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优美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日歸鄉閲讀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关于废土中那支万物终亡余孽力量的调查已经陷入了瓶颈,但这并不意味着宏伟之墙外面的几大帝国会因此停下反攻废土的脚步——恰恰相反,正因为墙里面的情况一概不明,这更给了几大帝国额外的压力,让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将力量探入废土内部,哪怕仅仅是建立一座初期的前进基地。
于是,凡人诸国反攻废土的行动就此开启。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秋日歸鄉
在大陆南方,白银帝国已经联合高岭王国建立起了庞大的巡林者部队,开始与守护者巨树一同沿着边境森林向北方推进,逐步压缩宏伟之墙外部的污染区域,而在大陆北方和东北方向上,提丰与塞西尔则已经调集起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始修筑数条贯穿污染区的铁路,准备以这些“钢铁动脉”为支点,撬开废土周围坚固的污染壁垒。
大建筑师戈登站在南门堡垒第一道城墙的瞭望台上,目光落在远方的黑森林边缘,在森林深处,他可以看到有一些隐隐约约的人造结构从那些高耸的扭曲林木之间探出头来,其金属或水晶质的尖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森林里镶嵌的珠宝般一个接一个地连接成线,遥遥指向宏伟之墙的方向。
那些是设置在黑森林中的哨站,是哨站中的魔能广播塔或护盾发生器暴露在外的尖顶。
在过去的日子里,很多人都认为黑森林是一片对人类而言生机断绝的死境,诸国在黑森林的封锁前望而却步,因对抗黑森林所带来的高额成本、巨大风险以及低收益的现实而放弃了这道边境,但有两个国家是例外,一个是始终维持着西部废土警戒带的提丰帝国,另一个是始终将反攻废土视作目标的塞西尔,而且相较而言,塞西尔人在这方面做的甚至比提丰更激进一步。
早在塞西尔帝国建立之前的安苏时代,在当年那场诸国联合修复、补强宏伟之墙的行动中,塞西尔方面曾用重型焚烧器和装甲部队在黑森林中强行开辟过一条直指废土的道路,而在当年那场联合行动之后,这条原本的“临时通道”并未被荒废,反而得到了长期的维护和一系列的“增筑”,依照帝都传来的命令,驻守在黑暗山脉南麓的建设兵团以这条道路为基础,不断拓宽着南门堡垒的控制区域,并在沿路修建了一系列的哨站和补给节点,其控制区向南一直延伸到哨兵之塔的脚下。
在今天,这长时间的工程终于有了发挥重大作用的时候。
黑森林中的“哨兵之路”将成为进军废土的基础,沿途设置的能源站、兵站和补给节点将用于为后续的工程部队提供重要保障,一条目前为止最高标准的充能铁路将从南门堡垒出发,一路穿过黑森林和哨兵之塔外围的带状平原,直抵宏伟之墙脚下,随后帝国的钢铁堡垒和军团便会通过这条钢铁动脉抵达刚铎古国的疆域,在那里建起人类反攻废土的第一座前进基地。
脚步声从旁边传来,戈登收回了望向黑森林的视线,他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一位身材矮壮、浑身肌肉扎实、穿着黑色厚外套的同事正向这边走来。
那是布鲁斯·磐石,两年前晋升成为大建筑师的杰出工匠,这位有着矮人血统的工程大师曾是塞西尔领时期最早来到南境的“百人援建团”成员之一,在当年的宏伟之墙修复工程中,他带领的工程队伍大放异彩(这也是他晋升成为大建筑师的重要原因),而在接下来反攻废土的行动中,这位对“污染区施工”颇有经验的技术专家也将成为工程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份殊荣。
“嗨,戈登,”布鲁斯抬起手,对戈登打着招呼,嗓门洪亮的仿佛山中雷鸣,“你看到在广场上集结的工程一梯队了么?那些土元素共鸣导轨,大号的升降机关,还有闪亮亮的机械舱!我跟你说,我喜欢咱们的新任务,现在帝国最先进的工程机械都派到这里来啦!”
“看到了,我当然看到了,我一整个上午都在看,”戈登耸了耸肩膀,“而且我们接下来还得看更长时间呢——从这里修一条通往废土区的铁路可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
“我们已经有一条路了,在黑森林里——有了那些沿途的站点,所有的前期勘测和后勤补给工作都会变得简单起来,”布鲁斯来到戈登旁边,脸上带着满面红光,“我敢说,提丰人这次的工程进度肯定比咱们慢——他们也在从冬狼堡出发修一条通往废土区的铁路,但他们过去几年可没在黑森林里建造那么多补给站和能源站,而且冬堡那场仗打完,他们现在可没那么多工程法师……”
“根据我收到的消息,他们已经把一万两千名工程法师派到黑森林里了,布鲁斯,”戈登看了这个大嗓门的同事一眼,“还有八千个在路上。”
布鲁斯泛着红光的脸顿时有点发僵,在寒风中愣了一会之后,这个有着矮人血统的建筑师忍不住咕哝起来:“该死的有钱人……该死的钞能力……”
“看开点吧,想想看如今的局势——提丰人能拿出这么多力气来做这件事,对我们而言是好事,”戈登不紧不慢地说着,作为最早追随高文·塞西尔的技术人员之一,他接触过帝国几乎所有的大型工程,了解过陛下所制定的许多“大计划”,如今自然也有了些不一样的眼光,“反攻废土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在先头部队抵达宏伟之墙后,我们周围的援军越多,战士和工程人员就越安全。”
布鲁斯摸摸鼻头:“……见鬼,你说的还真有道理。”
戈登咧开嘴笑了一下,他看向高墙下的闸门,看到工程队的车辆已经开始向外驶去,随口说道:“比起研究这种令人头疼的‘局势问题’,我倒是突然想起了最近在神经网络的塞西尔匿名版上经常看到的一个笑话……”
布鲁斯揉了揉发红的鼻子:“什么笑话?”
“我们今天亲身经历的这些事情,有多少会变成若干年后学生们课本上的‘全文背诵’,”戈登哈哈笑了起来,“看看你脚下这些车队吧,再想想你前几天提交上去的计划书,尤其是你在计划书前面写的那一大段……什么内容来着,我觉得将来的历史书上肯定也少不了你的一页。说真的,就冲这一点你也该把那些东西写短点。”
“管他呢,”布鲁斯咕哝起来,“反正又不是我背……”
戈登耸了耸肩,没有理会同事低声咕哝的东西,一旁的布鲁斯则感到有点无聊,在愈发寒凉的秋风中,这个有着矮人血统的健壮男人探着头看向黑森林的方向,他的目光扫过那些繁茂而扭曲的植物,又慢慢移动到了堡垒附近那些较为荒芜的“未污染区域”,一片看上去格外繁茂的绿树突然映入他的眼帘,让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嗨,戈登,”他碰了碰身旁同事的胳膊肘,“前几天那片树林好像还没那么茂盛吧?这几天怎么仿佛突然蹿起来似的?”
“有那么夸张么?”戈登朝那边看了一眼,言语中不甚在意,“只是一片树林罢了,而且还在黑森林的污染区域外面。之前我们派人去检查过一次,那些就只是普通的植物而已,并非黑森林里那种被魔能浸透、腐化带毒的污染产物。”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表情若有所思:“不过那片树林生长的确实迅速……多半也是受到了黑森林的部分影响。这里毕竟是污染区的边缘,动植物大多都有些古怪,黑暗山脉里面还有不少扭曲变异的动植物呢。”
“这倒也有可能……”
……
秋日的风吹过刚刚清扫过的街头,卷动着附近临街商铺门前悬挂的装饰性旗帜,豌豆手里提着两本刚从图书馆里借出来的书走在“骑士街”的宽阔的街道上,当一阵风突然吹过的时候,她下意识眯起了眼睛,抬头向街道另一侧望去。
虽然如今已经是秋季,但这片街区所种植的道旁树都是德鲁伊们培养出来的特殊品种,它们生长在帝国的南境,却和北方的近亲们一样颇能抵御寒冷的天气,秋风过处,有些许叶片从树梢落下,却丝毫不能影响整体的郁郁葱葱,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自入秋降温以来,这条街区的植物非但没有萎靡的迹象,反而有一些看上去比盛夏时分还要枝繁叶茂了起来。
豌豆眨眨眼睛,但她并不是植物领域的专家,所以很快便把这无足轻重的现象抛到了脑后,倒是一天比一天冷的天气让她想到了一件事:
父亲前往北方执行任务已经很久了,今年的复苏节,甚至去年的丰收节和安灵节,他都没有回来,如今夏去秋来……算算日期,他也快该回来了吧?
心中冒出些许思念,豌豆脑后贴附的人造神经索也随着情绪变化微微蠕动了一下,而就在此时,一阵呼啸的风声和低吼突然从空中传来,让她惊讶地抬起头来。
一个庞大而威武的身影划破天空,从北方的城区上空快速掠过,那身影在巨日洒下的灿烂阳光中笼罩着一层金辉,张开的巨翼边缘泛着金属光泽,望之令人生畏的钢铁机械结构覆盖在她如火一般且覆盖着鳞片的躯干、四肢和尾巴上,如一个从吟游诗人的传说故事中走出来的身影,映在豌豆的眼眸中。
“龙?龙裔?”豌豆惊讶地看着那个身影飞过头顶并向着附近的一处街区降下,下意识地嘀嘀咕咕,“最近那群龙裔的竞速飞行区不是被治安管理中心给强制迁移到城外了么……这怎么还有在繁华区乱飞的……”
脑海中冒出一些疑问,豌豆便迈步朝着那“钢铁之龙”降落的方向跑去——她倒不是为了去看热闹,而是担心那乱闯的龙裔在降落过程中会惹出什么麻烦,毕竟那地方离她家也没多远。
……
在一连串惊险刺激的减速和“侧翼飞行”之后,威武的红龙终于在城区上空控制住了速度和高度,她的巨翼鼓动着,人工符文系统调动着空气中的魔力和气流,让这庞大的身躯维持稳定,随后在反重力系统的辅助下,阿莎蕾娜终于以一个非常潇洒漂亮的“短距离仰角降落”完成了着陆的最后一步,带着让整个小广场都为之一震的冲击和“砰”的一声巨响,龙爪结结实实地印在降落区的空地上。
随后这位有着如火般鲜红鳞片的龙裔女士似乎在原地反应了一下,才左右晃了晃巨大的头颅:“按正常流程降落还真有点不习惯……”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便摇摇晃晃地从她肩头探出了头,拜伦捂着脑袋,声音听上去颇为痛苦,但还不忘大声质疑:“刚才你离地面还有几十米高的时候是不是就打算变成人形跳下去来着?!我都看见你变形的起始动作了!”
“我这不是最后一刻想起来你还在我背上了么,”阿莎蕾娜头也不回地嚷嚷了一句,同时将一侧翅膀垂下,形成通往地面的坡道,“而且什么叫变形的起始动作,你还能从我的飞行姿态里判断出我什么时候打算变形了么?”
拜伦捂着脑袋,嗓门倒仍旧洪亮:“这有什么判断不出来的——过去一个多月你都在我甲板上砸多少回了?我船上负责洗甲板的都能看出来你什么时候打算从天上往下跳……”
“别废话了,”阿莎蕾娜晃了一下翅膀和尾巴,“赶紧下来,我翅膀飞了一路,再这样撑着很累的。”
“你有什么可累的,一大半的力气都是你身上那堆机器出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最新型号的钢铁之翼有‘定速巡航’功能?”拜伦嘟囔了一句,随后脸色糟糕地摆摆手,“稍等会,再让我缓缓……这一路太折腾了,尤其是最后降落的那一下子……我肚子里现在不太舒服……”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哈?!”阿莎蕾娜一听这个,顿时整个后背都摇晃起来,“那你更得赶紧下来!你别吐到我背上!该死的,你出发之前为什么没说你恐高到这种程度?!而且我记得你当年也不恐高啊!”
“我不恐高,我只是不喜欢飞在天……你别晃了,阿莎蕾娜,停!别晃了!你一晃我更……不行了忍不住了我这实在……呕……”
一连串令人不忍听闻的呕吐声后,整个小广场上瞬间陷入了极度的安静。
过了几秒钟,气急败坏的龙吼终于响彻半个街区——
“拜伦!!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