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558:怪異的情死:第一章(3)相伴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岑冠用手拖着下巴,思绪了一会儿,说:“这个女人跟我昨晚艳遇的女人长得非常像!”
“看来你的心思还没回到案子上来……还在想着令你着迷的女人。”陈白不可思议道,“你说艳遇的女人像这个女人,肯定不可能,跟你艳遇的女人昨晚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岑冠把手从下巴上放下来,说:“我说的是实话,她们真的长得很像,但可能不是同一个人而已。”
陈白道:“难道你艳遇的人跟这个女人是双胞胎姐妹?”
这时,小镇警局的头领马局长发话了,“围观的人赶快散开,不要影响了警察查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然后面向岑冠道:“我们小镇从来没发生过这么恶劣离奇的凶杀案,幸好岑警官到我们这蹲点,这次看起来伤人脑筋的凶杀案能破的话,就靠你了。”露出求助的眼神。
岑冠顿了顿,说道:“是不是凶杀案,要尸检了才知道。”
马局长道:“难道你也觉得这两男一女是殉情,他们是自杀吗?”
岑冠道:“两个男人看起来,好像是服了安眠药,自愿结束生命的,那个女人扭曲的表情,表明她临死前应该受到了什么惊吓!如果他们三个是一起自杀的,他们死后的表情应该是一样的,你看女人的表情跟两个男人的大相庭径……所以,我不能妄自下结论,他们是否是殉情自杀。而且,他们三个究竟是因为什么导致死掉的,我们还么有弄清楚呢!”
马局长道:“我会马上安排尸检,尽快弄清他们的死因。”
3
岑冠从憋闷的旅馆出来透气,一直沉默不语,不像刚才来的路上信心十足,像在思考什么!作为一名值得骄傲的探案警察,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凶手揪出来……如果那三个人是被人谋杀的话。他神情透露出的决心,被陈白看在眼里。
“一个少妇和两个年轻的男人,一起殉情,”陈白用打火机点上一根香烟,吐了一个烟圈道,“前所未闻!不过,真是人只要活着,总有机会见到形形色===色的怪事,这是我这辈子见到最离奇的事。”
岑冠道:“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殉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这三个人的死亡,应该不是殉情那么简单,不是我们表面看到的情死。”
陈白道:“若不是情死,该如何解释呢?他们三个人身上都没有伤痕,而且在男人身上发现了安眠药瓶子,证明他们三个人是吃安眠药自杀的。”
岑冠道:“如果他们三个人是吃安眠药自杀的。难道他们三个人吃安眠药前,用蓝色布条把手绑好,然后站到衣橱,等安眠药药效发作,那样直挺挺地站着死掉,这样想来,有点不附和逻辑呢!安眠药药效发挥了,人应该是想躺着睡觉吧,而不是规矩地站着,直到呼吸停止。”
陈白道:“但现实是他们就是那样并排站在衣橱中死掉了……两男一女,真是让人想入非非。”
岑冠道:“其中一个男的跟那个少妇应该是恋人关系才对。”
“另一个呢?”陈白追问,“另外一个男人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问题就在这里,”岑冠说,“假若他们是三角恋关系!”
陈白扑哧一笑!
陈白道:“对不起……我觉得这非常滑稽!”
岑冠道:“这种事情存在没什么新鲜的……”
陈白道:“我一直相信,案子只要跟男女私情挂上勾,就额外的复杂!”
岑冠道:“案子中若不涉及到男女,案件的发生就没有多大意义……”
陈白不解道:“怎么说?”
岑冠道:“人类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人与人之间的很多纷争,不都是因为某个男人为了某个女人,或者某个女人为了某个男人,才发生的吗?历史上的很多战争,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陈白道:“说来说去……旅馆的两男一女,是因为男女间的情感,才死掉的。”
岑冠道:“是的……只是我们一时不能理清他们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复杂感情,才那样死掉的。但肯定不是我们表面看到的两男一女殉情自杀那么简单。”
……
这时,那个红脸警察跑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小镇附近,一辆轿车从山路上翻到的田地里,车主已经死亡了。
发生车祸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不过很奇怪……死去的车主右手手腕上绑着蓝色的布条,所以这起车祸非同小可,因为蓝色布条正是旅馆三具尸体手腕上的那种。
这是一个警察从旅馆案发现场回去的路上发现的车祸,本来他开着警车,要从另外一条岔路走的,一个目睹了车祸的外地年轻人,冒死拦住了他警车的去路。虽然车祸归交警管,不归他们刑警管,但出于事急,他去案发现场看了看,应该是车主酒驾或者打瞌睡,才出了事故。他看到死者手腕上有跟旅馆三具尸体手腕上相同的蓝色布条,才引起了他的特别注意。
他电话给他的刑警同事,他觉得车主跟旅馆的三个人的死亡应该有关系——蓝色的布条就是证明。
岑冠听说车主手上有跟旅馆尸体手腕上相同的蓝色布条,便立马和和红脸警察赶往车祸现场,其他警察留守,处理旅馆的尸体,陈白作为岑冠的“跟屁虫”,当然跟他去了车祸现场。
一辆银灰色别客轿车从十多丈的山路上翻到田里,扭曲得变了形,样子难看,车主是一位男子。男子的脑袋已经被压扁,难以辨认。男子身着一套灰色西服,脚穿圆头皮鞋。
从车牌号来看,是梅子市的——离这个小镇大概三十多公里;但没能从死去的车主身上直接搜到证明他是谁的证件,如果他是车的主人,很快可以查到车主是谁。他手腕上绑着被撕过的蓝色布条——似从旅馆尸体手腕上同一条布上撕下来的,三十多公分左右,与旅馆尸体手腕上系的布条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