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馬林之詩 txt-第六百七六節:誰知道(一)展示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如果说,有什么比成神还要恐怖,那大概就是脚下的行星有了自我意识,而在寄生在它身上的所有东西,无论是混沌,还是人类,又或者说生化人,所有的一切都不知道,他们脚下的行星有了意志。
这道意志,以前有人曾经假设过,盖娅。
大毁灭将整颗行星拖入了不曾设想过的道路上,命运不再虚无缥缈,传奇,混沌,魔术与不死不再是故事里的添头,而是整个世界里最正常不过的存在。
一如马林的素素。
马林在进入了礼拜堂时,就知道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故事。
他感动她的坚持,如果没有她在第一纪元的牺牲,人类文明只怕早就已经毁灭,她所召唤的无名氏在这颗行星上已经做了太多太多,无论是吴夫子,还是公正之主,这位正义的布道者一直都在补天裂。
但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外来者,这颗行星一直在排斥着他,无名氏知道,他更明白,当最后的一战开始,当亚空间与地球完全对接,地球的意志将会成为最后的守护者,它会毁灭一切——如果无法守护一切的话。
无名氏不想将彼此的力量消耗在这种无意义的内耗上,他甚至认同命运女神的办法,与马林这具身体的父亲一起,为了拯救人类而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拉菲尔,马林身体的父亲,自愿被无名氏点化,他为此失去了所有关于他故乡的记忆——这些记忆被完全毁灭了,因为他不想将混沌引入他的宇宙。在那之后,他与马林身体的母亲结合,生下了马林这具身体……一个非常可悲的孩子。
他是一个天生就注定成为传奇,点燃神火的孩子。
代价就是每一次晋升都是一次生与死的离别,只有成功,失败的同义词就是死亡。
拉菲尔认为他与她的孩子,必定会成为拯救这个世界的主人……其实他已经办到了,那个一米二的马尔斯,就是他的子嗣。
地球文明离开了马林,也有获得救赎的机会。
但是在马林所在的时间线里,这个孩子失败了,命运女神……不,素素于是顺理成章成呼唤了马林的灵魂。
这是命运女神的权柄,但是马林的到来改变了命运太多,素素的理性神魂不可避免地扭曲畸变了,虽然命运神格令她逃脱了完全畸变的死路,但是她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生命了。
而当马林来到礼拜堂,素素就更加畸变起来,她的外表都开始向着混沌畸变的方向发展,于是地球的意志开始厌弃这位命运女神,当马林成神的刹那,他有些迫不及待地与马林关联,在它的眼里,无名氏也好,命运女神也罢,还是那些原本的神明,不是因为是异域神明的身份被讨厌,就是因为过多接触了混沌而畸变,最终被它所厌弃。
一个凉薄的行星意志,马林没有空去将这个幼生的意志教育好,丢了几颗世界树果实就让它心满意足地陷入了沉睡——你看,这就是一个连基本意识都没有幼儿,它讨厌异域神明,讨厌被混沌污染的神明的生命,这些都只不过是她的本能,就像是她的本能对世界树的果实里的能量垂涎欲滴。
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生命,更像是一个……以本能支配自己的怪物。
所以,马林直到在今天,才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幼儿园院长。
啊,差一点忘了,还有泰南人——除此之外,泰南人也应该在马林的这次意外深潜之后与命运女神搭上了线,他们中的智者们知道最终之战必定会在数年之后展开,他们认为这最后一战一定撕碎这个世界里的一切,所以他们做出了选择。
人造神明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于西部人类世界的龙蛇混杂的信仰来看,泰南人的信仰更加纯粹,更加能够提升一个新生神明的实力。
这一切都在素素的理性神魂的掌握中,除了她……错误估计了马林。
是啊,错误地估计了马林,错误地估计马林对于她的爱,错误地估计了马林对于这个世界的爱,更错误的是……她错估了马林与她在某些事情上的选择会不会是一致的。
她忘了,马林终究是以凡人的身份在思考,而她……她已经成为神明那么久了,久得连人性都已经失去。
站在礼拜堂外的小广场上,马林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谢邀,成神后的第一支烟,感觉还不错。
马林在心底里吐槽的时候,对于他曾经看过的那些小说中的所谓成神特效表达了一定的唾弃。
什么虎躯一震,什么王霸之气,全都没有。
杰森和索斯塔克三号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眼前的马林已经成就了真正的英雄神。
你看,这就是没有高举神座的神明,虽然马林知道自己已经可以给予目标以神术,但……谁会回应自己啊。
这座城市里虽然有信徒,但马林也不可能给他们,因为只要给了,整个泰南的九位贤者不用等明天,最迟明天早上就应该知道马林成神的消息了。
而他们知道了,西部人类世界知道的也不会太晚。
那马林就藏不住了——胆大包天的混沌教徒会不计代价的袭击马林的爱侣们,毕竟一个传奇的孩子作为祭品,那有一个地上神明的子嗣成为祭品来的有诱惑力。
不要提马林的实力,资本家只需要300%的利润就能够卖出绞死自己的绳索,一个神明的子嗣,已经不是300%能够形容了。
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
马林必须变得更强,同时,也不能再依靠祈愿之力。
因为一米二的马尔斯的未来已经为马林敲响了警钟,成就神明,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那样的神明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信仰,正因为如此,传奇不死,混沌不灭,封印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它需要祭品……这个祭品不是神明,那就只能让传奇们成就薪火。
一个传火的世界?马林只能对此嗤之以鼻。这不是宿命的牺牲,这更不是命运的选择,这只不过是混沌们闲暇时的游乐场。
连牺牲都如此混沌的世界,不是马林想要的未来,更何况他也对那个世界的艾尔斯发过誓,要拯救另一个艾尔斯。
我不想让任何人成为祭品,如果这个世界需要祭品,就让我这个被召唤的人来做吧。
虽然……虽然这样做,对法耶她们来说太残酷了,但是马林觉得自己如果不这么做,那么对于这个直面毁灭却还挣扎了八个千年的文明来说太残酷了。
马林从来都没有将自己当成非人,身为凡人,马林也畏惧死亡,也不想离开自己的爱侣与孩子们,但是……但是身为这么一个大计划中的最重要的棋子,名为拯救与牺牲的主题歌剧中最重要的主角,既然已经入局了,那就不要再想着什么逃避了,而且从根源上来说,我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这个世界中的一员,是大计划的最重要的主角,我必须做点什么。
而不是四岛上一边说压灭路一边却开着他的亲妈变得巨大机器人整天手撕使徒还会自己发电的十四岁半的病娇中学生。
所谓生是偶然,死是必然,这个时候儿女情长已经晚了,既然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那就好好想想,怎么才能确达成完美谢幕吧。
想到这里,马林用手灭了手里的烟头,然后将它弹进了远处的垃圾桶。
“马林先生,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杰森问马林。
这个问题问得好。
马林低下头看着他们:“既然命运选择了我,那我就只能想一想怎么演,才能够算得上是一次最完美的演出。”
毕竟长者都说过,*******,*******。
被命运所选中的我,自当学会长袖善舞。
“您……您好像变了一个人。”索斯塔克三号畏惧地看着马林。
对此马林微笑着摇了摇头。
“可以这么说,从那里出来,我就在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超脱了我的凡性,迫使我学会思考。”马林说到这里,注意到了山道那边探出来的一个小脑袋。
抽出一支烟弹了过去,这只侏儒先是低头,想要让过这不明飞行物,马林不得不控制了一下烟的飞行速度,于是这只侏儒看清了他脑袋上飞过的不明飞行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他对烟草的渴求战胜了他的理智。
这只侏儒抓住了烟,然后被他身后的小手一把抓住了脑袋往后一拖,尖叫着消失在台阶之下。
一个家养妖精探出了脑袋,看到马林的时候,它小小地尖叫了一下,然后又缩回了脑袋。
然后好几只家养妖精一起探出了脑袋,它们叽叽咕咕地用家养妖精语对话了一会儿,然后又缩回了脑袋。
接着林贤者与孟取义走了上来。
“马林先生,看到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林贤者抹着他的额头并不可能出现的汗水,在马林看起来这位贤者似乎有些虚伪,但是多疑是求存之道,对于他的这种误导式动作,马林并没有感观上的恶意。
毕竟,马林不能去责备一个为了文明而牺牲了一切的同龄人,这点小动作,并不会让马林对他心生恶感。
“我没事,说起来,刚刚我见到了命运女神,她的状态有些不大好。”马林微笑着说道。
“是吗,那太糟糕了。”林贤者这么说道。
而孟取义跑到了马林身边,她打量着马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于是她看向杰林和索斯塔克三号,想要从他们的身上发现问题,但最终她没能发现什么,于是只能转而开口询问起马林:“真的没有问题吧,马林先生。”
“真的没有。”马林说完,伸手拍了拍孟取义的脑袋。
“我又不是小孩子。”这姑娘对于马林的拍打并不满意。
于是马林变了一支棒棒糖给这姑娘,这一次她开心地接过了糖。
林贤者原本走过来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额头真的冒出了汗珠。
他发现了,这个结论这让马林露出了笑容。
意志干扰,这是神明的一点点最微小的能力,孟取义甚至无法发现她的意志被马林干扰,这就是力量的绝对代差。
但是作为一个缸中之脑,林贤者并不会被干扰,所以他发现了马林身上有问题。
有大问题。
想到这里,马林示意孟取义与杰森还有索斯塔我三号先退下。
等到这里只剩下马林与林贤者,“我想……我想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这位贤者看着马林,最终挺起胸膛来到了马林面前,他递出了手,然后以泰南人应该有的勇气与毅力开了口:“我是林氏贤者一脉本代贤者,林无涯,很高兴能够认识您。”
他用上了敬语,但依然不肯低头……这才是马林熟悉的自己人。
对,我们可以承认一切,但我们不会因此而失去尊严。
于是马林微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马林……马林·盖亚特,来自卡特堡。”
林贤者的人工心脏不再以超出工作范围的速度搏动,他的人工血管里的血浆也不再沸腾,获得了马林善意的他终于微微低头,向着新生的神明献上了敬意。
然后他再一次抬起头,向着马林提出了新的问题:“您喜欢这座城市吗。”
“不错的城市,但是……太喧嚣了,您应该知道我的意思。”马林话里的喧嚣,指的是这座城市里的信仰,他不希望信仰之力纠缠于自己,马林希望这位贤者明白。
但是林贤者并不明白,或者说……他真的不明白。
他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命运女神与我们泰南人有一个交易,您应该知道的。”
“我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没事的,我已经明白了我在这个大计划里的定位,说实话,非常附和我对我自己的定位。”马林只能这样安慰他。
这个答案让这位贤者先是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最终他满怀敬畏地低下了头。
“您能这么想,真的令我心生敬意,阁下。”这一次,他低下了头。
真是一个现实主义的贤者啊。
马林心想着,同时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只做我认为是对的事情,这些事情不需要你们认为是对是错,能够让我判断的,只有我的良知与我对于这个世界的爱,如果你们觉得我成为神明可以拯救世界所以才会付出这一切,那我将却之不恭。”
在这位贤者满怀敬意地注视下,马林脸上的笑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以最为标准的方式拉伸着肌肉。
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最为真实的谎言。
你看,又有谁能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