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wscge精品都市言情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討論-第七百二十六章 糊塗團長分享-123m9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团长出去了?
听到这四个字,龚箭红着眼睛忍不住抓了抓头发,他有点发狂。团长这种关键时刻出去能有什么好事么!
好在只是出去,他心中仍还抱有一丝希望。
“和谁一起去的?是不是那个特种部队的人?”龚箭弯腰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哨兵,眼中严肃疯狂之色让哨兵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神枪手四连指导员在铁拳团谁不认识?他还希望自己哪天也能去四连混口饭吃,可不能在这里给这个指导员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哨兵圆圆的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赶紧点了点头,看着龚箭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忐忑。龚箭现在这个着急忙慌的样子,只要是个小兵遇到,就没有不忐忑的。
“那人什么军衔?长什么样?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一连串的问题让这个年轻的哨兵有点懵,他不过是个入伍不久的新兵,怎么可能认识对方。
小脑袋中仔细想了想之前看到那个和团长勾肩搭背之人的样子,尝试着说道。
“那人,那人是上校,好像还是什么参谋长,看上去好像和团长是老朋友了。”说完后,哨兵目光继续忐忑地看着龚箭,不知道自己这个答案能不能让面前这个指导员满意。
“上校,参谋长!老范!这是老范!”口中嘀咕几句,龚箭脸上露出沮丧之色。
龍臨異世 謙謙二君子
狼牙来的上校,还是参谋长,除了范天雷也不会有别人了。
龚箭此刻满心绝望,老范可是贼不走空的,他既然来了就不会空手而归。
如果狼牙来的是其他人,那他或许还能有点办法,但来的是老范,他就真的束手无策了!
“呼~~呼~~”老黑班长追了过来,双手撑着膝盖,口中止不住大喘气,脸上一片潮红。
他年纪大了,可比不上龚箭这个正值壮年的指导员。
異界星辰至尊
“怎么样?问到了什么?来得及么?”
气稍喘匀,老黑班长立马忍不住问道,不仅龚箭着急,他同样很着急。他是四连老人了,四连就是他第二个家。好不容易四连越来越牛逼了,可不能停在这里。
龚箭低沉着脸摇摇头没有说话,见他这样子,老黑心中同样一沉。
“来的人到底是谁?怎么你也没把握么?”
“听天由命吧,来的人叫范天雷,我以前在狼牙时的老师,他……哎,等康师傅消息吧。”
说了一个“他”字,龚箭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自己这个老师,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同在一个战壕,那确实不错,但若是现在这个立场,那就是骂对方是混蛋都不为过。
“这…唉………..”老黑班长张了张嘴,同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龚箭这个指导员从第一天到四连直到现在,似乎从来没有什么能难住他的事,他还是第一次见龚箭露出这种表情,看来这是真的没什么办法了。
重生天生平凡
看了看大路延伸的方向,老黑眼中带着一抹担忧,希望团长靠谱点吧。
他们神枪手四连和狼牙的人也面对面较量过很多次。一直都是输,这次好不容易挖掘出天才杀了杀狼牙的锐气,可千万别就这样让对方把人给挖走了。
只是想到自家团长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老黑心中也有点没底。他是铁拳团老兵了,自家这个团长是个什么尿性,他可是清楚的很。
那是见着好酒就走不动道的人,喝上两杯后,他更是敢搂着军区首长的肩膀称兄道弟。
煉魂牧師
这样的团长能靠谱么?反正老黑心中是没抱太大希望的。
龚箭也和老黑一样,两人心中想法出奇一致,对康师傅这个团长,他也没什么底气。
……
無邊絲雨細如愁
某饭店中,已经换上便服的两人正举着酒杯你一杯我一杯,觥筹交错,酒意微鼾。
……
“什么?你同意了?这种事你怎么能同意呢!!!”龚箭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出,楼道上都能依稀听见。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这个温和的指导员在团长办公室大吼大叫?不少人心中都是升起好奇。
团长办公室内,康师傅满脸都是悔恨之色,此刻不好意思地站在来窗前看着窗外。大楼下面,范天雷正拉着何晨光三人往车上走去。
風之天驕
慧劍心魔 梁羽生
何晨光三人满脸都是茫然,他仨还不太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是范天雷招进部队的,自然不会不认识面前这人,只是现在范天雷拉着他们就要带他们走,这事让他们有点懵。
“我说团长,你是不是糊涂啊!这种事你怎么能同意呢!就是死也不能同意啊!”
神探王妃
龚箭站在康师傅后面,听到他说同意范天雷将何晨光三人带走后,他心都是凉了半截。此刻看着康师傅的目光中满是恨铁不成钢之色,若是被外人知道,说不定会把他当成团长。
不过整个铁拳团,敢这么数落康师傅这个团长的,也就只有龚箭一个人了。
康团长自知理亏,听到龚箭这些话既不回头也不应声,只是一脸悔恨的看着窗外。
失策了,真是失策了。亏他还和范天雷称兄道弟,却是没想到范天雷竟然会这么坑他。那个可恨的老狐狸。
龚箭依旧在后面一个劲数落着康团长,想他龚箭到了神枪手四连后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好不容易将四连带到今天这种地步,却是没想到一下子毁在了自家这个团长身上,他容易吗他!
“行了行了,说说就够了,你怎么还说上瘾了!你是团长还是我是团长,给我坐下!”
被龚箭念叨烦了,康师傅终于是搬出自己团长的威严,见到康师傅这样子,龚箭瞬间就老实下来,端端正正坐到沙发上。他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飘了。
“人家请我喝酒,我就喝了两杯!”
康师傅还是要些脸的,没有用自己团长的身份把这事糊弄过去,而是开口解释。
只是此刻龚箭却是一脸“你放屁”的眼神看着他,他才不相信康师傅只喝了两杯,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行了行了,一瓶,一瓶行了吧!真就一瓶!”
“那么好的酒都送到了嘴边,我能拒绝吗!要怪就只能怪你那个老师,太鸡贼了,也太舍得了!”
说起酒,康师傅脸上忍不住升起一抹回味之色,那味道,是真不错!想着想着还砸吧砸吧嘴。
龚箭见此,忍不住摇头叹气,他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见着酒就走不动道的团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