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讓世界變異了笔趣-第九百一十一章 歡迎送死相伴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姜怀古道:“五行老祖的囚禁地,在小世界的另一头,和这边隔着几万里的道路,走过去要几个月才能到。”
“尊使很着急要过去吗?如果不急,我让姜云带你过去。”
几万里,还好,我施展遁术,一两天就到了。
路途遥远,肖沐改变了主意,不再让人带路。
肖沐笑道:“我施展遁术,快去快回,就不劳烦姜兄带路了,老人家告诉我位置便好。”
姜怀古想了一想,便伸手往南方指,“尊使从这边过去,一直往南,万里之后,有一座大山,翻过大山之后,再折转向东南,再走一万里能看到一片混沌,混沌内部就是五行老祖的封禁地。”
说着,又道:“尊使真不需要带路吗?道路崎岖,尊使未必能顺利找到五行老祖的封禁地。”
“多谢老爷子好意,真不必了。”
肖沐婉言拒绝,姜云连遁术都不会,若是带着他就太慢了,耽搁时间。
想了想,又道:“老爷子,我再问一下,五行老祖的封禁地,是什么样子的?有被打开过吗?”
“从来没有!”
姜怀古摇头,“五行老祖的封禁地位于一团混沌当中,是一座大阵。”
“这大阵就在混沌内部,被混沌遮蔽。”
“混沌力有波动,每过几年,就会变弱稀薄,每到这个时候,就是靠近大阵的最佳时机。”
“五行老祖就被封禁在大阵里面,这大阵只能从外面破除,所以,除非有人从外面营救五行老祖,否则五行老祖永远出不来。”
说着说着,姜怀古老人突然感到好奇,“尊使为什么突然要处置五行老祖?这五行老祖被封禁在混沌深处的大阵里面,只要大阵不破,就威胁不到任何人。”
肖沐早就想好了说辞,“五行老祖对正东域的威胁太大了,只有及早除去才能令人安心。否则,一旦让他出世,带给正东域的灾难将超出想象。”
“尊使言之有理!”姜怀古老人点头,承认肖沐所说的话有道理。
这时,院子外面,突然有一道青光从天而降。
“肖尊使稍等,我去收个信息就来。”
姜云冲肖沐打个招呼,站起来走向院子里。
不多久,他就回来,手里拿着一块洁白玉石,脸色阴郁。
“小云,出了什么事?”
姜怀古老爷子脸色变得郑重起来,身板也挺直,此时终于显出一族之长的做派。
“爷爷,是白村传来的信息,有五行宗传人进入本世界,似乎是为了释放五行老祖来的,已经有白村村民被杀了。”
姜云托起手中洁白玉石,输入能量。
洁白的玉石散发出光芒,在空中显现出一团字迹:示警诸村,五行宗传人进入本世界,疑似为释放五行老祖而来,已有村民被杀——白村。
五行宗!
肖沐内心猛然震动,五行宗的人也已经进来了!
“是五行宗的人!”
“五行宗的人进来了,他们要释放五行老祖。”
“天啊,五行老祖一出,要灭世了,我们都不能活!”
村老们惊了,陷入恐慌,出现了骚动。
姜怀古老人还算镇定,他转头向肖沐望过来,“肖尊使知道五行宗的人要进入本世界吗?”
“事先听说了一些,但不知道五行宗的人会在这个时候进来。老人家,白村在什么地方,和五行老祖囚禁地之间的距离远吗?”
五行宗人进入让肖沐开始警觉,眼神渐渐锐利,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必须阻止五行宗的人释放五行老祖。
也许,他没有时间等待混沌之力的波动消失,却可以通过狙杀进入本世界的五行宗门人阻拦释放五行老祖。
肖沐的心底涌起杀意。
“白村在北方三千里之外,距离五行老祖的囚禁地比姜村更远。”
姜怀古老人的话让肖沐放心。
五行宗的人不可能比自己更快赶到五行老祖的囚禁地。
肖沐站了起来,冲村民们拱手告别,“诸位老人家,姜兄,我要离开了。五行宗人进入本世界的目的,乃是为了释放五行老祖,我必须去阻拦他们。”
姜怀古老人带人站起来挽留,希望肖沐能在村里住一晚。
他们能够体会到肖沐听到五行宗信息之后的焦虑,更加将他视作自己人。
“不必了,村长老爷子,各位老人家,还有姜兄,我走之后,请你们通告各村,散播肖沐进入本世界、已经赶往囚禁地的消息。万一遇到五行宗的人为难你们,为难其它村的村民,就让他们去找我,告诉他们,杀戮实力弱小的村民不算本事,有本事就来找我肖沐。”
肖沐很谨慎,想到五行宗人进入本世界之后的各种可能,担心五行宗人为难上古遗民,提前做出安排。
以姜怀古为首的村民们被感动了,有老人落泪。
姜怀古老人为肖沐的安全担忧,“肖尊使,五行老祖是传说中的正神,实力强大,和白府君都能一战。”
“这些五行宗门人既然赶来救他,实力一定也不低,你一个人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也许,我们都能够帮你,我们这些上古遗民,个人实力虽然不强,三十多个村子加起来,还是可以帮到不少忙的。”
姜云很仗义,“我爷爷说得对,肖尊使,你为我们遗民的安全着想,我们是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的。”
“我们遗民单个人的实力虽然很弱,加起来却能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我们都可以为你提供帮助。”
“老村长,姜兄,谢谢你们的好意,但不必了。我并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
肖沐有些感动,这些上古遗民实力虽然不低,却都不怕死,即使面对能够随手灭掉自己全族的强敌,也都有勇气抗争。
眼看村民们还要劝说,肖沐神色一正,朗声道:“五行宗的人我早有接触,他们的实力也许强大,却都不如我。除非五行老祖出世,否则没有人可以让我忌惮。”
嗡!
一声震颤传来,肖沐身上,突然有金色的光华释放出来,紧跟着,一尊城隍相从他体内飞出,出现在他的头顶。
金色的城隍威权挥洒而下,一瞬间笼罩住了整个房间。
房间中,每个村民都处在了城隍威权的映照之下,一身都是金色。
“城……城隍!”
姜云吃惊,肖沐不是土地神,而是城隍。
姜怀古老人眼睛瞪圆,“肖尊使是城隍,不,肖城隍!”
“尊使原来是城隍,一开始何必隐瞒身份!”
村民们惊异,有人重新冲肖沐拜倒,参见城隍。
城隍掌管生死,这里的村民都长寿,每个人都感念城隍爷,尽管本世界并无城隍,却谁都知道这份威权来自何方。
“诸位老人家请起!”
肖沐挥手打出一团能量,将拜倒的老人家搀扶起来。
城隍的身份给他带来了很多便利,让村民们更加信任肖沐的话。
肖沐头顶城隍相,重新安排道:“姜兄,记住我的话,我走之后,就散播消息,让所有村子传播肖沐已经进入本世界、前往五行老祖封禁地的消息。”
“万一遇到五行宗的人,如果他们为难你们,就说我刚才说过的话,有胆子去找我肖沐,不要欺负弱小的村民。”
姜云答应下来,姜怀古老村长再次率众对肖沐表达感谢,比之前知道肖沐是土地神时更加诚挚。
土地神,未必有能力保证他们的安危,城隍的实力却远超土地神,所做的承诺比区区土地神有分量的多。
肖沐再次向村民们道别,从房间里走出,正打算施展遁术离开时,肖沐又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回头,向姜怀古老人问道:“老村长,本世界有什么上古大战遗址吗?最好有固化神灵威权的那种。”
他突然想到自己的威权生生术。
威权生生术的修炼太难了,如果能够找到固化的威权,却可以让自己提升威权生生术的威力,进一步凝练阎罗锤。
毕竟,提升实力,对于肖沐本人来说,才是第一要务。
固化的威权,不容易找到,但此地却是上古大战战场,乃是白府君大战五行老祖的所在,极有可能存在固化威权。
“尊使需要固化的威权?”
姜怀古老人想了想,突然指向西南方向,“那边有座奎山,传说当中,乃是当年白府君大战五行老祖的所在。”
“尊使需要固化威权,无妨到那里去看一看。本世界没有就罢了,如果有,就一定是在那个地方。”
“还有,从这边往南,之前对尊使提到过的,那个古老的山脉,我们叫做震荡山。”
“震荡山的深山当中,有一扇门,从来没有人进去过。门中,却时常有造化的力量流出来。”
“我们叫做造化之门,尊使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去看一看。”
奎山!震荡山的造化之门!
肖沐心中震撼。
真不愧是上古遗留之地,仅仅姜怀古老人提到的这两处地方,就堪称宝地。
他决定去探索,阻拦五行宗释放五行老祖的基础上探索这两处宝地。
肖沐道别,一直顶着城隍相离开姜村。
金色的城隍威权冲霄,在高空中形成一团团金色的云霞,这云霞猛烈向外扩散,以至于在几千里之外都能看到。
肖沐担心五行宗人找不到自己就去欺负村民,特意将威权释放展示自己的位置,吸引五行宗的异变者前来。
姜云记着肖沐的嘱托,肖沐刚一离开姜村,就向其它各村传讯。消息很快散播开来,不多久,整个小世界的遗民就都收到了。
※※※
砰!
两道五行光华从天而降,包裹住两个身影的五行光华渐渐散开,其中走出两个男子。
两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息,每一个都是神灵层次的存在。
远处,突然传来一名变声期少年的呼喝,“五行宗的人听着,肖沐让我们上古遗民传信,说让你们不要只知道做些下三滥的事情祸害没有修炼过的村民,有本事就去找他。”
嗖嗖嗖!
遁术的声音突然响起,刚刚落地的两名五行宗男子,其中一人身形一闪,就从树丛中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本地遗民出来。
“是上古遗民!”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提着少年的五行宗黑衣男子神色凶狠。
“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找肖沐啊!肖沐已经等你们很久了,他说你们去一个,他杀一个。”
少年遗民并不畏惧,虽被五行宗黑衣男子提在手里,却依然大声传话。
“肖沐,你说肖沐,肖沐在本世界?”
另一个蓝衣男子外形打理的更加精致一些,目光凝聚,看起来比黑衣男子更加冷静。
此人身上的威压同样很强,竟是一名神灵高层次的强者。
“肖沐不仅在本世界,还在本世界等着你们过去。”
“他说了,让你们过去找他,你们不去找他,他就来找你们。”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他不仅会找你们,还会破入五行老祖的封禁地,灭杀五行老祖。”
少年冷笑,也不挣扎。看样子很清楚五行宗人的强大,知道挣扎没有意义。
“可恶!”
黑衣男子怒喝,愤怒之下,提着兽皮少年的右手不自觉握紧。
竟敢说灭杀老祖,这肖沐太猖狂了。
五行之光炸开,从黑衣男子的右手冲入少年的身体。
兽皮少年遗民体内被五行之力冲入,全身犹如刀割,咬牙苦忍。
“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找肖沐啊,我只是一个上古遗民,没修炼过,你们愿意杀,那就杀吧,我不怕,肖沐会为我报仇的。”
兽皮少年遗民全身都疼,却一点也不服输。
蓝衣男子一按黑衣男子肩膀,阻止道:“算了,蓝骏,这种普通人,不值一杀。他也就是肖沐的传声筒而已,屁都不算,放下他吧!”
“哼!”
黑衣男子含忿抓住兽皮少年王地上一摔,松手了。
砰!
兽皮少年平摔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少年挣扎着站起,才刚一站起来,就被蓝衣男子伸手按住了肩膀。
蓝衣男子眼神如鹰,盯着兽皮少年,冷冷质问,“小子,肖沐在什么地方?”
“肖沐让我们转告你们,他往奎山去了。”
说着,兽皮少年悍不畏惧的往奎山方向一指,“金色城隍威权下方,就是肖沐,你们过去,三千里之内,就能看到,他说欢迎你们过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