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m9hrf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 線上看-第九百五十一章 借古諷今-6nizu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天色渐渐已经暗下来,但比起平日里来,今日的一诺学府那真是灯火通明,从教室到杂书馆,无不点着烛火,供大家阅览书籍,偶尔还能够听见远处传来阵阵议论声。
院长今日的演讲,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一点,观点也是具有颠覆性的,他们每个人都在查阅相关资料,不管支持郭淡的,还是反对郭淡的。
因为他们都知道,院长的此番演讲,将会形成一次非常大争论,出门必谈此事,这必须要做足功课,否则的话,到时可能就插不上话。
而此时郭淡却轻揽娇妻漫步在校园内,好不轻松惬意。
洗漱过后的徐姑姑虽换上了一件白灰色的素雅长裙,扎着一个比较复古的堕马髻,但却掩不住其雍容华贵的气质,可谓是妩媚之中又夹带着一丝清纯。
“我先前去过你的书房。”
徐姑姑突然言道。
超品寶藏王 神土
郭淡愣了下,随即郁闷道:“可真是该死,终于还是让你发现我其实并不是一个天才。”
痞子仙盜 騷客舞墨
穿越陣線聯盟 伍漁人
徐姑姑抿唇一笑,螓首轻摇道:“可别说得我曾认为你是一个天才。”
郭淡呵呵道:“那是,这天下间,谁又敢在咱们无思居士面前称之天才。”
徐姑姑轻轻哼道:“你少恭维我,我可远不及你,至少我可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扬言诸子百家将会再度降临,并且还令如此多的名士哑口无言。”
此话倒是发自肺腑,最初她一度认为郭淡缺乏大局观,虽然聪明,但眼中尽是那蝇头小利,故而她当初才决定去到一诺牙行,在当时她当然是想利用郭淡,可是渐渐的,她发现这剧本完全没有按照她预想得在走。
她原本以为当郭淡到了某一个阶段,还是会入朝为官,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郭淡是坚决不入仕,并且在商界发挥的力量,已经在改变朝堂,这是她难以想象到的,她现在已经开始跟着郭淡的节奏在走。
她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心里也是自愧不如。
“你真的认为诸子时代会来临吗?”徐姑姑突然问道。
她虽聪明,但她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这个层面是她难以企及的。
郭淡反问道:“你觉得呢?”
徐姑姑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你说得似乎有一定的道理,但仅仅基于生产力的变化,而去推断圣人出现,我又感觉这有些言过其实。”
郭淡点点头道:“但其实是极有可能的。”
徐姑姑好奇道:“为何?”
軍長大人,惹不得!
郭淡沉吟少许,道:“就拿赵士祯来说,以前赵士祯在朝中郁郁不得志,但是自去到大峡谷之后,他是如鱼得水,那西南战役三分之一得功劳,可要归属于他,没有他的才智,我军将士也难以拿到那么优良的火器。
然而,他对于国家的贡献,并没有得到合理得回馈,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看得起他,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在,而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当前的思想无法给予赵士祯合理的回馈。
但是随着赵士祯的贡献越来越大,并且给国民带来实际的利益,人们终将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这就需要新得思想,来给予赵士祯回馈,而赵士祯得问题,其实也是工商阶级现在所面临的的问题。
穿越之皇後要出宮
新得阶级崛起,旧得思想是肯定无法满足得,而当新的阶级取代旧阶级,必然会出现新得思想来迎合新得阶级,谁能提出来,谁就是诸子百家,还是那句话,时势造英雄。”
徐姑姑稍稍蹙眉,道:“但旧得阶级肯定不会甘愿被取代。”
郭淡笑道:“这就是目前陛下与我正在干得事。”
徐姑姑凤目一睁,顿时恍然大悟,可她突然斜目瞥了眼郭淡,疑惑道:“可你不过才二十多岁,为何懂得如此之多,而且,你的成功,并非是像他人一样,是撞南墙撞出来的,你的许多行为就好像你的演讲一样,起初让人感觉是东拉西扯,但最终却能够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论,但这些却又不是经验所得,而像似凭空冒出来得。”
郭淡听得是心下惴惴,嘴上却笑道:“你说得也没有错,这当然是一套完整的理论,就是需求与供应,世间万物皆在遵守这个规律,我做得每一件事,也都是根据这个定律来的,只要将这两者理解透,那么就能够做到如我一样。但是我认为儒家思想下,人们是很难理解透这个道理。”
“此话怎讲?”
“存天理,灭人欲!”
郭淡道:“其实人欲便是需求,然而儒家思想又提倡克制私欲,但又有几个人能够克制私欲,故而世间才会有许多的伪君子,他们都无法正视需求与供应,又如何能够领悟透。”
说着,他突然看向徐姑姑,“关于这一点,夫人应该是最有体会。”
徐姑姑微微一怔,旋即又疑惑地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难道夫人不觉得在这宁静、美丽的傍晚,与自己的夫君,漫步在这林荫小道上,聊着彼此心中的困惑,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吗?”
徐姑姑见他又开始了,不禁翻了白眼,摇摇头道:“不觉得。”
郭淡立刻道:“看,这就是为什么夫人难以理解为何我如此出色得原因,因为夫人也与大多数人一样,不敢正视自己的需求,我就不同,我绝不会忽略内心的感受,我就喜欢现在的氛围,故此明天我还得与夫人来这里散步。”
徐姑姑顿时脸上一红,好气又好笑道:“你的需求,为何要我来满足?”
郭淡没好气道:“不然用手吗?”
“什么用手?”徐姑姑错愕道。
避無可避
“呃…咳咳,我的意思是……!”
郭淡突然嘿嘿一笑:“这就要说到那一纸赌约,我用自己的性命换来这一刻得幸福,这必须得好好享受。”
徐姑姑无奈一叹:“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郭淡手臂微微加上几分力道,将徐姑姑揽入怀中,笑吟吟道:“我们这辈子可还有几十年,慢慢恨吧,千万别着急,可别弄巧成拙,因恨成爱。”
“你且放心,绝无可能。”徐姑姑轻轻一哼,可也没有挣脱开来,只是那向来处事不惊脸上露出了一抹羞赧。
……
黑徒
炸了!
郭淡的演讲再度引爆开封府。
霎时间,舆论四起。
但有趣的是,这一回没有像之前那几回一样,大家是同仇敌忾,将矛头统统都指向郭淡。
而是相互撕咬起来。
有不少人还是要捍卫孔孟二圣的地位,那自然就要反驳圣人再度出现,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支持郭淡言论,而且他们的理由令人对方是浑身难受。
我们就是生活在最美好时代。
我们的陛下就是千古第一帝。
这两条可真是令人有苦难言啊!
其实苏煦、徐姑姑、顾宪成等人,都已经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原因就是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以及与海外的联系,导致之前就有不少人提出新的思想,大明是存在这个基础在的,一方面儒家思想一统天下,但令一方面,不少新思想也在蠢蠢欲动,而郭淡的理论是很好迎合这一部分人的需求。
让他们能够更加自由得表达自己观点。
诸子百家不就是各抒己见。
幻想次元掠奪記 受傷的虎仔
倘若儒家一统天下,那就没得说了。
当然,关于郭淡演讲抄录,是八百里加急送去京城。
思想这东西,对于帝王是很敏感的,无处不在的锦衣卫自然会赶紧通报皇帝。
乾清宫。
“如今在那庙堂之上,是朽木为官,殿陛之间,是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使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而就在这危难之际,陛下是竭尽所能,力挽狂澜,在朝中是选贤任能,不拘泥于成规,力排众议,大刀阔斧得对国家进行改革,虽然步履维艰,但仍不忘初心……!”
“等等!”
万历突然打断了李贵,道:“这一段听着熟悉啊!”
李贵忙道:“回禀陛下,此前半段乃是借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与那王朗的辩论。”
“对对对!朕想起来了,难怪听着如此耳熟。”
万历说着,突然一拍桌子,道:“好你个罗贯中,朕今日才知道,原来他是在借古讽今啊。”说到此处,他话锋一转,“不过说得还真是一字不差,如今那庙堂之上,不就是朽木为官吗?那殿陛之间,不就是禽兽食禄吗?”
李贵讪讪道:“陛下,这三国演义乃是元末明初所著。”
万历眨了眨眼,轻咳一声:“倒也是的,呵呵,那刘玄德如何能与朕相比,他在川蜀之地折腾十几年,也未走出来,朕亲政才多少年,那海外的吕宋岛都已经纳入我大明版图,川路再险又怎能与大海相比。你再念一遍,就是提到朕的那一段,朕好好听听。哈哈…..!”
他盘起腿来,坐在塌上,笑得眼如新月。
叫獸不可以
李贵看了看,道:“陛下,这抄录中,多处提到陛下,不知陛下指得是哪一段?”
“就是千古第一帝那一段啊!”
万历狠狠瞪了李贵一眼。
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除了这段稍微有点水平之外,其余的就很一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