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7ixmf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頭狼》-4020 慘敗-scbfp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随着老唐的一声厉喝,守在他身边那帮三四十岁的壮汉一个个瞬间如同饿狼一般扑向对面。
“保护好老爷子!”
小波见状不妙,连忙挡在主事老者的前方,梗脖朝着身后的年轻小伙大声吼叫。
两伙人宛如两股不同朝向的洪流似的瞬间碰撞在一起。
“整死你!”
“去尼玛的,小篮子!”
顷刻间,喊打喊声、武器碰撞声、惨叫声倒地的动静连成一片,两伙阵营不同,年龄相差不少的男人们用最最原始、最血腥的方式一较高低。
“老梆子,你特么要收买是吧,来!先问问我的枪!”老唐最后起身,但却最先出现在人群外围,抱起双管猎枪就朝老头叩响扳机。
“嘣!”
沉闷的枪声泛起,老头竭力往后躲闪身体,可肩膀头上还是被擦中,浸出一大片血迹,护在两边的青年慌忙拽着老头往人堆后面躲藏,就是一个恍惚的功夫,老头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卧曹尼个玛!”
小波闻声先是一愣,随即张牙舞爪的朝老唐扑了上去。
拽公主與邪魅四王子
这家伙也属实够生猛,竟然硬生生的抻手去薅拽枪管。
“嘣死你个小篮子!”老唐拧着眉梢,枪管再次向下一探,作势准备继续叩动扳机。
“拽他胳膊!”
“拦住他!”
与此同时,几道扯着嗓门的破音响起,六七只手从小波身后伸出,齐齐抓向老唐。
“嘣!”
枪声再一次响起,但是并未打中小波,反倒他旁边一个小伙胸口出现个醒目的枪眼,红血喷涌而出。
趁着这个空当,小波抬腿一脚蹬在老唐的肚子上,老唐向后趔趄一步,可能是脚后跟没踩稳,一屁股甩倒在地上,不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又有两个青年围拢过去,反扭住老唐的手腕子,将猎枪从他手里卸掉。
“大哥!”
“赶紧救老大!”
几个正和对手血拼的老唐兄弟见势不妙,忙不迭转身想要营救,结果一分神,身体还未完全扭过去,就被几个青年抄着棒球棍、实心钢管抡倒在地上。
“老东西,你特么还想杀我!”
慌乱中,小波弯腰捡起老唐的单管猎枪,枪口冲下,表情狰狞的冷笑:“到下面给阎王爷报道的时候记住,是高波送你上路得!”
话没说完,“嘣嘣嘣”连续几声枪响骤起。
而被人按倒在地上的老唐身上、腿上肉眼可见的腾起几抹血雾。
“尼玛勒币!老子肯定弄死你,肯定!”面对这一切,我只能像具尸体一般趴在地上静静的观望,此刻我浑身的肌肉都像是石化了一般的僵硬,甚至连句骂娘的话都无法喊出口。
中枪的老唐四仰八躺的仰面倒在地上,脸上完全被血污所涂满,除了还在微微的一起一伏的胸脯,整个人好像完全没有了生命体征。
“呸,给脸不要脸!”小波粗鄙的吐了口唾沫,怀抱猎枪回头冲着一个还在跟自己手下对垒的老唐手下“嘣”的又开一枪,举起手臂大喝:“十分钟之内,给我解决掉这场闹剧!”
硬核危機
“杀!”
“全部干翻!”
得到号令的马仔们一个个犹如打了鸡血一样愈发凶猛的扑向老唐本就不剩下几个的老兄弟。
小波这方的人本来就超出老唐几倍,再加上老唐的轰然倒塌,己方这边的士气可想而知,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老唐的那些手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有的几次爬起来,可始终没能给对手造成太大的杀伤力。
尽管我和老唐刚认识还不到一夜,他的这下手下也全都没见过面,可我心里很清楚,这帮人全是在为我们拼命,可能老唐的出发点只是为了站脚吴恒,但手下人的血是实实在在为我们而流。
冷酷少爺的寵妻 海中泡沫 轉瞬即逝
这场混斗既不分对错,也不存在什么正义邪恶,完完全全就是两个势力之间的争锋相对。
开始的猝不及防,结束的风驰电掣。
从老唐喊号开战再到他们这头全军覆没,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泛黄的路灯下,明晃晃的片砍、拳头大小的血点子随处可见,老唐的二十多个手下要么休克昏迷,要么哭爹喊娘的趴在地上捂着伤口嚎叫,就连几辆停在的路边的私家车也平白遭受一场无妄之灾,车身让划的面目全非,车窗玻璃让砸的片片尽碎。
我趴在地上直愣愣的目睹着全部过程。
“给我检查仔细,看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小波昂着脑袋,怀抱猎枪左右张望,同时冲手下人喝叫。
这时,两个青年分别拖拽老唐的左右胳膊将他重重摔在小波的面前,其中一人轻问:“二少,这个老家伙怎么处理!”
小波呲牙一笑,一脚重重跺在老唐的脑袋上,鄙夷的骂咧:“老东西,我爷爷不是说你十几年前登峰造极嘛,你的魄力呢!来啊,站起来继续跟我叫板!”
“小..小逼崽子,也就是老子上岁数,再借我年轻三年,老子杀你全家。”老唐孱弱的睁开眼睛,抬手推搡在小波踏在他脑袋上的小腿,仍旧满脸硬气。
“装逼!我让你装!装!”
小波怔了一怔,像是疯了一样一脚接一脚的往老唐脑袋上狠跺。
跺了足足能有二三十下,直至老唐彻底没了声息,他才喘着粗气,弓腰狞笑:“起来啊,不是特么杀我全家么,你给我起来啊!”
一个青年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老唐鼻子十几秒钟,随即脸色惨白的出声:“二少,他没气了..”
“没就没了,老通缉犯一个,弄死他也是为民除害,找地方把他埋了!”小波很随意的摆摆手发号施令,此时他的表情无比淡然,就仿佛面前那具刚刚停止呼吸的尸体并不是同类,他像是在打发什么阿猫阿狗一样。
说完以后,小波又回头朝手下吆喝:“再把吴恒给我抓过来,咱们今天好事成双,要送就送一对!”
“没有看到吴恒啊二少!”
“对啊,战斗刚开始时候我还见过他,后来打着打着,我注意力就被分散了。”
杵在小波身边的几个青年互相看了看彼此,七嘴八舌的开口解释。
“什么!”刚刚还满脸挂满得意的小波脸色顷刻间昏暗下来,咬着嘴皮直视对面的小饭馆,迟疑片刻后,摆摆手招呼:“那狗东西一定藏起来了,给我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饭馆,今天晚上说什么都不能让他再逃走。”
影視世界小遊客 六許
那些年哥混過也愛過
如果不是小波那些手下说话,我也完全没往这方面想。
细细一琢磨,似乎两帮人开干以后,吴恒确实消失了,我只记得老唐往前冲的时候,吴恒还在他身后。
一想到吴恒可能趁乱逃走了,我悬着的心不由缓了口气,尽管今晚上的对攻,老唐一方完全惨败,可只要吴恒还活着,对我而言就不算输的太惨,可能这就是人性最自私的一面的吧,我心疼惋惜老唐和他的手下们,但更在意自己兄弟是否平安。
“踏踏踏..”
杂乱的脚步声响动,二三十号青年呈扇形缓缓朝小饭馆包围。
小波抱枪指向饭馆门口,歪脖诈唬:“吴恒,我看见你了,死狗躲不开扒皮,继续再藏着也没什么意义,你出来吧,咱们可以好好谈谈,说不准你态度好点,我可以做主放你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