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 愛下-592 馬大鬍子熱推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再次通过密道潜入左丘城,直达城主府的后花园。但府内人员走动频繁,我无法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接近殷发,只能静待寻找机会。
就在这时,一名厨师打扮的大胡子出现了,我抓住机会将他敲晕并拖入屋内,打算从他口中问出点东西来。
进了那个房间,我让大胡子躺在地上,随即四处查看。原来这里面就是一个食品储藏室,一排一排的货架上摆放的都是各种食材干货和盛满酱料的坛坛罐罐。而在最靠里的角落还有一扇门通往一个小小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十分阴冷,四个墙角均用大盆盛着满满的冰块来降低这里面的温度。而这里面储藏的并不是什么生肉、生菜等新鲜食材,而是几排酒架,上面摆放着各式美酒,还并不单单只有红酒。
看来。这里应该是左丘城主的酒窖。殷发占了城主府后也就没必要跟谁客气了,酒窖里的红酒可以随便他喝个够。
我刚才动手时并没有下狠手,大胡子的后脑勺上也就是肿了一个小包而已。为了能快速叫醒他,我干脆从酒窖里取来了一大块冰,十分粗暴地塞进大胡子的衣领里。
“哎呦呦!好凉呀!好凉呀!”
大胡子猛打了个冷战,顿时就醒了。他笨手笨脚地把冰块从脖子下面掏了出来丢掉,嘴里哇哇叫着,但下一秒钟后,他又愣住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问道:“咦,你是谁?这冰块是不是你塞到我衣服里的?”
“没错,我就是打晕你的人,冰块也是我塞进去的。”
“你为什么要打晕我?还要捉弄我?”大胡子瞪圆了眼睛,愤怒地质问道。
“我只是打晕你、捉弄你,而没有立即要你的命,我觉得你倒是应该感激我。”
“凭什么!”
“凭什么?哼哼,就凭我这把刀!”
我蹲下身来,不怀好意地掏出了如常刀,在大胡子的面前比划了几下。大胡子紧张地看着如常刀,不敢吭声了。
我把如常刀插回鞘里,又故意用手扯了扯大胡子的胡子,吓唬他:“或许,我可以不用刀,你这把胡子看起来不错嘛……”
大胡子大为惊疑,忙把屁股往后挪了挪,再次哆哆嗦嗦地问道:“你,你到底是谁?想打我的胡子什么主意?”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恶狠狠地叱道,“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现在是我要问你问题,而不是你来问我问题!如果你不好好回答,或者不老实敢骗我,哼!我就用手把你这一脸的胡子一根一根地全部拔光!”
大胡子似乎真的被我的举动给吓着了,急忙捂住自己脸上的胡子,叫道:“不要啊,生拔胡子很疼的!我这把胡子可留了好长时间才留成这样的!”
我也不禁被他的反应给逗笑了,便道:“若是不想我拔你胡子,你就老老实实回答问题!”
大胡子又害怕又无奈,在嘴里嘟囔了几句,最后才很不情愿地说道:“你……你问吧,我也就是一厨子,能知道什么事情?”
“我来问你,刚才你手里拿的那瓶红酒是不是准备要送去给殷发喝的?”
“你怎么知道?”
大胡子十分惊讶,又好奇地看着我。但我已经没那个耐性跟他啰嗦了,伸手揪住他下巴最长的那根胡须猛地用力一扯,大胡子便痛得嗷嗷叫起来。
我装作恶狠狠地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现在是我问你问题,不是你问我问题!再敢多嘴问我一次,我就连拔三根!”
“好好好!我不问了,我不问了!你来问吧!”大胡子连忙求饶,揉着吃痛的下巴龇牙咧嘴,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其实第一个问题我已经从他的反应中得出了答案,就不必再问了,于是我接着审道:“殷发让你把酒送到哪里去?”
大胡子不敢再废话,连忙回答道:“殷副城主交待我把酒送到他的办公室去。”
“他的办公室还是原来在前楼的那一个吗?”
大胡子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觉得我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奇怪。但他还是及时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心,老老实实回答道:“是,他的办公室一直就在那儿,没变过!”
看来我还是高估了殷发的胆子,他应该还没有膨胀到那个程度,不敢马上就去占用左丘茂明的城主办公室。当然,也许他只是先做个姿态,等彻底搞定冷元魁后再名正言顺地接管整座城主府。
我继续问大胡子:“殷发的办公室外面有没有侍卫守着?”
“有,一般是两个人守在门口。”
“走廊里呢?”
“也有,大概是五六个人排成一队,就在前楼里巡来巡去。”
“中间的小花园和后楼呢?”
“也各有一队。”
三队巡逻的侍卫,加上门口站岗的两名,也就是说我要想接近殷发,中间至少要经过十多、二十名侍卫的巡查,硬闯肯定是不行的。
“除了巡逻、站岗的侍卫,殷发的办公室里一般还有没有其他人在?”
“现在吗?”大胡子这三个字刚问出口,后面就连忙加了一句,变疑问为陈述:“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殷副城主那里每天进进出出很多人,但都待不久。他交待完事情就会轰人走,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
我听了便点点头,心想:“嗯,这样倒是方便了我,只要寻个殷发自己独处的机会就可以进去见他了。”
我见大胡子老实了许多,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恶狠狠的了,就像拉家常一样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马,名祖,别人都喊我马大胡子”大胡子见我突然变和气了,也不觉放松了一些。
“你进这城主府里当厨子多少年了?”
“去年才来的,还不到一年。”
“这城主府里认识你的人多不多?”
“应该不多。我听来得早一些的人说,城主府里这两年人员变动挺大的,侍卫、内侍、厨师、帮工基本上都换过一轮了。可能,也就厨房里的那几个伙计认识我吧!”
“哦,这么说,你是殷发介绍进来当厨子的咯?”
“你又怎么知……”大胡子刚开口问到一半,便生生地把最后一个“道”字给吞进了肚子里,那表情就如同干咽了一只活苍蝇进去。
我见他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也不禁感觉好笑。问到这儿,我也差不多把想知道的都问完了,最后便促狭着问他:“你觉得我的胡子跟你的胡子相比,咋样?”
马大胡子非常疑惑地看了看我脸上的络腮胡,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你的胡子比我的胡子要短一些,但胡型、颜色倒是差不多。”
“那就行了!”
说罢,我抬手就是一拳,再次把马大胡子给打晕了。
接下来,我先把马大胡子身上的大白袍脱下来,摘下厨师帽,然后找来一根绳子把他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绑在一根柱子上。最后,我还用一块餐巾布把他的嘴巴也给堵上,这样的话他就算过一会醒了也折腾不起来。
马大胡子的袍子很宽大,我不用脱皮甲就能穿上,从外面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他还刚好有点小肚子,我就把盾镬挂在腹部前面,看起来也差不多像那么回事。最后我再戴上那顶厨师帽,嗯,临时冒充一下这个刚入府不久的厨子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
我重新走出了储藏室,稍微低着头,学着马大胡子刚才走路的姿势腼着肚子慢慢悠悠地往前楼走去。那瓶红酒我就捧在胸前,沿途的侍卫偶尔有看到我的,肯定同时一眼也能看见酒瓶,便不再上来查我,由着我径直穿过了小花园,从后楼到了前楼。
前楼我也来过两回了,一次是二十年前因为田老炉的死来告状,一次就是上次假扮冥港使团侍卫随从来做客。凭着二十年前的记忆,我顺利地找到了殷发的办公室,的确看到门口外面站着两名侍卫,全副武装,格外警惕。
我低着头刚要推门进去,那两名侍卫就伸手拦住我,很粗鲁地问道:“你干嘛的?”
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认出我来了,就有些紧张,但还是硬着头皮举起红酒瓶道:“是殷副城主交待我送酒过来的。”
那两名侍卫依然不肯放行,其中一名说道:“里面殷副城主正在见客,你还不能进去,先在外面等一等!”
“哦!”
我见他并没有认出来我是个冒牌货,便松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闪到一边去等着。但我还是耍了个小心眼,身体靠着门外的一堵墙,竖起耳朵贴在墙上,希望能偷听到办公室里面的声音。
这个听声辩位的原理跟趴在地上听远处敌军兵马的动静是一样的,只不过听得不是很清楚,只听到里面有人在大声讲话,还不止两个人,好像是在争执、吵架。
“这城主府里还有谁刚跟殷发吵架?”我心里觉得有些奇怪,“难道是他们内部也不和,还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麻烦事情?”
过了大约一刻钟,殷发办公室的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两个人,我竟然还都认识,正是滕伯礼和裘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