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432章 謹遇也太慘了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
到头来,他竟不是担心孙女被欺负,而是担心孙女辜负了谨遇?
这一发现,令苏老爷子极为惊诧。
“不是吧?”苏老太太盯着老伴儿眼角的泪痕,想笑又不敢笑。
苏老爷子揉了揉眼睛,唉声叹气道:“不是什么不是,我就突然觉得谨遇那孩子太可怜了。小时候被许许骂,长大了又被许许缠上,以后要是许许对他始乱终弃,他可该怎么办?以许许那性子,她不要的,别人也休想碰,谨遇也太惨了。”
许玥:“……”
苏俊南:“……”
苏老太太:“您这思维,够活跃的,看来今天不用午休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第432章 謹遇也太慘了推薦
苏老爷子:“我说的不对吗?”
苏俊南和许玥对视一眼,齐声道:“您说的太对了!”
“是吧,我也觉得,看来我还是得对谨遇好点儿,不能把好好的孩子给逼上绝路。”苏老爷子说着,起身往书房走去,很是严肃的样子。
他要去干什么,无人得知,只知道老爷子是真老了,想一出是一出。
苏老太太看得很开,笑着劝慰儿子和儿媳:“去忙吧,不用担心他,他什么都想得开的。”
苏俊南和许玥上楼后,一直安静在一旁的苏慕白和苏慕乔对视一眼,将苏老爷子这番话发到了群里。
许辰第一个表明观点:“他可怜个屁!”
许铎在开车,也不服气的发了句语音:“我就会装!”
许言:“哈哈哈,苏爷爷太可爱了,咱们小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苏慕林:“我爷爷越来越孩子气了,不过挺好的。”
许为:“顾总不要太会演,博了一把好同情。”
苏慕乔:“弱弱的说一句,我觉得我老板是真的挺可怜的,就咱们小妹那脾气,一般人能受得了吗?依我看,我爷爷说的没错,我老板只有被咱小妹欺负的份儿。要是小妹真始乱终弃了,怕是要孤独终老。”
许铎:“他敢欺负我们小妹试试,一人一脚,踹他上西天。”
苏慕白:“如果连谨遇都被小妹始乱终弃,我估摸着,没人能入得了小妹的法眼了。”
许言:“苏大哥,假若小妹真的渣了顾总,你的恋情还有希望吗?我挺担忧的。”
苏慕白:“这……我也开始担忧了。”
苏慕林:“别说,还有我,我也开始怕了。”
苏慕乔:“老实说,我也怕,自己小妹渣了自己老板,那还能有活路吗?”
许为:“所以啊,管好小妹,让她别作妖,珍惜些。”
许辰:“你们小看顾谨遇了,他就是个大尾巴狼。”
许铎:“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要长在美国吗?”
许言:“哇,有八卦吗?大哥你经常跟叶锦年见面吗?他见到你,是惊喜还是惊吓啊?”
苏慕乔:“完了,许大律师短时间内不会再说话了。”
群聊还在继续,许辰确实不再回话了。
什么为了叶锦年,他本来就要出国进修好不好?
近年来也接触了些跨国案件,国内和国外的法律多有不同之处,他总要掌握全面一些才能立得住。
至于叶锦年,怂货一个,不提也罢。
苏慕许一觉醒来,在许铎的提醒下打开手机,看的一愣一愣的。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432章 謹遇也太慘了閲讀
这群聊记录要是给顾谨遇看看,不知道他什么感想。
应该会很开心吧?大家说的再难听,其实还是认可他的。
“铎哥哥,你变了。”苏慕许开心的挽着许铎的胳膊。
尽管她知道顾谨遇最不喜欢她跟许铎有肢体接触,但铎哥哥都已经那么大度了,她也不能太拘泥于小节。
许铎知道苏慕许是在夸他,倍感欣慰,“人总是要变的,你不也变得更乖更可爱了吗?对了,让你帮我介绍对象,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苏慕许摇摇头,开始卖惨:“哪儿顾得上呀,天天军训,都穿一样的衣服,累都累死了,哪儿有空去看谁比较漂亮,更没时间了解别人性格。等着啊,我争取春节前给你介绍个。”
“谁让你自己非要争口气的。”许铎心疼的揉了揉苏慕许的头发,一时有些恍惚。
快一年了,小妹很少这样亲密的跟他说话。
今天忽然变得和从前一样黏着他,是因为发现他不再总是看顾谨遇不顺眼吗?
这么说,为了和小妹保持着良好的兄妹关系,他还得先看顾谨遇顺眼些。
如此这般,他哪里可怜了?
天底下都找不出他这么幸运的人了!
接下来的半个月,顾谨遇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受宠若惊。
许许的七个哥哥,挨个的找他,那态度,那言语,恨不得把他捧到天上去,个个热情的要帮他赚钱,恨不得直接相送。
连他原定要送给他们的二代智能腕表,也非要出原价购买,且每个人都买好几块,说是很适合送人。
依稀记得,许许开学前,他们还看他不顺眼,都不想他去送许许。
不过半个月而已,怎么转变如此之大?
他做了什么,引得她七个哥哥争先恐后的讨好?
还是说,她威逼利诱了她的哥哥们?
怀着疑惑,顾谨遇在国庆节的前一晚,包下了许为酒吧最大的包厢,将苏慕许以及她七个哥哥都给约上。
因为国庆节假,陆鹿鹿也跟着来了宁城,连孟浅蓝都肯出席这次聚会,再加上唐乾和简希,可谓是非常热闹。
大家到齐后,顾谨遇开门见山的说:“各位,我有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请指点,别这样捧杀我了,真承受不住。”
许辰扶了扶眼镜,笑道:“没有啊,我认真的。”
苏慕白温和笑道:“谨遇,你谦虚了,你值得的。”
苏慕林握着陆鹿鹿的手,十分谦恭的说道:“谨遇,先前有对你过分的地方,你多海涵。”
顾谨遇听着,脸色微白,心肝儿直颤。
当众夸他,这般态度,比私下里约他更要恐怖!
许铎瞥了顾谨遇一眼:“你就偷着乐吧。”
顾谨遇欲哭无泪,天知道他这些天睡觉都不安稳。
许为:“今天喝个痛快吗?”
许言急忙道:“不能,明天还要忆苦思甜,躲不掉的!不然大哥怎么会赶回来。”
许辰笑道:“别这么说,我是为了赴谨遇的约才回来的,不是怕我爸。”
顾谨遇苦笑连连,有些不能言语,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挪向苏慕许。
苏慕许摊了摊手,一脸茫然和无辜:“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没做,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