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精华都市异能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特殊任務看書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庄建业心里是这么想的,大领导和军内大领导等人心里何尝不是如此?
要知道,有些事情只有他们这个层级的人清楚,在美国人确定要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并要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的时候国内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国内为什么要跟欧洲合作,加入他们的伽利略卫星导航计划?
不是中国真的闲的没事儿非要一门心思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更不是钱多到没地儿花,非得要往人家头上砸,以便显示自己所谓的土豪气质。
实在是因为现实的状况逼着国内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就在域外某大国建立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时候,就已经有某些政客就已经挑明了,域外某大国导弹防御系统,应对的不只是具有特定威胁的远程弹道导弹,还有近地空间的各类轨道飞行器。
什么是近地空间轨道飞行器?说白了就是卫星。
换句话说拥有了金钟罩铁布衫域外某大国,哪天忽然心情很好,朝天天上打一颗反导拦截弹,就直接用把你的某个卫星给“误击”了,你还半点屁都不敢放。
因为你没有反制的手段,只能是被动的受着!
这样的情况下国内怎么做大规模的卫星应用系统吗?三、四十多颗卫星发上去了,域外某大国时不时以科学实验的名义打下来一两颗,而后十分无辜的对你耸耸肩,说一声:
对不起,我的卫星图片拿错了,打错了,纯属“误击”!
然后摆出一副有能耐来咬我的架势,你能怎么办?
真的咬回去?你有那个好牙口吗?关键是国内目前没这个本事,难道就要吃哑巴亏,眼睁睁看着数百亿的投资就这么打水漂?
所以说,落后就要挨打,真真是普遍性的真理。
拥有绝对技术优势的域外某大国只需动动嘴皮子,就让你不敢朝着和平利用外层空间迈出一步。
如此情况能怎么办?
只能另外寻找出路,就比如说跟欧洲联合研制卫星导航系统。
与此同时,抓紧时间构建自己的应对体系,你有打卫星的能力,如果我也有,你还敢动吗?
你敢把我的卫星打下来。我也敢有样学样呀,不就是报废的卫星分布图,谁还没有几个备份的,怎么样?大家一起来互相伤害呀!
如此种种都说明一个问题,没有一个安全的保障,连看似平和的外太空,都不敢乱发卫星,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实。
正因为如此,就算庄建业不把航天的主营业务放在导弹防御系统上,大领导们其实就已经开始筹划CNMD的的可行性研究。
只不过,国内在这方面,并没有美国和前苏联那般雄厚的技术基础和经验。
因此CNMD谁主导,如何推进,阶段成果怎么确定,还没有个明确的结论。
却没想到,大领导们还在研究的东西庄建业却自告奋勇的承接下来,并瞄准这个方向准备,将其作为,组建后的中国腾飞了航天领域的主营业务。
这若是放在外人眼里,庄建业的做法有些狂妄至极和想当然了,连美国和苏联都把这东西作为尖端中的尖端,你一个新成立的国字头企业何德何能,就敢说做主承包商?
然而在场的各位领导和首长们却知道,腾飞集团在这方面可是有着雄厚的基础。
要知道,腾飞集团可是杀手锏计划中反舰弹道导弹再入式弹头的主要研制单位。
同样也是杀手锏补充计划当中反卫星系统中主要电子设备和撞击弹头的主承包商。
无论是反舰弹道导弹还是反卫星系统,与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在技术上可谓是一脉相承,完全可以将这几种系统统合在一起,让一个关键单位总揽全局。
更何况腾飞集团在材料、加工、电子设备等领域始终处在国内领先地位,如果由腾飞集团来主导的话,很有可能在十年之内就可将国内应对弹道导弹和外层空间的威胁维持在一个相对低水平的状态。
从而为国内,大举进军外层空间,布置经济发展规划,赢得时间。
正因为如此,在听了庄建业的话后,大领导沉吟了一下,旋即和蔼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庄建业的肩膀:“小庄,嗯~~不错,你很不错……”
然而就在大领导准备就此再勉励几句庄建业的时候,忽然一位身穿军装的军官匆匆从门外走进来,然后凑在大领导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大领导的眉头瞬时就拧成了一个疙瘩,然后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缓缓的问了一句:“我们有预案吗?”
那位军官神色有些黯然的,摇了摇头:“距离太远,我们没有类似的投送力量,所以也就没有制定类似相应的预案。”
大领长叹了一口气,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抬眼看向庄建业,然后又问面前的军官:“那现在呢?”
被大领导这句话问的那么一下,军官心下突然,一时没领会到是什么意思,一旁的军内大领导当然明白大领导是什么意思,接过话头说道:“就怕数量不够!”
大领导哦了一声,抬眼看向庄建业:“你们到现在一共生产了多少运—18NB?”
“六架。”庄建业脱口而出大领导闻言,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黯然,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庄建业接下来的话让大领导的眼眸瞬间一亮:
“不过,我们为琼州航空公司生产了四架TNB—18F八货运飞机。
性能上与运—18NB大体相当,只是去掉了空中加油的配套设备,因此,只能执行一般的货运运输任务。”
闻言大领导便开口问道:“现在这批琼州航空公司的飞机在做什么?”
庄建业立刻回答:“正在为灾区运送物资!”
“那既然如此……灾区运送物资的运送全部交由中国空军来执行,琼州航空公司的四架TNB—18F我希望能够集中起来,然后赋予他们一个特殊的任务。”
庄建业愣了一下,随即试探的问道:“老首长,我能问一下是什么任务吗?”
大领导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支援位于东帝汶的,我方联合国维和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