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笔趣-第667章:畢竟是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老大,你怎么……”
一边的夜莺也是傻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第667章:畢竟是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閲讀
这边江凡刚说出来要脱衣服。
特么你立即就脱了。
敢不敢再随便点啊!
夜莺真的有些怀疑,自己老大到底真的想治病,还是另有所图。
这配合得似乎有点过分了吧?
“大家都是战友,有什么好在意的,又不是脱光。”
红隼无所谓的道。
夜莺:“……”
特么战友也分男战友和女战友的好吧?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起點-第667章:畢竟是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看書
“你还愣着干嘛?来啊。”
红隼冲江凡催促道。
“啊?哦!好!”
江凡反应过来后,赶紧将自己一直准备着的银针给拿了出来。
有了医术技能之后,他现在也常备着银针了。
只要针灸技术过关,可以抵得上很多药了。
战场上,他不可能随时都带着一堆药在身上。
但如果带一盒银针的话,还是十分方便的。
“帮我将这些银针用火消一下毒。”
江凡坐在床边,冲一边的夜莺说道。
夜莺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
而江凡这时也是看着红隼的后背。
这一看不要紧,眼睛不由的微微瞪大。
并不是说红隼的后背有多么的漂亮性感。
主要是上面的伤口,触目心惊。
那一条条蜈蚣般的伤疤和一个个弹孔,让江凡心里都不由微微疼了了起来。
“怎么?我的后背吓到你了?”
红隼淡淡笑问道。
“有点。”
江凡微微一叹,“你到底经历过什么?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疤?”
红隼笑道:“如果我说,这些伤疤有一半都是十几年前留下的,你是不是会更加震惊?”
十几年前?
江凡眼睛微微一眯。
红隼的年纪也不过是二十五六那样。
十几年前,岂不是说,这些伤疤都是他十岁左右就有的?
特么开什么玩笑?
这么小,哪来这么多伤疤?
难道说,他们这支部队,真的是像那些杀手组织一样,将小孩从小开始培养训练的?
这也太变态了吧?
华夏里面有这样变态的部队吗?
江凡忽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明明自己有系统的协助,体质战斗力还比不上红隼她们了。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ptt-第667章:畢竟是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讀書
原来人家可能比自己要早训练十几二十年。
这就是自己难以逾越的鸿沟。
如果不是自己有系统协助的话,这辈子只怕都不可能超越。
“好了!”
夜莺将消毒过的银针摆好,冲江凡道。
“好。”
江凡点了点头,冲红隼道:“你放松。我插针的时候,并不会感觉疼痛,但你会感觉有一股气流在全身游走,这是因为我刺激穴道的原因,这个不要紧的。”
“好,我懂了。”
红隼说道:“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我相信你能行。”
一边的夜莺撇嘴,心道:你自然相信了,不然怎么会一下子将衣服给脱了?
“你可要小心点啊。可不要弄坏我老大的身体!”
夜莺冲江凡警告道:“还有,你的眼睛不要给我乱瞄,要是让我发现你敢占我老大的便宜,我可饶不了你!”
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ptt-第667章:畢竟是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閲讀
江凡翻了翻白眼。
说的好像我是伪君子色狼一样。
江凡拿起银针,开始找到红隼背后的相应穴位,然后连续插了五根银针上去。
“有什么感觉吗?”
江凡问道。
“就像你说的,有一股小小的热流在我体内流串,还蛮舒服的。”
红隼回答。
“那就好。这是正常现象。”
江凡点了点头,“这个过程要十五分钟左右。”
江凡说完,冲夜莺道:“你去找一条赶紧的毛巾,用热水泡一下,我要给她热敷一下。”
“好!”
夜莺快速跑去准备了。
几分钟后,夜莺便是跑了回来,弄好毛巾后,递给江凡。
江凡将毛巾摊开,直接敷在其中一个银针穴位的旁边。
“等会我再给你敷完前面之后,你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明天身体应该就能好些了。”
江凡说道。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第667章:畢竟是孩子,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看書
“好。”
红隼微微眯着眼睛,说道。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江凡将背部的银针收了起来,迟疑道:“好了,将身体反过来吧。我要给你前面施针。”
“前面能不能盖一下东西?”
夜莺迟疑问道。
“也……”
江凡的好字还没说出来,哪料红隼直接就转了过来,“不用了,来干吧。”
江凡当场就呆了。
看着红隼前面那光滑无比,凹凸有致的身材……
那内衣都难以遮掩完的某些东西,让江凡的口水差点就流下来了。
特别是旁边周围还有好几道伤疤,更是让她的身体充满冲击力,十足的诱惑啊!
有点料啊!
看来以后孩子的奶粉钱,可以省不少了。
江凡开始浮想联翩了。
“你干嘛?”这时,一道怒声响起,直接将江凡吓了一跳。
而红隼也是眉头微微一皱,抬起头看了一下。
“咯咯咯……”
红隼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冲江凡挑了挑眉头。
“看来老娘的身材还蛮有诱惑力的嘛。”
“额……”
江凡这时才发现,自己鼻子,似乎有某种红色的液体在缓缓流出来了。
特么……丢死人了!
“抱歉抱歉!我去洗把脸!”
江凡掩面而逃。
他妈的,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江凡啊江凡,你这定力也太差了吧?
不就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吗?
人家还没脱光呢,你就流鼻血了,能不能有点出息!
进入洗手间之后,江凡发现,不仅流鼻血了,好像小江凡也蠢蠢欲动,不肯服软了!
特么……造孽啊!
江凡无奈苦笑长叹。
红隼看着气呼呼的夜莺,安慰道:“行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只是单纯的被我诱惑到了而已,还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夜莺:“……”
我说老大,你这心也忒大了吧?
还是说,这是你给江凡这家伙的福利啊?
这要是换做其他男人,只怕早就被踢断第三条腿了吧?
“老大,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
夜莺好奇的问道。
红隼淡淡笑道:“怎么?他不帅吗?”
“帅……”
帅你妹啊!
夜莺当场就喷了。
这特么是帅不帅的问题吗?
你堂堂一个将军,难道找男人,也是找帅的, 不找合适的?
颜值控可耻啊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