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优美都市小说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二二七章 母親遇刺語舒接管軟甲相伴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走在为爱奋斗的路上
很快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国松母亲自从语舒解决了家族问题后,她就彻底不管公司任何事情,爱上了跳广场舞,每天吃过晚饭,她都会去小区跳一个多小时广场舞,然后,回家洗澡,睡觉。日子过得非常平静,语舒和国松已经把噩梦的事情忘记了。
这天晚上她跟往日一样,跳完舞回家,走过一栋楼房侧面时,光线有些暗,她只觉得有个人迎面走过来,她以为是本小区的人,她正要打招呼,那人却一刀捅了过来,好在老太太有经验,当那个人,正准备要拔出刀,再刺她的时候,她死死抱住刺入身体的刀柄不放,同时,大声呼喊:“杀人了!”凶手吓得落荒而逃。
听到喊声,人们跑了过来,一看老太太被刺,赶忙打电话叫120,一边给国松打电话,国松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救护车也就来了,国松一边将他的母亲抱上救护车,一边请人们报警。
语舒正在加班,接到电话就赶到医院,老太太已经被送进手术室,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手术,老太太被救了过来。国松痛心不已,他说他们太大意了,以为危险过去了。
第三天,老太太清醒了过来,她要求见语舒,语舒赶忙走进重症监护室,语舒俯下身子,抱住老太太,眼泪都下来了,哭着说:“妈,你把我吓坏了,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和国松怎么活?”
老太太看语舒这样关心自己,嘴角就露出了笑容,小声说:“你——不能——哭,一大家子都看着你呢!你要坚强,把家撑起来!”
语舒赶忙擦干眼泪点着头,老太太要语舒把她从不离手的钱包打开,语舒打开钱包,里面除了一些女性用品外,还有一串钥匙。老太太要她将钥匙递给她。
老太太接过钥匙,挑出钥匙中的一个古代武士铠甲一样的装饰品,对语舒说:“语舒,这不是装饰品,这是集团保卫组织软甲的标志,这是红色的,只有两个,一个国松父亲掌管着,他去世的那一天丢失了,这是我手上的一面铠甲,凭借它,可以号令软甲,国松父亲只是用这个组织,但是,他不知道有哪些成员,因为他没有这些人的档案,我掌管着这些人的档案。”
然后,她告诉语舒在老宅,也就是云舒院的大门顶上有个机关,打开有个铁盒子,里面放着一块移动硬盘,所有信息都在里面。她要语舒启动软甲组织,查出刺杀她的幕后黑手。语舒接过钥匙,然后答应启动软甲,一定查清刺杀她的幕后黑手。
语舒没有告诉她,其实,郭秘书已经展开调查了,警察也展开了调查,勘察现场,掉看小区监控,做了笔录,但是,一点儿眉目都没有,郭秘书忙活了几天也没有收获。
语舒就去了老宅,在门头上找到了移动硬盘,她赶忙打开电脑一看,有好几个平日里非常熟悉的管理层领导都是软甲成员。里面还有关于软甲的介绍,原来软甲由早期的工地护场队发展而来,后来就发展成了一只游离于公司安保之外的一支武装力量,只有最特殊的时候才启用,启用的方法是在QQ总公司办公群发一个铠甲图样就可以了。他们有一个固定活动场所就是云舒院。
语舒发出铠甲图样以后,就坐在家里面等,一会儿,三个掌门人都来了,他们一看是语舒,正想转身走,语舒亮出红色铠甲,他们亮出黑色铠甲,然后,请语舒分派任务,语舒让他们干两件事情:一是查出刺杀国松母亲的幕后黑手;二是查出另一张红色面具,三个人答应“知道了”就告辞了。
第三天,其中一个掌门人来汇报,说他们已经查出了凶手下落,同时说也知道幕后黑手。语舒就问他是谁,他说:“幕后黑手是郭秘书,因为杀手是公司安保人员,是郭秘书手下,杀手已经死了,让人给埋掉了。”
语舒大吃一惊,不解地问:“怎么会是郭秘书?是不是搞错了?”
这个软甲领头人摇摇头,他说他们也不知道原因。语舒让他先去,她给郭秘书打电话,要他来见她。
郭秘书很快就来了,语舒看着他,半天不说话,郭秘书小声说:“你都知道了了?”语舒点点头,郭秘书紧张地说:“我也让这件事情弄晕了,这不是我下的命令,你相信吗?”
语舒点点头说:“我肯定相信你,不然让你来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面是一个阴谋,他是想让软甲和你的人互相残杀,他从中取利。”然后,语舒把软甲组织和红铠甲丢失的情况告诉了郭秘书。
郭秘书低头沉思很久,他一拍头说:“我知道是谁了!很可能就是国栋的母亲,她用红铠甲下了命令,她手上的红铠甲,也不是她偷的,很有可能是国松父亲死之前交给她的,目的是啥,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语舒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弱不禁风,非常佛系,一副与世无争的老太太形象,觉得她不像心狠手辣的人。
火熱連載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笔趣-第二二七章 母親遇刺語舒接管軟甲展示
语舒说:“你怎么会怀疑她呢?”
郭秘书说:“老董事长去世那天,我一直在场,他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身上什么也没有带,所以,不可能是那一天丢失的,那就有可能在这之前,这东西已经到了那夫人的手上。”
语舒就感到到害怕,也就是说,有个人跟她同时都能调动这股力量,这样有可能组织内部互相残杀。
语舒带着国秘书来到医院,将他们查到的情况,以及推测的情况,都告诉给国松母亲,国松母亲想了想说:“这个组织是我一手组建起来的,只要我不死,就能控制大局,现在录一段视频,发布到总公司QQ办公群,一切都解决了。
语舒赶忙打开手机,老太太坐正身体,大声的说:“我是软甲之主,现在宣布紧急命令,取消红色铠甲,启用备用金色铠甲,所有成员,见金色铠甲,执行持有者命令。”语舒很快将它发布到办公群。
语舒问金色铠甲在哪里,老太太说:“没有金色铠甲,这是应急暗语,只有五个最早发起人知道,现在整个软甲停止一切活动,就会有拿着另一块红色铠甲的人露面。”
第二天晚上,其中一个掌门人联系语舒,说是有人拿着金色铠甲来给他发布命令,让他给抓住了。
语舒打电话给郭秘书,要他干紧审查一下持有金色铠甲的人。郭秘书连夜突击审查,幕后指使人就是国栋的母亲。
郭秘书给语舒汇报后,语舒吓了一跳,她感到人心太可怕了,郭秘书带人赶往国栋的母亲呆的寺院,等他们赶到她住的禅房,她已经自杀身亡,红色铠甲仍然没有找到,看来,她已经将它传给了别人。
语舒向国松母亲提出来解散软甲组织,将这些人的身份公开,让他们过正常人的生活,国松母亲坚决不干,她说这个组织的很多成员,在公司成立之初是出过力的功臣,他们都是股东,他们的身份可不能公开,如果公开就会引起血雨腥风呢。
语舒知道,这些集团公司最早的发家史,总有很多见不得阳光的事情,她也就不再提说这些。
但是,郭秘书一直还在追查红色铠甲,他相信参加刺杀国松母亲这个阴谋的人肯定不止国栋母亲一人。
有一天,郭秘书去接自己的女儿放学,他突然想起来,丢失的红色铠甲,很有可能在国栋女儿身上,不然老太太不会求语舒保护小姑娘,这样语舒很有可能保护着一个小仇人呢。
他有了这个想法,第二天他就找了两个面相和善的女安保人员,去到小姑娘的学校,装着是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就说调查一下小姑娘家庭情况,去她家三次也没有找到大人,所以,直接找小姑娘问问。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愛下-第二二七章 母親遇刺語舒接管軟甲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二二七章 母親遇刺語舒接管軟甲相伴
两个女安保员边问话,边查看她的书包,包括身上,都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一抬头,她们发现小姑娘的发卡很特别,一个安保员取下发卡一看,里面赫然卡着一个红色铠甲。安保员不动声色的将发卡原给小姑娘卡在头发上。让小姑娘回班里去,他们起身跟老师告别。
郭秘书等在校园外面,两个女安保员告诉他,红色铠甲就在小姑娘的头上戴着。郭秘书非常高兴,他们在校外等着,只等放学。
放学后,小姑娘终于出来了,上了公交车,在几个安保员的配合下,女安保员成功将小姑娘头上的发卡换了下来。
郭秘书将红色铠甲给语舒看,语舒就拿出她手上的红色铠甲,两个放一块一比,还真是一模一样。语舒和郭秘书都高兴地笑了,红色铠甲终于让他们找回来了。
老太太看着失而复得的红色铠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欣慰的说:“终于找到了,这一下人就安心了。”
国松母亲住了一个多月医院,终于痊愈出院,回到家,她觉得自己真是再世为人,感慨万千。又休息了十几天,她就开始去小区花园散步,郭秘书派来两名安保整天保护着她。
语舒认真思考后,她觉得参加这次刺杀行动的肯定是养在老年公寓里的那四个女人,语舒将她的怀疑告诉给郭秘书,要他加强对这四个女人的监控,调查跟他们来往的人。郭秘书就安排下了人手,将其他老年人也挪走了,就将她们四个人单独监管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