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te58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叛賊 起點-第八百九十六章 叫苦熱推-lgk0i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轿子稳稳当当地停在太白楼前,下人在外面喊了一声,闭目养神的范毓馪睁开眼睛,整整衣冠就此下了轿。
一下轿,范毓馪顿时微皱起眉头,往日的太白楼是宾客云集,而今天太白楼或许是被钦差大人包了的原因没了普通客人,而且四周还有兵丁把守着,虽然这些兵丁只是守在太白楼的左右前后,并未堵住酒楼大门,但看上去很是显眼。
被愛判處終身孤寂
不过范毓馪想想也就适然,毕竟现在不同往日,明军已举兵二十万攻打山西,整个山西上下已入战时。作为首府的太原,防备严密些也是自然的,尤其是像今天这种场合,不仅钦差大臣耿相要来,就连大将军鄂尔泰也会到场,为了他们的安全自然要小心谨慎些。
“介休公,您可来了。”范毓馪刚走进太白楼,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迎了上来,此人他自然是认识,而且还是儿女亲家,自然交情不浅。
这位是晋商中的大家,常家现在的当家人常大春,常家在山西自前明弘治年时就开始经商,至今已有二百多年。虽然常家并不是八大皇商之一,可在地方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商贾之家。
常家自先祖常威,对!就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常威的常威,在山西开始经商以来,逐渐发家,靠着经营有道攒下了百万家产。如今传到常大春这一代,以常大春在商业上的天赋原本能更上一层楼的,只可惜这天下风云突变,常家非但没再进一步,这些年反而后退不少。
其实不仅是常家一家,整个山西商贾大都是如此,除了有几家在感觉到大清靠不住直接先行南下投了大明外,其余留下来的商贾这几年都不如意。
不要说常家了,范毓馪这边也是过的艰难,不过他的底子厚,再加上还有些其他的商道在手可以弥补损失,这才依旧稳坐八大皇商之首。
浴血焚神
“常兄,你来的可早啊!”见到常大春,范毓馪顿时堆起了满面的笑容,拱手道:“月余未见,常兄可好?”
“好好,介休公的气色不错。”常大春笑着回了一礼,随后看看左右就一把抓住范毓馪的衣袖把他拉到了一旁。
“我在此等你好些时候了,你来的也太晚了些。”到了一旁,常大春压低着声音说道。
“我来的晚么?离着开宴不还有小半个时辰?常兄找我何事?”范毓馪有些疑惑道。
“其他人都已到了,你是来的最晚的。”常大春伸指朝着楼上指了指。
范毓馪顿时笑了起来,摇头道:“那得怪你们来的太早了些,何况耿相和鄂帅还得过一会再来,你们到的这么早又是为何?”
“我说介休公,你就不要在兄弟面前摆官架子了。”见到范毓馪这副样子,常大春顿时埋怨了一句。他早早地就来到了太白楼,在下面等了范毓馪近半个时辰了,早就等着心急。现在,范毓馪依旧一副不急不慢的样子,这让常大春心中更急。
“常兄不在上面坐着喝茶聊天,特意跑到楼下堵我,难不成有事要问?”猜到了常大春等自己的原因,范毓馪微笑着问。
常大春顿时点头,又把声音压低了几分:“介休,此次耿相和鄂帅招我等来此所为何事,想来你早就知晓吧?”
水天傳奇之緣起火影第四部
異世之殺豬悍匠
“这……。”范毓馪想了想,微微点头。
“难道又是为钱粮一事?”常大春继续追问。
大隱隱於婚 jassica
范毓馪又点了点头。
公主謀財:無雙國後 風聲雲起
常大春顿时露出一脸的难色,对范毓馪说道:“介休,我常家是什么情况你自然是清楚的,虽说常家经营百年,但其产业却无法同你们几家皇商相比。而且这些年来又打仗,南边商路实在是不好做,至于北边就更不用提了。”
说到这,常大春叹了口气,摇头道:“上一回报效朝廷,我常家咬着牙拿出了这个数。”伸出手常大春在范毓馪面前比划了一下,然后又道:“我常大春虽是商贾,但也知道忠于朝廷的道理,虽然这个数字比起介休来讲算不得什么,可是以常家的财力是伤了些元气的。原本打算着之后朝廷好了,再慢慢经商赚回来,可是这才过去多久,这又要让我等掏银子,介休啊!你说这……。”
官神 何常
不等他把下面的话说完范毓馪就抬手制止了他继续往下说,神色严峻道:“常兄,依你的意思是今日不打算掏钱了?”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常大春连忙摇头,但神色依旧露着苦色:“我等为大清臣民,朝廷有难自然报效,但我等却也需量力而行,这样下去实在是吃不消啊!介休,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少掏一些?我这边的确是比不了各大皇商,这家底子薄实在是受不起折腾。”
“少掏一些?常兄,你打算出多少?”范毓馪冷冷的看着他问道。
常大春先伸出一根手指,随后想了想又伸出第二根手指:“二万两,再多实在是掏不出来了。”
仙武逆修
“二万两?”范毓馪心中莫名火气,这常大春前面说的没错,他常家的确不如几大皇商有钱,可是这二万两也太少了。作为儿女亲家,他如何不知道常家的家底?
别说二万两,就是二十万两常大春也是拿得出来的,他今天特意等着自己又和自己说这么一番话明显就是不打算多出钱,想让自己在耿额和鄂尔泰面前劝说一二。
想到这,范毓馪心中很是恼怒,更要开口猛然间又把话咽了回去,然后看着忐忑不安的常大春问:“常兄,恐怕今日和你一样打算的人不止你一人吧?”
“我……这……。”常大春张了张嘴,最后点点头叹道:“不瞒介休,其实刚才大家商议了下,都觉得这一次朝廷有些过了,这天下哪里有一年里摊派两回的道理?我们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今局势大家心里也都有数,一旦有变,我们这些人假如又失了家财,那以后又如何翻身呢?介休是我山西商界之首,又有着朝廷的官职在,所以大家希望我能提前和介休你商议一下,到时候帮衬帮衬说说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