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cov55人氣玄幻小說 靈臺仙緣笔趣-第646章 歸宗看書-r2stn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一切功劳都归了杨晨,他们算什么?
他们也付出了鲜血!
更何况,在围杀元婴蟒妖的时候,还有二十几个结丹期陨落。
这要是换成自己,自己也会心中不悦。
修士争的是什么?
实际上和凡人争的没有什么不同。俱都是名和利。因为名和利都能够给修士带来修炼的资源。
我能提取熟練度
只要用屁股想,也能够猜到,这些消息一定是那些没有镇守一线天的修士宣扬出去的。也许他们是抱着感恩的心,因为在斩杀元婴蟒妖的过程中,杨晨表现得太突出,而且致命一击也是杨晨完成,自然就成为了那些修士心目中的天骄浩劫代表。
修行界,以强者为尊,所有人的功劳就强加在了杨晨身上。
也许还有着人别用用心,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杨晨和那十几个结丹期修士之间爆发矛盾。
明白了这一切,杨晨的心中也就不生气了。望着相无邪,脸上现出了戏谑之色道:
“昆吾司马秀,沧海连城璧,鬼宗梧桐,无邪宗相无邪,剑宗剑长歌,斩情宗白无瑕,百花宗花满天,药宗吴锄。我在沧海宗就如雷贯耳,八大天骄。无邪兄,你是天骄哎,不会蠢到这么无脑吧?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
啧啧……
你这心境差了点儿啊!你看剑兄,无暇师妹说什么了吗?还有和我们并肩作战的兄弟们,说什么了吗?”
白无瑕似笑非笑,剑长歌眉毛挑了一下。
因为地球的关系,杨晨不管这方世界的正邪,都不想过早的得罪,一旦这方世界发现了地球,地球是需要盟友的。所以,看到白无瑕和剑长歌的神色,杨晨继续说道:
“知道人家为什么啥也不说吗?
因为人家自信!”
相无邪被杨晨的话僵住,哼哼了两声,依旧不忿道:“反正……反正你赚便宜了。”
此时剑长歌和白无瑕也走到了近前,剑长歌冷冷地说道:“杀了杨晨,名声归你。”
相无邪翻了一个白眼:“你杀得了?”
“将来!”剑长歌语气冰冷却坚定,充满了自信。
相无邪神色微变,默然不语。
杨晨是不想无缘无故得罪人,但是也不意味着可以让人骑在自己头上拉屎,当着自己的面谈论杀自己,目光便是一冷:
絕品相師 笑風塵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没有了将来?”
冷婚熱愛
剑长歌认真地望着杨晨道:“现在的你可以击败现在的我,但是想要杀我,不可能!”
杨晨心中无奈,剑长歌这种性子,真的没朋友。
剑长歌说得没错,杨晨可以击败剑长歌,但是剑长歌想要逃的话,以杨晨现在的修为,还真杀不了他。
更何况……
剑长歌作为天骄,剑宗的种子,怎么可能没有底牌?
都市絕癥
杨晨看到的,未必是剑长歌真正的实力。就像剑长歌看到的,也不是杨晨真正的实力一样。
“也是!”
杨晨堂堂正正地承认了剑长歌观点,反倒是让剑长歌神色微动,望向杨晨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丝。
也只有一丝!
報告,萌妻嫁到
“杨晨!”相无邪望着杨晨道:“三年后,我必定前往沧海宗挑战你。”
杨晨便笑道:“你就那么有信心,三年的时间,修为必定追上我?”
“必定!”相无邪神色极度认真。
“好!”杨晨也肃然道。
“杨师兄!”一直没有开口的白无瑕轻启朱唇:“明年三月十八日,是斩情宗建立三千年庆典,小妹邀请杨师兄前来做客,可否赏脸?”
杨晨心中有些危难,大概率明年他不在这方世界,已经会地球了。但还是神色认真道:
“只要没有重大事情羁绊,必定前往。”
“好!”白无瑕又转向剑长歌和相无邪,发出了邀请。
众人一路走出了园子,进入到大殿。杨晨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跟在后面的余华等人却是一脸的惊喜,向着一个修士小跑过去,躬身拜道:
“弟子拜见洪师叔。”
杨晨也急忙上前拜见,而此时其他的修士也纷纷走向一个个修士拜见,当然也有散修,并没有宗门或者家族长辈前来,目光羡慕地站在大殿之内。
一线天城主坐在主位上,只是含笑不语。
杨晨不认识这位洪师叔,但是洪飚却是认识杨晨。当初闲着没事,也恰好观看了杨晨和文飞扬之间的切磋。只不过他一个元婴大修士,看过也就忘了,在他的眼里,杨晨算是过得去,可以算是一个准天骄,毕竟也只是险胜文飞扬。而沧海宗真正关注的是连城璧。
沧海宗接到一线城传讯,得知宗门前往玄机子洞府的修士,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落日山脉,然后一路杀出兽潮,而且死亡了不少,活着的也个个带伤,便立刻派他这位元婴后期巅峰大修士前来接这些弟子回宗。以免再出差错。
当洪飚来到了一线城,听到了关于杨晨的传言之后,心中是不相信的。
之前不久,杨晨还是筑基期巅峰好嘛?
这就能杀元婴期了?
把元婴期当成什么了?
兔子吗?
但是,此时他看到杨晨竟然是结丹期六层巅峰,饶是元婴大修士,心中也难掩惊讶。只是这一瞬间,他已经相信传言了。
结丹六层巅峰的天骄,在有人组团的情况下,斩杀一个元婴期一层的妖族,不是没有可能。而且他还看到了相无邪,白无瑕和剑长歌。眼皮子不由一跳,竟然都结丹期三层了。
看来这次玄机子洞府之行,这些小辈机缘不浅啊!
重生爭霸星空
这个时候,他不由响起了闭关的连城璧,还有闭关的昆吾司马秀和鬼宗梧桐,这三个人反倒是落后了。
“哈哈哈……”洪飚不由放声大笑:“杨晨,你这次做的很好,宗门必定有所奖励。”
杨晨心中一喜,沧海宗如此大宗门,给的奖励应该对自己有着很大的用处吧?
当即施礼道:“多谢洪师叔。”
洪飚目光扫过几十个沧海宗弟子,心中更喜。连余华和向世曼都突破结丹期了。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愛定離手:出千相公小賭妃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跟我回宗门,一个是再次前往玄机子洞府。正好顺路。”
几十个沧海宗的修士,不由将目光望向了杨晨。
杨晨自然不会再去,玄机子洞府最大的机缘都被自己得到了,再去那里做什么?
一旦被人发现了自己得到了最大的机缘怎么办?
当即摇头道:“洪师叔,弟子刚刚突破,想要会宗门巩固修为。”
洪飚便赞赏地点点头,其他人也纷纷表示要回宗门。
现在再去鬼魅之地,都未必能够进入玄机子洞府。一旦那些鬼王鬼皇之类的,再出现在路径上,那不是找死?
再说了……
即便是能够进入玄机子洞府,得到机缘,然后再被传送到一个危险的地方,还能够像这次这么幸运地活下来吗?
要知道只是沧海宗这次被传送到落日山脉的就有一百多,但是现在却只活下来几十个。
洪飚并没有逗留,谢过城主之后,便带着几十个弟子离开了。
出了一线城,洪飚祭出了一个飞舟,众人纷纷飞上飞舟。那飞舟便破云开雾,向着沧海宗飞行而去。
别人没有什么反应,一个个或者盘膝坐于飞舟之上修炼,或是几个人聚在一起交流。只有杨晨是第一次见到飞舟。
他对飞舟实在是好奇,灵台方寸山的传承中还没有传授给他炼制飞舟的方法。他想要自己探查,又怕被人看出自己不是出身这方世界,便强忍着没有释放出精神力,但也在飞舟上佯装观看风景,四处溜达。倒也让他看出来一些机关,这个飞舟是依靠灵石催动的,飞舟上有着很多阵纹和符纹。
于此同时。
沧海宗。
一个洞府大门霍然打开,连城璧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结丹期一层的气息散发出来。
连城璧出关,成功突破结丹期的消息如同飓风一般,顷刻之间就传遍了沧海宗。
攻城掠弟
妻心如故
一个个高层大修士心中喜悦,沧海宗后继有人!
一个个低阶修士心中对连城璧心中更加的崇拜!
连城璧很快被换了洞府,虽然依旧不是一个人居住一个山峰,但是洞府的密度少了很多,洞府也宽大了许多,洞府的灵气也浓郁了许多。
连城璧大摆宴席,为成就金丹贺!
无数筑基期修士前来相贺,许多结丹期修士也来相贺,甚至有元婴期修士也派人送来了礼物。
洞府内。
连城璧环顾四周,面含微笑道:“怎么不见文师弟?”
“你说文飞扬啊!”一个结丹期修士笑道:“他闭关了。”
连城璧含笑点头道:“按理说他也应该闭关冲击结丹了,希望数月之后,本宗再多一个结丹!”
说到这里,他望向了一个筑基期巅峰,沧海宗筑基期阶段三师兄包宇光道:“宇光,以后筑基期的大师兄就是你了。”
包宇光却是摇头道:“大师兄……不,连师叔,我可当不了大师兄。”
“哦?”连城璧不解地望向包宇光。
一个结丹期修士笑道:“连师弟,你错过了一场好戏。在你闭关的时候,有一个筑基期弟子加入了宗门,击败了文飞扬。”
“哦?”连城璧眉毛一挑:“他叫什么?如此俊杰,怎么可能不见?我派人去请。”
“他叫杨晨,没有来参加连师叔的庆宴,应该是去了玄机子洞府了。”包宇光解释道:“等他回来,必定会来拜见连师叔。”
连城璧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道:“过几日,我也要去玄机子洞府看看,或许在玄机子洞府能够见到他。”
“见不见无所谓!”一旁那个结丹期修士笑道:“连师弟,你现在已经是结丹期了,应该习惯,你和筑基期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了。你的眼光应该放在结丹期这个层次。”
连城璧双眸释放出精光,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当然,我希望有一天能够和云海芝师姐一战。”
包括结丹期修士在内,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惊讶,随后变成了一丝丝狂热的崇拜。
筑基期有天骄,结丹期当然也有。
云海芝就是结丹期的天骄。
虽然目前不是结丹期的大师姐,只有结丹期七层。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结丹期巅峰修士敢轻视云海芝。一方面她实力远超修为,另一方面,她的年龄只有五十六岁,被沧海宗给予很大的希望,曾有高层预言,云海芝有着九成的希望,在百岁之内成就元婴。
而如今刚刚突破结丹期的连城璧,却将目光瞄向了云海芝,却没有人觉得他自负,反而觉得很自然。
连城璧就应该如此!
曾经炼气期的大师兄,筑基期的大师兄,也必定会成为结丹期的大师兄!
毫不隐藏自己的志向,这种大师兄才是他们崇拜的大师兄!
云雾之间,一艘飞舟穿行!
洪飚详细地询问了落日山脉事情发生的经过,虽然他见到杨晨如今已经是结丹期六层巅峰,但是对于一线城的传言,他还是不相信的。因为传言太夸张了,即便是杨晨是一个妖孽,能够跃阶挑战,也不可能独立斩杀一个元婴期,更不可能一个人在一线天拦截兽潮。
必须得到真相,因为这涉及到宗门的奖励。
奖励杨晨有着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杨晨拯救了沧海宗八十多个修士的性命,另一个是杨晨此举为沧海宗扬名。
详细询问了几个修士之后,洪飚弄清楚了事实的真相,虽然没有传言中那么夸张,却也让洪飚心中升起了一丝惊叹。对待杨晨的神态更加温和,甚至解答了杨晨几个修炼上的疑惑。
远远地已经看到了沧海宗的山门。洪飚降落飞舟,杨晨等人纷纷跳下了飞舟,洪飚收起飞舟离去,杨晨等人相互告辞,相约以后常聚,便各自散去。杨晨,余华,祝脉和向世曼则是结伴回到自己居住的山峰。相约明天去沧海殿报备自己突破了结丹期,然后更换洞府,自然也有着福利的增长。
还未到自己的山峰,迎面行来两个人,却正是筑基期的三师兄包宇光和另一个筑基期修士。他们刚刚从连城璧的贺宴上归来,两个人一边行走,还一边谈论着连城璧。之前连城璧还是大师兄,如今却已经是连师叔,两个人心中不由感叹,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向道之心。
“嗯?”
++++++++++
感谢:
江南江北之美女寨 繭蛹夢蝶
书友20170413173742682打赏1000起点币!
寒夜独钓客打赏500起点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