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最高16萬 地下”京牌”交易暗流涌動

最高16萬 地下”京牌”交易暗流涌動

(原標題:最高16萬 “京牌”交易暗流涌動)

美聯儲維穩 重申將利率維持在最低水平(附聲明)

“閃結閃離即過戶”的地下“京牌”交易,由於明年起有望實施的“婚後一年才能辦理車輛轉移登記”等規定,最近變得異常火熱。

北京商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衆多從事“京牌”交易的中介,均打出“政策收緊”“最後40天”等旗號,欲在新政落地前再賺一把。而手握多張“京牌”指標的賣家與持幣求購的買家同樣着急,都想盡快完成交易,拖一年雙方心裏都沒底。因此,“京牌”交易價也一路走高,目前已上漲近6萬元。業內人士表示,通過“結婚過戶”方式交易“京牌”指標,已構成違規,並且近期北京車輛管理部門也在加大核查力度,讓此類違規交易的風險再度提升。

林肯領航員3.5T舒適座駕奢華體驗 國六

易手價日均漲幅超千元

部分網絡社交平臺近日出現不少“最後40天結婚過戶牌照”“政策臨近要漲價”等宣傳語,而這些宣傳語正是由一些從事“結婚過戶號牌”生意的中介所發佈。

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結婚過戶”的流程爲買方通過與名下擁有北京車牌指標的賣方登記結婚, 完成夫妻間共有車輛產權過戶,將車牌過戶給買方後,雙方即辦理離婚,而中介則協助雙方辦理相關手續,並在雙方交易價中抽取佣金。“明年將實施新政策,想要辦理‘結婚過戶’還是趕在今年完成穩妥。”一位中介人員表示,明年存在很多不確定政策因素,所以在朋友圈發佈消息,也想盡量多獲取客源。

上述中介所說的“新政”,爲北京市交通委等部門今年6月公佈的《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實施細則(修訂徵求意見稿)》和《關於一次性增發新能源小客車指標配置方案(徵求意見稿)》,徵求意見稿對個人指標名額、轉移登記手續等作出明確規定。其中,在辦理夫妻間車輛變更登記、離婚析產車輛轉移登記時,需滿足婚姻存續期滿一年的條件。“實施細則”將於明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然而,在“結婚過戶”中,婚姻關係作爲交易雙方實現京牌轉移登記的“通行證”,“閃婚閃離”是基本保障。未來,一年以上的婚姻存續時間限制,讓這筆“灰色”交易失去可行性。“雖然政策還未實施,但等到實施就來不及了。”上述中介人員表示,不僅北京市交通委的相關規定,《民典法》也規定明年起離婚要有30天冷靜期,目前很多城市已提前實行,現在結婚過戶車牌兩週左右能辦完,明年至少要等一年半,對於買、賣、中介三方都不現實。

特朗普選舉夜後首次公開露面:如果你們計算合法選票,我輕鬆贏下

事實上,買賣雙方比中介更急。“徵求意見稿公佈後,身邊朋友便有通過‘結婚過戶’買車牌的想法,但由於涉及結婚、離婚手續,還是有一定顧慮,一直想等下半年是否能搖中指標。”市民張先生對北京商報記者坦言,目前仍未搖中指標,已經開始選擇“結婚過戶”買牌。“我需要向中介提供年齡、性別、戶籍等資料,具體跟誰‘登記’由中介安排。”他說。上述中介人員透露,近期像張先生這樣的客戶很多,需求量一直增長,通常賣方提出轉讓,馬上就能安排買家接手。

維達國際榮獲香港質量保證局香港可持續發展金融大奬 2020 「傑出綠色貸款發行機構」殊榮

值得一提的是,除對“夫妻指標變更”制定新規,北京市還擬增加對個人申請更新指標數量的限制,每人最多隻能保留一個小客車指標。同時,多輛車可一直使用,但車輛更新時則只能選擇其中一輛申請更新指標,其餘車輛將不予辦理更新指標。對此,手握多張“京牌”指標的市民成爲中介所需的“賣方”。手握兩張“京牌”的市民孫先生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此前富餘出的一張“京牌”一直出租,但如果明年新政落地,將無法進行車輛變更,還不如趕在年底前賣了變現。

買賣雙方大量入市,也讓“京牌”交易價水漲船高。一位中介人員表示,由於男性持指標基數較大,目前“男性”指標價格爲13萬-14萬元,“女性”指標價格則爲15萬-16萬元。“每天漲價幅度爲2000-3000元,中介根本不給還價餘地。”張先生透露。

順豐迴應現身美國大選現場:只能從中國國內寄到美國

對此,曾通過“結婚過戶”方式交易車牌的市民楊先生透露,去年交易價爲10萬元左右,比現在便宜不少。

出現糾紛維權難

Uber三季度打車業務腰斬 總收入同比降18% 盤後跌4%

新政將至背景下,“結婚過戶”的地下“京牌”交易上演最後瘋狂,然而火熱背後也隱藏着極大風險。

2018年至今,北京已出現多起因私下籤協議買賣車牌引發的糾紛案件。其中,交錢沒拿到車牌、結婚拿到車牌但所謂的“老公”卻不願意離婚等問題頻出。據瞭解,去年北京東城區檢察院偵辦一起涉及京牌的刑事詐騙案,涉及的19名受害人中,12人因購買京牌被騙,其中一人一次性爲親屬及朋友購買6張“京牌”,被騙42萬餘元。

天津坻京律師事務所律師謝勁鬆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如果賣方不配合過戶,即使買方起訴,原則上也不受法律保護,因爲通過結婚這種手段獲取車輛指標有違公序良俗,違反民法總則中規定的基本原則。

儘管案例不在少數,但中介依舊將“結婚過戶”描述成“最快捷、最保險”的取得牌照方式。爲打消買方顧慮,中介人員會在雙方交易前簽訂結婚過戶協議、指標操作協議等。

北京商報記者在一位中介人員提供的“結婚過戶”協議上看到,該協議共7項條款,內容包括“雙方自願以結婚形式配合過戶北京小客車指標”“過戶完成必須自願解除婚姻關係”“婚前名下任何財產和債務都與對方無關係”以及“婚姻成立期間不得打擾對方生活”等。“雙方完成交易便離婚,不會有過多牽扯,全程我們都會陪同,辦完過戶手續‘人牌’兩清。”上述中介人員表示。

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祕書長崔東樹表示,這種所謂幫助找人結婚過戶指標的行爲,本身就是違規的,雙方都要承擔很大風險,從結婚到離婚,涉及債務、財產分割等問題。

監管趨嚴交易受限

調查中,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對於交易違規中介也“心知肚明”。同時,隨着監管收緊,這種“結婚過戶”的交易也將愈加困難。

“這種交易確實違規,最近也在嚴查,所以我們會提醒客戶儘早辦理,以免出現其他變化。”一位中介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據瞭解,爲躲避嚴查,中介會定期在微信朋友圈內給客戶發通知,上述中介人員在微信朋友圈發佈信息顯示:“近期車管所又開始暗訪,通知已經完成變更和已在車管所預約排號的客戶,千萬不要說購買車牌,回答正常夫妻變更就可以,儘量不要接聽‘010’開頭的座機電話。”

在業內人士看來,爲杜絕“結婚過戶”行爲,相關部門會對雙方進行審覈,一旦發現弄虛作假需承擔責任。不過,儘管明知違規,但在佣金面前,中介依然鋌而走險。一位中介人員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號牌成交佣金爲3000-4000元,如果交易號牌爲“靚號”,利潤會更高。

蔚來市值連超寶馬通用 新勢力的子彈還能飛多久?

針對“結婚過戶”交易行爲,北京交通管理平臺客服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對這類違規行爲,在申請過程中都會進行嚴格審查,如果發現存在這種問題,指標有可能被收回。北京商報記者 劉洋 劉曉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