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踏星 愛下-第兩千六百二十四章 背叛分享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我们不陌生,甚至一起经历过生死,你了解我,只要我不愿意,莲尊门徒都别想带你走,同样的,只要我愿意,谁都别想阻止我做任何事,比如,处决你”,陆隐继续道。
乘风瞳孔陡缩,“我是被成空控制的”。
“这句话意味着你没有价值,我费那么大劲把你带来可不是给自己招来瑶岚这么个麻烦,而是需要价值,你能给我创造什么价值,让我觉得带你来是值得的事,那我心情好,说不定能帮你完成什么心愿”,陆隐缓缓道。
“我被成空控制”,乘风就这么一句话,不再多言。
审讯是个漫长的过程,奕君也只说出了与她见面之人的名单,到现在都还在承受痛苦。
陆隐好笑,“别人说被成空控制是为了有机会活命,因为他们有亲人,朋友,希望他们是被控制的,好能减轻他们的罪,你呢?谁能帮你?”。
乘风眼皮直跳。
“莲尊吗?”,陆隐问道。
乘风瞳孔忽大忽小。
“你硬要死认被成空控制,意义在哪?谁会因为这点帮你说话?你当众说出是瑶岚泄露了大石圣踪迹,你觉得莲尊门徒还会不会帮你?”,陆隐嘲笑。
乘风脸色越发苍白,他后悔了,当时情况紧急,他只想着瑶岚会灭口,不想落入瑶岚手中,所以才说出这个女人,但却忘了一旦说出瑶岚,他就算是被成空控制的,也不会有人帮他,他最大的倚仗就是莲尊门徒,却偏偏出卖了莲尊门徒。
“对于你来说,是否被成空控制没有半点意义,你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让我帮你,帮你活命,甚至帮你戴罪立功,我看的是大局,而不是一两个暗子的功劳,不然抓你干什么,只要你能让我立下足够的功劳”,说到这里,陆隐凑近,盯着乘风,嘴角弯起,轻轻道,“我可以让你很舒服的活下去”。
乘风脸皮跳的更加剧烈,却依然一句话没说,他思绪混乱,身体的痛楚加上陆隐刚刚的话让他整个人混乱了,已经不知道如何做。
他渴望活下去,所以不希望被莲尊门徒带走,唯恐被瑶岚灭口,如今瑶岚这个名字已经说出,莲尊门徒也不可能帮他,他还有什么活的希望?
“我给你一个希望吧”,陆隐直起身,看了看四周,“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被永恒族救走”。
远处,宁苒听到了,惊讶,这种话也能说,这个人太独特了。
乘风目光陡睁,对,唯一的希望就是永恒族,是巫灵神,他是巫灵神亲自发展的暗子,巫灵神不会就这么放弃他的,巫灵神呢?想到巫灵神,他开口了,声音竟然很嘶哑,与优美的歌声完全不同,“你为什么知道要伪装巫灵神可以骗我?巫灵神呢?”。
宁苒脸色一变,巫灵神?七神天之一?
这不仅是乘风的疑惑,也是关老大,老癫那些人的疑惑。
陆隐伪装屠双双骗不了乘风,代表他伪装任何暗子都不可能骗得过,乘风太谨慎,但他偏偏伪装了巫灵神,他凭什么知道巫灵神可以骗过乘风?凭什么知道乘风是巫灵神发展的暗子?
陆隐冷笑,“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就是陆隐的答案,在六方道场,很多事要解释,但如今,未必,他为什么要解释?谁又能逼他解释?除非虚无极问,他也早想好理由,不过虚无极并没有问,他也就不说了。
想要让乘风开口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陆隐就没尝试让奕君开口,因为他找不到奕君的心理破绽,奕君在无边战场立下的功劳足以让她只要死咬着被成空控制这一条,就足以活命,所以跟她说什么都浪费。
乘风不同,他唯一的倚仗便是莲尊门徒这个身份,然而他出卖了瑶岚,这个倚仗也就没了,只要突破心理,他什么都会说。
接下来几天,乘风不断经受折磨,但肉体的痛楚不足以突破他的心理防线,他如果那么容易被瓦解意志,巫灵神也不可能选中他。
但意志越坚定的人,越容易有心理破绽,正是某种心理让此人变得意志坚定,然而这个心理也是唯一的破绽。
陆隐带走了乘风,没人知道他把乘风带出红域,此刻不会有什么危险,瑶岚已经被出卖,莲尊门徒现在只是恨乘风,却没那么迫切想抓走他。
陆隐将乘风带到了断崖。
如今的断崖与以往完全不同,那个被乘风保护的断崖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发泄般的痕迹,雪山被斩断,天穹覆盖着浓烟,好在村落无碍,这是陆隐吩咐天鉴府保护村落的原因,否则早就被外人摧毁。
憎恨暗子的人太多太多了。
乘风没想到自己还能回到村落,他看到了三婶,看到了老叔,看到了那一个个熟悉的人,不过那些人却看不到他。
陆隐带着他行走虚空,只要他愿意,这些普通人自然看不到。
“老叔”,乘风忍不住喊了一声,老者没有反应,根本听不到。
他看向陆隐,“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让你看看这些人的真实想法”,陆隐说了一句。
乘风不解,什么真实想法?
轰的一声,前面,墙壁倒塌。
乘风下意识想扶起来。
旁边有人大喝,“倒得好”。
乘风停住,愕然看去,是好几个熟悉到骨子里的村民。
“终于倒了,把那面墙也砸了吧”,有人提议,引起一阵欢呼。
“三婶,你那破衣服烧了”。
“早该烧了”。
“小安子生病了,这段时间天气变化太快”。
“太好了,终于有生病的了”。
“不管那些,收拾东西,我们可以出去了”。
“终于能离开了”。
“太好了”。
乘风呆呆看着这一切,看着他在乎的,熟悉的场景变得陌生,那面墙,他小时候经常蹲在那小声唱歌,刚刚被推倒了,三婶那件衣服很破,但却是他送的,是他送给三婶的礼物,尽管说了很多次让三婶换掉,但他是不希望三婶换的,三婶自己也知道,所以无论多破旧,一直都穿着。
这个村落的一切都跟他小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毫无变化。
但却在刚刚那一刻,变了。
这里的村民变得陌生,他们生病为什么那么高兴?他们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推倒房屋?为什么烧掉衣服?为什么?
陆隐淡淡道,“你自以为给了他们长久的生命,让他们不衰老,不生病,自以为保持了他们最喜爱的生活,但这只是你的自私,他们一直生活在你营造的美好场景内,跟被你圈养有什么不同”。
乘风大吼,“不是的,我让他们活,我要报答他们,是他们养育了我,我给他们长久的生命,我让他们永远没有灾难,这难道不好吗?”。
“可你剥夺了他们的自由”,陆隐冷声道,“你剥夺了人最本质的生命”。
“那你呢?你不也活了很久,还会活的更久”。
“我是修炼,我的每一天都不同,但他们呢?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那面墙修葺了多少次?那件衣服又穿了多少年?正常普通人的衣服能穿那么久吗?别说不是你做的”。
乘风怔怔望着欢天喜地的村民,他们很高兴,明明自己被人当着他们的面抓走了,他们为什么高兴?他们就不担心自己?
自己长久以为的坚持到底怎么了?难道自己真做错了?
不对,没错,我帮了他们,是他们不知感恩图报,是他们忘恩负义。
乘风目光赤红,瞪着那些村民,越发凶残。
看着乘风的变化,陆隐了解巫灵神为什么选他了,他的做法与永恒国度有什么不同?都是圈养,都是,让人失去生命的本质。
他太容易成为尸王了。
杀,杀了他们,杀了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乘风心中呐喊,死盯着那些欢天喜地的村民,他们破坏了自己最在乎的一切,这个村落被他们破坏了,他们是叛徒。
陆隐一手按在乘风肩膀上,让他陡然清醒,余怒未消的看向他。
“我让天鉴府的人保护他们,找到断崖上其他人类聚集的城市,给他们开启新的生活”。
乘风目光狰狞,“他们不配,我让他们无灾无难的活着,他们却背叛我,从来不在乎我,他们不配,你帮他们,他们总有一天也会背叛你”。
“那你想怎么样?”,陆隐大喝。
乘风低吼,“杀了他们,一定要杀了他们”。
“你没有机会”,陆隐道。
乘风握拳,鲜血再次流淌,“给我个机会杀了他们,我一定要杀了他们,把他们做成标本放在村子里,我要重建村子”。
陆隐皱眉,此人已经彻底脱离人的范畴,虽不是尸王,却比尸王更可怕。
“我只能给你活的机会,不让你死去,至于以后你有没有机会做什么,那是你的事”。
乘风颤栗,瞳孔不断变换,“好,给我活下去的机会”,他再次瞪向那些离开的村民,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要有机会灭了他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他们不配活着。
“想活,就告诉我想知道的,买你自己的命”,陆隐淡淡道。
乘风眼睛眯起,不断闪烁,最终给出了三个字–知行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