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差距看書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莱索斯神父被刚刚一斩吓得不轻。
他跟随于亲母身旁做事多年,还头一回见到这样可怕的攻击。
虽说伦敦没有地契的支撑……但被一刀直接斩成两段,甚至还暴露出至关重要的【亲母的宫殿】,实在太过夸张。
面对着这名浑身纠缠着罪孽的【王】。
莱索斯神父甚至猜测,对方是入侵间的最强者。
『无论如何也要撑到援军赶来,如果提前进入下一阶段,这场游戏的结局将变得比最低预期更加糟糕。
哪怕以黑暗为代价,也要撑住。
而且,这位王者的攻击过于可怕,就算在上空交战,也随时可能波及到城市,造成地形破坏与住民的死亡……必须想办法将她逼出去。』
莱索斯神父的目光快速扫过伦敦天体、冰山、教堂总部、人类居住区以及属于韩东的庄园……虽敌军的技术出乎意料,但整体依旧勉强维系于【限度】内。
现在。
他需要做的就是让这根用于衡量的线条,维持在限度之上。
这时,一阵充斥着怪异韵律的话语传来。
『莱索斯,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这一招只能施展一次,后续就需要你拼尽一切将对方限制在外围……我们这里的工作已进行完毕,只等待下一阶段的来临。』
『好。』
声音的源头正是始终悬浮于伦敦上空的神话天体。
属于一类极其特殊的神话体。
他们既象征着世界的毁灭,同时也是协调天体运作的基本单位,在上一次的世界灾难中起到决定性的边防与调度工作。
这时,一只流淌着地核熔岩的眼睛在天体表面出现。
神父立即示意一旁的夏娅团长,让其使用一切手段来封堵听觉。
接下来的攻击将主要作用于斩皇,但附近的生物也会受到少许波及……搞不好连大脑都会直接爆掉。
「天体之音Music -of-the-Spheres」
或许是通过星体内独一无二的地壳移动,结合着通过传承获得音律根基,由星体内发出一种能干预世界规则的声音。
当前发出的声音围绕着【退】,单独作用。
刹那间。
一种幻彩般的无形力场瞬间作用于斩皇本体。
嗡!
即便是提前封堵听觉的神父与夏娅团长,也在大脑间产生强烈的耳鸣声,七孔间均有液体渗出……不过,他们受到的影响只不过是10%不到。
至于「天体之音」主要作用斩皇。
哐当哐当!持在手间的流明正宗以高频率震颤,遮蔽于身体的绷带被纷纷震断。
以【退】作为主题的声音,竟然扰乱着斩皇自身的规则根本。
嗡!!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穿黃衣的阿肥-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差距閲讀
一圈幻彩波纹于空中荡开,身为【王】的斩皇全身呈现出扭曲姿态,如同受到一记超强重击,化作一道灰暗光线在空中倒退足足万米,完全远离伦敦城。
同时。
由于通过言语规则干预更高位的王,天体表面直接出现三条深入地核的裂痕,一段时间内将无法发动「天体之音」。
不过,光是逼退根本无用。
如若不加以限制,稍作恢复的斩皇一步就能踏回伦敦。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夏娅女士,我先上了。”
天体之音结束的一瞬间,神父已化作黑影正面向斩皇逼近。
神父手里的雨伞已化作一柄流淌着滚滚黑水,长约两米的厚重巨剑……同时,黑色上衣也在这一刻彻底炸裂,显露出满是黑暗圣痕的强悍肉体。
这些遍布于肉体表面的圣痕,仔细看去更像是一张没有唇结构的【嘴】。
黑暗住民多以秘法为主,莱索斯属于稀有的战斗性,他的肉身也是黑暗住民中独一无二的,被称作为「黑色吞躯」。
能将黑暗作为肉体的食物,吞噬任何形式的黑暗物质,用以强化肉身。
此刻,圣痕以嘴的形式全部张开,吐露出可怕的黑暗触须……
这样的姿态,意味着神父爆发出毕生以来所汲取的黑暗,全力以赴。
这也是亲母有意将伦敦地契转让给神父的根本原因。
以神父的潜力,必能有一日夺得王位。
嗖~嗖~嗖!
神父在前冲的过程中,速度不断增加。
精品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差距看書
赶在斩皇还受着天体之音的影响,因手中兵器强烈震颤而无法出招……已碾杀之势,全力挥出手中的重剑。
「黑月」
伴随黑色重剑的强势下斩,于空中映出一轮久久不散的弯月。
叮!
清脆的撞击声与气浪同时荡开。
斩皇的肉体重重下落,于金属沙漠间砸出一口大坑。
不过,神父的面色却不好看。
“这可是我全力给出的一击……这都没用吗?”
刚刚的重碾被斩皇瞬间招架,受到的只是单纯的冲击力,根本不会造成多大伤害。
嘶!
神父一咬牙。
遍布全身的圣痕大嘴纷纷吐出浓郁的黑暗,构建出一尊面部已触须覆盖的黑暗魔尊,笼罩全身。
以全速冲向沙坑间的斩皇,绝不给对方休整的机会。
但是……
叮!
兵器撞击声传开的同时,周围炸起数十米高的沙暴。
不动!
神父以「黑暗魔神」姿态,配合下冲加速度给予的全力重碾,被斩皇以刀刃挡住……身形保持着站立不动,仅有膝盖微微弯曲。
更加可怕的是,斩皇仅用一只手持刀。
差距,间隔于神话与王,不可逾越的天堑。
“糟糕!”
在神父意识到不对劲时,斩皇空出的另一只手作出一记「空手斩击」。
唰!
神父尽可能偏转身体。
勉强让斩击避开头颅,由肩膀位置撕开,左臂与部分左半身被完全斩破……同时,神父身后,一条长达百米的斩痕出现在沙地间。
「规则」
蕴含着规则的斩击,一旦破坏肉体将难以愈合,除非……
嘶嘶嘶~(血管生长)
抛飞在空中的左手与神父本体间突然长出大量新生的血管,相互缠绕并快速缝合!一股难以言喻的生机强行抵消掉伤口间的规则,完成肢体的续接。
与此同时。
一根鲜红皮鞭从死角掷出,稳稳束缚住斩皇的肉体。
夏娅团长一手拽着皮鞭,一手撩动着垂在面部的头发,“神父,有什么底牌全部拿出来吧,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然而。
回答的却不是神父。
而是被皮鞭束缚,全身被鲜血染红的斩皇。
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穿黃衣的阿肥-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差距展示
清雅的女性声音通过刀刃震颤传出:
“不愧是【S-01】,顶尖神话体竟有这么多……你们两位比得上我之前遭遇的虫子与植物,甚至还要更厉害一些。
真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