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妙趣橫生小說 遼東之虎 千年龍王l-第九百三十四章讀書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医院里面,威廉公爵看到面如金纸气若游丝的郑森,几乎要抓狂。
三天前在巴黎消失的这个人,居然被那个该死的约翰带来了汉堡。这下好,刚刚还想看法国人的热闹,现在他娘的自己热闹了。
普鲁士皇帝如果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气得发疯。
如果这件事情,没人知道也就算了。自己悄悄把人处理掉,就没事了。
可该死的道森,居然自作聪明的去问一个倭国人。本来一个死人的东西,忽然出现在汉堡。只要这个消息泄露出去,法兰西和大明的军队就会踏平汉堡。
大明军队太过强大了,道森爵士没见过,可威廉公爵是见过那些山一样高的战舰。一颗炮弹就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
被这种炮弹蹂躏一遍,威廉公爵觉得汉堡除了变成一片废墟之外,根本剩不下什么东西。
“怎么办?”威廉公爵回身问首席情报官施密特伯爵。
“只能……救活他,一定不计代价的救活他。只有就活了他,咱们才能与大明帝国有交代,同时将来也会极大改善普鲁士与大明帝国的关系。
如果他死了,我们只能等着迎接法兰西与大明的进攻。拿破仑那个科西嘉怪物,一定会把袭杀大明使节的事情扣在咱们的头上。”
施密特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如果法兰西与大明联合进攻汉堡,估计普鲁士皇帝都得明哲保身。
“马丁,没听见施密特的话么?快,一定要把他救活。如果他死了,汉堡就完了。”威廉公爵气急败坏的吼着。
“哦!是,我的公爵大人。”听到威廉公爵的话,马丁赶忙带着医生和护士,像模像样的开始抢救。
原本只是被扔在那里,自生自灭的郑森身边,立刻围满了穿白大褂的人。草草被处理过的枪伤,立刻被重新处置。
“公爵大人,咱们……是不是应该将此事禀告给皇帝陛下。”施密特小声的向威廉公爵建议。
威廉公爵看着正在被抢救的郑森,咬了咬牙。这件事情太严重了,即便他身为公爵,依旧不可能扛得下来。
如果这个人死在汉堡,那就是天大的麻烦,能够毁天灭地的那种。
“如果不禀告给皇帝陛下,公爵大人您会很麻烦。信鸽传回来的讯息说,巴黎找这个人都找疯了。
而且拿破仑已经封锁了巴黎,他的禁卫军到处在抓嫌疑犯。凡是跟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要被送上断头台。”施密特试图让威廉公爵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他需要给大明人一个交代,如果不是大明人在背后支持他,他早就被打垮了。”第七次反法联盟差一点儿就成功,如今威廉公爵还是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如果这件事情被大明人知道了……,皇帝陛下也需要一个交代。公爵大人别忘了,那个倭国人已经出海了。如果他取道阿姆斯特丹,或者是卡昂的话……很可能,三天之后法国人就会得到消息。
那时候您再跟皇帝陛下说起,那就太迟了。而且,从汉堡到马格德堡也需要时间,我们没有飞艇可以调用。”施密特也算是苦口婆心了,就是不知道这位公爵大人,还在犹豫什么。
“如果这个人死了……,我们是不是要做战争准备。”
“公爵大人,就算是做战争准备,我们也要禀告皇帝陛下。”施密特说话有些焦急。
“可如果把事情告诉腓特烈,他……他把我交出去给大明人泄愤,那又该怎么办?”威廉公爵扭过头,水蓝色的眼珠一错不错的看着施密特。
“呃……这个……!”施密特没话说了,因为他知道这是十分可能的事情。
面对法兰西和大明的压力,曾经的反法联盟也不再团结。腓特烈大帝很有可能把公爵大人交出去,更何况,俾斯麦那个老家伙,一直跟公爵大人不睦。
“公爵大人,您的意思是……!”施密特觉得威廉公爵的眼神逐渐变得凶残。
“如果这个人死了,又让人觉得是腓特烈干的。那么……,我们可不可以与法国人联盟,一起干掉腓特烈这个老混蛋。”
施密特觉得血往上涌,威廉公爵还没有说的就是……,如果腓特烈被迫退位,那么论起血缘和实力,能够登上皇位的只有威廉公爵。
威廉公爵这是要利用这件事情,赌一把大的。
“可如果这个人救活了,我们就能和大明缓和关系,而且还能得到大明的资助。”施密特陪着小心。
上一次战争才过去几年,所有的人都没有忘记战争中那些痛苦的记忆。施密特不想挑起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他知道一旦这个人死了。一连串的反应下,会死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
甚至,比上一次战争死亡的人还要多。
再这样下去,普鲁士就毁了。德意志再也不可能有这样好的机会统一了!
“弄死他,秘密一些。然后将尸体想办法弄到马德格堡去!还有那个道森,约翰,和那些什么什么什么,反正与此有关的人都干掉就是了。
而且……想办法把他们的尸体,都弄到马德格堡去。弄成被腓特烈灭口的样子就好,我知道你可以办好。”威廉公爵再次看了一眼正在被抢救的郑森,拍拍施密特伯爵的肩膀,然后走出了医院。
走廊里面响起大皮靴的声音,一下一下好像踩在施密特伯爵的心头。
太可怕了,这太可怕了。
这个老头儿,居然真的要利用这件事情挑起战争,然后一屁股坐上普鲁士之王的宝座上。
不管他能不能成功,如果自己真的这样做了,那么自己就是德意志民族的罪人。施密特伯爵也看了一眼郑森,对着马丁招招手。
“伯爵大人,有些麻烦。”马丁走过来摘下口罩。
“救活他!”扔下三个字,施密特也走出了医院。
“可……,那要用很多珍贵的药材。”马丁对着施密特的背影喊道。
“那就用,不惜一切代价。”施密特转过身,双手握拳对着马丁点了点头。
走出医院,施密特看了看阴郁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汉堡的秋天比巴黎冷太多了,呼出一口气走向了码头。
道森爵士的家就在码头边上,或许是因为这个,他才向威廉公爵申请管理码头的工作。
走进道森爵士的家,他的老婆正在烧鱼。满屋子都是鱼香的味道!管理码头的好处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家里从来不缺少海鲜。
“哦,上帝啊!施密特伯爵,您怎么有空来了。”道森爵士看到施密特伯爵,立刻笑吟吟的迎了出来。或许是他觉得,施密特是来给他送威廉公爵奖赏的。
“没什么,我只是来看看你,还没吃饭?”施密特公爵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
这种低阶小贵族,家里根本没什么仆役。道森爵士的老婆,就在厨房里面忙活。三个一脑袋黄毛的孩子,正在门口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还没吃,家里吃的简陋,不嫌弃的可以在家里吃晚餐。”道森爵士有些难为情,看得出来今天的晚餐其实不怎么样。
“算了!咱们出去聊聊怎么样,就在那边的树林里面。”施密特伯爵指了指不远处的树林。
“哦!好,我穿一件衣服先。”道森爵士回到屋子里穿上一件外套,拎出门的时候还揉了揉儿子鸡窝一样乱蓬蓬的头发。
或许,那头发就是因为被他揉的才像鸡窝。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树林,本以为施密特伯爵会站住。却没想到,施密特伯爵一直向林子深处走了进去。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施密特伯爵才站住。
“伯爵大人,您这是……!”天快黑了,树林里面的光线十分幽暗。道森爵士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他敏锐的发现黑暗中有黑影在潜伏着。
“咔哒!”施密特伯爵手里出现了一支左轮手枪,他掰动了击锤。
“伯爵大人,您这是要干什么?”道森爵士惊恐的发现,左轮手枪的枪口正对着他。
“道森,我也不想杀你。可我也没有办法,谁让你带回来那个大明人,而且还让倭国人辨认了大明人的东西。现在倭国人走了,公爵大人觉得,让你闭嘴是减少麻烦的好办法。”施密特伯爵用枪指着道森爵士的头,惊恐的道森爵士想要说什么,可喉咙里“咕噜”了半天,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伯爵大人,我家里孩子还小。求您了!求求您了!”道森爵士悲伤的乞求着,仅仅在十几分钟之前,道森爵士还觉得他是来接受奖赏的。
“公爵大人的命令,我也没有办法。”施密特伯爵说完,扣动了手里的扳机。
“砰!”一声枪响,树林里面的鸟被惊起了好多,呼呼啦啦的飞了出去。
施密特伯爵手里的左轮手枪枪管里面冒着烟,道森爵士却还站在他的对面。他吓得裤子都尿了,那种子弹擦着身体飞过去的感觉,任谁都会尿裤子。
“好了,道森爵士已经被处决了。”施密特伯爵收回了左轮手枪,看着一头雾水的道森爵士。
“伯爵大人,您这是……!”
“公爵大人的命令不可违背,这你知道的。可我又不想杀你,道森,你是个好人。”施密特伯爵把左轮手枪收进了枪套。
“呃……!”道森爵士还是不明白,施密特伯爵到底玩的是哪一出。
“道森,如果让公爵大人知道你还活着。那么,不但你一家再也活不了。就连我,也会死的。你明白吗?”
“知道!”道森爵士惊恐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