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华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 線上看-四百一十五 重聚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当下,萧邦和姜航的突然出现,让整个包厢里的人都没了声音,他们的嘴巴,在那一刻仿佛是被用胶水黏住了一样。
“老姜叔叔!”小宝率先发生,他表现出很激动的模样,如见到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欢迎你回来!”小宝起身,又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姜依依和姜云贺。
“爸…爸爸。”
“爸…”
一双儿女怯生生的叫了声‘爸爸’,这令姜航很是尴尬。他想象中的不是这样子,他原本以为,多年不间,再次看见他的出现,孩子们会很兴奋。可是没有,姜航脸上浮出一丝失望。
优美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ptt-四百一十五 重聚閲讀
“老姜,”我早已起身,面带微笑,其实我的心里很开心。“欢迎回来。”
“这就放出来了?我以为得在牢里一辈子呢!”希亚口是心非。
“姐夫,”薛瑜看着姜航。
“欢迎!”欧阳和许飞望着姜航。
“欢迎姜航叔叔!”秋彦和秋源异口同声地说。
“欢迎,”薛雪望着姜航,脸上掠过一丝喜悦。尽管两人离异多年,但是又姜依依争个纽带,薛雪的心里,对于姜航,多少还是有些惦记的。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没有希亚,薛雪甚至可以放下身段与自尊,与姜航再续前缘。
此时此刻,姜航心中五味杂陈。他一一看着眼前的每一个人,男人、女人、小孩。每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个人身上的时候,他的内心所想也一定是不同的。
“坐,坐,坐,都坐下吧!服务员,上菜!”萧邦的突然发声,把姜航从思绪万千中拉了回来。“老姜,今晚咱们得好好喝个痛快!把这些年落下的酒,全喝了!”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愛下-四百一十五 重聚
“老爸,医生有交代,除非你想早点去找阎王爷下棋,”小宝打着游戏,头都不抬一下。
“你小子!”小宝哈哈大笑。“刚那话啊,放在十年前,算数!刚才啊,就当我口出狂言了。三高,哎!好吃的好喝的都得忌口了。你们也是啊,都得忌口。”萧邦冲欧阳和许飞嚷嚷。
“所以啊,男人终究还是不行啊,”希亚笑了笑,“咱们用不着忌口,咱们姐几个,今晚不醉不归!”正说着,希亚先开了一瓶红酒。‘哗哗哗’地往自己杯子倒。她倒满了自己的杯子,又往我和薛瑜、薛雪的杯子倒。
“够了够了,我喝不了这么多的。”我忙阻止她继续忘我杯子里倒酒。
“切!你的酒量,我是知道的。”
“我妈有神经衰弱、偏头痛。她也喝不了太多的,尤其是红酒。”小宝瞥了一眼希亚。“希亚阿姨,你跟我妈妈不是多年的老友了吗?你可别告诉我,你连她有什么病都不知道。”
“这个,”希亚一脸尴尬,“我还真不知道。就算是有那些个小毛病,也不打紧的。喝点酒,飘飘的,正好回去睡个好觉!”希亚并没听小宝的劝阻,继续往我杯子里添酒。
“真的可以了,希亚!”我有些着急。
“她确实喝不了这么多的,这样吧老同学,咱们啊,别强人所难,今晚这顿,大家各自凭着自己的量来,不劝酒啊。”薛瑜发话。
“真是没意思!”希亚一屁股坐下来。
“我先起个头儿,”薛雪端着红酒杯,起身。她将额前的那一缕头发往耳后捋了捋,“老姜,这杯酒,我先干为敬。祝你以后的生活顺风顺水。”说着,薛雪‘咕咚’一饮而尽。
“豪爽!”欧阳和许飞就像是气氛组派来的猴子一样,竟然带头鼓掌。
没办法,薛雪开了头,我们所有人只好一一先敬姜航。毕竟今天这个局,所有到场的人,都是为了姜航而来。姜航被大家的热情所感动,他喜极而泣,“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老姜,”终于轮到我,我起身,端着红酒,“欢迎回来,”我正欲抿一小口。只见萧邦突然起身。“哎呀,儿子不是说了你不能喝酒,干嘛还逞能?我替你喝!”他夺去我的酒,‘咕噜’一饮而尽。
“老爸,你的量到了。”小宝像个幽灵似的,突然窜出这么一句话。
“你这个小家伙,真是了不得。小时候就古灵精怪的,长大了竟然还是这么有想法啊。好!好小子!来,姜叔叔敬你一个!”
“好咧!我干了,您随意!”小宝放下手机,端起果汁,起身,一饮而尽。
“孺子可教!”姜航一脸笑意的看着小宝。“你儿子,不错啊,有你当年的风范,”他坐下,对一旁的萧邦说。
“姜哥,这杯酒,我俩敬你。一辈子的兄弟!”欧阳与许飞起身。
“哎哎哎,你俩都不能喝酒的,就不要逞能了!”希亚制止。“明天还有课,老师一身酒气,你们这是要合起火来砸我的招牌啊?”她大笑。
“那,这样吧,让俩后生上,”姜航看着秋源与秋彦。
“姜叔叔,欢迎你回来,”秋彦扯了扯秋源的衣袖,秋源也端着果汁起身,两个比萧邦还高一头的大男孩同时敬姜航,这令姜航心里有些压力。“坐下,坐下,你们俩一站起来,我这心里头啊,有点不好受呢!你说你俩加起来都没我年龄大,这个一个个的都吃什么了啊?长那个大个头?”姜航哈哈大笑。在场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他们吃化肥!”姜云贺调皮的说。
“嘘!”姜依依制止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不许没礼貌,快道歉!”
“对不起,秋源哥哥。对不起,秋彦哥哥。”
“过来,你们俩过来,来,到我这儿来,”姜航唤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姜云贺喝姜依依看了看各自的妈妈一眼。在得到自己妈妈的同意后,他们一一下座,朝姜航走去。“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姜航突然眼睛湿润起来,“对不起,这些年都是爸爸不好,没能够伴你们左右,是爸爸不好…”姜航抱着俩孩子痛哭。这一刻,大家的情绪都被带动,就连一心打游戏的小宝,也放下手机,眼睛红红的。
“哎呀,我根本没有怪你啊,老爸!”姜云贺说。“妈妈说了,你只是犯了一个小错误,知错就改,还是好爸爸!”
“爸爸,你以后不要再做错事了,好吗?”姜依依抬头问。
“好,好,爸爸答应你们,以后一定不犯错,不再做错事。”
“哎呀,你们干嘛呀!我这一年的眼泪,全在今晚流尽了。下次班级再组织看催泪电影,我流不出眼泪,谁负责?”小宝开玩笑说。
大家都破涕为笑。
“吃菜,多吃菜,”萧邦揉了揉眼睛,拿起筷子往姜航碗里夹了许多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