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n7oov精品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起點-第兩千一百四十五章強勢看書-x6tom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帝御轩明白,夏渊既然从那里出来了,那么肯定是因为在那里无比突破了,接下来夏渊要去的地方,必然是可以让夏渊突破的地方!
毕竟,如今的夏渊已经没有时间继续浪费了!
而九玄墟…
就是这样的一处地方!
这是,最有希望的地方!
因此,夏渊要去的地方,必然就是九玄墟!
夏渊看着提拉克苏和帝御轩,轻轻一笑,而后深深重重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
“出发!”
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出发吧!
不过,夏渊却摇了摇头,他看着帝御轩,而后用一种认真无比的语气说道:“接下来的时间之中,我会自己前往的。”
“这一次出来,除了是为了和你们打个招呼之外,也是想要知道,那进入到九玄墟之中的通道是什么!”
这,才是夏渊的主要目的。
外围的区域之中,如果是那些禁忌之主降临的话,那么没有规则守护的禁忌之主,是必然会被那尊可怕的无上存在抹杀的。
而如果要是夏渊独自前往的话…
夏渊相信,自己是一定可以闯过外围的那些凶险的,不过浪费的时间实在太多了。
现在夏渊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能够浪费。
因此,夏渊需要从帝御轩这里知道,直接通完九玄墟,甚至是九玄墟高层的那一处秘密通道。
这,可是之前的时候帝御轩就说过的。
其实,听到夏渊不想带着自己前往的时候,帝御轩还是有点小情绪的,不过最终帝御轩还是默默的接受了。
他的存在,现在跟着夏渊就是累赘啊!
所以…
只能如此了!
帝御轩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直接说道:“那一处秘境通道,是我记忆之中觉醒的,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我也不是很清楚的。”
“所以大哥,你一定要小心啊!”
夏渊的笑容依然还是如之前一般平静。
那通道,就算是出现了亿万又能如何呢?!
别人在意,可他夏渊却不会在意分毫的。
很简单,因为就算是出现意外,最多只是被传送到那九玄墟的外围地带,到时候以夏渊的强大,还是可以通过的,就是浪费时间而已。
不过,万一要是可以做到呢?!
那么,就省去了无数的时间,就赚大了!
所以夏渊点了点头…
此刻的古苍始祖饶有兴趣的看着帝御轩,眼中都是一种异样无比的色彩。
之前的时候,夏紫也曾经和古苍始祖说过这帝御轩的事情。
这让古苍始祖对于帝御轩早就有着几分的情绪了。
正如之前夏紫所说的那样,古苍始祖对于混沌真灵一脉也是有所认知的,也是知道这混沌真灵一脉之中,最为尊贵的就是这些知识记忆传承的一脉了!
虽然他们的战力真的很一般,在混沌真灵之中绝对不是顶尖,甚至不是前几,只能算是平均级别的存在,可他们的重要性却不是任何的混沌真灵支脉可以相比的。
所以,在很多的存在的眼中,甚至就算是在混沌真灵一脉的眼中,这知识传承的一脉,绝对就是最为顶尖的,是无上皇族一般的存在!
而这样的存在,这样的几个传承的混沌皇脉,其实古苍始祖都是知道的。
可这其中,却似乎没有帝御轩这一脉啊!
这些混沌真灵一脉,都是可以十分轻松分辨出来的。
恩,很简单。
如果要是人族的话,那么或者还需要分辨出对方的血脉等等,但是这混沌真灵一脉,却不需要这些了。
因为,靠着他们的长相就可以了。
恩,混沌真灵其实就是混沌大恐怖之中诞生出来的生灵存在,想要认清楚这些混沌真灵,当真是简单的不能在简单了,因为他们的长相都是为安全不同的。
除了同一脉之中的存在,其他的支脉之间,长相都是千奇百怪,所以十分轻松就可以认出来的。
起码,帝御轩这一脉,是古苍始祖之前从未见识过的。
之前的时候,古苍始祖还是不怎么相信帝御轩会知道一条通往九玄墟传承之地的通道,可是在古苍始祖帝御轩对着夏渊说出来之后,古苍始祖面色已经越来越凝重了。
因为,帝御轩所描述的那一条通道,竟然是一条空间通道!
而按照帝御轩的描述地点,古苍始祖很快就发现,那里似乎真的可能隐藏着这样一条通道的!
可是,可是…
可是自己身为这界域战场的两大掌控者之一都不知道,为何帝御轩会知道呢?!
此刻,古苍始祖对于帝御轩所代表的那混沌真灵一脉,也是越发的好奇起来了…
“大哥,就是这样的。”
“本来如果你要是没有掌控空间之力的话,那么想要进入到这九玄墟之中,估计要浪费不少的力量。”
“不过现在…”
那是一条空间通道,而这一条空间通道之上有着无数的壁垒,只有一一打通这些壁垒,才有希望真正进入到九玄墟的内部空间之中!
如果夏渊没有掌控空间之力,那么想要做到这一点还是需要无数的力量的。
可现在,夏渊本身就是空间的掌控者!
所以,夏渊几乎不用浪费多少的力量就可以做到的。
夏渊点了点头,看着帝御轩他们,缓缓的开口道:“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之中,会将你们送入到古苍之地中进行修炼的。”
“你们,也要珍惜这一次的机会!”
那些禁忌之地中各种规则力量等等的浓郁程度,比起一些顶尖的秘境来都是只强不弱,这一点夏渊已经有着亲身的体会了。
所以,让帝御轩他们进入其中修炼,简直就是天大的造化!
听到夏渊的话,提拉克苏等人倒是双眼微微放松,不过那边的帝御轩却有点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没办法,他帝御轩就是吃吃吃便可以提升自己的修为了,去修炼?!
那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啊!
不过看到夏渊那坚决无比的眼神,帝御轩果断还是认怂了。
没办法,大哥既然这样说了,那么反抗是不可能的反抗的,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夏渊转身看了古苍始祖一眼,开口道:“那么这段时间之中,就麻烦大人了…”
古苍始祖轻轻的一笑,只是点了点头,只是此刻古苍始祖看向帝御轩的眼神之中,带着一种诡异无比的色彩,这让那边的帝御轩有点毛骨耸立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接下来直到夏渊归来之前,自己可能不会轻松了…

有着古苍始祖携带,速度自然是奇快无比了。
甚至比起使用那些空间传送道统来还要快上不少。
之前夏渊花费了几十天的时间,才终于从那青阳圣城所在的中心疆域来到这里极北之地。
但现在,却只是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到了!
是的,到了!
半天不到的时间,夏渊和古苍始祖已经来到了那东渊之地!
东渊之地…
也被诸多的生灵称为深渊之地,或者说诸神葬地!
这里,整个疆域之中,几乎没有多少的生灵存在。
这里几乎感受不到生灵的气息,因为所有的存在都知道,在这东源之地中,有着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最为可怕的绝世禁忌之地——
诸神葬地!
在这里,埋葬了无数的盖世神灵,其中很多存在都是已经成为了无上神皇,甚至成为了无上圣尊级别的存在。
但最终都是毫无例外的陨落在了这里,成为这诸神藏地的一部分!
就连那样的存在都陨落了,只是普通的生灵谁敢踏足这里呢?!
无数的岁月之中,曾经有无数自认为实力无比强大的恐怖存在甚至是盖世妖孽走入其中,然而却是始终没有一尊活着归来。
这,就是诸神葬地的可怕程度。
除了一些实在要钱不要命,或者已经走到了人生的暮年,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打算最后搏一搏的存在之外,已经没有任何的生灵会走入这诸神藏地所在的东渊之地了。
素手華箏
这一次,夏渊和古苍始祖出现的地方,算是这东渊之地的外围。
诸神葬地的威能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别说深处了,就算是外围区域之中也是几乎没有任何的生灵存在。
而夏渊和古苍始祖出现的地方,算是一处东渊之地和另外一域的交界之地!
这里处处都是时空乱流,不满了一些危险的时空裂缝。
如果要是界域战场之中的存在,可以保持自己本来实力,那么这些时空乱流真的不算什么的。
可现在…
于这界域战场之中的话,那么这些时空乱流是可以轻易将他们完全抹杀的。
可怕,无比的可怕。
所以,这里虽然已经算是了东渊之地的范围,但依然还是没有任何人烟生灵的。
谁也不想不知道被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时空乱流卷入其中!
如果要是出现在其他的域之中那还好,可万一要是没弄好的话,直接出现在了另外的世界之中,甚至出现在了那些可怕的存在之中,那些绝世的禁忌之地中的话,那么这事情就有意思了…
恩,那是相当有意思的,说不定自己瞬间就要凉透了!
所以,这里比起那东源之地来还不如!
起码东源之地中还是有着几尊尝试碰碰运气的妖孽存在和强者存在呢!
但是在这里,却根本就是连一尊存在都没有…
“就是这里了…”
古苍始祖看着夏渊开口说了出来。
按照之前帝御轩提供的位置信息,他们就来到了这里。
之前的时候,古苍始祖就已经知道这时空乱流之地了。
这里,曾经是一出无尽古老的战场!
而当时,是属于神族和一尊禁忌之主战斗的战场。
传闻中,神族倾尽全力也无法抹杀一尊禁忌之主,这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神族,那是巅峰的六大种族之一!
按照古苍始祖的说法,就算是神话时代终结之后,神族已经跌下了神坛,可是在主世界之中依然还是占据了无数的疆域!
甚至在六大巅峰霸主种族之中,依然有着前三的实力!
另外的两大种族,就是人族和魔族了。
而妖族如果不是因为实在太过混乱,而且这些妖族之中内部就是不合的话,那么妖族的存在也有资格成为前三的霸主种族存在。
夏渊之前的时候已经从夏紫那里知道了,不过此刻在听到这些,夏渊还是为神族那可怕极致的底蕴而感到颤抖!
这,就是神族啊!
曾经诸天万界无尽混沌之中的第一霸主种族,是绝对无上至强的霸主种族存在,从来没有任何的种族可以和神族对抗,就算是人族魔族都不行!
神话时代的对抗,其实就是亿万族群和神族之间的对抗。
当然,也并非是夏渊知道的那样了。
神族虽然无比强大,但就算是在神话时代最为巅峰的时代,在神族最为鼎盛极致的时代之中,也绝对不是另外五大巅峰霸主种族联手之下的对手。
神族缔造神话时代,只是因为神族有着可怕的实力,确实有资格称之为诸天万界无尽混沌之中的第一种族,但神族对于五大种族的态度,也只是压制,至于说鱼死网破的事情,他们自然是不会去做的。
而神族也没有必要难么去做的。
神族无比强大,巅峰时刻的神族更加有着近乎镇压诸天的威能,这界域战场虽然可怕,让神族有些束手无策,但要说已经强大到让神族倾尽自己的一切之力都无法拿下来其中一尊禁忌之主的话,那么还是一个笑话的!
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当初,整个界域战场之中诸多的禁忌之主,几乎都有出手,当然古苍始祖没有在这行列之中,如果神族之中要是走出无敌的存在,那么或者他和另外的一尊永恒之王才会出现的,在没有的情况之下,他们是不会随便出手的。
不过除了他们两尊之外,界域战场之中几乎已经走出了另外的九十七尊无上禁忌之主,而就是依靠这里的空间压制,他们才最终将神族彻底灭杀的!
那,等于是一个时代之中的神族,甚至将神族无数的底蕴都消耗一空,虽然那九十七尊禁忌之主都还活着,可本身也是受到了重创,几乎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
经过了无数时代的恢复之后,他们才恢复过来的。
而这里,就是当初神族和那九十七尊无上禁忌之主决战的地方!
“即便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梳理,经过了亿万岁月的恢复,可这里依然还是充满了这样可怕的对抗气息…”
古苍始祖看向了夏渊,眼中带着一种微微异样的色彩。
“你,可以想象当初的一战,是何等的疯狂了吗?”
是啊!
当初的一战,是何等的疯狂!
夏渊可是见过这界域战场本源修复时空的速度,之前他和鬼鸮之主战斗的时候,几乎在撕裂虚空的瞬间,这界域战场的本源已经将时空都修复好了。
而这里…
无数的岁月过去了,无数的时代过去了,却依然还是没有完全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可见当初的战斗是何等的可怕惨烈…
“好了,我们走吧!”
夏渊点了点头,跟在了古苍始祖的身后朝着其中的一处位置走去。
只是短短的数万里距离,夏渊和古苍始祖就遇到了数百次的空间裂缝袭击和吞噬,不过可惜这样的时空裂缝对于夏渊和古苍始祖来说,都是完全没有任何伤害的。
很快,他们已经来到了帝御轩给出的那个坐标位置了。
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片,古苍始祖眼中也是出现了疑惑的色彩。
“就是这里吗?”
夏渊轻笑,点了点头。
虽然,古苍始祖无比强大,甚至几乎掌控了整个界域战场,不过古苍始祖的存在感受不到周围的异样也是正常的。
毕竟,古苍始祖没有真正意义上掌控时间和空间。
所以,古苍始祖自然无法感受到周围的情况了。
夏渊此刻眼中出现了一道明亮的色彩。
因为,夏渊已经感受到了!
下一刻,在古苍始祖那种复杂的眼神之中,夏渊就这样轻轻的挥动了双手。
顿时,一道时空裂缝就就这样出现了…
这是时空裂缝,可是和之前的那些时空裂缝是完全不同的!
之前的那些时空裂缝,都是真的时空裂缝,时大时小,随时都在幻灭之中,可这里的时空裂缝…
这分明就是一个稳定无比的时空裂缝啊!
不,不,不!
这,不是时空裂缝!
古苍始祖看着那所谓的时空裂缝,眼中出现了一抹异样的色彩。
如果准确说来,这应该算是一座时空门户!
是一座十分简易甚至是简陋无比的时空门户!
这,就是那一道门户吗?
古苍始祖眼中出现了无尽诡异的色彩。
而那边的夏渊,已经感受到了!
下一刻,夏渊直接走到了那门户之中,这时候古苍始祖还想要说什么已经没有可能了。
北京公關小姐
看着夏渊瞬间消失的背影,古苍始祖还是感觉有些鲁莽了。
不过…
夏渊都已经离开了,古苍始祖在想说什么已经是没有什么办法了。
古苍始祖也想要跟着夏渊进入其中,不过考虑到自己一旦出现的话,那尊无上可怕极致存在的反应之后,古苍始祖果断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毕竟,古苍始祖不是这个时代之中的妖孽,不是这界域战场之外的生灵,如果他贸然进入其中的话,那么是不会受到这界域战场规则保护的…
想了一下,古苍始祖最终还是在这里留下了一道分身之后,消失在了原地…

时空通道之中,夏渊不断的前进。
果然,一切和帝御轩说的一样,如果不是帝御轩专门介绍过,夏渊或者真的会认为和所谓的门户,已经被人彻底的封死了呢!
没有走出多远的距离,夏渊就遇到了堵塞,不过这些堵塞却不算什么,当然夏渊也没有浪费自己的力量,掌控了空间之力的他,瞬间穿透了这堵塞。
不过,这仅仅只是开始,因为不到半天的时间之中,夏渊已经遇到了上百个这样的堵塞了!
“呼!”
“如果不是帝御轩这小子明确说过,这里有着无数壁垒的话,那么或者我已经放弃了…”
是啊,一道时空通道被堵塞上百次,就算是明知道后面有着秘宝,可最终还是会放弃的。
很简单,因为如果不是掌控空间之力的存在来到这里,那么想要走到夏渊现在的位置,估计已经将全部的力量都消耗干净了吧!
没办法,这些壁垒实在太多太多了,足以阻拦任何的生灵进入其中的。
七夜談 十四闕
不过好在夏渊对于空间的感悟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很快就穿过了这些。
“接下来,应该是快到了吧!”
此刻,夏渊又一次想到了之前的时候夏紫说的那些话。
如今夏渊对于帝御轩这一脉,也是越来越好奇了…
不过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下一刻,夏渊的速度又一次加快了…

穿越了将近两百的时空壁垒之后,夏渊终于还是停了下来!
因为,夏渊已经感受到了!
是的,他已经感受到了!
感受到了在这时空的壁垒之外,出现的那种气息!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夏渊根本没有办法描述,似乎是一种可怕的威严在酝酿,这种可怕的威严一旦降临,那么夏渊感觉自己瞬间就会化作虚无的。
不过,却又有一种气息的存在,不断的压制这种可怕的威严,让这种威严似乎永远无法降临下来!
一方面,是感觉有着一种即将破灭的恐惧之感,可另外的一方面,却又是认为这种可怕不会降临!
这,实在是让夏渊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前面,应该就是九玄墟了吧!”
“之前的时候帝御轩曾经说过,一旦通过这通道进入到九玄墟之中,那么甚至可以进入到最后的几层之中。”
“不过可惜,我却用不上了…”
是的,如果要是单纯为了这里的那些秘宝什么的,那么直接进入到这九玄墟的最后一层,确实可以帮助夏渊节省无数的力量。
但这一次,夏渊根本就是为了来这里试炼,根本就是为了可以让自己恢复到之前极致巅峰的姿态之中!
所以,就算是夏渊直接出现在了最后一层之中,他也是会转身回到之前的层次之中,继续挑战的…
而且,还有十分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如今的九玄墟已经被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彻底的修改了!
九层秘境,考核的不是单一的方面,而是九个方面!
甚至这九个方面,都是因为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修改缘故,具备了同样可怕的层次!
如果要说到困难程度的话,那么这九层秘境之中任何一层的可怕,和其他的八层都是没有丝毫区别的!
在其他的秘境之中,一层和八层或者说顶层之间的差距是十分巨大的,是无比巨大的。
可是在这里,却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也不能说是一点区别都没有的。
因为这里,一层和九层秘境之中,考核的东西都是不同的。
这,算是唯一的区别了吧…
夏渊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终于还是穿过了那最后的一层障碍壁垒…

这是一个无尽黑暗的世界。
在这里,看不到任何的存在
只是就在夏渊打算去感知一下周围的时候,整个黑暗之中却陡然间出现了一道光芒。
而后,彻底的明亮了!
是的,完全彻底的明亮了。
整个天地之间,似乎都进入到了一种无尽璀璨夺目的光彩之中!
那一刻,夏渊看到了…
那是一尊缓缓走来的存在。
他,就这样缓缓的走来了,无比的平静,眼神之中没有任何的波澜!
这,不是一般的的对手啊!
是的,夏渊可以确定,这尊对手,不是一般的对手!
因为正常的考核之中,大家遇到的也只是一些意志考因而已,但是从这尊走来的存在身上,夏渊看到的,却就是一种死亡,一种凋零,一种极致恐怖和可怕的威严气息!
这是一尊,无敌的强者,而且还是一尊,有着自我意志的存在!
这,就有些可怕了…
“无数的时代之中,你是唯一一尊走到这里的存在…”
就在夏渊沉默的时候,那尊走来的存在缓缓开口了。
“跨越了空间,直接出在了这第七层之中,确实现在的你,已经无比接近终点了。”
“只是,这有意义吗?”
那尊存在,就这样看着夏渊,无比平静的问着。
“这里,每一次的考核都是同样级别难度的,而现在的我,同样也是被赋予了最为可怕的状态!”
“我,拥有昔日我巅峰时刻的威能!”
“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
夏渊一愣,终于第一次认真无比的打量起走来的这尊存在,而后夏渊微微眯起了眼睛。
“你,就是被镇压在这里的那尊存在?”
是那尊存在,又或者可能就是那尊存在的意志化身。
听到夏渊的话,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轻轻一笑。
“没错,不仅仅是在这第七层之中,就算是其他的八层之中,同样都是有着我这样的意志化身坐镇,只是因为规则的不同,我们呈现的方式也是不同的。”
“而这一关,考核的就是战力!”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你还有信心,可以通过我这一关吗?”
夏渊看着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突然间笑了起来,无尽开心的笑容,一种无尽异样的笑容。
“传闻中,你不是一尊无尽可怕的存在吗?”
“而且,还是一尊无比狂暴的可怕存在,一言不合——”
“恩,不管合不合,反正就是一句话都不说,变直接开杀的那种。”
“怎么现在,竟然好心全解我起来了…”
是的,就是全解,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说这些话,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意思,那就是希望可以让夏渊自己离开!
这,完全不对啊…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微微沉默,许久之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也不想和你绕圈子。”
“你的实力,我确实无法感知清楚!”
“这,是不正常的!”
“如我一般的存在,虽然只是意志烙印之下的我,但我还是传承了本体无数的强大之力。”
“所以,我应当是可以看透你的,但是没有!”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说的很坦然:“这足以证明,你有着极端恐怖的强大实力,甚至是——”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双眼之中出现了一种璀璨的色彩:“不弱于我这意志烙印分身的实力!”
“而且,之前你走出的时候,设计通过空间通道做到的,那么就足以证明,你还掌控了空间一道…”
“一尊,逆天的妖孽掌控了空间之力,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然而事实上就是你,真的掌控了!”
“所以,我忌惮你…”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似乎没有任何隐藏的意思,一上来就将实话都说出来了。
而听到这话,夏渊也是有些无语。
对方将忌惮自己说的这样简单这样干脆,还是让夏渊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啊。
从这简单的对话之中,夏渊心中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形象已经彻底的改变了!
之前的时候,通过古苍始祖的话语,夏渊心中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根本就是一个狂魔,一个杀戮亿万,无尽疯狂的存在。
可如今看来,似乎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啊…
起码,对方知道自己无比神秘,知道自己可能有着强大的底蕴,所以并没有和夏渊之前想象之中,一上来就直接叫嚷着砍杀夏渊的。
夏渊看着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此刻竟然有点无语。
对方都说的明明白白了。
就是忌惮你!
是的,无比的忌惮你!
就是因为忌惮你的存在,所以我才没有出手,所以我才这里劝解你,让你离开这里的。
而夏渊…
夏渊竟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好吧,对方说的实在是太对太对了…
“可是,我如果不想离开呢?”
夏渊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
“我已经知道,你的本体将这里的九层秘境全部改造,将其中全部更换成为了九个不同的考核,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而且,这九层秘境之中的考核,难度都已经被你开启到了最大的程度了…”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看着夏渊,没有说话,似乎他的眼中永远看不到其他的色彩一般。
“不过,有一点,同样也是改变了!”
“那就是,可以在这里得到的好处!”
“那是通过每一关之后,可以得到的好处!”
“如果有人真的可以通过这九层,甚至哪怕只是一层的存在,那么得到的好处将会是无法想象的,等同于曾经你还处于沉睡的时候,有人直接强行走通了九关之后的奖励!”
“是这样吗?”
夏渊之前已经猜到了。
事情,应该就是这样的!
虽然按照古苍始祖的意思,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几乎已经摆脱了规则的限制,他在制定自己的规则,但实际上呢?!
也许,就算是古苍始祖都没有意识到一点,无比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如果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真的可以做到改变这里的规则,真的可以自己随便缔造规则的话,那么这考核——
还会存在吗?!
既然,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甚至了那么多,甚至将这九玄墟外围的那些空间都改造成为了无尽可的区域,就连那些顶尖的存在都是无法进入其中,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做那么多,也只是为了阻止,仅仅只是为了阻止那些盖世的妖孽进入其中罢了。
但如果要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真的掌控了这里规则的话,那么他为何不将这所谓的考核,直接取消呢!
是的,为何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不将这规则,这考核的规则,这可以不断窃取他本源的规则彻底的取消呢!
他,为何还要在这里浪费这些时间呢?!
夏渊的话,让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更加的沉默了。
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似乎已经意思到,他欺骗别人还是可以的,但是欺骗夏渊…
没有可能的!
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欺骗夏渊的打算,已经算是完全的失败了…
深吸一口气,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也开始变得更加的郑重起来!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无比安静的看着夏渊的存在,此刻他的眼中都是那种动荡无比的色彩。
“你很聪明,竟然连这些都猜到了!”
“没错,一切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虽然我已经掌控了一部分的力量,甚至掌控了一部分的规则,但大体之上,还是要受到这里的规则,受到这界域战场规则的压制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你才希望我离开!”
“因为,你无法确定,是否可以对付我,毕竟我掌控了空间。”
“见上你无法看透我的存在,所以你更加如此的希望了!”
“如果我一旦真的突破了这考核,那么结果就是我将会得到无数的赏赐,而这些都是你的本源!”
“我说的,对吗?”
夏渊一脸笑容的看着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而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面色在刚才的愤恨之后,已经又一次恢复到了平静之中。
“既然,你如此自信的话,那么就来尝试一下吧…”
“让我看看,你是否真的有着这样的实力!”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看着夏渊,他无悲无喜,只是在刚才夏渊提及那些事情的时候微微动荡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到了平静之中。
不过,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虽然没有任何的眼神变化,但是夏渊却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气息那种可怕的动荡了!
是的,动荡了!
显然,夏渊的话对了!
既然如此…
夏渊嘴角带着一丝笑容!
对方,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是曾经时代之中的主角,是无上可怕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横空出世,那么也许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将会统御那可怕的时代无数的岁月,甚至如果他真的依靠那些吞噬,做到最终逆天的话,那么有着很大可能突破封印的限制,成为一尊无敌无上的存在。
这,不是随便说说的。
因为,就连古苍始祖也说过这样的话。
他对于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评价也是很高很高的,纵然是身为对手,纵然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是恶魔,可古苍始祖依然还是有着非常之高的评价。
如此一尊存在,夏渊终于碰到了!
此刻夏渊心中,没有任何畏惧的色彩,甚至此刻他眼中充盈的,都是激动,都是一种兴奋的颤抖!
其实,夏渊也是渴望这样极致璀璨的一战。
对方,正是他夏渊需要的存在!
现在的夏渊,战力又一次提升了!
那三百九十九禁忌呼吸的时间,让夏渊的元神元神战力简直强大到了可怕的程度,而依靠这样的力量…
如今的夏渊,虽然还不是那全盛时期的鬼鸮之主的对手,但是面对足以排名前三十的绝望之主,如果对方可以重生归来的话,那么夏渊绝对可以不用那样凄惨就战胜甚至是粉碎斩杀对手了!
如今夏渊,已经有着排名前二十,甚至前十五的禁忌之主的实力了!
想要寻找到一尊可以和夏渊同阶一战的存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在这里,夏渊却知道了!
是的,之前的时候夏渊选择这九玄墟,除了是因为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之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夏渊,渴望这样的一战!
他渴望,真正意义上同阶一战的对手!
但是很可惜,没有,真的没有啊!
就算是强大如古苍始祖一般的存在,如果真都要是和夏渊同阶一战的话,那么也是会被夏渊碾压的…
所以,所以…
而这里,就是可以让夏渊尽情绽放的地方!
这里,就是可以让夏渊,完全极致绽放自己最为璀璨实力的地方!
所以,这一刻夏渊眼中出现的,就是兴奋无比的色彩,是动荡无比的色彩!
“那么,就开始吧!”
“那么就让我看看,看看你真正的实力吧!”
夏渊的气息,已经完全的蒸腾起来,面对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夏渊的灵魂之中都是一种战栗!
虽然夏渊不知道,这一次战斗之后是不是可以让自己顺利突破,成为那样极致圆满的存在,甚至直接突破。
可有一点夏渊还是清楚的,那就是这一战之后,他一定可以得到无数的好处!
而到时候…
他就算是无法突破,可一定能够更加的靠近突破的边缘!
感受到夏渊身体之上出现的那种气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眼中第一次出现了动荡的色彩!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只是一尊意志烙印,他仅仅只是意志烙印的存在,是被他的本体,被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幻化出来镇守这里的!
当然,如今的他已经足够强大了,虽然和本体比起来还是有着一定差距,只是相当于本体这样层次之中六成的力量,不过对于任何的妖孽而言,都是极致的碾压,就算是遇到那些禁忌之主,除非是那些顶尖的禁忌之主,不然他都是没有什么畏惧的!
只是,只是此刻…
只是此刻当他感受到夏渊身体之上出现的那种气息之后,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却第一次感到了一种慌乱!
没错,就是慌乱!
这,怎么可能呢!
这,究竟是什么气息!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无法想象,为何夏渊的肉身之上,竟然会存在如此可怕的气息!
而且,而且!
而且最让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无法接受的,还是夏渊下一刻绽放出来的气息!
强大吗?
是的,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强大可以形容了,而且这其中,竟然让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感受到了一种,时刻可以将他毁灭的气息!
这,才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最为无法接受的事情啊!
怎么会这样呢?!
这,是一尊年轻无比的存在!
可是这样一尊年轻无比的存在,为何会拥有这样的强大之力呢!
没有等待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反应过来,夏渊已经出手了!
他,是为了战斗,但更加也是为了突破!
如果不能突破的话,那么夏渊这一切所谓的坚持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夏渊,就是为了可以战胜一切的对手,就是为了可以让自己突破,这样的话才能够让他活下去!
所以,但凡是可以战胜对手的机会,夏渊绝对来什么君子之战的…
瞬间消失,瞬间出现!
如今的夏渊,已经将空间之力感悟到了极致,已经达到了圆满的程度之中,虽然比起那时间之力还是稍微差了一点,但如果夏渊离开这界域战场的话,那么他绝对可以在最短暂的时间之中,让自己达到大道的级别!
对于夏渊的消失和突然出现,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似乎已经有着准备了。
之前的时候,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就已经看到了夏渊施展的空间之力,如果要是没有一点点防备的话,那么才是真的天大的笑话呢!
所以,当夏渊瞬间消失的时刻,当夏渊再一次瞬间出现的时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已经最好了准备!
一瞬间,直接就是强大无比的一拳杀出,直接就是朝着夏渊镇压而去!
刹那间,夏渊的身影就这样直接倒飞而出,飞到了久远之外…
这一拳,并非是单纯的肉身一圈,其中蕴含了无数可怕的力量,虽然和夏渊自己的无上之力比起来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不过比起一般存在掌控的力量,已经强大了不仅仅是一个级别了!
不过可惜,这样的力量距离无上之上,还是有着天大差距的!
所以,这些力量在进入到夏渊身体之中的一瞬间,就被夏渊疯狂的吸收,就被夏渊疯狂的吞噬了!
只是短短的时间中,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杀出的,想要破坏夏渊身体的可怕之力,就这样彻底的消失虚无了…
呆呆的看着夏渊,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色彩!
那力量虽然已经离开了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可依然还是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然而,然而!
然而,仅仅只是一个瞬间,竟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一种情况,瞬间让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有些震撼起来!
而这时候的夏渊,可没有打算给对方愣神的机会!
因为,夏渊又一次出现了,有一次记朝着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疯狂镇压而来!
这是战力之战,并非是实力之战,所以夏渊九大天门带来的那种极致实力的加持,已经没有什么用途了。
甚至就连自我异象这样无敌的手段,夏渊都是无法使用出来了。
因为这些东西,给夏渊带来的并不是战力的加持,而是实力之上的增加,受到这里的限制,夏渊根本无法使用那些手段。
不过…
那又如何呢!
因为现在夏渊有着可怕的无上之力,因为现在的夏渊,站里已经达到了逆天的程度了!
所以,那些东西就算是不用又能如何呢!
他无法使用,那么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也是无法使用的,这已经足够了…
又是一拳杀来,夏渊已经意识到使用空间之力进行偷袭的办法,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用途了。
不过,无所谓了!
刚才也只是夏渊的一个个试探而已,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
是他夏渊最为喜欢的,最为擅长的——
最强对抗一战!
感受到夏渊一拳之中蕴含的力量,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面色终于又一次变化了。
十分可怕强大,而且从夏渊的拳头之上,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感受到了之前感受过的那种危机!
是力量!
没错,就是力量!
虽然不知道这种力量究竟是什么,可是从夏渊的拳头之上,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感受到的却是一种足以威胁到他,甚至足以让他彻底虚无的力量!
禁忌之力!
这一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想到的,就是禁忌之力!
只是,只是…
这真的是禁忌之力吗?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眼中出现了一丝茫然的色彩。
不过瞬间之后,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已经不在意这些东西了,因为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知道,不管是什么力量,只要将夏渊击杀,那么就没事了!
而如果不能将夏渊杀死的话,那么死的就是他了!
所以,那么就杀吧!
刹那间,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已经碰撞到了一切!
夏渊一拳之下,竟然直接杀穿了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胸膛,显然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感受到夏渊拳头之上蕴含的无上之力的时候,似乎就已经想到想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对于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甚至反手就是一拳录下,直接重重落在了夏渊的身体之上。
帝体!
这是,无上的帝体!
是帝道轮回战体,可以说是世间最为极致的战体,起码在如今的层次之中,他夏渊的肉身就是最为无敌的。
但是,当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同样一拳落下的时候,夏渊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炸裂开来了!
虽然,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力量无法威胁到夏渊,可对方的实力却远在自己的之上!
这一拳之下,夏渊倒飞而出,但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同样也不好过。
虽然站在久远之外,努力的站稳了自己的身体,但是他胸口之上那可怕的洞窟还是如此的醒目。
甚至与,短时间之中竟然无法恢复…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面色变了又变。
不是禁忌之力!
但是,却已经无限的接近禁忌之力了!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毫不怀疑,等待夏渊踏足到大道领域的那一刻,当夏渊的力量都在蜕变之后,那么他的这种力量,几乎就是禁忌之力的存在了!
可怕?!
这已经不是可怕可以形容的了!
比起古苍始祖来,甚至比起夏渊认识的所有存在来,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见识无疑是更多更广的!
但就算是广博如他的存在,却也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力量,甚至堪比那无上之力啊!
这,完全颠覆了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认知…
“不可能的…”
无数的力量不断汇聚,现在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只能依靠数量将口中之上的那些可怕力量驱散了。
只是…
当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抬起头看到夏渊的时刻,他的嘴角却微微抽搐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夏渊竟然又一次站了起来。
之前的一拳,看似只是简单的一拳,但实际上却是一种盖世的秘法,一种极致可怕的顶尖杀伐之术,就算失去强大如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存在,也无法施展多次这样的秘法!
既然知道了夏渊身体之中有着那种可怕的力量,让他的力量无法进入到夏渊的身体之中伤害到对方,所以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就果断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他这一次就是打算施展出一些强大杀伐秘法,直接将夏渊完全的粉碎!
你的力量是可怕,但是我不和你的力量对抗,而是直接将你的本体彻底的虚无!
这样,总可以了吧!
然而,然而…
在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认为之中,已经到底,短暂时间之中难以恢复过来的夏渊,竟然又一次站了起来!
虽然有些摇摇晃晃,虽然夏渊的嘴角不断滴落鲜血,可这样的战果,和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之前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的!
实在是,相差太多太多,太大太大了!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无法接受,根本不愿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种肉身!”
“这种力量!”
“你究竟是谁?!”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有些骇然。
他觉得,自己的各个方面都被夏渊压制了,虽然还是可以强行和夏渊杀到有来有回,不过最终的结果,一定就是他陨落!
是的,仅仅只是和夏渊接触了两次,只是和夏渊对抗了两次之后,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已经看到了这样的结果了。
这,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无法接受的事情!
可现在,现在…
现在,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已经没有办法了!
而那边的夏渊,只是看着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只是,缓缓走来了。
确实强大无比,确实比起一般的存在来,更加让夏渊感到战栗!
虽然各个方面都注定要被自己压制,可对方真的已经无比的可怕强大了!
毕竟,对方只是一尊意志化身,和本体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而且还有一点十分重要,就是对方的境界,其实是和自己一样的啊!
这是夏渊,迄今为止第一次遇到可以和他在同样境界之中战斗到这样程度的存在!
真的已经足够可以了!
如果是同样的境界之中,夏渊是有着足够的信心可以随便打爆任何存在的!
而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和自己之间竟然可以战斗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无比的可怕,已经无比的恐怖了!
夏渊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恢复过来,而当夏渊完全恢复的一刻,远方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也已经依靠庞大的数量强行驱散了身体之中属于夏渊的无上之力了。
下一刻,对方又一次朝着夏渊杀戮而来!
只是,就在即将和夏渊下一次碰撞的时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无数恐怖的漩涡!
那是一道道宛若流沙一般的存在,其中竟然蕴含了一种种可怕的禁忌之力!
是的,就是禁忌之力!
这是,禁忌法术!
没错,就是禁忌法术!
夏渊的眼中第一次闪过了那种诡异无比的色彩。
竟然,是法术!
还是禁忌法术!
虚空之中,那可是足足上百道这样的漩涡啊!
这代表的,就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在瞬间,发动了上百禁忌法术!
是了!
夏渊瞬间恍然…
就连神话时代之中的一些顶尖圣尊存在,甚至都可以双道修炼极致,那么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作为远远超越这样的存在,作为原始时代终结之后,真正意义上站在了一切最为极致巅峰圆满的存在,又如何只是单一的道路呢!
不过夏渊可以肯定,对方不是三道,只是双道!
不过就算是元神一道,对方也已经走到了极其可怕的境界了…
这一刻夏渊猛然间想到了。
是了!
之前的时候古苍始祖介绍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时候,曾经说过对方吞噬无数的生灵,而似乎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升他的元神吧!
既然如此,甚至已经吞噬了无数了,那么就算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第三道还没有达到真正道的程度,但想来也应该已经不弱了。
瞬间发动上百禁忌法术,这无疑是极端可怕的,而且只是在瞬间就完成了。
这骤然发动之下,足以让人慌乱无比,甚至直接陨落了。
不过可惜,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面对的是夏渊。
不是那些没有什么战斗经验的存在。
所以,当此刻夏渊感受到那些禁忌的气息之后,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通一瞬间,就在那些可怕的漩涡即将吞噬夏渊的时刻,虚空之中竟然出现了无数恐怖的雷霆巨龙,出现了无数可怕极致的红莲业火,出现了无数光明和黑暗的交织!
这,就是夏渊的手段!
既然你选择使用禁忌法术攻击我,那么我,也回敬你!
是的,回敬你!
一瞬间,出现了!
灿烂的力量,瞬间影响了整个天地,影响到了使用的运转!
而这一刻,那上百道可怕的禁忌漩涡,已经将夏渊完全吞噬了。
只是在这同一时间,夏渊的禁忌法术也完全绽放了…
如果说夏渊对于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施展出法术来是感到惊讶的话,那么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对于夏渊的禁忌法术,可就是震撼了!
是的,无尽的震撼。
甚至,还带着一种叫做恐惧的清楚!
没错,就是恐惧了!
是真正源自心底深处的恐惧!
因为,就算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存在,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啊!
他,没有想到夏渊竟然——
是三道!
没错,之前夏渊的肉身,肯定就是一道!
而夏渊的能量一脉实力,这就完全不用说了。
此刻,这突然之中出现的禁忌法术,已经足以证明,那是第三道元神一道的实力!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可不是什么白痴,他已经看出了夏渊的年龄,虽然带着无尽腐朽的气息,但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却肯定对方年龄不大。
对方这样的年龄,就算是提升自己掌控的这双道都是无比的困难,哪里来的时间去专门研究那元神的力量呢!
所以,只能是三道,必然是三道,肯定是三道的存在!
而且,这可是…
感受到那虚空镇压而来的足足上万的近乎法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似乎看到了自己彻底化作虚无的画面…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没有想到,夏渊竟然是如此的极致疯狂,竟然选择了如此疯狂的手段!
他竟然,如此强势的直接面对自己,任由那些禁忌法术伤害自己而不作出任何的反抗。
反而是使用这样强势的手段,似乎是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样子!
这不是疯子又是什么呢!
只是下一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却发现自己错了!
真的打错特错了!
夏渊,并非是想要和他同归于尽的!
因为对方,明显有着足够的把握了…
那些禁忌之力,瞬间绽放在了夏渊的身体之上,可是让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期待之中那种肉身完全虚化的画面竟然没有出现!
虽然也是在不断的破坏,但是这些破坏的速度和力量——
甚至没有之前他那强大秘法一击来的有效果!
这,简直就是颠覆了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的认知啊!
这一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算是完全的明白了!
夏渊的肉身之中,竟然也蕴含那种无上之力!
虽然,那种无上之力的威能,尚未达到真正极致圆满的程度,达到那无敌的程度。
那种无上之力现在是无法和禁忌之力比肩的。
不过,那又如何呢!
因为,只是相差无尽的存在,已经可以抵御这些禁忌之力的侵蚀了!
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知道,如果等到夏渊掌控的那种力量,完全蜕变成为真正堪比禁忌之力的无上之力的时候,那么他甚至,几乎可以做到免疫禁忌之力了…
禁忌之力…
就算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也是将禁忌之力视为自己的极致之力啊!
可现在,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却悲哀的发现,自己最强大的底牌之力,对于对方而言,似乎根本不算什么…
这,已经不是可怕可以形容了!
而就在这一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感受到了…
那是虚空之中降临的可怕之力!
比起夏渊来,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本身对于禁忌之力的承受能力就远远的不足!
虽然他也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和夏渊比起来,还是有着巨大差距的。
而且,而且…
他杀向夏渊的,只有一百禁忌法术啊!
如果在其他的时候,那么一百禁忌法术已经足够了,但现在…
他要承受的,却是足足上万禁忌法术!
所以,结果已经出现了…
看着夏渊,此刻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眼中都是那种无尽复杂,都是那种带着不甘和惊悚的色彩。
而后,消失了,彻底的,虚无了…
轰隆隆——
整个这一层之中,都出现了可怕的动荡!
甚至不仅仅是这一层之中,整合九玄墟之中,都出现了一种可怕的震颤…

古苍始祖的分身静静的看着,那一瞬间他的眼中出现了一种微微惊悚的色彩。
这样的气息波动…
古苍始祖知道,胜利的肯定是夏渊!
因为,就在夏渊进入到这九玄墟之前,他已经使用特殊的手段在夏渊的身上留下了一丝的印记。
如果夏渊要是陨落其中的话,那么古苍始祖是可以知道的。
而现在,没有…
那么证明,夏渊肯定没有死去。
夏渊不死的话,那么陨落的,必然就是另外一尊存在了!
就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了!
是的,就是如此!
因为如此可怕,甚至让这九玄墟都震荡的力量之下,绝对是要陨落一方的!
“夏渊…”
“夏渊!”
“夏渊啊…”

缓缓的站了起来,夏渊深吸了一口气。
而此刻,无数的光芒瞬间出现,就这样疯狂的涌入到了夏渊的身体之中!
那一瞬间,夏渊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提升,都在不断的加强。
只是可惜,这样的提升复苏虽然已经很大很夸张,可想要让夏渊直接成为那巅峰的存在,几乎还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
夏渊清楚,这些可怕的提升,如果要是放到那些其他的存在身上,那么足以让他们瞬间蜕变!
甚至,让一尊王者级别的妖孽直接成为帝耀级别的存在,让一尊帝耀级别的妖孽,可以成为无上之上!
当然,无上之上已经算是最顶尖的存在了。
这,已经足够可怕了!
只是这些对于夏渊来说,却还是没有多少多少的用途。
没办法,现在的夏渊已经有些可怕的过分了,他的各个方面已经提升到了极致程度,就算是得到这些好处,也无法提升太多了。
而且,夏渊现在需要的是境界之上的突破,所以他将这些本源,几乎全部用在了冲击境界方面。
然而十分开心,还是没有任何的动荡,那境界的稳固程度让夏渊不断皱眉。
不过,瞬间之后夏渊却舒展开来。
虽然还是没有成功,不过这不正是夏渊预料之中的事情吗!
这一切,都在夏渊的就算之中。
只是现在这样的提升,还是不够,还是远远不够的。
夏渊也从来没有指望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直接让自己成为高阶圣贤霸主的存在。
而且,夏渊已经感受到了!
虽然没有成功突破,不过那壁垒却已经松动了许多!
起码,已经让夏渊看到了希望了…
所以…
“那么,就继续吧!”
这一刻,夏渊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户。
夏渊知道,这是通往第八层的门户。
他之前出现的地方就是第七层。
而如今,要去的就是第八层九玄墟的秘境空间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夏渊直接走进了其中…

“你确定,要与我为敌吗…”
依然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而就在这时候,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身影。
无尽深沉,充满了一种古老沧桑,宛若天边的声响不断回荡在夏渊的脑海之中。
夏渊没有任何的异样。
他只是看着前方,虽然夏渊不知道这声音来自什么地方,但夏渊却知道对方在看着自己,这就足够了。
“与你为敌?”
“如果你心中是这样想的,那么就是这样吧…”
木葉之旗木家的快樂風男
夏渊的表情无比的淡然,并没有这声音的主人是一尊无法想象的存在而有任何的震荡。
为敌,又能如何呢?
对方,确实可能是一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
然而,那又如何呢!
现在的他,依然还是处于封印之中,不说是不是可以脱离这封印,就算是他真的能够走出这封印的存在,还不知道多少岁月之后呢!
而那时候——
他夏渊只要那时候依然还活着,那么为敌就为敌吧!
他,不会在意这些的…
听到夏渊的回答之后,那声音完全的沉默了。
夏渊知道,这可能就是属于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真正的本体吧!
只是,对方显然还是有些太过小看夏渊了,他觉得自己出现,那么夏渊就会臣服就会颤抖。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夏渊的强大,根本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须臾之间,又是可怕极致的动荡。
刹那之后,整个无尽黑暗的世界之中,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的光芒。
熾焰豪門:boss老公誘妻成癮 尙笑
那是,一道道闪烁着幽暗色彩的墨绿色光芒,在这黑夜之中不断摇曳,只是看到就让人有着一种无尽战栗的诡异之感。
夏渊看到前方,看到不远处出现的一座古老的门户。
上面都是腐朽的痕迹,甚至就连其中溢出的玄奥也是残缺的。
周围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的诡异,都是如此的可怕。
夏渊微微打量了一下,最终还是朝着那门户走去了。
虽然不知道这一关是考核什么的,当夏渊直接一路走下去,那么终究可以过关的!
是的!
而后,靠近,不断的靠近。
终于,夏渊就这样来到了那古老腐朽的门户之前。
这期间,夏渊已经将自己的精气神提升到了巅峰,虽然夏渊在这里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危险。
但他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夏渊的对手,是那尊无上极致可怕的存在!
只是即便是走到了这个幽森大殿的终点之处,夏渊却依然还是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甚至哪怕一点点的异样都没有。
最终,夏渊还是将注意放到了眼前的门户之下!
夏渊不是白痴,既然之前没有什么危险,没有什么考验,那么真正的危险和考验,应该就是在这门户之中吧!
深吸一口气,夏渊最终还是退开了那门户,直接走进了其中…
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
等夏渊走出这门户的一瞬间,他发现一切都变化了。
面前的世界,已经不在是之前那个大殿之中,不再是之前那些让人看到之后就感到无尽阴郁的世界了!
而如今出现在夏渊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存在,是一个处处都是熔岩,都是骸骨的世界!
吃定乖乖的你
不过,和之前的时候也有着一丝相同的地方,那就是在远处的尽头,依然还是有着同样的一个门户!
是的,就是门户,一个璀璨无比的门户。
和之前的那道门还是有着一些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门户已经不在是之前的那种腐朽,那种充满诡异的色彩。
这里的门户,看上去就是一个无比可怕的门户,一个充满了盖世凶焰的门户!
这一次,夏渊还是如之前的时候一般直接走了过去。
结果,还是和之前的一样,完全的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丝毫,看到任何的不同之处,完全就是正常的状态。
直到夏渊走进了那扇门户之后,依然还是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终于,夏渊来到了第三处场景之中。
这是个寒冰的世界…
然后,是第四处,第五处…
当夏渊走到第六处空间场景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
此刻夏渊,是无比平静的色彩,平静到无法想象。
是的,因为此刻夏渊的双眼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瞳孔焦距了…
就是那样看着,静静的看着前方,如今夏渊前进依靠的完全就是本身的感觉。
夏渊,已经知道之前走过的那些门户,究竟代表了什么了…
那是,听觉,那是视觉,那是嗅觉,那是味觉,那是灵觉!
当夏渊走过了这五扇门户之后,他已经失去了这五感了。
无疑,现在的夏渊感觉已经处于了那种无尽的黑暗层次之中,那种被一切的危险包围,却无法做出任何反抗之力的危险层次之中。
只是,夏渊依然还是在不断的朝着前方走去。
这,是一种可怕的经历,足以让任何的存在彻底的崩溃,然而面对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场景,夏渊的面容之上甚至连一丝扭曲都没有。
就这样,安静的走着,不断的走着…
终于,在不知不觉中,夏渊已经走到了第七扇门户之中了。
而这一刻,夏渊的一切都被剥夺了,甚至就连夏渊最后的感觉也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那是看不到任何的无尽黑暗,那是一个充满了无尽永恒宁静的世界!
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唯一存在的,就是顾忌。
失去了感觉,夏渊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或者有什么样的危险,这些都不知道。
他,只是依然不断的走着,走着…
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也许是无数的岁月。
在这样孤寂之中,夏渊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的时间。
可能是很久很久,也可能只是短短的一个刹那吧。
夏渊不知道,不清楚。
但是他却始终没有丝毫的在意,夏渊只是在不断的前进,只是在不断的前进!
对于现在的夏渊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了,就算是失去了全部的一切,他也依然会前进的…
此刻的夏渊,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
他只能前进,不断的前进!
恍惚间,夏渊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一切,仿佛是手臂断裂,仿佛是灵魂撕裂,仿佛是,就要从此彻底的沉沦了!
一世婚寵:總裁嬌妻太撩人
但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身为一尊无上至强的妖孽,就算是面对那些禁忌之主都可以强势对抗,甚至对抗到底的存在,此刻却什么都不能去做,此刻却什么都做不到!
这种感觉,让人有着一种绝望的冲动!
越是强大的存在,那么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下,就会感到越发的绝望!
可夏渊没有,他依然还是保持了之前的状态。
夏渊已经明白,这一切都是考验,都是幻象。
而这一关的真正真谛,可能就是崩溃,就是绝望!
一旦夏渊真的陷入到了那种崩溃和绝望之中,那么也许就要彻底的消失了吧!
或者,这就是这一关的精髓和真正考验所在!
只是…
如果要是其他的存在处于这样的一关之中,要是其他的那些盖世的生灵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那么说不定真的会彻底的崩溃吧!
而那些盖世的妖孽,更加也是如此了!
毕竟,越是强大的妖孽,那么越是迷恋自己的实力!
当他们发现自己引以为傲,自己坚持的一切都彻底消失,都成为过去的时候,那种崩溃的感觉来的会更加的猛烈!
乃至于让他们无法坚持下去,直接陷入到绝望之中!
可夏渊,不会的!
甚至此刻夏渊几乎都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因为,夏渊一路走来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根本不是他这个年龄才有的!
甚至,就算是那些无尽古老的强者,他们经历的动荡,经历的那些生死之间的战斗都未必可以和夏渊相比!
而夏渊,就这样走来了,就这样出现了!
夏渊,无所谓这些东西,就算是失去了一切又能如何呢!
只要,他还在,那么他夏渊就永远都不会绝望的!
这,就是夏渊!
真正,无上可怕的夏渊!
前进,不断的前进!
又是不知道过去了多少的时间,真的不知道多少的时间了…
而后,夏渊感受到了的视觉恢复了,可转眼之间,他的听觉也恢复了。
可瞬间,又一次消失了。
给他们以希望,而后当这些希望会彻底的消失。
当这一切不断出现,最容易让人陷入到崩溃之中了。
就算是明知道这里是一次考验,你不是真正的失去,可长期处于这样的极致崩溃之中,这种失去一切的世界之中,那么最终也是会感到绝望甚至崩溃的。
夏渊的心中,始终都没有任何的涟漪,就这样缓缓的走着,就这样安静无比的前进着,不曾有过任何的动荡,没有丝毫的动容。
一切,都是如此的安稳。
如果有此可以看到此刻夏渊样子的话,那么一定可以看清楚夏渊面容之上那种宁静,那种无比的安静,似乎已经对于任何的事情都毫不关心的安静…
缓缓的走着,走着…
终于,随着那动荡的出现,夏渊走出了…
那一刻,所有的感觉都瞬间回来了,让夏渊瞬间恢复到了曾经的状态之中。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啊!
虽然夏渊在那极致的绝望之中,都不曾真正意义上绝望过,甚至没有多少的动荡。
然而那种失去力量的感觉,那种处于无尽的黑暗空间之中不知道多少的岁月,依然还是夏渊有些无比的难受。
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而夏渊此刻终于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看着周围的所有,夏渊微微一愣,而后眼中出现了一丝的笑容。
因为夏渊发现,他又一次来到了之前的地方,那最开始的诡异房间之中…
夏渊很快走到了那门户之前,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一个轮回,不过夏渊的心中已经平淡无比了。
在这里,就算是拥有时间之力的他竟然也无法感知到自己究竟经历了多少的时间。
不过,夏渊却有着自己的判断办法!
那就是,自己剩余寿元的时间!
想到这里,夏渊也是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他不曾想到,自己的寿元还可以当时时间沙漏使用。
稍微感受了一下,夏渊就很清楚了。
看似无尽漫长,似乎亿万年时间那种痛苦的折磨,其实也只是短短的时间而已!
最多,不会超过一天的时间!
是的,不会超过一天!
虽然不知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如何做到的,不过事实就是事实!
夏渊看着那门户,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就这样推开了!
就算是接下来,依然还是那无尽的轮回,夏渊也已经无所谓了。
他,还有着无数的责任,还有无数的守护!
所以,现在的他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因此,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就算是明知道可能自己会再一次经历那种痛苦崩溃的感冒,夏渊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这个时代之中,甚至无数的时代之中,哪怕就是我所在的时代之中,你也是最为惊艳的妖孽。”
“你,不弱于他,甚至不弱于我…”
面前,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种可怕的循环了,虽然夏渊无惧,可面对那种可怕的循环,夏渊也是真的不想在经历第二次了。
感受到周围的情况之下,夏渊微微松了一口气。
此刻,站在这无尽星空的世界之中,夏渊的眼中已经恢复了平静的色彩。
对于虚空之中那属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赞扬,夏渊似乎没有听到一般。
他,不在乎这些!
赞扬的话,他夏渊已经听得太多太多了。
如果要是因为这些赞扬的话而迷失沉沦的话,那么夏渊也绝对无法取得现在的成就!
虽然被这样一尊极致可怕的存在夸奖,是一件十分让人兴奋激动的事情,不过夏渊真的无所谓。
只是安静的打量着周围的星空世界,没有任何的反应…
“其实,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么我可以选定你作为我的传承者!”
“等待我归来的时刻,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让无尽混沌臣服于我们的脚下!”
“甚至,在这个璀璨的时代之中重生,我们甚至可以打碎极致,可以在战原始!”
“我们——”
第一次,夏渊摇了摇头。
他看着那无尽的虚空,眼中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
“你,不配…”
你,不配…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声音戛然而止,夏渊不知道对方是愤怒了,还是疯狂了,又或者是此刻处于其他心情之中。
夏渊不清楚的,而且他也不想知道不想清楚的!
你,不配!
这,就是夏渊给予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评价。
许久,许久!
就这样过去了许久的时间,虚空之中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才终于又一次响起。
“为什么…”
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声音之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诱惑力,无比的平静。
似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也已经明白了,对于夏渊这样意志坚定的存在,诱惑是无法做到的!
没有,任何的希望…
所以,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他似乎,已经恢复到了一尊无上强者该有的那种对于万物都无所谓的平淡之中。
声音,回荡在夏渊的耳中,没有任何的情绪。
而夏渊,依然还是之前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只是抬起头,他只是无比安静的看着虚空,看着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存在。
“因为,你是一个失败者!”
是的,你是一个失败!
所以,你不配和我夏渊在一起!
你这样的存在,你这样已经失败的存在,又有什么资格和夏渊一起呢!
“无数的岁月之中,你始终都是失败者!”
“你一直,都是失败者…”
夏渊说的很平淡,可是这话语之中的内容,却让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又一次无尽的沉默了。
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知道夏渊说的没有错!
是的,是的,是的!
是的,就是这样!
无数的时代之中,他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完全彻底的失败者!
曾经的失败之中,如果不是因为失败,那么他怎么可能被封印呢!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知道,那个时代之中,他就是失败者,被他崛起,彻底的击败,而后完全的封印了!
随后,封印,就是无穷时代的封印!
在这无数时代的封印之中,他时时刻刻都是失败者!
而每一次尝试冲击这封印,尝试离开这个封印之地,那么就代表了他每一次的失败。
因为,如果他要是一尊强者,要是一尊成功者的话,那么就不会有着那么多的事情了。
他,就不会还是被困在这里,甚至为了保存自己的本源,和夏渊开起了条件!
所以,夏渊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即便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近乎准皇级别的存在,即便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曾经霸绝了一个时代!
可,那又如何呢?!
夜帝的第一狂妃
最终,又能如何呢!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还是一尊失败者,是彻头彻尾为的失败者而已!
夏渊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那么,就让我看看,看看你这个所谓的成功者,有何等的实力吗!”
那一刻,动荡了!
夏渊看到那无尽星空最深处,一道道可怕的时空裂缝不断蔓延,看到了整个天地之间,无数幻灭的画面出现!
那是,一道存在走来了!
那是一道身影就这样出现了!
看着那一道身影,夏渊笑了!
笑的,无比的灿烂!
“这,应该就是你的本体了吧!”
“当然,也不能说是本体,应该是你直接从本体之中分化出来的,一道意志吧!”
“这,应该就是你的意志分身吧!”
是的,这和之前的意志烙印不同,完全的不同,因为和现在比起来,之前夏渊在七层之中遇到的那战力一战中的意志烙印,真的不算什么!
现在的这一尊存在,这尊走来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这才能算是真正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
这,虽然不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本体,不过此刻和他的本体比起来,似乎也是没有多少的不同之处了吧!
听到夏渊的话,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没有回答,只是缓缓走来,只是绽放了无尽璀璨极致的气息!
甚至,没有打过任何的招呼,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就这样抬起了手臂,瞬间无数雷霆闪过,整个天地都出现了崩灭的异象。
星河震荡,亿万时空在塌陷,无数的星辰在崩灭!
如此,可怕极致的一幕啊!
不过…
夏渊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疯狂的色彩!
这,才是他夏渊需要的对手!
而且和一战,才是他夏渊真正期待的一战啊!
比起之前的战力考核,这样完全凭借实力的考核,才是夏渊最为需要的!
所以,所以…
刹那间,夏渊动了!
上万禁忌法术,就这样诞生!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展现出来的力量无比可怕,可夏渊却知道那些并非是属于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此刻真正的实力!
那,只是一种异象,一种带着崩灭的幻象异象而已!
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借助了此刻的幻境,造成的一种可怕威严!
而夏渊此刻那上万的禁忌法术,比起那些可怕的异象来,只强不弱!
是的,强,一点都不弱,甚至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禁忌,绽放!
纵然禁忌法术之中蕴含的禁忌之力只是一点点,比起真正禁忌大永恒状态,差了太多太多,可当上万禁忌法术同时绽放的时刻,那种可怕的威能还是有些无法想象的!
更加别说,现在的夏渊已经是如此的强横可怕了!
禁忌之力,那是可以将一切所有的力量都完全虚无覆灭的一种无上之力!
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施展出这样极致的力量带来的幻象不断蒸腾的时刻,遇到的却是禁忌之力!
所以,虚无,毁灭!
那一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身体周围出现了无数可怕的光芒,而正是这些光芒 存在,不断消磨那些禁忌法术之中的禁忌之力。
终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就这样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
这,无比的可怕,强大的可怕!
夏渊那疯狂的眼神之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丝微微凝重的色彩。
他知道,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十分强大,比起之前那所谓的战力一战之中的意志化身来强大了许多,但是夏渊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样的程度!
免疫禁忌之力?
这自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因为,就算是现在已经凝练了无上战体的,那帝道轮回战体的夏渊都不可能做到免疫禁忌之力。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境界等等诸多方面,比起夏渊来都是强大了太多太多,可要说对方能够免疫禁忌之力,夏渊是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只是因为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力量太过浩大!
在加上那些秘术可怕的威能,最终才做到了这样震撼的一幕!
当然,这也和夏渊本身施展的这些禁忌法术之中蕴含的禁忌之力稀少有关。
如果,是完全禁忌之力构建的无上杀伐之术,那么你看看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是不是还可以喝现在一般的安然!
夏渊看着那缓缓走来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已经感受到了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身体之上传来的那种恐怖的威严了,那似乎是一种直入心灵最深处的可怕威严,如果要是一尊一般的妖孽,哪怕就是一尊无上之上的妖孽,面对这样极致威严也许瞬间就会失去战斗能力。
而纵然是一些意志一般的少年至尊乃至少年准至尊,在这样可怕的威严之下,甚至都可能会失去自己的大部分力量。
乃至于直接提不起一战的勇气来!
可这些,对于夏渊来说却不算什么!
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影响!
因为,他是夏渊!
因为,他就是夏渊!
夏渊在笑,疯狂的大笑!
“既然,你想要看看我的无敌!”
“那么,今天我就让你看看!”
“让你知道——”
“什么才是真正的无敌吧!!”
刹那间,动荡了!!
这,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种战力之战了,这是真正的战斗,是实力上的真正战斗!
而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可以动用的!!
所以,那么——
就绽放吧!!
你,不是想要看看我的无敌吗?
那么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夏渊的无敌,究竟是什么!!
刹那间,夏渊背后,那亿万丈的无敌异象,出现了!
亿万丈,似乎是亿万丈,也许更大,也许更加的可怕!
随着夏渊的无敌之路越走越深,随着夏渊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这无敌之力展现出来的额威能,已经越发的恐怖,已经越发的极端了!
所以,此刻那就是无敌的夏渊!
刹那之中的化身,仿佛天地之间永恒的支柱一般,咆哮万古,时空寂灭!
那无敌异象之下的夏渊,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本体的那种疯狂。
所以,这一次出现出来的无敌本我异象,并没有和曾经一般的安静,和曾经一般只是静静的看着。
而是,彻底的疯狂,而是无尽的动荡了!
是的,极致的动荡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清楚的看到了!
他看到了夏渊那无敌的异象之中,出现的一些可怕恐怖的动荡,看到了那无敌的异象之中,出现的了无数的生灵,有神魔,有生灵,看到了人族,看到了无数妖族传说中的仙兽神兽和圣兽,看到了无数极端恐怖的混沌真灵大恐怖!
看到了,无数和无数!
看到了所有和所有!
而这一切的出现之后,就这样完全的绽放了,异象之中那一起诶和一切,似乎都在疯狂,为夏渊这尊无上伟大的皇,这尊超越了一切的皇而疯狂!
下一瞬间,这无敌的异象已经迅速的变小,而后只是一个瞬间以后,竟然已经和夏渊彻底的融合了。
已经成为了和夏渊融合唯一的存在了。
可怕,震撼!
夏渊身体之上的气息不断的暴涨,简直无法无天!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怎么回事结束呢?
所以,下一刻,九大混沌神藏开启,时空两大天门覆灭!
轮回的意志,萦绕在了夏渊的身体周围,时空的意志,覆盖了夏渊的方圆!
可这,依然不是结束!
因为,帝体,帝体!
这,已经成为了如今夏渊最为可怕的极致底蕴了。
而这一瞬间,夏渊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绽放了!
帝体的无上之力,在这一刻才算是完全的开启!
夏渊的战力,夏渊的实力,已经得到了本质的提升,得到了恐怖极致的提升!
就算是此刻远方那尊没有说过一句话,始终淡然无比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在看到这样的夏渊之后,眼中也是出现了无尽动荡的色彩。
他,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感受到了!
这样的夏渊,这才是夏渊!
这,才是那个无比可怕的夏渊!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明白了,就算是之前的时候,他们战力一战的时候,夏渊也始终没有将自己的极致战力完全绽放出来。
而此刻,才是!
三道!
是的,这是三道的修炼。
甚至,还是三道已经达到了三百禁忌呼吸的皇道领域之上。
三百九十九,而至于说其他的那些战力,则是最少达到了三百七十禁忌呼吸之上!
感受到夏渊此刻的状态,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算是他想要保持镇定,但看到这样的夏渊,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还是有些无法形容心中的震荡了!
太可怕了!
之前的时候,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曾经评价夏渊是一尊无上的妖孽,甚至有可能是超越了他的存在。
但那些话,也只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随便说说的,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将夏渊稳定住!
虽然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来,自己无惧夏渊分分毫,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真的不想和夏渊战斗下去了,因为他需要恢复,他需要将自己失去的那些本源恢复过来!
不然正如夏渊说的那样,他将会永远是一个失败者,永远被困在这封印之中而无法离开。
这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他不想在继续被彻底的压制下去了!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感受到了一种绝望的气息。
他不知道,如果长时间这样下去之后,他会不会彻底的崩溃,他不知道,在过上无数的时间之后,自己的本源还能够剩下多少!
虽然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号称万劫不灭,亘古永存的存在!
可是,可是…
可是当时间足够长久之后,那么他的本源也会在时间的磨灭之中彻底消失的。
没有什么存在,是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永恒,除非是——
时间!
没错!
如果真的掌控了时间之力,那么理论之上,是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永恒的。
但是…
无数的时代之中,又有什么存在是可以真正掌控永恒的呢?!
没有,没有!
从来,没有!
那些掌控了时间的存在,固然是无比可怕的,可他们的可怕都是建立在时间之力基础之上的,一旦失去了时间之力,那么他们将不算什么。
魔法兔的愛戀
只是时间一道,就足以让他们变成无尽可怕的存在了!
而现在…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看着夏渊,看着夏渊背后,那九大混沌神藏的投影。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始终无法明白,为何如夏渊一般逆天的妖孽,可以掌控时间呢…
谁也,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可以确定,那就是如果要是让夏渊继续这样下去,那么他的本源真的可能消失无数!
是的!
当初为了防止有盖世妖孽真的走到这里,通过传承得到自己的本源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就直接将这传承之地彻底的改变,将这里变化成为了真正的极致考核之地!
九层秘境,没有任何的区别!
每一层秘境之中,都是极致的考核。
当然这样的话,一旦通过一层的考验,那么也是可以得到无数的好处,等同于是直接通过九层秘境的考验!
曾经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确信,没有任何的存在可以通过这些考核的。
但夏渊的存在,却瞬间颠覆了他的认知!
这是,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无法接受的事情。
他知道,如果要是让夏渊继续这样走下去的话,那么或者…
所以,必须要斩杀夏渊!
看着夏渊的存在,感受到夏渊那种可怕极致的气息,那一瞬间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似乎变化了!
成百上千的身影,就这样不断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的身体之中走出,瞬间就将整个天地彻底的铺满了!
那是,无数可怕的存在,任何一尊走出都是有着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本体超过三成的实力!
三成…
对于夏渊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这样级别的存在而言,也许是真的不算什么。
可是对于普通的存在,甚至是对于一些顶尖的盖世妖孽,三成却已经是足够震撼了!
这,几乎都是一些准至尊级别的无敌妖孽!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化作了数万的分身,就这样疯狂朝着夏渊杀去!
这,本身就是一种逆天的手段,而施展出这样的手段之后,就算是强大如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这样的无敌,都是瞬间面色惨白一片。
只是,值得!
就算是消耗了无数的本源之力,可是在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眼眼中也是值得的!
因为,只要可以将夏渊斩杀的话,那么之前一切的付出,就算是有了回报了。
不然,如果要是让夏渊继续走下去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已经疯狂,那数万的分身就这样疯狂朝着夏渊杀戮而去。
只是可惜,此刻的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没有看到,看到夏渊那疯狂的双眼之中,一丝失望的色彩…
他渴望的,是可以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之间疯狂极致的对抗,是可以和那尊无上可怕的恐怖存在之间,最终极的杀伐!
这次啊是夏渊渴望的战斗,这才是属于强者之间的极致对抗啊!
这样的话,夏渊感觉自己时刻都有突破的可能,这是属于夏渊天大的机会!
可惜,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