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起點-23 羽化三分相伴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紫光如霰弹子弹一般喷涌而出,方舟对灵魂能量消耗极为巨大,所交换来的杀伤力也异常强悍。即便是那些怪物们不同的特性叠加在一起,也无法抵御狂暴射线的轰炸。
“你这怪物实力不行啊。”陆凝冷笑一声,一跃而起,脚下升起了赤红的雷霆,“还有更厉害的吗?”
郑皎娥手一抬,一团畸变在她的掌心位置生成,扭曲开始如同剑雨一样生成,扩散,疯狂向着陆凝倾泻而去。这些来自异度空间的杀伤仍然不能伤到静谧半分,但击中那些怪物之后,却开始将它们的肢体切分,重聚。
陆凝驾驭着红色电光穿透了十只怪物的躯体,化为金色电光落地,但那十只怪物粉碎开来的躯体被扭曲转移到了旁边的怪物身上,这些肢体开始再生,凝聚为一只更加巨大,融合了诸多属性的怪兽。
“出乎意料,却也完美。”郑皎娥依然镇定,“我确实没有想到只是如此年轻的一个小姑娘就能拥有如此的实力,但是这样的实力也正是我们需要的。”
说着,她打了一个手势,周围那些白袍人立刻纷纷四散开来,各自举着手中的祭器,口中念念有词。
陆凝忽然感到了一阵头痛。
这说明对方确实拥有穿透静谧和安魂曲防御能力的手段了,只不过遭到了减免,她才只是头痛而已。与此同时,郑皎娥从腰间取出了一副手套,套在了手上。在她戴好手套的同事,那一双手就变成了马赛克一样难以目睹的状态。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是能够影响到神启的,也许我们的神真的可以因此而显现。我期待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无论是什么人都阻止不了。”
“我也始终无法理解你们这种人的思路。”陆凝反手将手炮指向了郑皎娥,“大概留活口也问不出什么了,先杀了你,再毁掉你的计划,我的正常生活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了。”
“哈哈哈……”
郑皎娥在大笑中,做出了一个拔击的动作。
空气中出现了一条白色的轨迹,难以描述那轨迹是什么样的东西形成地,甚至不是空间的扭曲,陆凝发出的手炮轰击在白色的轨迹线上,立刻出现了诡异的偏折,几乎是折了一个锐角,反而转过头向着陆凝射击了过来。
“你的能力很强,但是你完全不能了解我们所赞颂事物的伟大。”郑皎娥继续逼近,这一次是宛如挥动斧子一样舞动了双手。
月牙形状的斩击痕凭空出现,陆凝刚躲开自己的那一炮,猛然感觉胸腹部被拧在了一起,所幸静谧的防御力够强,她刚受到攻击立刻产生了反应,一些灵魂力量注入之后,郑皎娥脸色猛地一变,吐出一口血倒退了两步。
反伤。
陆凝落地之后手上的金色雷霆化为了一把偃月刀,她冷眼盯着周围还在围上来的怪物,更远处的白袍人在低声祈祷,而郑皎娥也只是吐了一口血,没有因此受到更大的伤害。
这敌人……有点出乎意料的难缠。
并不是陆凝用不出更强的攻击手段,只是她如果不好好约束范围的话,怕不是要炸了方圆一公里内的一切,反而是郑皎娥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压力。
“怎么了?看上去你好像没有比较合适的招数了啊,看啊,我们的仆人们还在不断涌现出来,你的体力还足够吗?刚刚放大话的气势呢?”郑皎娥甚至开始笑着嘲讽了起来,她吃过一次反伤的亏后也谨慎了许多,但这也完全拦不住她放出怪物来消磨陆凝的体力。
一层防护罩在陆凝周围生成,她举起偃月刀指向了郑皎娥:“你这家伙还真以为我不敢动手?”
“难道不是吗?小姑娘,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老实人,然而老实人最大的弱点就是顾着无辜的人员,难成大事!”
话音刚落,陆凝脚下就一阵晃动,一只葵花形状的土属性怪物挖空了地下猛钻而出,将陆凝一口吞了进去。金色电光肆虐之下,怪物不过几秒钟就被陆凝从内部剖开,然而切开怪物她才发现脚下是完全悬空的。
郑皎娥居然让怪物将停车场下方完全挖空了。
陆凝眼珠一转,没有雷电化,而是顺着重力坠落了下去。而郑皎娥在上面本来还准备防御陆凝恼羞成怒的攻击呢,没想到人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
她可不觉得凭陆凝的实力一个落穴就能杀了对方,甚至困住都不可能。但对方既然不出来,她也不准备下去。
“调整土属性,给我把她活埋在地下!”
她刚说完这句话,脚下就出现了紫光。
来自地下,方舟的射击。
郑皎娥可没有陆凝那种高来高去,化身雷霆的本领,虽然她能用那种奇怪的畸变点扭曲弹开方舟的攻击,但脚下一空可就没地方跑去了。
超棒的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23 羽化三分鑒賞
“你——”
“下来,一对一!”陆凝在洞穴下方挥动大刀,猛地砸在了旁边的岩壁上,雷霆刺激之下,这一整片的土壤都开始松动,塌陷,根本不用郑皎娥的怪物动手,她自己就先把挖出来的洞给震塌了。
确实她因为对周围的顾虑,在使用强力攻击手段方面要逊色于郑皎娥,但她也不是没有优势。四件装备在身的她本身已经如同超人一般,而郑皎娥无论怎么借助畸变点的力量,本体依然只是普通人,在极端恶劣环境下,对方可没有自己的生存能力。
郑皎娥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双手往旁边一刺,白色轨迹钉进了洞穴的墙壁,在塌陷当中,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先终止之前的命令,光是塌方她还能出得去。
可就在此时,她听见了自己的声音从下方传来。
“不需要管我,杀死敌人优先,一切为了伟大的神启!”
陆凝的声音变得和她一模一样,郑皎娥一愣之间,已经失去了最后发出命令的机会,因为上面的怪兽已经开始催动土属性的力量,将地面拼合起来。
“真是厉害。”
她低头向下看了一眼,看不见陆凝,只有一团金色的电光。
“你也算是我到现在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
陆凝说的是实话,来到这个场景以来,能够凭实力对她造成一些麻烦的,郑皎娥还是第一个。不过这也意味着这确实是四阶场景的难度,有分量的敌人是不可能让游客凭借预先得到的能力逃课的。
“看来我要死了,真令人头痛啊。”郑皎娥双手前后一握,变成了握住长柄兵器的架势,人也开始下落,“我本来觉得自己挺安全的。”
“谁让你遇到规格外的我了呢?”陆凝挥动偃月刀,劈向了郑皎娥。
=
“织羽人!”
季长亭带着后面支援过来的人撞开了一栋别墅的门,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自己的能力,一副高度警戒的状态,然而里面却一片平静,众人保持着队形向别墅里面走去,在经过会客厅的时候,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看起来,已经到了。”
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长亭,打开门,让所有人守住这座别墅的出入口,你进来。”
“Emmy队长!原来你早就赶到了!”季长亭顿时一喜,利落地安排了所有人的位置,随后拉开了门。
会客厅里面坐着两个人,Emmy在一张长椅上,单手拎着一根如同梭子一样的双头长枪,紧盯着对面的人。而在她的对面则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年妇女,如果陆凝在这里就能认得出她是当初在那家二手店里被偷的老太太。
老太太没有表现出什么攻击举动,不过季长亭依然是不敢怠慢,手指在兜里搓了一下,放出了一段香味,萦绕在老太太的身边。
“织羽人,如果你有任何不当举动,吸入的香气就会变成神经毒素。”Emmy淡淡说道,“这只是一个防备手段,如果你老实一些,我们也不会太为难你。”
“呵呵呵,这位队长小姐可真是过奖了,我这么一副垂垂老矣的身体,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反抗作为精英小队的你们吧?单您一个人,我便无能为力了,谁让是我被你们找到了呢?”
“你这样态度的人我们也见过,然而你的内心从来都不服气。织羽人,无论你想做什么,都不可能获得成功的。”
“队长小姐,这样的话也没什么意义吧。你很清楚,我不会配合你们,我只要一句话都不说,你们也无法拿我怎么样。”老太太摇了摇头,“不妨直接让你们有测谎能力的人来,也许还可以找到一些你们想知道的。”
“我正是这样的人。”Emmy轻笑,“织羽人,郑皎娥,从来都是你。我本来很好奇,为什么会有一个年纪明显更老,和一个还年轻的你?这样来说,季长亭跟踪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一个大约十几岁的你?”
“……”织羽人闭上眼不答话。
“你就算不开口,我也能知道。人是无法控制自己思维的,郑皎娥,不想说说看吗?”Emmy捏了一下枪杆,双尖枪收成了一个细梭,被她收入了腰间。
郑皎娥看了她一眼,轻轻咳嗽了一声。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原来如此,羽化?”Emmy轻轻一拍手,“果然是织羽人试图进行的手法,不过你们的计划……”
郑皎娥别过了目光,Emmy却又笑了:“神启,超越时空的分解,虽然信息不多,却也足够让我猜到你们想要做什么了。”
这一次,郑皎娥是真的有点惊讶了。
“你的过去我也明白一些了,看起来你正因为自己身上所展现的神迹而陷入了对未知的信仰。然而……这样就被称为神迹,你恐怕是没有接触过邪神吧?就算世上存在真正的神明,若要以人命为祭品才能祈求恩泽,也是我们要对付的敌人。”
“无知之人,从未知晓神明的伟大。”
=
“祂与我们同在。”
靛青色的刀光,在大地上留下了一条痕迹。泥泞飞溅而起,覆盖住了两旁正在融化的尸体。身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手中握着一枚发亮的勋章,满脸虔诚地走过这伏尸的泥潭,身上却没有任何脏污。
一名十五六岁的女生在前方飞奔而过,动作略显狼狈,身边的四名白袍人一边祈祷一边跟着,大量打手还在扑上去。
“无人能对您露出獠牙。”
打手们手里的仪式匕首和棍棒全部炸碎,碎片甚至刺入了一部分人的眼中,那些人滚倒在地上,大声惨叫起来。
男人笑着继续往前走,他轻轻擦了一下手中的勋章,然后将擦勋章的手向前伸出,继续念到:“您的光辉应当照耀在每一个您踏足的角落。”
依然是靛青色的攻击,明亮的光穿透了一群打手,他们全都跪倒在地上,脸上从痛苦换成了解脱的神色,躯体也开始融化。
“这是哪里来的怪物……”奔跑在最前面的郑皎娥满脸怒意,这个年纪的她没有另外两个那么高的涵养功夫,被这样追杀已经恼怒非常了,而对方的来头甚至都还不清楚。
这时候,从旁边一条马路上又有一个女人走了出来,她将一只手按在了胸口,神态谦恭,但指缝间出现的同样是靛青色的光辉。郑皎娥看到这个人顿时脸色一白。
“您必将指引我向正确的道路。”
郑皎娥一脚踩进了柔软的地面当中,泥泞的土地已经化为了泥潭状,别说跑动了,就连走路都不容易。
“祂会饶恕我们。”
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了一个年纪略大的男子,穿着马褂,手里紧紧握着一根拐杖,拐杖上闪耀着靛青色的光。
“这帮家伙……喂!快点,把我们的储备都放出来!”
“是!”
“祂是这世间唯一的救主。”身后的男人轻声祈祷,周围正在诞生的扭曲现象霎时间停止了。郑皎娥见状,气得将手猛一挥,一道白色气柱冲向了那个男人,但气柱只是打在男人身上,就被靛青色的光芒所消解了。
“异教徒的邪术,无法侵袭这世上最虔诚的信仰。请您束手,我们会奉上毫无痛苦的解脱。”男人扣着勋章,彬彬有礼地向郑皎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