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qqvq7人氣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毒蛇湖之戰(三)分享-2cqml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萨尔”影像再次发出声音,鼓励冒险者勇敢的战斗。
一些本想跳入旋涡的冒险者犹豫了。
月夜傳說
冒险者中有一句老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但冒险者中活下来最多的往往是懦夫。
比如,有很多冒险者怯战,留在沙塔斯城,受到其他人的嘲笑,头都抬不起来。
也有冒险者没有勇气跳入冰冷的湖水中,留在木筏上观望,暂时保住了性命。
当旋涡出现在面前时,其他冒险者还在议论纷纷,在勇气和懦弱间徘徊不停。
胆小怯战,只为活命的冒险者,已经先一步跳入了旋涡。
“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一定会拯救我们。”
到了这种时候,依旧有很多冒险者对萨尔抱有幻想,不愿意跳入旋涡中。
然而这样的机会并不会永远存在。
当跳入旋涡的冒险者数量达到五万后,考虑到奴隶围栏的需求量,深水领主卡拉瑟拉斯关闭了旋涡。
依旧处在思想斗争中的冒险者傻眼了。
空中,“萨尔”影像大声嘲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真是一群无用的废物,你们怎么这么傻,我说什么你们都相信,你们猜得没错,我就是让你们全都去死。”
“不,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不会骗我们!”不少冒险者失望的跪在木筏上,感觉到阵阵绝望。
“蠢货,无能的废物,智商低下的臭虫,可怜虫,你们连做兽人的食物都不配。”
“萨尔”影像极尽侮辱词汇,嘲笑着留在木筏上的冒险者。
不少自尊心强的冒险者受不了侮辱,在加上信念崩溃,直接自我了断,结束了生命。
卡拉瑟拉斯心念一动。
假冒的萨尔已经揭开了伪装,露出了真面目。
这些幸存者若是真有勇气,回去后理应会揭穿萨尔的真面目。
然而,世间真正有勇气者,又有几人。
多数人不过是高唱着虚假的勇敢,低声下气,做着谄媚讨好之事,只为讨一个英雄的虚名。
穿越之:帝王殤 陌上千塵
深水领主卡拉瑟拉斯是一位深海娜迦,曾经化作陆地种族,游历艾泽拉斯,增加见闻。
假戲真做,呆萌甜妻不簡單
悠久的寿命,丰富的阅历,早已经看破了尘世间的虚伪。
但即使这样,卡拉瑟拉斯决定给这些人一个机会。
为生命多留出一个选择。
湖面上,突然亮起十几个传送门,沙塔斯城的风光出现在传送门的另外一面。
毫无疑问,这些传送门通往沙塔斯城。
步步攻心:總裁的劫愛計劃 納蘭明月
冒险者们一愣,为何娜迦会好意开启通往沙塔斯城的传送门?
双塔废墟,萨鲁法尔大王从望远镜中看到了传送门。
他很快领会了瓦斯琪的目的,是为了败坏萨尔的名声。
救世主萨尔的名声若是臭了,想要再次树立新的救世主就难了,兽人一族甚至整个部落都要受到影响。
犹豫了半晌,打败萨尔的念头占据了上风,萨鲁法尔阴险的一笑,吩咐一旁的假萨尔:
“继续嘲笑这群废物冒险者,我倒是要看看,其中能有几个真正的勇士。”
假萨尔露出一副嘲讽的表情:“怎么,你们敢进这些传送门么?回到沙塔斯城,面对冒险者的质问,你们想怎么说?没错,我萨尔骗了你们,坑死了十几万冒险者,谁又敢说出真相呢?哈哈,你们不过是艾泽拉斯的懦夫,艾泽拉斯所有人都是废物。”
冒险者们沉默了。
为求活命,冒险者划着木筏,奔向那些传送门,各个垂头丧气,如同斗败的公鸡。
沙塔斯城的天空格外的晴朗,圣光温暖的气息传来,从绝境中脱离,劫后余生的感觉太好了。
需要揭穿萨尔的真面目么?没人理解怎么办?
炮灰農女的逆襲 青凝萌
这是一道难题,需要敢于面对千夫所指的决心,只有极少数人具备这种勇气。
然而,冒险者们很快明白,他们想得太多了。
透視神醫 林天凈
沙塔斯城防军,奥尔多,占星者,大量的卫兵聚过来。
“毒蛇湖的奸细,逃兵,全部拿下。”一名德莱尼军官暴躁的吼道。
沙塔斯城的卫兵一拥而上,刚刚脱离险境的冒险者还来不及庆祝,就被打烂了嘴,发不出声音。
从毒蛇湖逃出来的冒险者惨遭游街示众,以毁灭艾泽拉斯的罪行处决。
大衍戰紀 鐵血大隱
毒蛇湖之战结束,防御系统解除后,湖水恢复了正常。
大量的多头蛇从洞穴中爬出来,争先恐后吞噬着湖面上的尸体。
西遊之諸天萬界 秋鴻來有信
最後的三國2興魏
生活在赞加沼泽的生物循着血气赶来,毒蛇湖岸边聚满了各式各样的生物。
就连一向温顺的孢子人也加入了这场饕餮盛宴,合力拖着一具具冒险者的尸体,制成硬肉干储存。
生命的轮回,冒险者的尸体让赞加沼泽的生物饱餐了多日。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场伟大的胜利。
艾泽拉斯的媒体争先报道,英明勇敢的萨鲁法尔大王带队杀入盘牙水库,屠戮了整个毒蛇神殿。
萨鲁法尔一人杀死了超过千万娜迦,毒蛇神殿的领袖瓦斯琪被他一巴掌拍死。
这场伟大的战役,牺牲者只有区区九人,可谓是微乎其微,不足为道。
盘牙水库大胜的消息传来,沙塔斯城张灯结彩,纳鲁阿达尔的荣光洒满全城,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只是有少数人发出疑问,当初浩浩荡荡出征的超过二十万冒险者,怎么不见有人回来?
可惜,冒险者的记忆普遍短暂,最善于选择性的遗忘,越是明显的事情越是视而不见。
沙塔斯城贫民窟。
阿卡玛进行了精心的伪装,伊然是一位大公会的领袖,钻入一条偏僻的小巷。
贫民窟鱼龙混杂,隐藏着多位身家显赫,富可敌国的大佬。
如今这群大佬聚在一起,审问两位毒蛇湖之战的幸存者。
在一间阴暗的地下室内,阿卡玛混在一群面目凶悍的生物中央。
他们中有残忍的鸦人,化作人形态的戈隆,缩小了身形,凶残的独眼魔,阴险冷笑的食人魔,来历神秘的星界财团,当然少不了野蛮的邪兽人。
众人围坐成一圈,中间是两名瑟瑟发抖的冒险者,两位被遗忘者。
被遗忘者体质特殊,使得他们不惧怕湖水的低温。
冻成冰坨后,被湖水冲到了石头缝隙中,侥幸没有被娜迦部队发现。
毒蛇湖解除防御后,他们顺利的解冻,逃过了沼泽生物的追杀,逃回了沙塔斯城贫民窟。
一名凶残的独眼魔龇牙咧嘴问道:
“告诉我们,毒蛇湖发生了什么事?二十万冒险者去了何处?”
壁炉烧得正旺,其中一名冒险者唯唯诺诺道:
“那是一个陷阱,我们中计了,是萨尔……”
“污蔑,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仁慈而又善良。”脸上带着伤疤的邪兽人厉声喝道。
“是救世主萨尔救了我们。”另外一名被遗忘者立刻改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