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八百六十六章打天下容易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柳明志看着同样从怔然中反应过来的程凯,抬手朝着夏公明指了指。
程凯望着柳明志军中动作的命令,立刻朝着龙柱下被百官簇拥在中间的夏公明走了过去。
“程将军你要干什么?人死为大,难道你还要对夏老大人鞭尸不成?”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一个御史台的后进年轻官员,程凯脸色无奈的直接将其推到了一旁,径直朝着夏公明走了过去。
看在额头上鲜血密布,双眸紧闭的夏公明,程凯屈指试探了一下夏公明的鼻息,轻轻地呼了口气,对着柳明志摇摇头。
这个摇头之意不是说夏公明不行了,而是说夏公明没死,尚有气息。
柳明志看着程凯的动作猛然松了口气,甩手示意程凯将夏公明抬下去救治。
“去御医院找楚仁心楚大人,把老大人救治过来!”
“得令!”
“翟方,杨铎你们两个来搭把手。”
“是,大将军!”
从殿门走出两员虎将,朝着程凯走了过去,随后抬起夏公明朝着殿外赶去。
柳明志看着三人抬着夏公明远去的身影,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人的头颅那么坚硬,撞一下子便立刻毙命也只存在电视之中而已。
现实中,昏迷是绝对会昏迷的,当场毙命的几率是极小的。
这个道理也是柳明志后来也是见惯了生死才明白的,否则当年云清诗主仆撞柱自杀的时候柳明志心情也不会那么的五味杂陈了。
不管这个老头子有多迂腐,有多反对抨击自己,对于他的人格,柳明志保有最崇高的尊敬。
首先夏公明又不是十恶不赦的大奸大恶之人。
归根结底,只是自己两人的立场不同而已。
其次,夏公明绝对不能死于自己的逼迫之下,否则自己纵然坐到了这张椅子身上,跟下面的官员,昔日的同僚也只会是貌合神离。
他们或许会无可奈何屈服自己的威逼,却绝对不会心悦诚服的听从自己的号令。
最起码就眼下而言,大龙还是离不开他们的。
想跟李晔昔年说的那样,将朝堂之上的官员大换血,终归是需要时间的。
大龙的时局想要在自己的举兵之下稳定下来,暂时还离不了这些老人的治理。
自己入得庙堂十多年了,加上在北疆独揽军政数年,早已经被耳濡目染,久经为官之道的熏陶,想跟年轻之时血气方刚的时候以杀为本已经不可能了。
杀,终究不过是下下之策。
柳明志不否认,救治晕死过去的夏公明是自己收买人心的第一步行动。
自己必须让下面的官员看到希望。
看清楚自己虽然是造反篡位,却也并非嗜杀之人,让他们明白只要老老实实的,一样会受到重用,享受跟以往一样的荣华富贵。
打天下容易,坐天下呢!
“陛下,小插曲已经过去了,现在可以接着写了。
先不说夏老大人只有一个而已,纵然满朝百官皆是夏老大人,最终也扭转不了什么。”
然而,李晔盯着殿外夏公明被抬走的‘尸首’良久,始终没有拿起他放置在砚台上的朱笔。
沉默了许久,李晔神色逐渐平淡了下来,静静地跟柳明志对视着,在柳明志诧异的目光中缓缓解下了腰间的尚方斩马剑塞到了柳明志的手掌之中。
“姑父,你杀了朕吧!
朕想明白了,夏老大人说得对,朕是太祖高皇帝的血脉,当今帝王天下正统。
既然如今难逃厄运,如今也只好效仿父皇,以死赴国了!
朕这一死,如果能保存李氏皇族的颜面。
虽死亦值!
请姑父动手吧!”
柳明志怔怔的看着忽然转变态度的李晔,低头望着手中当年青州赈灾之时,李政赐给自己的那把熟悉的尚方斩马剑。
熟悉又陌生。
愣愣的盯着李晔坦然赴死的模样,柳明志握着尚方斩马剑的手颤动了。
昔年父皇李政让自己发下的血誓萦绕脑海之中。
儿臣柳明志今日以柳家列祖列宗起誓,终极一生不得将刀兵加身与李氏宗亲…………有违此誓………..柳家后世子子孙孙永无安宁之日。
誓言这种东西是否真的会应验柳明志不清楚,但是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句话,跟宫墙上个‘柳之安’说的那番脚踏七星,天命所归的话语让柳明志迟疑了。
命运!
这个世上真的有命运吗?
“你…….真的不怕死?”
李晔毫不犹豫的摇摇头:“当然怕死,但是朕宁愿死的大义凛然一些。
如果死可以不用看到李家六百多年的基业毁在孩儿的手里,孩儿宁愿一死!
如此,孩儿起码还有颜面去见父皇跟祖父,有颜面去见李家的列祖列宗。”
柳明志颤巍巍的拔出了尚方斩马剑,默默的架在了李晔的脖颈之上,冰冷的剑刃让已经做好慷慨赴死准备的李晔依旧不走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轻轻地呼吸几下,李晔吞咽了几下口水,默默的仰起了自己的头颅。
“动…….动手吧!”
百官看着龙台上两人的一举一动,神色悲怆的行了一礼。
“陛下!”
被新军六卫阻挡在殿外的太皇太后南宫梦也失神哽咽,悲痛的喊了一声:“明志,不要!”
柳明志迟疑的看着李晔,手中的尚方斩马剑微不可察的轻颤了一下。
“你当真不写?”
李晔没有说话,而是以行动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脖颈主动朝着冰冷的剑刃之上凑去,一抹殷红的血液顺着尚方斩马剑的剑身流向剑尖,缓缓地滴在了龙台之上。
“朕当然怕死,但是绝对不会因为怕死,从而畏死的丢了自己的身份,丢了李氏皇族几百年的颜面。
动手!动手!动手啊!姑父你动………”
“乱臣贼子,拿命来!”
一声振聋发聩的声音传来,继而一道凌厉的剑光直指柳明志心门位置。
柳明志脸色激变,收起尚方斩马剑抬手一拍龙案,天剑翻飞起来径直划入柳明志的手中。
剑身翻飞了几下,被柳明志以左手臂弯为本格挡在胸前要害之处。
当啷一声巨响传来,柳明志蹭蹭退了两步,面色清冷的盯着自己面前黑袍人击在自己手中天剑剑身上的长剑。
忍着右手的不适重重一挥,尚方斩马剑翻转了一下,直接朝着黑袍人的面门激射而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感受到不妙的黑袍人凌空翻转了一下,堪堪躲过了尚方斩马剑的凌厉杀招,柳明志凝聚着真气的右手悍然朝着黑袍人的面门拍击而去。
黑袍人斗篷下的目光露出一抹骇然,长剑一收飞退而去,借力再次躲过了迎面而来的一掌杀招。
黑袍人凌空倒翻了两下,飘落在地上倒退了一步才停下自己的身形。
斗篷下的目光惊愕的看着站在龙台上持着天剑冷冷的盯着自己的柳明志。
“先……先天真气,你突破了!”
柳明志看着影主先后躲过了自己两次的致命杀招,神色微微有些遗憾。
“影主!好久不见!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看本王几分像从前?”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先天到这种境界?”
“呵呵…….那还真得多谢你们的要命杀招,让本王遁入了不破不立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