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7bfoa熱門都市小说 正派都不喜歡我 起點-第六百六十八章 異狀相伴-ljk4s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风亦飞会觉得惊诧,全是因为这提着把明晃晃的长剑,叫“胭脂赤练蛇”黄青英的女子,眉目神态依稀跟严笑花有几分相似。
不怪得陆倔武会娶她了,原来是还惦记着严笑花,余情未了。
看这黄青英的绰号,似乎就不是什么好人,一双眼睛要妖媚多了。
风亦飞已是见黄青英望了过来,带着几分惊疑,但眸子水波流转,目光看起来还有些柔和。
特么又是好感度发作?
在如意赌坊里似乎就没见黄青雄有这异状,或许是因为先杀了人的关系?
劍震山嶽
陆倔武望及风亦飞却是面色惨然,“怎么会偏偏来的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风亦飞冷然回道。
他居然认得出自己的身份,倒是奇怪。
风亦飞却哪里知道,之前在平州府搭救龚侠怀,虽是易了容,但杀了大不慈悲与白大帝,还有黄花绿草,指法留下的伤痕,露出了端倪,后边在江湖上声名鹊起,陆倔武哪会猜不出动手的有他一份,只是惹不起权力帮,不敢发海捕文书通缉。
如今风亦飞又进了刑部,得了朝廷御封,诏令一传了下来,陆倔武就已知不妙,但还是心存侥幸,以为风亦飞不会再来平州府,能够欺瞒过去。
此刻一见风亦飞,陆倔武情知难以善了,故所以才会心丧若死。
凄苦的长出了口气,陆倔武一咬牙,拱手道,“下官愿认罪伏法,束手就擒,还望风大人不要牵连我的家眷!”
“那由不得你。”风亦飞都杀了黄青雄,哪能饶得了他的姐姐,说不准夜袭吉祥赌坊的事情还有这女人参与。
黄青英一听陆倔武与风亦飞的话语,顿时对风亦飞好感全失,柳眉倒竖,“老爷,我们杀了他们,大不了就去寻个山头落草,双宿双栖!”
几名护院也是目露凶光,蠢蠢欲动,看起来就不是良善之辈。
黄青英这话一出口,陆倔武就知道坏了,一手将她推向了后方,“休得胡言乱语,你快走!这里有我担着!”
也是以讹传讹,风亦飞在江湖上的名声委实太坏,都被传成了手段毒辣,杀人无算的魔头,一言不合便即会动手杀人,连少林掌门天正大师他都敢杀,还有什么人是不敢杀的。
骤然间,十数道莹白剑气疾电般飞卷罩下。
凄厉的惨呼声响彻夜空。
陆倔武惊骇欲绝的看着黄青英与几名护院被锋锐的剑气斩成了碎块,四散飞落,鲜血漫空溅射。
“谁说她能走的?”风亦飞冷冷的道。
陆倔武目眦欲裂,双掌一错,怒吼着扑前,“我跟你拼了!”
馨夢戀
唳!
一声破空尖啸。
一道幽蓝光束贯穿了陆倔武的心口要害,将他轰得倒飞了出去,还未落地就已死了个透彻。
校園花心高手 天外肥仙
網遊之造神計劃 妖精大大
棠梨煎雪糕微微皱眉,“你什么恶趣味啊?要杀他,刚用柔剑就直接把他一起干掉不就好了,还偏得留下他,再用次霸剑。”
风亦飞也觉不对,今晚怎么怒气一涌上心头,就戾气横生,平时自己不会这样对付敌人才是。
揉了揉眉心,“感觉好像是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你因为内力又涨了不少,内功的隐患开始出现了?”棠梨煎雪糕道。
“我也搞不清楚。”风亦飞仔细回想了下,确实,从给苏梦枕治疗,吸纳了关七留下的剑气,内力大涨后,一动怒,就凶性大发。
之前因为对雷媚的仇恨,还没怎么感觉出来,可这一会,终是察觉了迹象。
这很不对头!
燕狂徒练成逆.先天无相神功之后,心性变得好了不少,可怎么到了自己这边,就会变得影响了心境情绪呢?
是因为逆.少武玄功的缘故?
朱侠武那老王八真是流毒不浅!
“你自己注意点,小心些,不要走火入魔了。”棠梨煎雪糕关切的道。
“嗯。”风亦飞点头。
棠梨煎雪糕这才去拾捡掉落。
风亦飞突觉有衣袂破风声由远而近,扭头循声望去,顿时看见一道红影在屋脊上以蜿蜒的轨迹直掠而来。
不正是穿得跟‘展昭’似的师弟。
他倒是来得不怎么是时候,事情了结了才赶到。
“哟!我来迟了!”带着你老婆一到近前,扫视了圈,说道。
组了队,在一支队伍里,他才能这么快的找过来。
“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棠梨煎雪糕拎出了几件紫装,“看看你有什么用得上的。”
“谢谢嫂子!”带着你老婆喜笑颜开的看起装备的属性。
他也只挑选了个拳套,就是陆倔武刚暴出来的。
“我们去府衙找朱有诚交代一声。”风亦飞道,首恶已除,也没必要再滥杀了。
聽懂暗語,讀懂人心
说完,就率先行出。
“朱有诚是谁?”带着你老婆好奇的问道。
“平州府的经略使。”棠梨煎雪糕答道。
“哎,师兄,换上官服啊!”带着你老婆兴致勃勃的追前说道。
“不用了,之前就跟他见过面了。”风亦飞道。
“哦,那到时我们监斩的时候还是一起换上,比较威风嘛!”带着你老婆又提议道。
“到时再说咯。”风亦飞是无所谓,只是雪糕那套刑部的制服女生穿起来不怎么好看,不如御前侍卫的官服。
换不换就随她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朱有诚都已睡下,又被唤了出来。
见风亦飞与棠梨煎雪糕去而复返,还又多了位穿着官服的钦差,他是满怀忐忑,但还是恭敬有加,礼数周全。
彻底满足了带着你老婆想要显摆的心思,开心异常。
欲妖
风亦飞直接说明了事情的简略经过。
“陆倔武徇私枉法,纵容其亲属犯下这等大案,侵占他人产业,论罪当诛,被风大人当场格杀,也是他咎由自取,死有余辜!这事会照实通报上去,卑职一时不察,被他所蒙蔽,还望风大人莫要见怪。”朱有诚堆起了一脸谄媚的笑容,显是怕被牵连。
“这事也怪不了你,我已经跟叶红说了,明天他会带金掌柜来找你,你派人好好盯着,让他们顺利的去接管了如意赌坊就行。”风亦飞道。
“大人请放心,此事包在卑职身上,定然做得妥妥贴贴。”朱有诚大包大揽的说道。
有他这保证,风亦飞也安下心来。
事情尽数解决,时间已经不早,风亦飞跟棠梨煎雪糕出了府衙就退出了游戏,带着你老婆则是独自去了找地方修炼,好快些把武功等级弥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