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第一村討論-第一二四二章:和尚也是人推薦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半日不到。
程咬金与谢映登各自领着五百人和骆驼,快速朝且末、鄯善逼近。
之所以这个时候分出兵马去打且末、鄯善,军演是个借口,主要还是为了清理商道。
同时,避免西域诸国里应外合,等大军拿下于阗后,这些人截断了后续的补给,到时候可就真的抓瞎了,毕竟,要前往于阗国,且末、鄯善乃是必经之地。
一个日夜后。
部队再次兵分两路,由程咬金带领五百新军前往且末,而谢映登则亲率五百护庭队员,绕到鄯善,三日后,两军在中途与后续部队汇合,谁先赶到,便算谁赢。
为此,两方人马都鼓足了劲儿,新军年轻气盛,早已经不爽护庭队久矣,护庭队这边,则是因为去年军演跟新军‘打平’,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气,想让新军看看何谓最强军。
此时,程咬金率领的新军距离且末只有五里地。
他们此行并没有掩盖行踪,五百人马早早就被且末人发现了行迹,那且末国主亲自带领大军在城墙上恭候多时。
谁是大军,其实就是一千多个拿着刀枪棍棒的男人,其中大半还是和尚,一溜儿的寸头短发,看上去格外的惹眼。
程咬金在城外三百米处下了安营扎寨的命令,此间正拿着望远镜打量面前的土疙瘩城墙。
几个新军的年轻校尉在旁边笑出了声音:“就这?就这?就这?”
程咬金也是无奈的笑了起来:“兴许是在朔方呆久了,差点忘了这天下不是所有城墙都是水泥浇筑的,更多是像如此这般的夯土墙。”
有个年轻校尉站出来,拍着胸口自愿请缨:“将军,交给我们十三队就行,我保证两个时辰攻入城中,让那什么且末国主出来给将军磕头请罪。”
“两个时辰?”有人立刻有意见了,“给我十门火炮,一个时辰就搞定了,将军,交给我吧。”
程咬金笑着摆了摆手,指着城门道:“先别吵吵,有情况了。”
校尉们闻言,齐齐往那夯土城楼看去,只见城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溜儿和尚。
“啥情况?”有人挠了挠头,表示懵逼。
程咬金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主要那群和尚两手空空,要是他们手里拿了弓箭,程咬金早就下令总攻了。
为首的和尚年纪约莫过了半百,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一身袈裟华贵异常,是少见的丝绸制品,上面还有宝石和金丝祥云点缀。
“前方可是大唐军马?”老和尚旁边有个青年高声喊道。
程咬金愣了愣,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听到熟悉的乡音。
他朝一旁的校尉死了一个眼色,校尉会意,扯着嗓子应道:“正是爷爷们,小和尚有何指教?”
“哈哈哈哈……”一众校尉朝他比了个大拇指,就连程咬金也笑出了声音。
那青年闻言大怒,低头与那个老和尚耳语了一番,那老和尚神色骤变,不知道说了什么。
青年闻言,恭敬的点了点头,又喊道:“天宝大师说了,不知者不过,我佛慈悲,定不会与你们计较,又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还望你们回头是岸,莫要身陷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程咬金闻言一怔,扭头看向身边校尉:“那鸟人说啥?”
校尉挠了挠头,不太确定的说道:“将军,那小崽子好像骂咱们……不得好死。”
“什么?”程咬金大怒,抽出腰间配枪:“老子崩了你丫的。”
“诶诶诶,将军,等等。”旁边一个白脸校尉冲了出来,一把拉住程咬金的手。
“崔校尉,你干什么?”
崔校尉眉心紧蹙,沉声道:“将军,那天宝大师的名号我好像听过,据说是一名德高望重的大法师,乃是货真价实的佛门高增,传闻还是佛陀转世,咱们只怕不好对他动手。”
崔校尉出身博陵崔氏,家里信佛,他也跟着信佛,对于一些成名的高僧略有耳闻,方才他就觉得天宝大师的名号十分熟悉,好半响才想起来,这位可是不得了的人物。
“将军,这西域诸国,又称佛国,这些个国主基本都是虔诚的信徒,说他们被这群和尚控制了也不为过,今日我们若是贸然打杀了这群和尚,回头众怒成城,咱们的计划恐怕不好实行。”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还有,这西域诸国,有七成的男丁都是和尚,一些德高望重的高僧随便说句话,在他们看来就是佛门箴言,就算是死他们也会照办的,我建议咱们还是先缓缓。”
程咬金眉心紧蹙,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恶狠狠的瞪着那个天宝和尚,道:“你是说,这些大和尚说话很有用咯?!”
“呃……”崔校尉感觉自己解释半天白瞎了。
程咬金忽然阴恻恻的笑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就把这些大和尚都控制起来,七成的男丁都是和尚,刚刚好,老子的水泥厂刚好缺人手。”
崔校尉大惊失色:“将军,你想干什么?那可是得道高僧啊!”
程咬金大手一挥:“和尚也是人,是人都怕死,我就不信他还真是佛陀转世了,兄弟们,给我生擒了那老秃驴,他不是说句话就佛门箴言吗,我要让他的徒子徒孙给老子干活。”
嘭嘭嘭~
新军中早有人迫不及待了,大唐信佛之人终究少数,如崔氏那般虔诚的更是少之又少,大家是来赚军功的,管你是不是和尚,是不是高僧,敢当路,先干再说。
几十颗催泪弹朝那群和尚头顶射去,场面顿时乱成一锅粥,就连那个所谓的佛陀转世的天宝和尚,也吓得鬼哭狼嚎起来,身上那件奢靡的袈裟在拉扯中碎了一地,一开始的庄严法相,在生死之间犹如打狗的肉包子,一去不回。
“嘿,这就是高僧啊?!”程咬金一脸揶揄的看向崔校尉,后者咽了口唾沫,一时语塞。
程咬金见他如此,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子,你不适合上战场,真的,听我一句劝,回你们崔氏当个二世祖多好。”
其他几个校尉相视一眼,默不作声,程咬金挥动大手,道:“兄弟们,抓人,能活捉就活捉,胆敢反抗者,杀无赦,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