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爱不释手的小說 江湖梟雄 愛下-第一五七六章 那遲來的好運分享

江湖梟雄
小說推薦江湖梟雄江湖枭雄
看护房的土炕上,楚恩光听见老管说完“过三关”这个词语之后,侧目看向樊超,向他投去了一道询问的目光。
“光哥,这么久以来,我还没见过赌局上有出千的,也没见过抓千的!所以这事我也不太明白!”樊超同样茫然的摇头。
“过三关,指的是赌局上有人指认你是老千,而我身为局家子,得验证你有没有问题!”老管顿了一下;“三关,分别是骰子、梭哈和单杀!没有别人参与,只有你和赌场对赌!”
“然后呢?”楚恩光从容的掏出了口袋里的烟,没什么压力的点燃了一支。
“过三关,你得用赢来的赌注玩,如果能赢下其中的两局,就能证明你没问题!如果输了两局,那么就得把赢得钱,全都给吐出去!当然了,邹麻子指认你是老千,但毕竟没有证据,如果你现在愿意服输的话,把赢来的钱留下八成,可以带走二成!”老管介绍了一下过三关的规矩。
“管哥,这个规矩有点不合理吧!合着以后我如果来你这边输了钱,也可以指着对面的人说他是老千呗?!”樊超犟了一句。
“超子,你跟我也是老相识了!应该知道规矩!你这个朋友是外地来的,而且手气又这么旺!这事如果我不管的话,以后我再开局,还有谁能来啊?”老管此刻话语当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楚恩光没被抓现行,但他毕竟是个外地人,在本地赢这么多钱,本身就不合理,至于他逼着楚恩光过三关,也是为了稳住本地的赌客,至于楚恩光这种过路财神,他得罪也就得罪了。
“行!真行!我服了!”樊超听见这话,憋了一肚子的气,对着楚恩光低声道:“楚哥,他们这么办事,太不合规矩了,反正你现在也赢钱呢!要不咱们俩就拿着两成走吧,我再带你换个场子玩!”
“傻呀,在这种情况下,不赌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老千!你还真以为他们能让咱们带着两成利润走啊?咱们俩要是现在起身,连带来的筹码都得被他们下了!”楚恩光混了十几年蓝道,一句话就猜出了老管的真正想法,然后把烟头往炕沿上一按,朗声道:“你这三关,我可以过!但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老千,没啥意思!”
“那你想怎么样?”老管反问。
“我有一百万本金!既然你要对赌,那我就把本金压上!赢多少,你给我多少!”楚恩光看着老管,反将了一军。
老管听见楚恩光的话,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心里却咯噔一声,感觉自己遇上了茬子,而且楚恩光好像真的不是一个老千,否则的话,不会底气这么足的怼他。
对于楚恩光来说,他虽然虎落平阳,但曾经风光的时候,在赌场上下注,一注超过百万的时候都比比皆是,现在虽然没钱了,但是习惯和魄力都在,而老管虽然开赌局,但并不是啥大场子,可能这一正月下来,也就能剩下个一二百万的利润,但现在有这么多人看着,他如果拉梭子,以后也就没办法支赌局了,所以思考了一下,点头:“行啊!你想玩,那就来呗!”
“来来来!都让让!”
老管身边的几个青年闻言,登时将众人往后驱散了一些,然后从外面搬了一张桌子进来,放在了房屋正中,将一盒扑克拆开,呈扇形铺在了桌子上:“比大小!”
“过三关的规矩,就是双方都不能碰牌,这屋里的人,你点一个吧!”老管率先开口。
“哥们,受累替我抽一张!”楚恩光在包里拿出一万块钱,直接扔给了一个看热闹的小伙。
“好嘞!”青年接过钱点了点头,手掌都有点哆嗦了,毕竟他这一张牌如果抽了个2或者3啥的,那就意味着楚恩光这边的一百多万,全都没了。
“啪!”
青年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抽出一张扑克拍在了桌上。
“我艹!”樊超看见青年抽出的牌,感觉脑瓜子都嗡嗡响,脸色也纠结在了一起:“咋还是个7呢?”
“无所谓,一百万而已,没了也就没了!”楚恩光拿起一罐放在炕头热着的红牛,启开之后喝了一口,虽然面上镇定自若,不过心里其实也慌得一比,毕竟这些钱已经是他的全部收入,而且他还指着这钱跑路呢,如果真输了,他连晚上吃什么都不知道,而赌徒这个群体,在赌桌上展现出来的模样和魄力,跟平时的生活当中,绝对是判若两人的。
“三儿,你来!”老管看向了一个拎刀的青年。
“啪!”
青年闻言,用刀掀开了一张扑克。
“牛逼!牛逼!!”樊超看见青年扎起来的一张2,嗷的嚎了一嗓子,激动的脑门都冒汗了。
“妈了个B的!”青年看着那张2,咬牙骂了一句。
“接着来!加上赢的,我投二百万!”楚恩光此刻捧着红牛的手心已经全是汗水,但给人的感觉,仿佛玩的是五毛钱小麻将一样,输赢就图一个乐。
“哥们,咱们讲好的,用你的一百万做注,赢的钱还没到手,这么下不合适吧!”老管听见楚恩光的话,也是裤裆冒汗,发现楚恩光绝对是个大赌徒,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在找借口,因为他也慌了。
“可以,你的场子你说了算,那我就接着下一百!”楚恩光听完老管的话,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否则第二把他要是输了,直接就倾家荡产了,但目前来看,在心理素质的对撞上,他绝对是赢了。
“骰子!三枚比大小!”那个搬桌子的青年拿了两个骰盅,给众人展示了一下,确认没问题,放在了桌上。
“接着来呗,哥们!”楚恩光又给那个青年扔了一万块钱。
“大哥!你换个人吧!我真不行了!”之前那个青年抽出一张7之后,现在还全身哆嗦,面对一万块钱都不敢赚了。
“没事,就你了!这把赢了,我给你打五万的红!”楚恩光气定神闲的笑了。
“谢谢大哥!”青年做了个深呼吸,拿起筛盅晃了一下,直接开出了三个一豹子,压住了老管那边的二三五,引得众人一片哗然,那个替楚恩光摇骰子的青年,脸上已经开始往下淌汗了。
“还剩下一个梭哈是吧?按照你的规矩,我再下一百万!”楚恩光把红牛罐子往地上一扔,笑眯眯的看着老管,就算他下把输了,那此刻也已经赢了一百万。
“不用了兄弟!两关已经过了!你没问题!继续试探下去,就是我不懂事了!你的点子确实横!我是走眼了!”老管现在输了二百万,感觉篮子都在滴血,恨不能把找事的邹麻子活撕了,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硬挺着做了个回答。
“有你这话,我也就算干净了!超子,把钱收好,咱们走!”楚恩光在满屋赌徒崇拜的目光中,下炕站在了地上,对老管笑了笑:“管哥,我的帐,麻烦你结一下!”
“放心,我老管既然开赌,就不会赖赌!你跟我来吧!把这屋里收拾一下,让大家继续玩!”老管扔下一句话,带着楚恩光和樊超向后屋走去,同时对着屋里的一个青年开口道:“码一下咱们这有多少钱现金,扣除五十万准备放高利的钱,剩下的给我个数!”
“好嘞!”青年听见这话,拿起保险柜的钥匙捅咕了起来。
“哥们,今天的事,实在对不起了啊!我开了这么多年赌场,见过点子硬的!但真没见过你这么硬的!如果不是你过了两关,我真以为你是老千呢!”老管趁着青年数钱的功夫,跟楚恩光闲聊了起来。
“呵呵,我记着当年你们这边有一个螃蟹大王,外号叫尹百万的,你知道吧?”楚恩光笑着开口。
“知道,蓝道的老前辈了,当年就算不是这边的首富,但也能排进全市前十了!不过听说后来输了一笔大的,跳楼了!”老管点头。
“当年赢他的人,就是我!那年我十九岁!”楚恩光轻声作答。
“……我艹!”老管听见这话,登时无语:“尹百万死的那年,我还在修配厂里学换机油呢!早知道你是这么大的手子,我今天给你开啥三关啊!”
“耍钱这东西,讲究个来回点,我前几天如果有这个运气,也不至于扔了几千万进去!”楚恩光提起这事,目光中也满是唏嘘,今天他的确运气爆棚,但是这好运似乎来得晚了一些,晚到直接改写了他的人生轨迹。
楚恩光是一个心中只有赌的人,此刻只想着赌场上的输赢,对于怀着他的孩子,而且下落不明的王新卉,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
“管哥,查清楚了,现金有八十个!”青年数完钱之后,对着老管开口。
“好!给这哥们装袋子里!”老管说话间,掏出了手机:“愿赌服输!剩下的一百二,我转给你!”
“等等,我找人洗一手!”楚恩光说话间,拿过樊超的手机,凭借记忆拨通了一个号码,他所说的“洗一手”,指的是赌场上有一些公职人员,或者碍于身份,不能让自己名下账户有大额现金往来的人,通过第三方收钱,然后转到指定账户,这些第三方一般都是有信誉的金融公司或者社会人啥的,虽然会扣一部分比例不小的手续费,但很少有黑吃黑的情况发生。
……
就在楚恩光和樊超两人等着赚钱的时候,邹麻子也早就离开了看护房,在开车离去的同时,拨打着一个电话号码:“……你们抓紧过来吧!那小子绝对是个老千!今天他赢了我十多万,这事肯定不能就这么拉倒……放心吧,不白用你们!不管钱追回来多少,我都给你拿一半!这还不行吗?”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