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di5im火熱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深田穀反叛讀書-p8o2s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一共十五万大军,就似一条长龙般向前杀去,追着五星军屁股后面跑,一路而来可以说所向无敌,甚至都不需要毛利正则做一些什么,队伍的推进速度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一路而来,尽可以看到倒在地上刚刚而亡的五星军尸体。但遗憾的是,基本上都是倭国人,跟着跑的毛利正则虽然有些不忍,但一想这些人是背叛他们的,那就应该去死。在一考虑把明智长信的人杀光了,接下来就应该是汉人了,他不由又变得有些激动。
一晚上的时间就在你追我赶中而过,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已经走出了三四十里路程,当太阳升起照在人身上的那一刻,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疲惫也随之向全身涌来。
“报告将军,前方斥候传来消息,深田谷将军的大军不见了。”也就在毛利正则骑于马上正懒洋洋伸着的一个懒腰的时候,一名亲兵走来,说出了让他大惊失色的话来。
“不见了?会不会是他们跑的太快,跟丢了?”毛利正则感觉到事情有些诡异,但并没有向最坏的地方去想。
“不是跟丢了,而是他们有意躲了起来,将军,这四周都是高山林立,如果一个人想要躲起来,在想要找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亲兵在没有证据之下也不敢胡说,但提醒一下的能力还是有的。
奸雄的妻奴之路
“主动躲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毛利正则依然还是一脸的不相信,但是很快他的双眼就瞪的很大,显然他已经想到了某种可能。当下他突然间就大喊着,“传令,传令全军停止前进,马上后退,后退。”
如果说深田谷是有意消失不见的话,那问题就大了。最坏也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他根本没有要帮助大将军的意思,相反做了这些不过就是在引诱他们中计而已。
毛利正则醒悟了过来,只是一切都太晚了。因为就在他刚刚下令全军停止命令,甚至命令还没有完全的传达到五万大军耳中的时候,四周的山林间突然传出了震耳欲聋般的喊杀之声。接着无数面鲜艳的五星军铺天盖地而来,就似是一张大被要把他们完全的包裹一般。
喊杀声一起,毛利正则的脸色就变得极差,他没有想到,最坏的结果真就这样的出现了。
要说之前对深田谷的印像,毛利正则也好,大将军足利义政也罢,都并非是完全的信任,甚至按着之前的计划,是要看到五星军大败的身影后才全军出击的。可怪就怪在开局太顺了一些,深田谷竟然真的烧毁了粮仓,地上还有那么多具倭军士兵的尸体。毛利正则还有意的仔细看过,地上之人的确是刚死不久的。
弒天魔心
正是这一切打消了毛利正则的所有顾虑。现在想来,还是太着急了一些,就算是深田谷真的和他们一起对付五星军,那以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会轻松的做到这一切呢?
完全就是被逼迫的太狠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事情出现了曙光,这便不顾一切的投入了进去呀。
“不用撤了,告诉大家收缩阵形,最大限度的进行抵挡,只要我们能挡住一段时间,大将军就一定会出兵救我们的。”毛利正则不愧是带兵多年,眼看局势发现了质的变化,当即也改变了战场对策。
只不过面对着早有准备,甚至是养精蓄锐了一晚上,只等着这一战的五星军而言,就算是毛利正则下的命令在准确,一旦他们追到这里的时候,一切便都等于是结束了。
五支异族师,外加深田谷和明智长信带领的十余万倭军,共计二十多万人马,还是在有准备之后,对付的只有毛利正则的五万人,结果根本不会有什么悬念。
獨家專寵:總裁甜妻萌萌噠 俗女
激烈的战斗开始了,无数的五星军战士向着被包围的倭军冲来,刀剑撞击之声不绝于耳,气势如宏之下,仅仅只是抵挡了不到一个时辰,倭军的防守阵营开始出现了各种的漏洞,渐渐的开始有倭军士兵主动投降跪在地上,战争的胜负已然就要分出。
擇期婚變 薇景
就在中央战场的不远之处,骑于马上的明智长信带着一丝羡慕的神色看向一旁同样骑着高头大马的深田谷说道:“深田君,这一次你可是立下了大功,武南王那里一定会给你记下大功的。”
“哈哈哈,明智君,呈你吉言了,实际上武南王已经许给了我需要的好处,我很满意。”深田谷说着这些的时候,神色间都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兴奋。
是的,毛利正则能够被围,这一切皆是出自于深田谷的背叛。
自打毛利正则出现在面前,并一番诚肯的语言之后,深田谷根本就没有被丝毫的打动,可他还是装成了接受一切的模样,为的就是在其中立下大功而已。
就像是毛利正则刚一离开,深田谷便找到了陆七师师长天策和预备役第一师师长许可达,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
能够被足利义政看中,拿下留在平安京这般的重任,深田谷的智商可一点都不低。他很清楚的看明白了形势,所谓的倭国大将军不过就是秋后的蚂蚱而已,根本蹦达不了几天了。更不要说,以自己的所作所为,足利义政能饶的了自己才怪,还大将军职位呢?鬼才会如此轻易的相信。
与这样的人合作,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趁你病,要你命,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样踩上一脚,把利益最大化才是最为重要的。
而为了保证自己的权益不会丢失,深田谷主动找到了天策和许可达两位师长汇报工作,仅从这一点上来看,他的提防心就很重,似乎生怕只找一个师长,事情会泄密,功劳会丢失一般。
深田谷太小看天策和许可达了。前者是冷锋陆军师的师长,前途不可限量;后者是预备役第一师师长,掌管着三万老兵,未来同样不可期矣,这样的两个人又岂会抢了深田谷的功劳呢?
所以很快这道消息就以电报的形势送到了身在平安京的杨晨东手中。未过多久,回电来了,先是大力表彰了深田谷的忠诚,接着明言足利义政的给的五十万两好处完全由深田谷私自拥有,不仅如此,一旦倭国成为了杨系的一个省之后,此人如果愿意,可以留在倭国当一个真正的大将军。
这就是杨晨东的胸襟。
他的目光从来没有局限过一城一地,他的目标可是全世界,一个小小的倭国而已,他还真的不是很在乎。更不要说以后的倭国成为了省之后,一定要有一个当地的大将军,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内耗,深田谷这个人带兵打仗实力一般,但胜在脑子够有,能够看清形势,让这样的人以后来管理倭国的军事,杨晨东还是很放心的。
电报在天策和许可达两位师长看后,就送到了深田谷的手中,当下让他激动不已,再三表示一定会完全的配合五星军的军事行动,打一个漂亮的仗给天下人看看。
我是哥斯拉之無限亂入
召喚諸天眾神
原本就有心想要表现自己、证明自己的天策和许可达哪里还会放下这般的机会。三人这一商量,便有了诱敌深入,围而歼之的军事计划来。
一切也很顺利,毛利正则被超过四倍以上的兵力团团包围,彻底的断绝了逃走的念想,这一刻深田谷的脸色当然是充满着笑容与开心了。
被围的毛利正则还在带兵努力的挣扎着,时不时他那焦急的目光中还会看向身后,他在期待着大将军的到来,如此五万援军赶来,兵力上差距的缩小,他们还是有一战之力,至少突围出去的机会就会大上许多。
怪胎聖妃 韓妍冰
很可惜的是,毛利正则注定等不来援军了,因为这一刻的足利义政同样也不好受,跟在后面的他同样中了五星军的圈套,这一刻正被预备役第一师的三万老兵以及全是火器的陆七师所围。
天一亮,眼前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足利义政大吃一惊的同时,也感觉到一种无力之感。对于面前的局面他是怎么样也没有想到的,其中还有太多的疑问也没有弄清楚。
趁着双方只是相围还没有交战,足利义政主动打马来到大军正前方,冲着对面的天策和许可达两位师长问道:“两位,这一次我认栽了,在拼死之前还有一件事情想弄一个清楚,看在我可能要死的份上,请告诉我答案,不要让我做一个糊涂鬼好吗?”
足利义政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为的就是想问个问题而已,做为即将就要成为胜利者的天策和许可达当然会成全了。由天策师长主动说道:“好,只要你的问题不涉及到什么军事机密,我们可以考虑告诉你答案。”
“多谢。”学着汉人的模样,足利义政抱了抱拳,又做了一揖,之后这才抬头问道:“昨天晚上你们大营中火光冲天,那应该是粮草被烧了吧?还有地上倒下了那么多士兵的尸体,我看过那的确是刚死不久之人,我想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