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優秀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線上看-第1250章不朽大帝死,遙指星辰,不朽賦蒼山看書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正在这时,只见从哪消散的雷霆中,飞速迸出一道雷霆。
“找到了,”不朽大帝冷哼一声。
手中的不朽剑再次挥动起来。
“剑法三式第三式,气动苍穹。”
似有一口天地气,蕴藏在胸口的位置,不朽大帝凝神屏气,那股气体顺着持剑的右手弥漫整条胳膊,传到了不朽剑上。
气动苍穹,为首尔时,苍穹也要震上一震。
“杀,”不朽大帝一声轻喝。
轰鸣声如同无数气体爆炸,那一剑从苍穹上划过,就仿佛拨开云雾,将天地都割开分晓。
云卷云舒,破晓晨曦,天地气搅动着苍穹,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正所谓,他强任他强。
纵使天旋地转,乾坤颠倒,吾依旧如青山松柏,屹立不倒。
这道剑气威势极强,当它斩杀过来时,竟然给人一种错觉。
仿佛苍穹随着剑而动。
“轰”的一声巨响,在不朽剑与雷霆中炸裂开。
不过下一刻,只见那雷霆竟然被轻易覆灭,不朽大帝脸色一变。
“不好,上当了。”
他想转身,下一刻,轻笑声伴随着凌厉的刀意在耳边传来。
“这么大阵势,就为了对付一团雷云,小题大做了呀。”
徐子墨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而那霸影轻易撕裂他的身体,洞穿心脏和胸膛。
不朽大帝僵硬的转过身,看着徐子墨。
“像你这种存在,又何必来鬼神域呢?”不朽大帝说道。
“什么意思?”徐子墨问道。
实力强弱,与来不来鬼神域,又有何关系呢。
火熱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 線上看-第1250章不朽大帝死,遙指星辰,不朽賦蒼山分享
“这是囚笼,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打上烙印了,包括你,也不例外,”只有不朽大帝说道。
“我不懂,”徐子墨摇头。
“没事,你总会明白的,”不朽大帝说道。
他的话音落下,便是强大的剑意从体内迸发而出。
同样是不朽的剑意,但与他之前使用的不朽剑意却大不同。
之前的剑意是奥义,是天地奥义凝聚而成。
但如今的不朽气息,不是奥义也不是法则,而是一种真正不朽的力量。
徐子墨看着不朽大帝,对方的身体裂开无数的裂缝,有光芒从体内迸发而出。
他似乎懂了,那便是不朽剑体。
十大神体之一,也是唯一与剑有关的神体。
徐子墨的身影开始后退,那剑意越来越浓郁,浩浩荡荡的弥漫整个苍穹。
“你知道我不朽一族作为十神体之一,为何会待在这污秽的鬼神域吗?”
不朽大帝似有些回忆往事的悲伤,淡淡的说道。
“为何?”徐子墨问道。
“我们是被驱逐下来的,”不朽大帝目光一凝,冷声说道。
“虽不朽族已经没落,但也不是谁人都能随意欺辱的。”
他以拜苍天的姿势而立,微微躬身,声音灼灼。
“遥指星辰,不朽赋苍山。”
他的身后,真命浮现,体内的脉门不断的打通着。
帝威浩荡时,那真命竟是一座枯山。
枯山如同被一场大火烧过,没有任何绿植树木,光秃秃一片。
那是苍山,屹立而起。
徐子墨扶手而立,目光平静的看向不朽大帝。
“镇压,”只听对方一声轻喝。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50章不朽大帝死,遙指星辰,不朽賦蒼山看書
苍山浮空,携带着万般威势,从徐子墨的头顶落了下来。
一股无形力量落下,这力量将整个时空都禁锢起来。
那不是时空之力,禁锢时空的乃是天道之力。
这苍山竟然直问天道,借助天道之力,以大势所镇压。
谁反抗,便是与整个天地为敌。
这苍山镇压徐子墨之后,镇压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连他体内脉门,运转的奇经八脉也全部镇压了。
力量停滞,手无缚鸡之力。
不朽大帝站在虚空处,他手中的不朽剑已经消失不见。
自身本就是一道剑体。
自然而然便化作了真正的剑,无坚不摧,锋芒毕露。
“不朽永恒,剑意天地。”
“被我这不朽剑体造成的伤口,将永不恢复。”只听不朽大帝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他整个人便消散成为了一道剑光。
剑光转瞬即逝,下一秒已经出现在徐子墨的面前,朝他的脖子割去。
当那剑光而来时,只见徐子墨周身,魔气笼罩。
镇狱魔体直接被开启,化作的吞噬魔气将剑光吞噬其中。
“你以为,就只有你有特殊体质吗?”徐子墨淡然说道。
通天的魔气光束直冲苍山,那苍山似有所感,降下更强的镇压之力。
“真正的苍天倒是可以试试镇压现在的我,你一座小山,何德何能?”徐子墨轻蔑笑了笑。
体内力旋疯狂转动,直接将力量摧毁,脉门重开,经脉运转,那强大的力量如同暴风般席卷而上。
撼天巨人在怒吼声中,硬生生的将苍山给当场掀翻。
徐子墨手中魔气涌动,直接将剑光握在了手中。
“就像这光芒湮灭,你便随它一同死亡吧,”徐子墨说道。
魔体之下,那剑光硬生生被捏的粉碎,如同破碎星辰般,竟有些美仑美奂之感。
魔气不断的吞噬着剑光,就如同啃食他的神魂般,不朽大帝不断的挣扎着。
外界的魔云越来越浓郁,他在挣扎中翻滚着,从剧烈到平静,最终彻底消散。
徐子墨抬起手,手腕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剑痕。
他低头沉默不语,这不朽剑体确实厉害,被自己全面碾压的情况,竟然还能伤到自己。
可惜,徐子墨有种预感,镇狱魔体比任何的神体都要强,甚至它不仅仅是一种体质可以解释的。
那伤口确实如不朽大帝所说,难以恢复,始终有道疤痕存在着。
徐子墨收回镇狱魔体,看着已经满目疮痍的王城。
他没有兴趣解决王家,那些人太弱,没有意义。
杀了不朽大帝,应该算是帮吕家的忙了。
他抬头,吕南衣一步步朝他走了过来。
“多谢徐公子解我吕家燃眉之急,”吕南衣躬身,感谢道。
“燃眉之急?”徐子墨微微皱眉。
“不朽大帝死了,不朽一族不会罢休的,”吕南衣说道。
“我们吕家,还有公子你,都会被他们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