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裡來笔趣-467:六重天光,戰神戎黎(二更)推薦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岐桑被罚在东丘思过,已满千年,他重返天光。
他先去了九重天光。
“高兴了?”
他也不见礼,开口就怼人,一肚子火气。
精华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裡來 線上看-467:六重天光,戰神戎黎(二更)鑒賞
幽冥四十八层有重火炼狱,能让神魔都生不如死,那是仅次于诛神业火的刑法。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戎黎断了一条狐尾,丢了一半法力,受了九道雷刑,还被诛神业火伤了神骨,他满身的伤,岐桑怕他熬不过炼狱。
重零在殿中打坐,眼皮都不曾抬:“我只是按规矩办事。”
“你就没想过规矩有时候也会错?”
“且不说规矩。。”他古井无波,没半点情绪,“你看戎黎,可还有上古神尊的样子?”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裡來 線上看-467:六重天光,戰神戎黎(二更)閲讀
就你他妈有上古神尊的样子,没情没欲没心没肝,死石头一块!
岐桑忍着才没骂出口:“那不也是被那些破神规逼的。”他呼了一口气,把火气压下去,“你什么时候让他回来?”
“你当幽冥是闹着玩的地方?”重零面上无波澜,“他已经被削了神籍。”
还有多少年来着?
顶多二十万年,这老石头就要神归混沌。
戎黎说的,别插手别轻举妄动,岐桑只好忍了,朝重零冷哼了声:“你最好别让我当审判神,我要是坐上了你的位子,那些破规矩我全给你改了。”
红晔和戎黎渡不过情劫,当不了审判神,下一任审判神极有可能从剩下的二十六位神尊中择选。
重零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轮到谁也轮不到你。”
法力倒是强,定性不够。
岐桑被他气笑了:“谁稀罕,你以为谁都像你,臭石头一块。”
他甩手就走了。
果罗神君看了看门口:“师父,这折法神尊也太……”
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整个天光都挑不出像岐桑那般没上没下的神。
但重零很少会惩治岐桑,对他实属纵容。
“活的太久了,我和戎黎都变了。”重零合上眼,似在自言自语,“只有岐桑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是父神最早点化的神尊,之后是戎黎和岐桑,他们三个曾经是并肩的好友。后来父神建了九重天光,他上了九重,戎黎和岐桑去了六重。
冬天已过,春天来了,百里山峦开了漫山遍野的花,葱葱郁郁的树把冰雪抖落,露出了绿油油的芽。
万物在复苏,棠光已经种了半山的红豆。
她蹲在草地上,正在刨土。
一浓眉大眼的男子踌躇了许久,扭扭捏捏地走过去:“喂。”
棠光回头。
男子生得高大健壮,磕磕巴巴地说:“我、我叫大黄。”
他叫大黄,是西丘百里山峦里的一条大黄狗。
棠光把种子放进刨好的洞里:“我叫小白。”
大黄跟个黄花大闺女似的,磨磨蹭蹭羞羞答答地挪过去:“你在干什么?”
她穿着黄嫩嫩的裙子,袖子上沾了泥土:“我在种红豆。”
大黄在离她一米的地方蹲下:“种红豆干嘛?”
“你知道红豆会结出什么吗?”
“什么?”
她说:“相思。”
不懂。
但是好厉害的样子。
大黄挠了挠头,大眼左顾右盼,莽汉娇羞:“你、你、你——”
“你”了半天,没“你”出来。
棠光抬头:“嗯?”
大黄被眼前的美貌惊呆!
百里山峦里长得好看的女妖比比皆是,但大黄觉得她最好看,头发丝都好看,指甲盖都好看……
事情是这样的:他一兄弟大黑跟他说,在树婆家里见过一个女妖,顶顶顶顶……顶顶顶好看,大黑还说想跟她交配,他很好奇,昨日就去偷瞧了一眼,然后回去就把大黑打了一顿,并且当场宣布:“那个女妖成功地引起了本妖的注意,以后她就是本妖的女妖了!”
他们当妖的,尤其是公妖,不知道羞耻是何物:“你要不要跟我双修?”
“我不能跟你双修。”
她居然拒绝了!
想跟他双修的女妖能从西丘拍到东丘好吧!
大黄难以置信:“为什么?”他有点生气,觉得这女妖实在有眼不识泰山,“我很厉害,西边山头没有谁打得过我。”脸上的表情是——看,我是山大王!
如果是以前的小白,她会说:因为你有杂毛。
棠光掬了一抔土,盖住红豆种子:“我有相公,不能跟别的妖精交配。”
“相公是什么?”大黄虽然是山大王,但还没出过山,“你的配偶吗?”
她点头,眼睛弯了弯:“嗯。”
“哦。”
好遗憾呐。
但大黄也不是喜欢强取豪夺的山大王:“那我去找别的女妖双修,我以后会称霸整个山头,到时你可不要后悔。”
棠光继续埋头刨土。
大黄大王还是有点不甘心:“你真不跟我双修?”
棠光摇头。
大黄大王突然好讨厌她的配偶:“你相公也是猫吗?”
“不是。”她骄傲地说,“我相公是狐狸。”
大黄大王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果然最会勾搭良家妖女还是狐狸精。
她突然站了起来。
大黄顿时喜出望外,以为她被自己的魅力折服了:“你——”
她看向不远处的一棵树:“不知是哪位神君大驾光临?”
树叶被风吹动,人影现身。
是玄肆座下大弟子,观博神君。
戎黎跟棠光说过,是玄肆使坏让她吃下了情果,她对玄肆的弟子自然客气不起来:“你师父让你来的?”
观博盯着她的眼睛。
好好的一双慧眼,装在了她的眼眶里,便什么作用都没了,辩不了善恶,也看不到过往。
她哪里要得起这双眼睛。
观博冷嗤:“你一个小小的女妖,何须惊动我师父。”
棠光眉尾压下,顿时目光凛凛:“你找我何事?”
她身上,竟有戎黎的气场。
“天光上被你搅了个底朝天,你倒活得惬意。”观博三万年前就很看不惯这野路子出身的女妖,“要不是你这下贱小妖,我师父怎会受罚。”
怎会丢了眼睛!
棠光掸了掸袖子上的土:“所以你是来找麻烦的?”
“我来替天行道,诛了你这小妖。”他张开五指,催动诛妖火。
大黄虎躯一震:“小白,让我来——”
话还没说完,只见小白瞬间移到那神君身后,截住他的手。
她轻轻一吹,灭了他的火:“我修的也是神法,诛妖火对我不顶用。”
观博脸色骤变,猛一收手,凭空变出一把剑,运了功力,注在剑中,随后奋力刺向棠光。
然而,剑尖在离她半寸处定住了,任凭他怎么用力,也动不了一分。
棠光姿态闲适地站着:“知道我师承何人吗?”她眉眼一抬,张扬飒爽,“六重天光,战神戎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