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言情小說 神秀之主 起點-第468章 打上門(3600加)讀書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作为当事人,浮云子是一脸懵逼的。
五绝宗门压境,考察或者说审问了他许多次。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然后是无休止的争论、谈判、试探……
到了今日,他原本以为要图穷匕见,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抢着收徒的好事?
他这也属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
毕竟玄魄寒光剑的传承就那几个,还死了不少。
剩下的自然奇货可居,代表着成为元神修士的一丝机会。
区区天机宗,还真留不住!
“浮云子,若你肯来我无极魔门,我可代门主许诺,立即立你为少门主,送你魔山一座,万千仆役,上百魔女……我们可不需要守那些破规矩,完全是想怎么逍遥快活都可!”
无极魔门的老怪立即转移目标,声音诱惑,似乎还用上了一点天魔音的秘术。
“挑山老魔,你还要不要脸?!”
蜀山剑派的还丹老怪大喝一声:“竟然对小辈都用此种手段……”
他家蜀山早已后继有人,还是两个,双秀都是资质、天赋、秉性杰出之辈,还真许不下如此承诺。
但他自有打算,暴喝之时,就有剑光飞出。
“不好!”
两大老魔以为他要翻脸动手,连忙施展重重魔功护身。
却见这人身化剑光,提起浮云子就走!
“操!”
“老贼头不要脸!”
两大魔头连连狂叫,紧追不舍。
奈何同为还丹长老,法力也差不多,他们真追不上天下无双的蜀山剑遁。
“相比于为本宗收获一个元神修士,这脸皮……我还真不要了。”
蜀山的还丹老怪思考得十分清楚。
此时不管不顾,直接将人往蜀山一带,然后靠着灵宝守护,还真不怕哪个。
只是这吃相有些难看,日后跟同道交往,必会被防着这一手了。
‘玄魄寒光,七剑七传承,得一元神有望!如今已经死了四个,另外两人一个失踪,一个被天山剑宗得了,最后这个,当为我蜀山所得。’
如此一来,纵然被元神天天堵门,蜀山剑派也毫不畏惧。
大不了封山数百年,先一心一意将浮云子培养成元神!
奈何他并不知道七情劫具体该如何修炼,否则八成要郁闷到吐血。
若永远无法下山,入世修行,浮云子只会是个废人!
……
“哈哈,那挑山老魔还想追上老子的剑遁,简直是想屁吃!”
一路风驰电掣,眼见蜀山在望,这还丹老怪乐得哈哈大笑,都不自觉爆了粗口。
‘此次立下如此大功,姜师兄必有奖赏。’
正当他喜滋滋地按落剑光,准备进入蜀山山门之际。
咔嚓!
咔嚓!
方圆千里,气氛蓦然一变!
一股可怕的法力升腾而起,竟似封锁了天地虚空一般。
隐约之间,更是超过了金丹的界限!
“元神?!”
还丹剑修嘴里满是苦涩,只有一个念头:“如今这天下,特么元神修士跟大白菜一样了么?不对……应该说我蜀山剑派啥时候招惹了如此一位仇家?”
“这元神种子,天下五绝都可得,唯你蜀山剑派不可。”
伴随着一个柔媚的声音,崔莺莺火辣的身影凭空浮现,也不知道在这蜀山附近埋伏了多久。
“是胭脂虎崔莺莺!”
浮云子有些手痒,想要记录下这一幕。
作为天机宗之人,他倒真是见多识广,此时难免职业病发作。
“又是一个元神,你是大雪山之人!难道大雪山要与我蜀山剑派开战?”还丹老怪蓦然想到一个令他十分惊悚的可能。
一个元神手持灵宝,蜀山剑派搞不好会灭门啊!
“西域大雪山……欢喜峰一脉,已经被妾身杀尽了啊……”崔莺莺娇笑道:“我只是……单纯与你们蜀山剑派有仇,这次只想救下那位小哥哥而已!”
“小哥哥?”
浮云子摸了摸脸庞,蓦然感觉对方还挺有眼光的。
这还丹老怪还想拖延时间,等到门派中请动斩仙大爷。
但崔莺莺显然也明白此点,笑意吟吟中,就一拍天灵盖,从中飞出一道白骨元神!
此元神宛若一道万古人魔,却比万骨人魔更加恐怖,骨骼晶莹如玉,半虚半实,骷髅一般的脑袋中,燃烧着两点幽火。
崔莺莺双手结印,周身就有数百丈的魔光狂涌而出。
此为——元辰白骨魔光!
白炽的光芒,直接淹没了四周,将一口飞剑凝固在虚空之中。
“妾身为了炼成这一道白骨元神,迟早会恶贯满盈……但在此之前,必要灭了你蜀山剑派!”
崔莺莺素手轻轻一指,一道魔光飞出,锋利不下于飞剑。
“贱婢尔敢?”
蜀山剑派之中,坐镇的蜀山长老姜太石再也忍耐不住,怒喝一声,飞了出来。
崔莺莺脸上笑颜如花,下手却狠辣至极,直接打出一道魔光,将那还丹老怪整个人炼化,变成了一具万骨人魔,这才笑吟吟地收了,喝道:“姜太石……将绝情剑与崔英秀斩杀,送上头颅,我将来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话音刚落,她便驾驭元辰白骨魔光,裹挟了浮云子,消失不见。
若是真的打上山门,惹得斩仙飞剑动手,她自忖还没有把握。
但没有关系。
之前那种情况,她都撑了下来,现在自然更加不会沮丧。
“嘻嘻……浮云子小哥,妾身崔莺莺见过了。”
遁光之中,崔莺莺亲热地拉着浮云子的手:“你得了老师的传承,便是我的亲弟弟一般……这蜀山剑派好不要脸,竟然将你强掳而来,等到我们姐弟神功大成之后,必要它好看。”
浮云子呆呆怔怔,不明白自己如何突然就变成了这位女魔头的师弟?
但他也知道,此时反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只能讷讷不语,甚至还有些脸红。
……
蜀山剑派。
姜太石落在湖边,望着跪地哀求的一干老祖,以及李宁秀,不由皱眉:“老祖宗还是不愿出手么?”
斩仙飞剑的脾气,纵然在五件灵宝之中,也是最大的那一位。
李宁秀悻悻道:“或许老祖宗只是不愿出山门……”
姜太石不由气急,大声疾呼:“老祖宗,老祖宗啊……我蜀山剑派都被人欺负至如此地步了,您怎么就能不动弹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