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是魔神 線上看-第五百零五章 階下囚分享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和个乖宝宝一样的女人。
他想了想,问道:“姑娘,您去过我家吗?”
对方摇了摇头,轻声答道:“妾身并未有幸,得蒙厚爱……”
“不过,妾身的长辈,却曾有幸到过您的宝地……”
“蒙您厚爱,不以卑鄙,反而以礼相待……”
“妾身感激不尽!”
灵平安听着,点了点头。
“所以,她是我的某位客人的晚辈?”
“真是懂礼貌的好孩子!”他想着。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心中也不免有些高兴了。
这是他乡遇故知啊!
而且,还是曾照顾自己生意的客人的晚辈。
很好!
书店还需要新老顾客的鼎立支持呀!
于是,他微笑着,发出邀请:“姑娘若是有空来江城……可以到我的书店看看……”
他想了想,自家书店里的那几本乐谱和乐理的著作,便认真的道:“我那里有几本不错的书,或许你会需要!”
陆菲儿听着,受宠若惊:“真的吗?”
“太谢谢您了!”
若不是这里是公开场合,她已经忍不住的要泪流满面了。
机缘啊!
这就是机缘啊!
主动邀请去书店,还主动说可以‘卖’书。
那书店的书,可每一本都是无上圣典,有着为人量身定做,走向那打破极限之道,甚至更上一层楼,超脱天地的大道!
她的老师……
还有张惠、司徒贺……
甚至连都督,都受益无穷!
只是……
她想起老师隐晦的提醒。
书店的书……
可都是等价交换的。
某位巨头,连灵魂都抵押给他,才能带走。
而她有什么?
又拿什么去买?
这就让她有些低落。
这世上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明明,机缘就在眼前。
但身无长物,拿什么去买呢?
自己吗?
学那位巨头,以自身为质?
但……
就算自己舍得,他会要吗?
陆菲儿看着面前的灵公子,他的眼睛中没有半分色彩。
就像被墨水染过一般。
深邃、悠远、神秘……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这具旁人觊觎的身体,在他眼中,和花花草草没有区别。
就是普通,就是平凡,就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蒲柳之姿,怎敢奢望?”她悠悠的低下头去。
就听着灵公子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笑容:“嗯!姑娘到了江城市,请务必来我的小店看看!”
语气中充满了命令式的口吻。
听着好似很温柔。
但实则,傻子都知道,他的语气就是‘我都叫你来了,你一定要来哦,不来的话,我会生气的!’。
好吧!
不止进了他的书店要强买强卖。
便是不去都不行了!
但……
这就是他。
神秘、强大、诡异的书店主人。
陆菲儿只能是抬起头,露出感激的笑容:“好的!”
是的!
她除了谢恩外,没有别的选择。
她很清楚,这是机缘。
哪怕这机缘是强制性的,但也是机缘!
而且……
这帝都内外……
这天下之中……
不知道多少人,在哭着喊着,想要X公子施舍一个机缘呢!
无数国家,削尖了脑袋,想要一个这样的机缘,尚且不可得。
若是那些国家知道,她陆菲儿居然也能拿到一个机缘。
要是有可能,他们恐怕能跪在她面前,把脑袋都磕破,只为恳请她将这机缘让出来呢!
毕竟……
现在,超凡世界,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了。
江城来的X公子,神通广大,有着可以轻易改写游戏规则的伟力。
十字坡就是最好的证明!
连阴司,也可以反手立之!
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感恩吧!
谢恩吧!
陆菲儿知道,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事情了。
她也明白,她必须这样。
因为,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
嘎嘎!
阿蒙从昏迷中醒来。
对神明来说,失去意识,是无比难受的事情。
祂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物。
“又回来了!”祂叹息着。
然后,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南纳。
阿蒙疑惑起来:“噩梦空间连你也抓?”
太不可思议了!
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这噩梦空间呆板的很。
祂只会本能的行事,机械的做出判断。
所以,在从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是很多失落者们喜欢的地方。
通过某种手段,进入这里。
然后,在这神秘的噩梦空间,甚至噩梦世界内,占据一块地方。
到后来,更是成功的利用空间的漏洞,将这空间拥有的世界,给‘借走’一个。
这就是失落者秘境的由来。
然而……现在,噩梦空间变了。
祂越来越强大,也越来越诡异。
最重要的是——越来越聪明!
而这一切,是这几个月才开始发生的。
曾有人想要窥探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然后……
那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于是,在后怕之余,大家纷纷带着从噩梦空间借来的东西跑路。
哪成想……
这噩梦空间,现在还会主动抓逃犯了?
祂甚至有了‘财产意识’。
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跑掉……
阿蒙想着,就想要活动一下。
结果,祂发现自己的神躯和所有的力量,都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束缚住了。
祂低头一看,一片片苔藓一样的东西,如同淤泥般,牢牢的将祂钉在了这片广场上。
这些东西,甚至深入了祂的神躯之内,吸取着祂的神力,作为养分。
“该死!”阿蒙骂道:“我终究还是没有逃脱成为电池的宿命!”
南纳看着唉声叹气的阿蒙,祂有着无数疑问。
这些疑问,最终被浓缩在一起:“阿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这个诡异的广场,这广场上诡异的浓雾,还有头顶那些蠕动的血肉。
凡此种种,叫祂这个已经死过一次的月神,都忍不住的心悸。
祂有预感,自己恐怕落到了比陨落更糟糕的境地!
阿蒙看着南纳,摇了摇头。
“这里是噩梦空间!”阿蒙答道:“一个过去的乐园,现在人人逃之不及的监牢!”
“而我,曾是这个乐园的玩家……”
“如今乐园变成了监牢,我这玩家,自然成为了囚犯!”
“倒是连累你了……”
祂看了看南纳,发现这位月神并没有受到限制。
祂眼珠子一转,这位以挑拨和戏弄世人为乐的魔神,顿时回过味来了。
“你是怎么回事?”祂问道。
南纳摇摇头:“我也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