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670章 苦不苦,想想囂張跋扈李義府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晚些,这番话被传到了李治那里。
“国家,民族……”
李治淡淡的道:“有趣。”
他沉吟了一下,“让太子来。”
他低头处置政事,听到脚步声后抬头。
“阿耶!”
李治笑道:“今日听闻武阳侯给你说了一番国家民族的道理,你且给朕说说。”
对于太子的教育他很上心……
是这个?
李弘说道:“阿耶,武阳侯说国家只是一个认同,不过却需要帝王把国家治理的很好,百姓以国家为荣,这才是国家。”
“善!”
李治的嘴角带着笑意。
朕的儿子果然是见识不凡。
“民族呢?”
李治觉得这个问题太深了些,“你随口作答就是了。”
“阿耶此言差矣!”李弘板着小脸,“这等问题岂可随口作答?”
这个儿子……小大人般的让李治想笑,但觉得不严肃,就忍了。
“阿耶,民族就是……”
李弘有些麻爪了。
李治冷着脸,双手抱臂,故作严肃的看儿子的笑话。
“阿耶,国家要百姓认同,那……那便是认同大唐?”
李治心中一动,就点头。
李弘心中一松,“那民族便是对这些人的认同……譬如说我觉着长安的人都是同族,这便是民族。”
李治心中欢喜,“那大唐的人呢?”
李弘说道:“当然要认同他们是同族。”
晚些李弘告退,李治走出殿外,负手看着他被人簇拥而去。
他回身低头,声音低不可闻:“国家……民族……认同。”
……
国家这个概念好一些,但民族这个概念目前很难让人接受。
贾平安施施然的出去。
“兄长。”
李敬业和几个千牛备身出来,一脸得意。
“去何处?”
李敬业甩甩屁股。
贾平安翻个白眼,觉得这货迟早有一日会把屁股甩没了。
“兄长,平康坊新来了一个女妓,啧啧!那屁股……”
“滚!”
李敬业呼啸而去。
“武阳侯!”
邵鹏追了出来,近前低声道:“太子先前夸赞了你,李义府说你所学的皆是些旁门左道,太子生气就和他辩驳……可,你知晓的,太子年少,你没看到,太子当时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咱没告诉皇后,告诉了也是徒增烦恼。”
李义府如今红得发紫,堪称是帝后跟前的第一忠犬,四处撕咬。武媚就算是知晓了也只会暗自压下,咱们骑驴看样本——走着瞧!
所以人得意不能忘形就是这个道理。
记得李义府当初也曾踌躇满志,所谓李猫,说的是他做监察御史时弹劾人的事儿,那时候的李义府堪称是朝气蓬勃。
可后续他的宦途停滞不前,后来更是被长孙无忌盯上,若非及时支持废后,这会儿他应当还在下面的某个州县厮混。
大概就是这次屈膝打通了李义府的奇经八脉,随后此人的节操就成了肥皂,一次次的弯腰低头,做事儿也越来越不靠谱。
“上天欲使人灭亡啊!”
贾平安去东市买了一只小鸟。
昨夜小棉袄临睡前说听到了鸟叫,很欢喜,让阿耶把鸟儿抓来陪她睡觉。
贾平安哪有这个本事,只能忽悠了一通,说是明日抓。
“这鸟可好养活?”
黄色的鸟儿看着精神抖擞。
鸟贩赌咒发誓,“若是不好养活,郎君回头来砸了我的摊子。”
大唐人实诚,贾平安美滋滋的拎着鸟笼回家。
回到家,兜兜正趴在阿福的后背看贾昱练刀。
大将军的刀法……
狄仁杰问道:“平安以为小郎君的刀法如何?”
“堪称是乱劈柴刀法,上等!”
狄仁杰不禁笑了,见他拎着鸟笼,就问道:“这是为何?”
“答应了兜兜的。”
啾啾!
鸟儿鸣叫,兜兜回身,眼睛就亮了,“阿耶!”
鸟儿旋即成为了兜兜的新宠,只是阿福看向鸟儿的眼神不大对劲。
“怀英兄,可想过回去为官?”
贾平安和狄仁杰在前院坐下。
狄仁杰苦笑道:“这阵子我想了许多,想着自己刚入仕就得罪了同僚,随后更是得罪了上官,再回去……该得罪谁?”
贾平安看着他,认真的道:“再想想。”
狄仁杰终究是人杰,开始贾平安想着家中有这么一个人坐镇,堪称是左膀右臂。可想想未来被阿姐倚为长城的宰相做自家的幕僚,过分了啊!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狄仁杰笑了笑,晚些回到自己的地方,妻子过来送了茶水,唠叨道:“内院先前令人送了好些布料来,都是上等的……夫君,这每月给的钱可不少,吃饭也包了,弄的我的厨艺都没了用处……其实有用处也是丢人,那炒菜真是好吃。”
“是啊!真好吃!”
狄仁杰突然失笑,“我纠结这些作甚?对了,你觉着这里如何?”
他的妻子惬意的道:“道德坊里好些田地,一片田园风光,不吵闹……”
狄仁杰点头,“如此就好。”
他起身走了出去。
“告诉平安,我寻他有事。”
贾平安出来,“怀英兄何事?”
“走走。”
二人出了贾家,正好遇到隔壁的王大锤。
“大锤。”
“平安。”
王大锤很是随意的打招呼。
过了这里,那些坊民见到贾平安都随意的打招呼。
“那些百姓见到官人都会行礼,无他,心中畏惧官员的权力罢了。”狄仁杰负手而行,神态轻松,“可你却压根就不在意这个……为何?”
“为何要在意这个?”
贾平安诧异的道:“人喜欢被人认可,进而喜欢被人尊敬,再后来看着百姓畏惧的模样心情愉悦……这便是阶层形成的契机,上等人,下等人……可世事变迁,怀英兄,那等看着百姓畏惧就心情愉悦,优越感油然而生的念头,终究只是一场空。”
狄仁杰看着他,良久道:“贾家甚好。”
贾平安不禁大笑。
“怀英兄,委屈了。”
狄仁杰可是官宦世家,栖身于贾家真的算是委屈了。
赵岩正好过来,“先生,狄先生。”
狄仁杰心结一去,情绪就开朗了不少,“赵岩这是来请教学问?”
“是。”
赵岩把课本递过来。
“我看看。”
狄仁杰的学问……说句实话,目前来说也只是普通,但能考中明经科的也不是善茬。
可接过课本一看,上面的题目压根不懂。
呵呵!
贾平安揶揄的道:“这是新学。”
狄仁杰笑道:“闲来无事,平安回头弄几本书给我看看,好歹也学学。”
在这个时代,学习是终生制的。人们最爱的便是书籍,手握一卷书,就能废寝忘食。若是看到精彩处,谁敢来打扰,轻则呵斥,重则喝骂。
书在这个时代便是许多人的KTV、酒吧、以及电影院。
贾平安带着赵岩去了书房。
解答之后,赵岩提了个问题,“先生,我听闻太子聪慧,那为何不去东宫居住?”
“你倒是成长了,竟然知晓关切时事。”
贾平安满意的道:“太子年幼,这等时候最是容易被人蛊惑,若是他去了东宫,身边的人可能确保忠心耿耿?可能确保他们知晓分寸?说简单些,若是有人给太子灌输些犯忌讳的……”
“学生明白了。”
赵岩想到这个可能,不禁赞道:“先生一针见血。”
不是贾平安一针见血,而是后来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阿姐的次子李贤在老大李弘病逝后被册封为太子,结果宫中竟然流传着一些谣言,说他是武顺的儿子,只是为了避嫌才把他挂在了武媚的名下。
这便是母子生出了隔阂。
现在李弘就在阿姐的身边居住学习,母子间其乐融融。
只要大外甥躲过肺结核这一劫,贾平安觉得前方将会是一片坦途。
当晚贾平安和狄仁杰饮酒,赵岩作陪。
“当年在家时,我便认死理,后来出仕才知晓世间处处皆是坑,这不,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哈哈哈哈!”
狄仁杰举杯畅饮,极为痛快。
他的祖父在唐初也算是出类拔萃了,尚书左丞的官职值得炫耀一番。他的父亲狄知逊开始不错,后来就一直在地方为官。
狄仁杰现在……
“家父来信,先是宽慰,最后还是忍不住说……狄家一代不如一代,他愧对阿翁,已经请罪了。”
贾平安不禁想到了表兄。
那一声姑母喊的他毛骨悚然。
当夜狄仁杰大醉,却很是欢喜。
“赵岩,回头儒学的学问可请教狄先生。”
第二日,贾平安操练时,狄仁杰竟然也来了。
但和他的断案能力相比,刀法实在是没法看。
“平安,试试?”
狄仁杰跃跃欲试。
“好说。”
贾平安只是一刀就让狄仁杰束手无策,随即坏笑。
狄仁杰无语望天。
随后几日,贾平安和狄仁杰经常在一起探讨朝政,或是对天下局势展开探讨……
“……高丽只是冢中枯骨!”
贾平安斩钉截铁的道:“前隋没能灭了高丽,不是军队出了问题,而是一群君臣心怀鬼胎。”
但征伐高丽的事儿不可能一蹴而就,贾平安觉得明年能出兵就算是不错了。
我的京观啊!
贾平安心心念念在那边筑京观。
“小贾!”
上衙的路上贾平安遇到了老许。
“许公,这是被谁给煮了?”
许敬宗一脸晦气,“昨日与李义府争执,老夫骂不过他……晦气晦气!”
二人并肩骑行。
许敬宗突然骂道:“李义府说什么老夫乃是宰相,你一个礼部尚书算得了什么?气煞老夫也!”
这个……
贾平安心中一动。
“许公,可想进了朝堂?”
这里的进朝堂说的便是宰相。
许敬宗嘟囔道:“本不想的,可看着李义府嚣张跋扈,老夫……哎!”
这个……
“许公,其实你如今可去动动李义府。”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有谱。
“什么意思?”
许敬宗不满的道:“小贾你莫要坑老夫……”
“我发誓!”
许敬宗仔细盯着他。
贾平安坦然。
“如何弄?”
“就是这般弄。”
“小贾……”许敬宗突然劈手一巴掌拍在贾平安的后脑勺上,怒道:“你耍弄老夫呢!”
“我……”贾平安捂着后脑勺,“许公,就是寻个机会和他发生争执,随后动手……”
“动手?”
许敬宗狐疑的道:“动手必然会被惩治。”
“苦不苦,想想嚣张跋扈李义府。”
贾平安斜睨着他。
“敢不敢!”
“敢!”
老许热血奔涌。
“年轻人,不厚道。”
贾平安心凉了半截,想着这是谁靠近了偷听……关键是徐小鱼他们竟然没阻拦。
回头收拾!
他面无表情的回头,然后笑的很是欢乐。
“李大爷,来给许公看看面相,今日是福是祸。”
李半仙指指他,然后看了许敬宗一眼。
“不错!”
李大爷这一句不错让许敬宗浑身充满了力量。
他狞笑道:“老夫等候多时了,哈哈哈哈!”
猖獗的笑声惹人注目。
贾平安问道:“许公可打得过他吗?”
许敬宗冷笑,“老夫当年在瓦岗也曾闻鸡起舞,刀法一时无两。”
风继续吹。
你也继续吹。
晚些,许敬宗在礼部冒个泡,旋即就在外面转悠。
宰相们今日要进宫,许敬宗就在等李义府。
“许尚书,出来呢。”
“是啊!”许敬宗遇到了相熟的官员,就指着宫中说道:“晚些想请见陛下。”
他笑的很是干涩。
李义府出来了。
许敬宗板着脸走过去。
优美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670章 苦不苦,想想囂張跋扈李義府分享
李义府见到他,眼中多了厌恶之色,“贱狗奴!”
这是他们二人最近见面最爱的对骂。
许敬宗翻来覆去就是什么贱狗奴,什么贱人……
可路上贾平安却传授了他几招散手。
许敬宗干咳一声,“听闻你夜间主要靠手?”
“什么靠手?”
李义府开始没整明白,随即勃然大怒,指着许敬宗骂道:“贱人,回头老夫让你悔不当初!”
这是放狠话。
上钩了!
许敬宗淡淡的道:“老夫看你活不过五年!”
这是诅咒老夫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呯!
李义府挥拳。
许敬宗还击……
果然如许敬宗吹嘘的那样,他拳脚有力,关键是有章法。
而李义府一看就是在打王八拳……
“住手!”
长孙无忌等人出来了,喝住了他们。
李义府发乱如鸡窝,脸上青肿,喝道:“陛下那里说话!”
随后进宫。
李治听了来由,身体靠住了隐几,额头青筋直冒。
这两个心腹总是不和,不和便不和吧,而且还动手,让那些人看了笑话。
但他突然放松,冷冷的道:“无宰相体统!”
这话是呵斥李义府吧。
可皇帝却是在看着许敬宗。
处罚呢?
群臣不解。
但处罚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消息传到了武媚那里,她嗤笑一声,“邵鹏。”
“奴婢在。”
邵鹏给了周山象一个眼色。
武媚的眼中多了讥诮之色,“你去等在宰相们的必经之路上,叫住李义府,告诉他两个字……分寸!”
“是!”
当着众人的面告诫李义府,这个也太刺激了吧。
武媚淡淡的道:“李义府乃是太子右庶子,可太子在我的身边教养,也是他能呵斥的?”
李义府膨胀了!
晚些,邵鹏当着宰相们的面,肃然道:“皇后说了,分寸!”
李义府脸上火辣辣的,想到的也是太子那件事儿。那日他听闻贾平安给太子说了一番什么国家的话,心中不满,正好去的时候太子正在玩耍,就呵斥了一番。
太子右庶子有这个权力,而且一旦呵斥了太子,定然能赢得美名。
比如说皇帝当年读书时的那些先生,登基后,都被重赏。
但皇后竟然呵斥了他。
李义府心中羞恼,眸色也颇为冷漠,“是!”
帝后离不开他,就算是没了长孙无忌等人,可后面还有那些世家门阀和豪族,少了他这么一个下狠手的,难道让许敬宗来对付那些人?
许敬宗回去后,就忘记了此事。
等到了中午时,他觉得腹中饥饿,就弄了些点心吃。
“小贾果然是在坑老夫!”
许敬宗叹息一声。
“许公!许尚书!”
外面有人来了。
“谁?”
许敬宗赶紧把点心咽下去,可太干了些。
呃……
进来的是属官,满脸喜色啊!
许敬宗捂着咽喉,面色涨红。
属官欢喜的道:“许公,陛下刚令人拟诏令……许公?许公!来人呐!”
晚些,一群属官又是灌水,又是抚胸捶背,好歹把许敬宗给解救了。
“哎!”
许敬宗无力的坐下,不断喘息着。
“那个……”他想起了刚才的话,“什么诏令?”
属官们赶紧拱手道贺。
“恭喜许公,陛下令人拟了诏令,许公封相了。”
“许公大才,陛下早就属意许公为相,我等喜不自禁啊!”
“许公……许公。”
许敬宗呆傻。
真的封相了?
真的封相了?
他不禁老泪纵横。
众人见了也唏嘘不已,想想老许……你要说他干啥坏事了,没,反而干了不少好事。特别是最近几年,那真是改头换面,堪称是为民做主的好官。
如今他要飞升了,众人随即起哄请客。
“明日!”
许敬宗一脸严肃,随后得了确切的消息后,进宫谢恩。
下衙后,他避开那些人,径直出现在了贾家。
“小贾!”
老许拱手。
“这是……”
太子是帝后的心头肉,李义府仗着自己是太子右庶子的威风,携着红得发紫的气势,竟然敢把太子呵斥的眼泪汪汪的。
耶耶不给你一记窝心拳,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何那么红。
“成了。”
老许宝相庄严,看着竟然是名臣气派。
他突然看看外面,“咦!这日头竟然要下去了?得赶紧回家。”
“许公,在家中随便吃一顿吧。”贾平安随口邀请。
“不妥不妥!”许敬宗一脸正气。
“妥!”贾平安用关中人的斩钉截铁喝道。
“那就随便弄些,小贾,不是老夫说你,动辄便是七八道菜,太不像话了!奢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