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品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五百章 回首分享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咸阳。
质子府。
“昌平君,请。”
燕丹将昌平君请进了府中。燕丹入秦已经许久,可这时昌平君才得了一个机会,可以明正言顺的见到燕丹。
作为质子,行动范围是受到限制的。不过质子府,却是相当豪华。
昌平君在燕丹府中并不能多待,只是,两人落坐时,昌平君却没有急着发言,显得很是慢吞吞的。
“殿下这里的茶不错。”
“异乡羁旅,也算是聊以**吧!”
昌平君放下了手中的陶杯,听着燕丹微微叹息,有些感慨。
“虽说我生在秦国,不过毕竟是楚人,有生之年,终究是想要去楚国上看一眼。”
“故土难离,人之常情。”
燕丹举起了手中的杯子,向昌平君敬了一杯。
“听说昌平君与汉阳君乃是翁婿?”
“是啊,老太后定的亲。再过几年,涟儿长大了,也该出嫁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汉阳君年少有为,昌平君真是得了个好女婿。”燕丹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不过若是没人提,世人差不多都忘了,今日的汉阳君与当年已经故去的赵国大将林鹿侯都叫赵爽。”
昌平君微微一笑,燕丹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太子与林鹿侯相熟么?”
“也不算熟,不过那等惊才绝艳的少年,着实难忘。犹记得当年林鹿侯率军渡过了易水,直逼蓟城的场景。说来,他若是还活着,也跟汉阳君差不多年纪了吧!”
“当年五国合纵之势滔天,庞煖更是直抵蕞城,意欲灭秦,兵锋离咸阳不过七十里。而现在,那等场景难以复现。不过,曾经的赵爽是秦国的大患,而现在的赵爽却是秦国的重臣。世事往往荒诞。谁能想到,短短十年间,世道便已经大变。”
昌平君悠悠一语,微微喝了口茶。
“只不过,本君也时常在担心,我这个女婿少年气盛,树敌过多,便如当年的林鹿侯一样。”
燕丹领会其意,默默不言,只是报以一笑。
……
………………………..
精彩都市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五百章 回首
“大兄,如何?”
当昌平君从质子府归来,昌文君便迎了上来,问道。
“此人可用!”
昌平君一笑,挥了挥手,与昌文君走进了自己的书房之中。虽然只是匆匆一晤,可是燕丹却给了昌平君很深的印象。
“如何说?”
“此人见识不凡,其心甚坚。他看出了秦国的国力已经不同往日,也知道如今的秦王有并吞天下之心,也有着这个能力。而他并不甘心就此看着燕国覆灭。”
说到这里,昌平君微微一笑。
“他与我们有着一致的利益,而交点便是赵爽。联手除去赵爽,那么他可以夺回墨家,而我们可以为农家翦去大敌。这样一来,诸子百家之中,江湖势力最为庞大的农墨两家便可结成同盟。在秦国之外以为策应。”
“要怎么做?”
“江湖之上,燕墨与农家结成同盟,联合楚地的项氏一族,攻取机关城。阴阳家、公输家、罗网本与墨家有旧怨,如今,更是仇怨深重。若是大势一成,他们也会趁机插上一脚,推赵爽一把。”
“可要完成这件事情,并不容易。机关城是赵爽的老巢,墨家经营了三百多年,即便有着燕墨的帮助,也不是那么好攻破的。”
昌平君面色一变,也不得不承认昌文君说得很对。
“是的,而且在此之前,还要先助燕丹离开秦国。”
看着昌平君现在的样子,昌文君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大兄,若是除掉了赵爽,我等将如何?”
昌平君本在筹谋之中,听了昌文君一言,忽然一愣。
他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吕不韦被逐之后,原本联盟的世族与外戚两大势力变成了敌人。昌平君这些年,都在与赵爽相斗。昌平君以为,只有除了他,楚系才能在秦国更加壮大。
只是,随着局势变化,如今的秦国已经不是当年的秦国了。
秦王不是当年那个还未亲政的秦王了。世族与外戚,无论是哪一方,都没有了当年只手遮天的权势。
思维惯性与执念让昌平君只看见了楚系的衰落与世族的壮大,也让他一直视赵爽为大敌。如今被昌文君这么一提醒,蓦然之间,昌平君心中有些发凉。
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他一直在回避但却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秦国的主人是当今的秦王。
他便是战胜了赵爽,也无法成为像是当年吕不韦一样权倾天下的大秦相邦。而楚系的衰落至少在接下来的十年内无法避免。
而这十年,也许正是秦国对外用兵最盛的十年,也是权力格局变化最快的十年。
“是啊,该如何呢?”
昌平君忽有些不知所措,喃喃自语。
………………………………
“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小院之中,焱妃双手插着腰,向着躺在檐廊之上的赵爽抱怨着。
一旁,月神拿着个扇子,正在扇着小炉之中的火焰。炉上则蒸着避暑的汤水。
听了焱妃这么说,月神也点了点头,附和道。
“我也是。”
便在此时,焱妃凑近了赵爽。
“要不,我们暗中绑了她,将她交给你。这样,你便能在墨家众人面前,亲手抓到杀害前任的巨子的凶手了。”
赵爽拿着个扇子,轻轻摇着扇柄。
“她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轻兰没有说,不过她整日里待在质子府中,或许是听燕丹那边的消息吧!”
赵爽脸上流露出了笑意。
“她待在燕丹那里,顺利么?”
“据她来说,挺顺利的。”
“那就先这样吧!”
赵爽并没有急于抓住凶手的意思。因为他清楚,轻兰只是个动手的,并不重要。
焱妃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凑近了赵爽。
“接下来,阴阳家与墨家讲和。阴阳家的教主和墨家巨子就此携手修好,说不定还会成为江湖上的一段佳话。”
“你只是代教主。”
便在此时,月神在旁适时地说着。
焱妃给了月神一个白眼,很是嫌弃。
赵爽听着这话,摇了摇了头。
“不,接下来,阴阳家与墨家要保持距离。而且,最好对我和墨家都带着很强的敌意。”
赵爽的话,让焱妃和月神都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