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萬道龍皇笔趣-第5019章 四次破極的交鋒讀書

萬道龍皇
小說推薦萬道龍皇万道龙皇
陆鸣的目光,也第一时间看向了这个青年。
陆鸣敏锐的灵觉告诉他,此人,很危险。
至于恶蝉,直接被他忽略了。
三次破极,根本没有放在他眼里。
这个青年的目光,也看向了陆鸣,两人的目光,如利剑一般在虚空碰撞。
“有意思!”
席天藤微笑,看向陆鸣的时候,带着浓浓的兴趣。
很快,恶蝉和席天藤,就来到了陆鸣身前不远处。
“席兄,这一次,就要拜托你了!”
恶蝉对席天藤一抱拳。
“放心,我既然参阅了你们的邪剑碑,答应帮你做一件事,这次,我当然会出手,不过此次出手之后,你我就两清了。”
席天藤道,他的声音很温和,仿佛做什么事都不急不缓的。
“好,一言为定!”
恶蝉点点头,随后目视陆鸣:“陆鸣是吧,你想救人可以,与席兄一战吧,若是你胜了,自然可以带人走。”
什么?
席天藤要与陆鸣一战?
许多人激动起来。
如今的宇宙六大势力,高手如云,六方加起来,无敌神主都有几十位。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是真正不败的,只有两人。
两位四次破极的绝世天骄。
席天藤,就是其中之一。
席天藤太强了,无敌神主在其面前,不堪一击。
平常,他极少极少出手,传说两位四次破极之间私下里,会经常切磋,但是别人压根看不到啊。
有传说,席天藤心比天高,想要在本源大劫之下,逆天改命,突破本源。
古老传说,但凡在本源大劫之下,突破本源的,自身会得到蜕变,会获得逆天造化,将来会走得更远。
还有一种说法,如果能在本源大劫之下突破本源,成仙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只要不中途陨落,成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是,想要在本源大劫之下突破本源,难道大的让人绝望,而且非常非常的危险,动则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惊才绝艳天骄,心比天高,想要在本源大劫之下突破,博得一条通天大道,最后都身死道消了。
“伏元,席天藤乃是四次破极,你要三思!”
韩悦忍不住给陆鸣传音。
“多谢提醒!”
陆鸣给韩悦传了一道声音,然后目光扫过恶蝉,落在席天藤身上,道:“好,战!”
陆鸣回答的非常简单,只有两个字,但是铿锵有力,一往无前。
这一战,他没有理由拒绝。
不用说此战事关穆兰,就是没有穆兰这一层,他也不会拒绝。
四次破极!
这西边宇宙,居然有四次破极的存在,出乎他的预料。
东边宇宙三大禁地,都没有一位四次破极的存在。
他一直想知道,他的战力,是不是四次破极。
之前,没有人能够印证,现在有对手印证一下,他岂会拒绝?
轰!
忽然,陆鸣和席天藤之间,爆发出强大的气息,惊人的气息,在空中碰撞,极其可怕的劲气。
劲气如狂风,席卷四方。
“退!”
四周,其他人疯狂后退,不敢停留在附近。
即便是无敌神主,都不敢距离太近,怕被卷进去。
四次破极的存在,全力出手,威能恐怖,即便是无敌神主,距离太近,都可能遭创。
所有人,远远的后退,陆鸣和席天藤之间,空出了很大一片范围。
“希望席天藤,能斩掉陆鸣!”
刘卫阳和庞啸心里大吼,暗暗祈祷。
陆鸣的战力,太强了,强的让他们心寒。
他们的背后,虽然有靠山,但是这些靠山,现在都在自封沉睡啊,万一陆鸣发狂…
还是被斩掉的好。
陆鸣心念一动,被他抓住的那个极恶族无敌神主,被收进了洪荒戒之中,战神枪微微震颤,禁忌之力,在表面浮现。
席天藤右手凌空一抓,一把黑色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
这把长剑,造型奇特,又细又长。
只有一指宽,却达到了三米长。
嗡!
席天藤右手微微一抬,可怕的力量涌入黑色长剑中,长剑发出可怕的剑吟之声。
两人的气机,越来越强,在虚空不断的碰撞,忽然…
两人同时动了,如两道霞光,冲向了对方,枪芒与剑光同时暴涨,在虚空碰撞。
铿!铿!铿!…
连续的金铁交击声响起,两人的速度太快了,瞬息间,就交锋了几十招。
每一次碰撞,都有细微的剑气与枪芒迸发而出,席卷八方。
以两人大战为中心,周围的虚空,完全被搅乱了,混乱不堪。
“好强,这就是四次破极的战力吗?恐怕本源,也不过如此吧!”
“真是太可怕了!”
许多人议论纷纷。
“四次破极的战力?你们想多了,这只是在试探而已,我敢确定,他们还没有用出全力。”
一位无敌神主冷笑道。
什么?都这么恐怖了,还没出全力?
许多人大惊。
但是他们没有怀疑,普通人的眼光,自然远远无法与无敌神主相比。
甚至修为不强的人,都看不到陆鸣和席天藤两人的身影,只能看到霞光,在虚空纵横,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不断交锋。
转眼又是数十招。
忽然,两道霞光,同时后退,露出两人的身影。
“席天藤,不用藏着掖着,用出全力吧,不然你不是我的对手。”
陆鸣道。
“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全力一战吧!”
席天藤声音铿锵,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能够看到,他的一双眼睛,都出现了变化。
一只眼睛漆黑如深渊,一只眼睛血红如血海。
同时,他的左手凌空一抓,又有一把长剑出现。
这把长剑的造型,与之前那一把几乎一样,又细又长。
不过,与之前的长剑颜色不一样,这把长剑的颜色,成血红色,鲜红夺目。
“杀!”
席天藤猛地大喝,两把长剑,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向着陆鸣斩了过去。
在斩出的过程中,两把长剑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两把长剑,居然开叉了。
一个叉,两个叉…
当临近陆鸣的时候,两把长剑,起码开出了几十个叉,让两把长剑看起来犹如两条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