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引人入胜的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線上看-第七百六十二章 完美的破綻相伴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等等,什么兽潮?”
孟超微微一怔,道,“雾隐绝域中,明明只有一些畸形而羸弱的实验体,别说战斗力了,连自主生存时间,都不可能超过四十八小时,就会化作一团团的骸骨,被绿潮吞噬殆尽,哪有铺天盖地的兽潮,可以攻击你们?
“再说,兽潮汹涌,势必会留下大量痕迹,但我们并没有发现怪兽的脚印和毛发,包括你们驻扎在天坑边缘的营地,也是完好无损,便携式晶石加热炉上的军粮包,都没有被怪兽咬破。
“更何况,就算遭遇不可抵挡的兽潮,在全军覆没之前,你们总有能力,留下一些信息,不可能分布在丛林各处的好几支探索队,都在同一时间,无声无息地失踪吧?”
“没错,当我在桃源镇里悠悠转醒,这里的人们告诉我,我是遍体鳞伤,顺着桃花溪漂流下来,像是曾经和兽潮激战,被逼无奈才跳下天坑,但我用了很长时间来回忆和思考,却发现,真相并不是这么回事。”
吕丝雅非常肯定地说,“虽然我的确记得自己跌下天坑的瞬间,那副栩栩如生的画面像是烙印在我的大脑皮层之上,但仔细想想,所谓的兽潮和激战,仅仅是很久以前的记忆的拼接而已。”
“很久以前的……记忆拼接?”孟超眯起眼睛。
“是的,我在天坑边缘看到的兽潮,和半年前我在龙城外围会战中看到的兽潮一模一样,朝我扑面而来的不少怪兽,也是过去几年的无数次战斗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怪兽。”
吕丝雅解释道,“令我猛然惊醒的,是一头被人射得千疮百孔,如同马蜂窝,但每个窟窿里都冒出血丝和肉芽,能令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心脏病发作的怪兽。
“问题是,我记得非常清楚,这头怪兽是在‘君临大酒店突袭事件’中,被你手持大口径高射机枪,抵近轰击,才轰成这副鬼样子,然后在血纹花的帮助下,它才转化成不死生物的。
“我当时还暗暗吐槽,要不要把怪兽轰成这么惨不忍睹的模样,简直让人看一眼就要发三天三夜的噩梦。
“同一头怪兽,不可能被人杀死两次,更何况你一开始并没有参与这次探索任务,绝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身边。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七百六十二章 完美的破綻熱推
“所以,我立刻明白过来,自己并未遭遇真正的兽潮袭击,而是遭到精神攻击,中了幻术,被人在视网膜、大脑皮层和中枢神经上,植入了类似‘病毒’的东西。
“这种诡异的‘致幻孢子’或者说‘心灵病毒’可以提取我脑域深处印象深刻的记忆,经过剪辑和拼凑,变成全新的画面。
“就像截取不同影视作品的片段,糅合成一段全新的视频一样。”
“看来,这就是真相!”
孟超恍然大悟,立刻道,“我在天坑边缘,也遭到藤蔓缠绕的特高压输电塔的攻击,我们迫不得已,只能呼叫远程火力的支援,然后我就被冲击波掀飞,从天坑上面掉了下来!
“仔细想想,这一战实在太诡异了。
“第一,所有特高压输电塔,应该都在早先的战斗中,被我们呼叫的远程火力摧毁了——在数千度高温和飓风般的冲击波,双重蹂躏之下,再坚硬的钢铁和橡皮泥都没什么区别,特高压输电塔的钢筋铁骨早就融化成了一团团废铜烂铁,绝不可能被藤蔓和菌毯修复。
“第二,就算还有新的‘绿色巨人’,他们移动起来的声势惊人,绝不可能躲过我们沿途设置的所有耳目,悄无声息地跟在我们身后,一起摸到天坑边缘。
“第三,新一轮的远程火力支援,实在来得太快,几乎在我们刚刚通过‘游隼’发出信号时,流星火雨般的轰炸就接踵而至,这不合常理!
“雅姐,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前后两次远程轰炸中,不少火球和冲击波的形态,还有特高压输电塔被摧毁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所以,第一次激战和远程轰炸是真的,摧毁特高压输电塔的画面,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第二次激战和远程轰炸则是假的,是某种隐藏在雾隐绝域深处的神秘力量,刺激我的大脑皮层,释放出刚刚‘存储’进去的‘素材’,拼凑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让我毫不怀疑,至少是不太怀疑,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一处诡异至极的世外桃源里!”
两人的分析,就像两块凹凸不平的拼图,拼到一起,严丝合缝。
除了跌落天坑的画面,都复制了他们记忆库中的素材之外,孟超和吕丝雅还找到了更多的疑点。
第一,桃源镇究竟是否存在。
倘若桃源镇仅仅是一片被绿潮覆盖的残垣断壁,只有三五条街,千儿八百的人口,或许有可能躲过天坑上方,前后十几支探索队的全方位扫描。
但两人看到的桃源镇,却拥有至少几十座上百米高甚至突破两三百米的摩天楼,三五万的常住人口,还生长着“智慧树”这样五彩缤纷,闪闪发亮,存在感极强的神秘生物。
就算天坑上方缭绕的迷雾再浓烈,各种高科技的侦测手段轮番上阵,怎么可能连城镇的轮廓都扫描不到?
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桃源镇和龙城并不处在同一空间。
雾隐绝域是怪兽山脉空间最不稳定的地方。
因为龙城强行嵌入异界,掀起空间涟漪,到处充满看不见的山谷和丘陵一样的空间褶皱。
“食人鲳”小队深入这里时,就进入过“空间褶皱区”,遇到“鬼打墙”一样的状况。
如果说,桃源镇和天坑上方所在的空间之间,存在着微妙的角度和偏转,无法从上方直接观测到,倒也说得过去。
但通常来说,空间褶皱的面积不会太大,也不会太稳定,仅仅是一条条纤细的羊肠小道,在咫尺之间,接驳相距数百公里甚至更长距离的空间两端而已。
怪兽或许能通过空间褶皱,直接从雾隐绝域降临到龙城的郊区。
但孟超还没见过,哪座拥有一定规模的城镇,能直接建造在空间褶皱里面的。
至少,这一世,他还不曾见过。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
眼前一切,并非真实。
桃源镇是一座虚幻之城,仅仅是“致幻孢子”和“心灵病毒”营造出来的美梦而已。
孟超和吕丝雅都倾向于这种可能性。
因为真实世界不可能有如此幸福、美好、宁静、和谐、自然的地方。
正如世界上不存在人人平等,尽善尽美的天堂一样。
还有一个直接证据,就是时间。
吕丝雅说,她已经在桃源镇生活了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了。
这不合理。
首先,像吕丝雅这样心志坚毅,感知敏锐的强者,绝不可能忘记自己在一处全然陌生,且有极大概率被敌人控制的城镇中,究竟生活了几天。
别说天数,就算将清醒的时间精确到小时、分钟甚至每一秒钟,她都可以,也必须办到。
但她偏偏记不住,整个人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时而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自己又身在何处。
就像置身梦境中的人,不可能清楚记得自己究竟做了几分几秒的梦一样。
更何况,从她失踪到孟超来到天坑边缘,时间不会超过七十二小时。
在异火和贡献值的刺激下,孟超的细胞活性和自愈能力,远远强于同等境界的超凡者。
从伤口恢复状况来看,就算他是真的跌落天坑,也不该昏迷太久,否则所有痂壳都该剥落殆尽,伤口完美愈合才对。
换言之,站在吕丝雅的角度,她已经失踪了至少十天半个月。
站在孟超的角度,她最多才失踪了三五天。
两相对照,顿时出现破绽。
“桃源镇并非现实,而是一座虚幻之城,只有在幻境中,时间流速才会被扭曲到如此混乱的程度。”
孟超说,“看起来,前后十几支探索队既没有遭遇兽潮袭击,也没有遭到死而复生的特高压输电塔的纠缠,而是统统在不知不觉中,遭到了雾隐绝域深处,某个神秘存在的心灵攻击,陷入大规模的群体性环境,不可自拔了!”
这倒是合理解释了所有探索队在失踪之前,都来不及向外界发送遗言和警报。
因为他们并没有遭遇任何肉眼可见的怪兽和威胁。
或许,仅仅是吸入了无色无味,无影无形的“致幻孢子”,被“心灵病毒”侵入大脑,就迷迷糊糊地自行走向天坑深处。
至于所有人陷入同一场幻梦,还能在幻梦中自由交流,有可能吗?
当然是有的。
人类无时无刻不向外释放脑电波。
脑电波亦是一种特殊的信息,理论上,拥有直接读取的可能性。
早在地球时代,人类的脑电波互相影响,就能引发“群体性癔症”,让所有人同时看到类似“狐仙”之类不可能的存在。
所谓“狐仙”,很可能就是某人大脑中勾勒出来的意象,通过强烈的脑电波,传递到别人脑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