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線上看-第七十九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展示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旅馆营地,“05”号房间内。
蒋白棉坐在自己的床边,看着商见曜道:
“怎么样?最近对疾病有更多的了解了吗?”
商见曜放下手中的书籍,认真说道:
“我发现大部分疾病来自外来的感染,只要做好防护,严格按照流程去做,基本上就不会生病了。”
“这个认知没问题。”蒋白棉评价了一句。
商见曜向来有行动力,当即躺平到床上,抬手捏了下两侧太阳穴。
…………
泛着微光的“起源之海”内,他按照之前的策略,使用“推理小丑”,让自己产生了“我就是‘盘古生物’”的认知,然后爬上了疾病岛屿。
那一个个披着白色床单的身影如约冒出,呈现铺天盖地的架势。
商见曜微笑看着它们,让自己分裂成了无数道身影,就像“盘古生物”由无数员工组成一样。
这些身影一部分大量聚集,衍变成了设施齐全的医院,里面划分出了消杀区、病人区等不同地方,严格执行着控制感染的措施。
剩下的商见曜们各司其职,有的戴着商见曜口罩,创造局部的人数优势,将披着白床单的可怕身影一一扑倒,绑到了商见曜担架上,有的抬着商见曜担架,飞快进入商见曜医院,按照流程,把披白床单的身影送入了病区,有的化身商见曜医生,使用商见曜消毒液,戴上商见曜口罩、商见曜护目镜和商见曜防护服,与商见曜护士一起通过消杀区,利用商见曜注射液,治疗起病人。
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有商见曜消毒液、商见曜口罩、商见曜医用酒精、商见曜防护服等事物被消耗掉,但商见曜医生、商见曜护士都保持着健康,没谁生病。
这就让商见曜群体的减员情况好转了不少,让一个又一个披白床单的身影得到了成功的“治疗”,消散在了病床上。
第一次,商见曜们占据了上风。
经过长久的对抗,那些披着白床单的身影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岛屿上只剩下商见曜们。
商见曜医生们和商见曜护士们见状,缓慢吐了口气,坐到了商见曜椅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感觉到了强烈的疲惫。
这种疲惫让他们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仿佛有莫名的事物在滋长。
商见曜医生们和商见曜护士们抬起脑袋,打量起彼此,发现对方身上的白大褂、白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已变成了白床单。
这种白色的床单很大,将他们笼罩在了里面,只剩一片阴影。
疾病再次来袭。
…………
商见曜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喘了两口气。
“怎么样?”蒋白棉坐在自己床头问道。
她腰部靠的是叠起来的被子,脑后则是竖着的枕头。
商见曜眼眸隐有点发亮地说道:
“快要赢了!”
“哦?”蒋白棉用语气表达了疑问。
商见曜详细“解释”道:
“我们已经控制住了感染,把它们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了。
“只是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我们莫名其妙又生病了。”
“停停停!”蒋白棉连忙阻止道,“回到现实,就别用‘我们’来形容自己了,这会让你的病情加重。心灵世界内,你再怎么分裂,出来始终还是只有一个身体。”
“是啊,要是现实有多个身体就好了。”商见曜表示赞同。
“……”蒋白棉机智地没纠缠这个话题,免得加深商见曜在这方面的认知,她转而问道,“你最后生病前有什么感觉?”
商见曜回应道:
“很累,很疲惫,很虚弱。”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
“疾病不只是来自感染,还有可能是本身的某些器质性病变或者细胞分裂中的恶性突变。
“这与遗传、精神状态、身体情况、作息习惯等因素都存在一定的关联,不是说防好了感染,就绝对不会生病。”
商见曜“嗯”了一声: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这段时间的书没有白看。
“你要是不这么认为就好了。”蒋白棉反而叹了口气,“心灵世界内的恐惧更多是与你自身的认知有关,如果你潜意识里就认为疾病只来自感染,现在说不定已经战胜那些白床单,闯过这座‘岛屿’了。”
商见曜眼睛一亮:
“我可以试试让自己不这么认为。”
蒋白棉好笑说道:
“目前看应该是不行的,你的‘推理小丑’只误导表层认知,让人不自觉忽略某些记忆,脑补一些情况,并不实际操纵记忆内容,也就不影响相应的潜意识,而‘起源之海’内不同的岛屿应该是你记忆和潜意识的不同映射,你再怎么欺骗自己,它们都会按照你知道的实际情况呈现。”
说到这里,蒋白棉思索着说道:
“就是不知道真‘神父’的篡改记忆或者公司内部那个觉醒者的删除记忆能不能在这方面发挥作用。嗯,缺少足够的事例和实践,我没法判断他们的能力究竟是真真正正地改变了记忆内容,还是某种更具长期性的误导。”
商见曜听着听着,拿出纸和笔,刷刷书写了起来。
“你在写什么?”蒋白棉翻身下床,凑了过去。
她看清楚纸上内容时,商见曜已经写好了标题:
“真‘神父’捕获计划”
“……”蒋白棉的笑容一下有点僵硬。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她抬手捏了捏两侧嘴角:
“我觉得靠别人能力来取巧应该是有不小隐患的。
“最简单的推理是:你虽然闯过了‘疾病岛屿’,但立刻将面对‘记忆岛屿’,这来自你潜意识里对修改记忆的恐惧。
“记忆是一个人最本质的特征之一,来自这方面的恐惧大概率是‘疾病’的十倍百倍,根本没办法去战胜,而如果你放弃修改记忆,恢复原状,‘疾病岛屿’又将卷土重来。
“你想想,假‘神父’不就是一直卡在某个‘岛屿’,始终无法前进吗?”
见商见曜微微点头,蒋白棉松了口气:
“你现在差不多赢了百分之九十了,只要再对本身疾病这块有更清楚的认知,稍微改变一下方法,我觉得你用不了多久就能成功。”
“嗯。”商见曜陷入沉思,仿佛在思考该从哪里改进。
蒋白棉也帮着考虑,斟酌着说道:
“要不要弄点医疗物资,在红石集做下义诊?
“这不需要有正规培训过的医术,而是通过这个办法,接触一下各种病人,更加深入地了解疾病。
“反正对病人来说,多一个渠道得到药物也是好事,至少能多一点希望。”
商见曜放下纸笔,握起右拳,啪地击了下左掌:
“我怎么没想到?”
见他突然兴奋,蒋白棉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提了个不好的建议。
还好,红石集的人都很警惕,在吃药、看医生方面肯定也是这样……她努力安慰了自己一句。
…………
因为暂时没有多余的医疗物资,“义诊”计划被迫推迟,“旧调小组”四人睡过午觉后,悠闲地在房间内细化起了与“机械天堂”的接触方案,聊了聊旧世界的故事,并到营地开阔地练了练格斗。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半夜时分,躺在床上的商见曜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悄悄翻身下床,拿起了面具。
隔壁床的蒋白棉也已经醒了过来。
商见曜迅速戴上面具,弯着腰背,蹑手蹑脚地走向了门旁的窗口。
这里拉着窗帘,将外面的月光和星辉挡在了外面。
商见曜半蹲着抓住窗帘,猛地往旁边一拉。
刷的声音里,他站了起来,望向窗外。
淡淡的月光下,一张脸出现在了那里。
这张脸的皮肤呈灰黑色,泛着微弱光芒,细看如同鳞片,耳朵下方至脖子两侧则有不断抖动的鳃,眼睛凸出,白多而黑少。
它紧紧贴在玻璃上,以至于肌肉被压扁,显得异常狰狞。
这一刻,窗外的“怪物”也看清楚了里面的景象。
那里站着一个毛脸尖嘴,自带凶相的可怕“猴子”!
“怪物”发出受到惊吓的声音,猛地转身,狂奔向营地之外。
商见曜先是一愣,旋即变得异常兴奋,就要打开窗户,跳出房间,追赶下去。
“已经跑出‘矫情之人’的范围了。”他身后不远处的蒋白棉做出了提示,“黑灯瞎火的就别追了,免得出什么意外。”
商见曜停下动作,凝望着窗外,遗憾地叹了口气。
“看清楚了吗?”蒋白棉好奇问道。
刚才那一瞬间,商见曜的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没能看到窥探者的模样,只听见了声音。
商见曜立刻兴致勃勃地描述起刚才的所见所闻。
而这个时候,被惊醒的白晨和龙悦红也披衣走了过来。
蒋白棉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往鱼类方向畸变的次人?”
“这里是怒湖区。”白晨补了一句。
这意味着本地区有一个很大的湖,适合类似的次人生存。
商见曜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我觉得可以交朋友。”
龙悦红瞄了他一眼:
“你刚才没吓到?”
商见曜怔了一下,懊恼地回答:
“我可能吓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