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紅樓春笔趣-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推薦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好久不见。”
在宫门相遇,贾蔷见迎面走来的李暄不解的望着他,打了个哈哈说道。
李暄眉头紧皱,沉声道:“宁脑子坏了罢?爷不是说了,让你近来告病躲一躲么?这样想找死?来来来,爷现在就成全你!”
说着,挽起袖子要捶人。
贾蔷无语道:“你前脚刚走,养心殿就派人来传旨召见,我怎么告病?”
李暄闻言一叹后不再废话,小声叮嘱道:“球攮的一会儿挨骂别顶嘴,忍忍就过去了。爷还有事,不能跟前照看着。只要你牢记爷平日里对你的谆谆教诲,应该没甚问题……”
贾蔷冷笑道:“得空去我府上,看看你弟弟妹妹……”
李暄气笑要动手,正好养心殿内侍前来传召,贾蔷便与李暄拱了拱手,转身往养心殿而去。
……
如入冰窟。
贾蔷不知道气场到底是甚么东西,但养心殿此刻的氛围,却着实让他后背发凉。
待看到林如海跪伏在地,佝偻在一起的身子如同一堆小坟,贾蔷目光一瞬间凛冽起来……
“傻站着干甚么?不知道见礼么?!”
御史大夫韩琮脾气刚硬,厉声斥道。
贾蔷见其眼神凌厉,神情一滞,点了点头,步步上前,至林如海身旁落后半步处站定,拜下见礼。
上头隆安帝同样一张冰冷的脸,眼睛隐隐泛红光,冷声道:“看到了么,这个混帐见其先生跪在那,就把账算到朕的头上!怎么,也想让朕一并暴毙了?”
这等诛心之言,连韩彬等人都站不住了,纷纷跪下,劝隆安帝息怒且慎言……
隆安帝神情悲怆间隐隐带着激愤,丧子之痛,当真痛彻心扉!
但他并未糊涂,将这份痛恨迁怒到贾蔷身上,他知道是甚么人所做的这些……
先帝不是废物,景初三十年内,前十五年,甚至二十年,先帝都可称得上是明君。
既然是明君,手里又怎会没有可用之人?
隆安帝知道,景初帝手下有一支经营了超过三十载的秘密势力,名唤“龙雀”!
这些年,中车府一直在严密追查,查这支人手到底藏在哪,可始终没有下落。
这些人,藏的太深了。
所以,才能辅助太上皇在年轻初登基的时候,连诛两大实权国公!
隆安帝御宇六载,从来对太上皇毕恭毕敬,这支龙雀起到极大的威慑作用……
说起来之前隆安帝都不信,太上皇会那样容易就死了……
最开始他还怀疑,是不是龙雀出了变故,已经消亡了。
然而太上皇身边大太监魏五的失踪,让隆安帝确信,龙雀还在!
只是不知道,太上皇驾崩后,龙雀到底落在了谁人手中。
而太上皇的驾崩,龙雀又扮演了甚么角色……
隆安帝怀疑过老九李向,怀疑过他的胞弟李含,怀疑过那位太上元孙李皙,甚至怀疑过太后……
可是任中车府、绣衣卫投入多少力量去监视,不放过蛛丝马迹的去查,依旧没有查出什么线索来。
原以为龙雀藏身绣衣卫中,可绣衣卫四大千户都被贾蔷一锅端了,仍无踪影。
但隆安帝又可以肯定,这支龙雀,是真实存在的!
并且,在太上皇驾崩后,疯狂报复,把账记在了他的头上。
次子李曜当初一案就显得蹊跷,李曜再蠢,也不可能私置龙袍!
接着又是三子,身边二等大内侍卫都成了死士,隆安帝想想后背都发凉!
除了太上皇那些年用国力国运行下的那么多恩惠,往外送了那么多好处,谁还有如此手段,能让一个二等大内侍卫成为死士?!
可是,太上皇当真非其所害!
憋屈,愤怒!
“贾蔷,朕问你,李曜一案,你以为有无疑点?”
隆安帝目光森然的看着贾蔷,寒声问道。
贾蔷想了想后,摇头道:“臣不知。或许有,或许没有。但辅国将军李曜对臣怀恨在心,几番相害,皆有实证。且焚烧伏杀大学士爱女之人,也的确出自辅国将军府。”
隆安帝压着怒意喝道:“朕不是在给他翻案,他罪该万死,留得一命在,已是法外开恩,这是铁案不会翻过来!朕是问你,这个案子,到底有没有可疑之处?!”
贾蔷沉吟稍许后,点点头,道:“自然有。辅国将军虽有害人之心,但未必能做到这一步。那个案子,还牵扯到赵国公府、雄武候府,安排缜密,几无破绽。绣衣卫查到现在也没个结果,臣也让手下一直在查,可是……”
他摇了摇头,以示无力。
隆安帝缓缓颔首,又道:“那李晓之案呢?李晓已死,朕问你,此案中有无疑点?”
贾蔷皱起眉头道:“最大的疑点,应该就是那位自尽的二等侍卫孙兴……有些没道理。”
“是啊,没道理!”
隆安帝咬牙道:“皇宫大内,一等侍卫统共九人,位列三品,一旦外放即为总兵都统位。二等侍卫十八人,位列正四品,外放同样可提一品。如此显贵的位置,竟然能成为死士!除了先帝外,朕都想不出,还有谁人能办到这一步!果真还有旁人,朕早被人赶下这个位置,换人来坐了!”
韩琮忍不住道:“皇上,还请慎言!太上皇驾崩多时,岂会死而复生,安排这些阴诡之事?再者,太上皇乃皇子皇祖……”
隆安帝怒道:“那你说,还能有谁!!”
韩彬抬起头来,沉声道:“皇上之意,是先帝留下的人手在做这些事,便如皇上手中的中车府?”
这些原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事,可到了这个地步,却不得不提到台面上来谈。
方才韩彬等人到来时,林如海已经跪伏在地了,隆安帝亦在发怒,这是极罕见之事。
韩彬等人其实也知道,比起他们而言,隆安帝心中其实更亲近性格柔和一些,显贵出身的林如海。
且林家丁口单薄,且远离京城多年,并无太多势力牵绊……
总而言之,难成权臣。
而韩彬等人却不同,都是做过多年封疆的人,门生故旧不知凡几……
一直以来,隆安帝也以林如海为国效力伤了身子根本为由,百般加恩优待。
今日却如此生气,林如海跪地多时也未叫起,着实不一般。
未想还未问明白,贾蔷也来了。
听闻隆安帝之言后,韩彬等才隐隐猜到了,这位至尊想要做甚么……
隆安帝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耐着性子说道:“先帝手中有一支龙雀,只是人数多少,都有谁,藏身于何处,如今听命于谁,都无人得知。但这支人手,明显在暗处不断的兴风作浪,不断的放冷箭,谋害朕的皇子!李曜府内的侍卫,李晓身边的二等侍卫,皆是那些人。朕两个皇儿已被坑害,下一个是谁?会不会连朕身边都要被浸透?”
张谷眉头紧皱,道:“不止皇子连续被害,绣衣卫指挥使魏永杨村被伏杀一案,还有贾蔷几次被截杀,军中出了几回乱子,虽然当事人皆已死,可背后都透着诡异!那些人,可不是明正典刑死的,而是暴毙!如果当真有这样一支人手在某人手中,那的确太可怕了些。”
韩彬沉声道:“查可以查,但不能大张旗鼓。毕竟只是些魑魅魍魉之辈,也只敢在背地里放冷箭。若是自身持身正,防备得当,他们又能成甚么事?即便果真存在这样的一支人手,却也只会握在有数的人手里,那些人哪个又是好轻动的?果真大动干戈的去查,天下人又如何看待天家?要查可以,但不能声张。”
太上皇果真留下人手,那能放在几人手里?
首当其冲者就是太后!
可谁还敢去查太后?!
御史大夫韩琮已经是天下有数的刚直名臣了,问问他,敢去讯问太后么?
礼孝为天的世道,他敢接这个差事,立刻就能被清流喷死,遗臭万年!
韩彬也明白,林如海为何跪地不起了……
果不其然,就听隆安帝怒声道:“不好轻动就不能动了,就不管不顾了?绣衣卫、中车府花费无数气力去查都查不出甚么来,不动声色的去查,又能查出甚么来?李曜出继、李晓已死,朕还有几个皇儿给他们谋害?!下一个是谁,李景、李晓还是李暄?贾蔷,你说,此案能查不能查?”
贾蔷点头道:“当然能查,也该查!皇上,戴权不是中车府的大档头么?让他查啊。皇上如此器重他,是他出力的时候了……”
“你少给朕扯臊!”
隆安帝厉声道:“那个狗奴才不堪大用,他也不配,能将宫里拾掇利落就不错了……贾蔷,如今不是你耍浑的时候!朕有意让你重掌绣衣卫,再加上五城兵马司,还有你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势力,朝野上下这么多力量集中起来,务必将这股势力给朕挖出来!能不能办到?”
一直跪地的林如海此刻忽然抬头,沉声道:“皇上……”
不给他开口的机会,隆安帝盯着贾蔷大声道:“李晓之妻宋氏自尽前遗书于朕,控诉是你陷害了李晓,让他不得好死!李晓至死都不承认,与你贾家王氏勾结的人是他,朕信他,不会做出如此蠢事!但是,朕也信你!贾蔷,背后那只黑手,对付的不止是朕,还有你!
他们是在利用你这个太上皇良臣,在对付朕,对付朕的皇儿!从林爱卿之女的车驾被焚起,到你贾家的船被伏杀,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
你在大行皇帝梓宫前,为朕说了公道话,你同样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他们为何屡屡借你之手来害朕的皇儿,你想不到?
朕问你,这个差事,你接是不接?”
贾蔷缓缓点头,道:“臣,领旨!”
隆安帝颔首,道:“好!这一次,你要将绣衣卫真正掌起来,拿着朕的金牌,无人不可查,无人不可问!务必要以最短的时间内,将神京城,给朕拾掇利落了!将这起子逆贼,与朕斩尽杀绝!”
一直面沉如水的林如海,听闻至此,心里轻轻松了口气。
还好,只是将这支人手查出杀绝,而不是让贾蔷杀背后之人,总算还留下一线生机……
果真让贾蔷连背后之人也一并除了,那林如海就要让贾蔷,尽早带着内眷远走高飞了……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没有第二条出路。
而若只是斩除龙雀,倒不至于此,只要事成之后早早松手。
即便如此……
“皇上,给予贾蔷的权力,着实过大了些!”
林如海担忧的摇头说道。
无人不可查,无人不可过问,除了天子之外,贾蔷几乎可以为所欲为。
这其中甚至包括太后,包括皇后,也包括宗室诸王!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但这等巨大的权力,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隆安帝目光深沉道:“换作旁人,朕自不会给予这样大的权力。但贾蔷不同,朕信他。”
贾蔷心里纳罕:这话,又是从何说起?远不到这个地步罢……
隆安帝替他解惑:“有林爱卿和御史大夫看着他,朕信得过。”
贾蔷:“……”
终究还是想多了。
听闻在可控范围内,韩彬思量稍许后,同林如海道:“查查也好。不将京城拾掇利落安稳了,只千日防贼也不踏实。皇上明察秋毫,说的在理。当初咱们以贾蔷这个太上皇良臣为刀,频频出手。如今天道好还,人家同样用他这个太上皇良臣,来对付朝廷……让贾蔷去查查罢,旁人没这个胆子,也不好控制。”
林如海看了眼贾蔷,轻叹一声,缓缓颔首。
至此,当着诸军机的面,贾蔷重新接过天子剑,和一块刻有如朕亲临的金牌,再掌绣衣卫!
而这一回,其权柄之盛,也必将令朝野侧目!
……
待诸军机退下后,养心殿内,隆安帝看着贾蔷直白问道:“可有甚么想法没有?”
贾蔷顿了顿,道:“皇上,那龙雀手段被称之为神鬼莫测,从未留下蛛丝马迹,所行皆成绝案。但臣以为,既然出手了,就总会留下一些东西。辅国公李曜、废庶人李晓二人的案子里,就有许多问题。先前的且不提,时日有些久远了。但李晓和宋氏之死,臣以为,未必没有问题。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两条人命?”
隆安帝面色阴沉,缓缓道:“所以,你想以此为切入口,进行查证?”
贾蔷摇了摇头,道:“不,臣准备,先查戴权。”
隆安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