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都市言情小說 旅明 素羅漢-第605節 克勞利的奇幻之旅(六)展示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旅明
随波起伏的雅各布夫人号,老威廉站在船台,大胡子随风吹舞。
下一刻,老威廉怀中一摸,就有一个扁扁的模压雕花纯银小酒瓶出现在手中。呡一口里边的“正宗”台澎产朗姆酒,老威廉在海风中指向前方大声喊道:“那就是澳门,看到了吗,克劳利小子!”
时间已经是1632年的4月初。
之前在鸿基港宴会后,雅各布夫人号又在鸿基港逗留了半个月时间。
之所以待这么长时间,是因为老威廉凭借着自己的荷奸身份,“钻营”到一个重要内幕消息:广州门户开放。
话说,门户开放这种东西,被别人用舰炮砸开是一种操作,主动打开招商引资也是一种操作。
对于中国人来说,两种操作都有深切体会。前一种会令国家演变成“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病夫,后一种会令国家演变成全球GDP第二的老流氓,对比极其鲜明。
总之,闭关锁国要不得。中国近代史的衰落,其实早在十六世纪就打下了基础:当外族跨越大洋的阻碍来敲门那一刻,就已经预示着土著文明落后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旅明 起點-第605節 克勞利的奇幻之旅(六)看書
不然为什么所有的科幻片中都默认外星文明是先进的?很简单,因为跨越时空本身就代表了科技的领先。
在这个位面,当时间来到1632年,盘踞在大明东南沿海的穿越势力,也终于开始了引导治下黎民,主动门户开放的进程。
这一次的门户开放,虽说是因为朝廷终于在最新一份旨意中做出了默许。但是说实话,对于已经准备充足的某些人来说,朝廷默不默许,他们都打算按照既有时间表行事的。
无非是掩耳盗铃,或者说,给朝廷留多少面子的问题。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好在朝廷如今有了消息灵通的稳重主持,所以没有在这种枝节问题上纠缠来去。
于是,雅各布夫人号凭借老威廉的股东身份,预定了一个首批参与门户开放的位置。
接下来,3月下旬,诸事了结的大舰队终于从安南鸿基港出发,班师回朝。等待已久的雅各布夫人号也进入编队,混在运输船队中一同启程。
由于船只总数超过百艘的关系,大舰队阵型蔚为壮观,在海面上拉出了十数海里的长长轨迹。
4月上旬这一天,大舰队来到了澳门外海。
到了澳门这个三岔路口,之前编组严密的大舰队当即分道扬镳。大批的运输船和一部分护卫舰四散而去,有沿着海岸线继续北上台澎闽浙的,也有消失在广南各条水系中的。
大舰队剩余的下来的主力船只,则在当天原地下锚。
雅各布夫人号混在其中,并没有和同来的几艘欧洲船一样进澳门内港,而是老老实实在外海下了锚。
超棒的都市异能 旅明笔趣-第605節 克勞利的奇幻之旅(六)
第二天一早,澳门内港新出来了四艘海船加入了舰队。随即,大舰队拔锚,开始沿着广阔的珠江上溯,直航广州城外。
后加入的四艘船,其中三艘是欧式软帆船,桅杆上分别挂着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王旗。唯一的一艘硬帆船,则是来自于倭国的红单船。
至此,真相大白。这几艘“外”船,便是此次用来响应“门户开放”政策的破冰船。
和雅各布夫人号这种临时加塞的不一样,后几艘船无疑是有所准备外交船只。
熱門玄幻小說 旅明 txt-第605節 克勞利的奇幻之旅(六)展示
这其中包括了一向合作程度比较高的荷兰人,以及这两年日子过得不错的西班牙人。
另外,还有站在红单船头,贪婪地环视珠江两岸,留着月代头的日本武士。
历史上早在嘉靖初年的“争贡事件”后,明朝政府在官方层面就封禁了对日贸易。
而这一次日本贸易船进广州,无形中包含着一层隐藏含义:明政府正式解除了对日贸易禁令……至少在东南沿海某势力的庇护下,日本人可以自由进出港口了。
所以日本人这一次的心情也是十分愉快的。
有心情愉快的,自然就有不愉快的。
心情不好的,是跟在大船队末尾的葡萄牙船。
精品都市异能 旅明 愛下-第605節 克勞利的奇幻之旅(六)
原本自嘉靖朝以来,葡萄牙人是唯一获得明政府授权,可以在每年指定时间来广州城收购丝绸瓷器的外商。葡萄牙人利用这个优势,再借助澳门这个绝佳的中转站,几十年来赚取了数不清的贸易利润。
现在,弗郎机鬼畜的好日子到头了。
先是澳门城被强硬攻破,弗郎机人失去了核心贸易据点。而这一次的门户开放,又令弗郎机人失去了广州贸易特权,沦落到了和死敌荷兰人相同的贸易地位。
葡萄牙人之前几十年在对明贸易上建立的一切,一朝化为乌有。
他们心情当然不好了。
可是心情再不好,这一次的门户开放,葡萄牙人还是积极参与的。他们现在没有傲娇的资本,认不清形势的话,今后的海贸就没他们份额了。
——————————————————————————————————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旅明 起點-第605節 克勞利的奇幻之旅(六)鑒賞
就这样,舰队在威武霸气,镇压东亚海权的两艘大舰带领下,沿着最新清理规划出来的珠江主航道一路上溯,终于在1632年4月7日傍晚,驻泊于广州城外的白鹅潭中。
感受着黑夜中广州城的压迫,眺望着夜色中灯火辉煌的花舫,乃至远处灿烂的新区灯光,包括克劳利在内的荷兰人、西班牙人格外兴奋。由于葡萄牙人多年来的拼死阻拦,前者没有得到进入明朝内陆的机会,这次终于能如愿以偿了。
第二日初阳升起时,预定中的庞大典礼开始了。
首先,白鹅潭上响起了阵阵轰鸣,那是舰队再鸣放礼炮。
接下来,广州城八门齐开,大批督标军士护送着两广总督熊文灿及一干府县官员从城内涌将出来。
接下来是大批得到消息前来看热闹的普通明人。
现场秩序很好。这几年白鹅潭经常有类似大戏上演,所以大家伙现在都知道站位了。
未等熊文灿大队来到码头,忠勇伯曹川(伪),着一身大红伯爵袍服,先一步从镇蛮号下船,带着麾下将弁,提前到码头等候。
双方在码头亲切见面。
接下来是标准程序。
曹大人首先以广东军区副司令的身份,向熊总督汇报了此次出征大略:“与敌健斗不休,端赖将士用命,竟获全功。”
简单听几句报告,熊总督还以贺词:“区区萨摩耶跳梁,想来也挡不住将军泰山一击。今日之场面,吾亦有备。”
至此,宾主会意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至此,外围观众统统会意一笑,仿佛大家听到见到的都是同一件事。
可事实并不是这样。
对于大部分吃瓜群众来说,曹总兵这次是带着部下去海东教训胆敢阻断商路的萨摩耶国去了。
而对于熊文灿以及各路知情权贵来说,曹总兵这次带着部下出海,是教训安南人抢地盘去了。
只有穿越众知道,这次出海,不光是为了安南,还有躲避朝廷征召,不给崇祯皇帝以口实的隐藏目的在里面。
和熊文灿的场面话交待完后,就有一众广州各衙门官员上前道贺。
要说大明之前的武官,可摆不出这么大的谱。别说出外“剿匪”,就是新任总兵上任,也不会有几个文官前来道贺。
然而时移世易,姓曹的如今明显已成势,虎踞东南一手遮天,活脱脱就是现世曹阿瞒……再加上熊文灿这个老贼与其沆瀣一气助纣为虐,所以眼下广东的正人君子大多还是选择虚于委蛇……好汉不吃眼前亏……曹贼的银子和财路真是多啊,天天来腐化本官……扛不住了,还是先拉拉关系吧。
与一众文官同僚亲切如兄弟般寒暄过后,按照往常惯例,应该是大家集体回城公款吃喝公款听曲环节。
不过这次多了道程序。
下一刻,早已准备完全,盛装于身的各国外商代表,列队上前。
看到突然出现的大批色目人,围观群众顿时发出了一阵窃窃私语。
然而也就这样了。这些金发(红发黑发褐发)碧眼的外国佬出现,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效应。盖因往年的广州城,也会定期见到弗郎机人。
早已有所准备的熊文灿,按次接见了各国使者。
程序很简单:商人们排队上前鞠躬行礼,再递上各国东亚总督写给明国总督的信件以及礼单。
老熊这边由下属接过文件后,温言勉励两句,也不管老外听不听得懂,就算是打发了。
很快,程序简短便捷,但是意义重大的门户开放新政,完成了历史性的第一单。
位置就在码头不远处的雅各布夫人号上,克劳利和老威廉叔侄,津津有味地观看了剧目全程。
待到所有欢迎程序完成后,已经是接近正午时分。这个时间点,大佬们自然是进城花差花差,其余人等大多也做鸟兽散。而之前在白鹅潭上摆出壮观阵型的舰队,终于也到了四散归家的一刻——主力战列舰掉头去了下游的黄埔军港,客人们,包括所有的贸易船只,统统去了新区码头。
克劳利他们现在,终于可以踏上陆地了。
为了迎接第一批外籍商人,新区已经在检疫、贸易、旅游培训等方面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