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xvs9x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柯學驗屍官 ptt-第299章 志保二號推薦-nqosp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贝尔摩德这建议一提出来,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
而铃木大小姐却是丝毫没有察觉到林新一、灰原哀,甚至是闺蜜毛利小姐脸上诡异的表情。
她轻轻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三无知性冰美人…”
“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围绕着这个比较抽象的形容,铃木园子陷入沉思。
宫野小姐很少会这样凝眉沉思,因为她的大脑跟常人比起来,那就是神威太湖之光和家用计算机的区别。
大多数事情都可以在脑海内瞬间得出答案,不需要像园子这样苦思冥想。
即使偶有难题,她思考时也只会秀眉轻蹙、鼻翼微翕,使那气质愈发清冷,眸光愈显犀利。
而铃木园子思考时的模样…
有点憨憨的。
搭配上这张“冰美人“同款俏脸。
看着像是冰天雪地里的傻狍子。
这并不是贬义词,而是发自内心的夸赞。
老实说,看到现在的铃木大小姐,林新一还真有点心动…
毕竟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爱憨憨的“宫野志保”。
他的女朋友就算变成了小学生,也丝毫没有现在铃木园子自然展现出的天真懵懂。
巨大的反差之下,让人按捺不住地会有所遐想。
“咳咳…”
林新一到底还是尴尬地移开了眼睛。
因为真正的宫野志保小姐,现在已经按捺不住地用手拽起了他的衣角。
还抬着小小的脑袋,蹙着细细的眉头,向他送来了一道“再看后果自负”的冷漠目光。
“可恶…”
灰原哀紧紧抿着嘴唇:
以前她还是宫野志保的时候,林新一都没有看她看得这么入神。
甚至,在她接受林新一告白之前…
他们之间的空气始终很冷淡,淡得就像是普通朋友。
之前她还一直以为林新一是沉稳冷淡善于隐藏情意。
但现在看来…
这位铃木大小姐只是用了跟她一样的脸,随便露了一点娇憨可爱的表情,竟然就让林新一脸颊泛红,紧盯着挪不开眼。
他这可一点不像是沉稳冷淡的样子。
分明是之前的宫野志保,根本就没让他感受到生理方面的吸引力。
单从女性魅力而言,真货竟然被仿品给打败了。
“难道男人都喜欢这种傻女人么…”
灰原小小姐眉头紧锁。
她习惯性地保持着一张冰块脸。
心里却是在悄悄复习刚刚贝尔摩德传授的茶艺技巧,纠结着要不要师夷长技以制夷。
而这时,身后涌来一阵淡淡香气。
灰原哀还没反应过来,就挣扎着被贝尔摩德抱住,从座位上离地而起。
“铃木小姐!”
贝尔摩德以一个猴子抱辛巴的姿势,把冷着小脸的灰原哀,送到了铃木园子面前:
“你不是想知道什么是’三无知性冰美人‘?”
“我教你,不用多费心思…”
“试着模仿这位灰原小小姐的气质就行。“
“你?!”灰原哀咬牙切齿,像上岸的八爪鱼一样挣扎起来。
但她最后还是无力地沦陷在贝尔摩德温暖的怀抱里。
这让她的小脸更蒙上一层白霜。
更加诠释了什么是“三无冰美人”。
“哈?让我模仿这小鬼?”
铃木大小姐下意识提出了异议:
“她这也算是三无知性冰美人?”
“这明明是早熟任性小屁孩吧!”
灰原哀:“…….”
而铃木大小姐的话很快变得更加扎心:
“像这小鬼一样天天冷着脸不正眼看人,不说话故作高深,真的能吸引到男人么?”
“哪会有人会对这么没情趣的女人感兴趣啊?”
“哈哈哈哈。”
瑈海暮川錄
贝尔摩德一阵捂嘴轻笑。
铃木园子对那位冰美人的评价,似乎让她非常开心。
醫毒雙絕:王爺請深寵 江染
但她却还是很快面容一肃,语重心长地教导道:
“不,园子,你这就不懂了。”
“其实对男人来说,越是这样凛然不可侵犯的高岭之花,越能吸引他们的目光,勾起他们的征服欲望。”
“就不说男人…”
说着,贝尔摩德还猝不及防地伸出手去,捏了捏怀里灰原哀冷冷的小脸。
就好像在捏软软的白糯米团子:
“看到这种高冷的小猫咪,就算是我们女人,也会按捺不住地想去揉一揉她的小脸吧?”
“额…这么说也是诶。”
铃木园子呆呆地点了点头:
的确…看到这位灰原小小姐…
她也本能地想去捏捏那张软乎乎的小脸,看看这个冷冰冰的早熟小美女,在被大人欺负时会露出怎样可爱的表情。
“不过…这只是因为那小鬼太臭屁了吧?”
“与其说吸引力,不如说是’嘲讽度’啊…”
“对男人来说,这能一样么?”
铃木园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当然可以。”
“这种气质放在小姑娘身上是不可爱的早熟,但是放在成熟知性的女性身上,那就是一种让男人无法自拔的魅力。”
贝尔摩德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她甚至还举了一个例子:
“我有一个朋友…”
“不…还是直说吧,这个’朋友‘其实就是新一。”
“新一他在上大学的时候,在我之前,其实还迷过另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就是那么高冷孤傲,别说会对他笑,就连一个正视的眼神都不屑于给。”
“但男人就是那么奇怪…”
“尽管那女人对他不屑一顾,但新一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他天天像跟屁虫一样守在她身边,还拿自己的生活费给那个女人买名牌包包。”
贝尔摩德越说越投入,越是越动情。
那种幽怨不满的情绪,俨然就是真的:
“随便买一个包就是几千美元。”
“为了博美人一笑,新一把自己的钱花完了,还厚着脸皮过来找我要钱。”
“我让他清醒一点,却反而因此跟他闹得很难看。”
“说起来…”贝尔摩德幽幽一叹:“新一上大学的那几年,我也间接替那位高冷的冰山美人,买了不少名牌包包呢。”
灰原哀:“……”
一提这段差点把林新一逼到自杀的黑历史,灰原小小姐就硬气不起来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
把那微微泛红的小脸给藏了起来。
而铃木园子却是完全听傻了:
“什、什么??”
“林先生竟然还有这种过去?!”
林新一可是她心目中的偶像男神。
重生漠北一家人
这位克丽丝姐姐也是让她感到自惭形愧的美人。
醫品宗師 步行天下
撒旦王爺呆萌妃
可现在,铃木大小姐却听说…
自己的男神以前竟然给某个女人当过舔狗。
而这位风华绝代的克丽丝小姐,也曾经是默默守候在林新一身边,出钱为那女人买包的备胎提款姬。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把林先生迷到这种地步!”
铃木园子不禁有些愤慨:
她铃木大小姐都追求不得的好男人,竟然会被另一个女人这样轻贱玩弄!
那女人难道是玉藻前转世么?
“难道所谓的’三无知性冰美人‘…”
“真的有这么大的魔力?”
想到这里,铃木园子总算是心动了。
这可是连她的老师,茶艺高手克丽丝小姐都没有战胜的对手。
林新一也彻底拜倒在那女人的石榴裙下,舔得不可自拔。
如果她能学到其中三分韵味,岂不是能从此纵横情场,恣意逍遥?
“好——”
“那我就试试!”
铃木园子激动地拍了下桌子。
豪放得像是绿林兄弟。
“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
贝尔摩德及时纠正道:
“要模仿出味道,最重要的是一个’静‘字。”
“那女人的情绪很少会直接表现出来,她很安静。”
“嗯…”铃木园子点了点头。
她试着收敛了情绪,让自己过于开朗乐观的性子,变得安静而内敛。
而铃木大小姐毕竟是个大小姐。
她经受过专业训练,掌握着全套贵族社交礼仪,知道该怎么在正式场合,把自己伪装成一个静谧优雅的淑女。
所以她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只见铃木园子端坐在那靠背椅上,双手交叠放于膝间,表情淡然恬静,目光空灵悠远。
犹如一副静止的仕女画卷。
“唔…”众人表情古怪:
已经有点那味了。
可惜,铃木园子一张嘴,那味道就没了:
“克丽丝姐姐~”
“这样子可以么?”
这活泼生动的语调很破坏气氛。
“别这么说话。”
明朝富家子
贝尔摩德再次给出指导意见:
“注意,要冷。”
“你试着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高智商的天才,其他人都是比你智商比你低100的普通人。”
“你是引领人类文明进步的精英,而跟你比起来,这世上大多数人存在的意义,只不过是维持人类遗传基因的多样性。”
“虽然你并不鄙夷他人的平凡,但你也同时也不屑于跟那些凡夫俗子交流。”
“所以在跟人说话的时候,你要表现出一种自然而然的冷淡。”
“这冷淡不带任何恶意。”
“因为你跟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额…”铃木园子表情有点古怪:
她总觉得,这位克丽丝老师教的角色人设,有些太过丰富翔实了。
不过,自然而然的冷淡么…
她倒还真能演出来。
毕竟,虽然智商不比普通人高,但她的钞票要比普通人多啊。
严格来讲,她跟这世上99.99%的同类,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好的,我试试…”
铃木园子不禁回想起,自己以前在家族生意酒会上遭遇搭讪的场景。
那些搭讪的人都不是冲着她这个人,而是她铃木家的家业。
铃木大小姐平时很接地气。
但面对这些对她图谋不轨的势利之徒,她却能很自然地拿出财阀大小姐的做派,表现出不屑一顾的冷淡:
“克丽丝小姐。”
铃木园子神色清冷如冰:
“这样做,如何?”
最強急救員
“……”一阵沉默。
都市紅顏 欣●欣
包括灰原哀在内,大家都愣住了:
一模一样。
气质都九成相似。
完全是宫野志保二号。
“志保…”
林新一恍惚之间,都觉得面前这一幕,可能是小哀偷喝了老白干。
而且还换上了低胸装。
露得非常大胆。
他又给看呆了。
灰原哀本能地想生气,想了想,还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