第一次,他作为老师对自己的学生下达了如此直白的指令,平静又冷酷:“不能是其他人,非要你动手不可……你要去履行你身为大司命的职责。”
他说,“不计后果,不计代价。”
由天国谱系的新血去杀了天国谱系的叛徒。
由新的大司命,杀死旧的大司命。
用后浪把前浪推死在沙滩上。
用最干脆利落的手段,向全世界,向地狱,向黄金黎明,证明这一份来自象牙之塔的决心。
“好的。”
槐诗点头:“我知道了。”
“或许其中另有隐情呢,槐诗,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工作。”
罗素好像笑了,明知故问:“你会手软么?”
“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人会以为灾厄之剑是个大好人?”
槐诗摇头:“得了,罗素,我还不至于傻到会认为和黄金黎明混在一起的会有什么好东西——所以放心,我会做,做的干脆果断。”
那是如此长久的时光之后,他依旧可以梦见的景象。
暮然回首,一切恍若昨日。
丹波的轰炸。
从天而降的集束炸弹,冷酷的刽子手们,人间地狱,血和火,被烧红的天空。
更多的,是那些死去的无辜者。
还有那个站在地狱中大声发笑的人。
从那一瞬间起,不,更早之前,在他见证群星号上的惨烈景象时,他们就是敌人了,不会再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罗素,如果他想要去地狱,那么他就会死在地狱的大门前。”
槐诗说,“我保证。”
“很好,槐诗。”
罗素满意而笑:“那就放手去做,我会让校卫队的人配合你,两位白鸠随时待命。”
“不必,前面的雷蒙德留下来开飞机。”
槐诗说:“剩下的人手我自己选……”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笔趣-第九百五十四章 徹底看書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好,一切由你来决定,我等你的好消息。”
就这样,他满怀着信心,挂断电话。
就仿佛已经看到结果了一样。
会议结束。
而槐诗,沉思片刻之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丹波的电话号码。
在直升机的轰鸣里,听见另一头响起的声音。
“小十九?”他问:“有空么?”
另一头,少年愣了一下,似是感受到其中的郑重,下意识的直起腰:“随时都可以。”
“很好,收拾东西,做好准备,等一下原缘会来找你,十五分钟之后会有一条天文会的彩虹桥通道对你们开放。”
他说,“要干活儿了。”
“好。”林中小屋没有废话。
电话挂断了。
瀛洲,丹波。
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头削苹果的少年没有停下动作,仔细又小心的将最后一点苹果皮转下来,然后将苹果分成几块,切好,放进旁边的果盘里。
拿起茶几上的毛巾,给看电视的老头儿擦了擦口水:“老爷子你慢慢吃,我出门加班咯。”
厨房里的少女探出头来,疑惑的问:“林君,不吃晚饭了么?”
“有工作啊,遥香。”
林中小屋耸肩:“可能要出趟门了,快的话,大概过几天就回来了。”
“嗯?要给你准备点东西路上吃么?”
林中小屋摇头一笑:“我中午吃的比较多,没关系,老师不至于连饭都不管的。”
“那林君的那一份,我会放进冰箱里的哦。”遥香认真的警告:“回来之后一定要吃掉,因为我要放双倍辣椒!”
林中小屋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无奈颔首。
终究是,没逃过……
简短的道别之后,他拿起衣架上的外套,转身要走时,却听见身后的声音。
“东西,忘了。”
躺椅上,衰朽的老人说:“没带齐。”
“嗯?”
林中小屋不解的回头。
“不是要出门么?”正在看搞笑综艺的老头儿慢悠悠的咀嚼着苹果,“男人出门,总要带上剑吧。”
伴随着他的话语,刀架上沉寂的古老长刀发出狰狞的鸣叫。
林中小屋愕然,忍不住惊喜:“送我了?”
“好啊。”老人的嘴角勾起,戏谑的说,“只要你敢拿。”
“……饶了我吧。”
感受到鞘中所酝酿的凌厉气息,林中小屋像是抓蛇一样,伸了好几次手,终于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它的柄,拿起。
“借我一用就好了,多谢老爷子。”
他摆手道别,转身推门而出,走出道场的时候,便看到了停在外面的汽车,还有倚靠在汽车旁边的原缘。
匣中的山君震怒低鸣,同林中小屋手里微微震颤的长刀较起了劲。
林中小屋看了一眼,视线停在了她的手腕上。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五十四章 徹底熱推
袖口下面,延伸出的黑色轨迹。
宛如刺青一样,带着庄严的纹理……
“囚牛?”林中小屋瞪眼感叹:“可以啊,这都给你了?你家真大方。”
原缘瞥了他一眼,好像再看着哪个少见多怪的家伙一样。
“还给了我睚眦,但我不想要,留着送阿照了。”她说,“怎么,你家没给你?”
林中小屋的眼角抽搐了一下。
正中痛处!
刚刚从剑圣老头儿那里租来的刀,它瞬间不香了。
不是说不厉害,而是感受到了野生和家养的差距。
一把辛酸泪顿时就忍不住要冲出来。
指望林家的长辈们把什么好东西给晚辈留着,完全就是痴人说梦,真要有什么好东西,别说给他,就算给他拿到手,多半也会有长辈带着把压岁钱一起帮他收起来。
孩子还小,长大再说。
饶是林中小屋自诩白嫖圣手,除了离家时的惯例礼包之外,一路白嫖过来,竟然也就只摸了一根龙头棍回来……
人比人,气死人。
但输人不输阵,不能让自己被师妹的气焰压倒。
林十九的眼睛一眨,就找到了新的添堵方法,忽然微笑:“听说了吗?老师他,又招了一个新的学生……据说是还是俄联人诶,喀秋莎~
照片我偷偷找人翻了,真的苗条又好看,欸,你要不要看一眼?”
原缘回头果然看过来。
但却没看他的手机,而是平静的看了一眼他的脖子。
于是,林中小屋乖巧的收起手机,当做无事发生。
“……”
漫长的沉默里,林中小屋百无聊赖的捏着下巴,又开始跃跃欲试:“要不,师兄我帮你给你来个下马威怎么样?让新来的知道长幼有序……”
“你可以随意,但结果多半不会好看。”
原缘平静的纠正:“还有,我是大的。”
“放屁!”
林中小屋大怒:“我先入门的。”
“哦,要不打一架?”原缘建议:“用咱们两家的老办法,赢的人说话。”
林中小屋翻了个白眼:“你不干活儿了?”
“打你的话用不了几分钟。”原缘诚实的说:“如果你不乱跑,可能还会更快点……所以,你最好别乱来,一会儿有什么事情,记得站我后面。”
“此一时彼一时好么!”林中小屋举起租来的武器,昂然而笑:“我有剑圣佩剑在此,边个敢在跟前放肆?”
在他手中,那一把满溢戾气的长刀瞬间收摄锋芒,变成了一把普普通通的古董。
十分不给面子。
林中小屋眼角抽搐了一下,正准备抱着宝刀说两句话,大家建立一下羁绊,可紧接着便看到一道虹光从天而降。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第九百五十四章 徹底分享
紧接着,眼前一花,便有暴风雪扑面而来。
他张口,吞了一大口雪沫。
剧烈的呛咳。
在扑面而来的霜风里打了个哆嗦。
只看到一片冰天雪地。
“这是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