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彩玄幻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txt-第一百六十五章:尋找讀書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小說推薦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
东苍域深处!
猪鬣一族的禁地圣山之中。
那是承接整个猪鬣一族的气运所在。
也是猪鬣一族最强者猪刚闭关修行之地。
在以前这里很少会有猪妖会跑过来打扰。
但这些年,猪鬣一族连出大事。
一位圣尊,二位大圣,还有好一些帝尊境的小辈被困,更有一位圣尊陨落。
让整个猪鬣一族都炸了!
它们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惶恐不安。
因为被困的其中一位大圣,是整个猪鬣一族的第二祖。
可是足足有着圣尊八重的修为。
连它都失陷了,可想而知幕后黑手是何等层次的存在。
它们只敢派小辈去打探消息,完全没有高手敢接近那危险之地。
而且随着小辈们去多少失踪多少,它们更加感觉到了浓浓的恶意。
现在已经完全不敢再去探查了!
而是把所有希望放在了第一祖身上。
这些年,猪鬣一族的高手,基本聚齐在禁地四周,等待第一祖破关的同时,寻求一些安全感!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外面的世界,它们已经不敢踏足。
整个族群都感觉被阴影笼罩着。
感觉被全世界给针对了!
如果不是第一祖闭关之前,下了死令,除非族群将亡,大敌上门,否则不可打扰到它。
否则很多猪妖都要忍不住齐声大嚎,让第一祖提前出关了!
“哈哈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道途可期!”
猪鬣一族禁地之中。
突然响起一阵粗狂的狂笑之声。
天地之间鸿运阵阵,如同化为了实质一般,在猪鬣一族禁地窜动。
更有一阵阵如同来自天地的祝福之音,在低空吟唱着!
禁地四周,所有的猪妖都被惊动。
它们聚齐在一起,看着那震撼的一幕。
“这……这是,难道第一祖要破境了么?天佑我族!”
有猪妖兴奋的整个猪身都在打颤。
要知道,猪鬣一族的第一祖,虽然不是老牌圣尊九重,但却是被誉为在东苍域九重圣尊中,最有可能破境的存在。
它是一头很有天赋气运的猪!
也是它让猪妖一族整体档次不断上升的!
它的修炼速度特别的快!
而且战斗力在同期中属于顶尖。
上一次闭关,它的目标就是破境。
而现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很显然,它可能要成功了!
在猪鬣一族如今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候。
第一祖如果破境了!
那不止是危机尽去。
它们猪鬣一族更能再提升一个档次。
东苍域之地的资源,它们可以再吞下一口大的!
顿时之间。
猪鬣一族在禁地的强者。
就感觉心头的阴霾被吹走了开来。
所有猪都感觉神清气爽。
粗壮的身躯这一刻挺的笔直,上面一层层的黑毛,都一抖一抖的发出兴奋的愉悦之感。
第一祖如果成功破关,族群遇到的麻烦,就已经不叫事了!
不管是谁在算计它们猪鬣一族,就算是同为道境的存在,也得乖乖将爪子缩回去。
如果不是道境。
哼!它们猪鬣一族,
会让它们尝尝什么叫做真正的族灭!
连根都斩断的那种。
它们猪鬣一族,将马上再次将威严洒向东苍域!
就从那一族开始!
这一次将是更强的威严!
万族皆要臣服!
“一猪得道,全族升天!”
有猪妖抬头发出激动的感慨。
现在,它们已经可以开始展望美好的将来了!
道境啊!
东苍域最顶端的存在!
“从此之后,可以发下禁令,所有族群跟猪有关的不可食之,凡猪也不行!”
已经有猪妖开始考虑向天下散发禁令。
这是拥有道境的族群展现威严的方式。
让东苍域的其它族群,能够从骨子里,对这个族群感到敬畏与害怕!
从此以后,它们猪鬣一族可真正的算的上威压东苍域!
不需要再依靠万族盟!
它们也将是凌驾,可以随意操控万族盟的族群了!
规则将在它们嘴中。
…………
楚河将天魔哈庸,从镇魔塔中带了出来。
“如果你能将那些魔都找出来,重重有赏,下一次,我可以给你换一个舒服一点的地方!”
楚河牵着天魔哈庸,出声道。
整个被重新合成的蛮域之地,楚河已经都找过不止一遍。
毫无线索。
他现在想要认真,自然的换换思路。
所以就决定让天魔哈庸来试一试。
毕竟魔应该是最了解魔的,说不定就有了意外的收获。
不管成不成,试一试总归是没损失的!
天魔哈庸抬起眼睛,与楚河对视一眼,然后打了一个哆嗦的点点头,表示明白。
对于楚河的要求,除了上去挨雷劈是被动,其它的,它是不敢拒绝的,都很主动。
这是一处悬崖。
此时黑夜高悬。
天魔哈庸抬着头。
它头顶之上,一簇诡异的魔炎浮现,熊熊燃烧着,在这黑夜之中恍若鬼火一般的诡异。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簽到千年我怎麼成人族隱藏老祖了 愛下-第一百六十五章:尋找推薦
楚河后退了很长一段距离,立于断崖之上。
他没有去探查观测,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整个人就像融于了虚无之中一样,所有的声息全部屏蔽,不露丝毫。
擅长钓鱼的他,很明白这种时候,只有将所有代表危险的气息散去,鱼才有咬钩的可能。
轰!
突然。
黑夜之中,一种代表着大恐怖的诡异力量降临,形成了一只黝黑带毛的巨掌,不由分说,对着断崖上的天魔哈庸拍了过去。
没别的意思!
就想要它的命。
干脆的很!
一点犹豫都没有。
天魔哈庸先是感觉惊惧,而后又感觉到释然一般的解脱,心绪复杂不已。
死就死吧!
这些年,它的死志浓的很!
只是欠缺了一点自爆的勇气而已。
然而,就在巨掌降临,已经将它头顶的魔炎压的直接熄灭,一股来自灵魂之中的死亡预警出现。
天魔哈庸都觉得,它悲惨的魔生就要解脱了的时候。
无声无息之间,那只黑色的恐怖巨爪就被抓住了,那代表大恐怖的力量也直接被压制,无法在这天地之间泄露丝毫。
就像被带入了一方异域世界一般。
被救了!
没死掉!
庆幸么?
不存在的。
甚至感觉有点小小的失落。
天魔哈庸看着出现在它面前的人类!
魔脸之上,没有丝毫面对恩人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