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ocnfq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奶爸戲精 線上看-第3108章 有錢難買向美媛?熱推-wt579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邝友德硬着头皮打这个电话,目的是想搞清楚自己是不是被针对了。
他觉着自己是被针对了。
今儿一下午,邝友德跟胡菲手下的一群明星搞了个聚会。
他们称之为“集中学习组”,提出的口号是继续向国家队发起冲击。
组员有邝友德,也有被关荫一撸到底的老戏骨陈思亮。
但胡菲特别邀请了夏利红。
她却没有给面子。
这是被打怕了。
“现在我们第一个任务,就是拿下国家队成员资格,没这个资格说话都没几个人听。”陈思亮下决心重回国家队。
邝友德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现在是还在国家队里待着,可无论什么好事都想不起他。
这算什么国家队的成员啊。
邝友德认为:“现在的国家队几乎被小山头完全包圆了所以必须打通小山头的关节才能重返。”
“他们连向美媛都用,凭什么不用我们这些人啊?”陈思亮当场摔筷子。
对啊。
连向美媛都用凭什么不用他们?
邝友德不想知道答案,他只想拿下一线的话语权。
可算来算去这帮人愣没拿出个办法。
邝友德最牛,可他现在连找人家说话都没资格。
怎么办?
陈思亮认为,必须用作品说话。
“他们有实力,我们也很强。这次拍的电影,既没有三观的拖累,也不好找别的帽子,我看他们拿什么阻碍我们发行去。”陈思亮表示。
邝友德很有些矜持。
这次他们的确拿出了很不错的片子,而且是在高原去拍的。
星沈三國 蕭楓
名字就叫《天》呢!
这是邝友德在几十个人的帮助之下,亲自导演并配乐的大片。
邝友德表示,最有利的一点是小山头春节档没好作品要上映:“尽管我们的作品很优秀,但真要跟人家对垒,说实话未必打得过。”
一转眼,邝友德狂笑:“可他们现在奔着国际电影节,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这电影……”
“这叫什么话,就算他们有作品,也无法跟我们的比较,我们是震撼人心!”陈思亮坚决反对这说法。
吃完饭,邝友德溜溜达达准备回家。
胡菲一个电话让他脸色大变了。
小山头放出话,接下来要拍一部公路片。
邝友德手里的手机直接滑落了。
他最怕的就是小山头也瞄准公路片,因为他这次拍的就是公路片。
陈思亮领衔主演的电影,主要讲的就是转山路上的艰苦和美妙。
总局一位郎中令来看过,看完表示“电影里有天,主演的心里也是蓝天”。
錦憶當年凡華如夢 夢柒蕁
有这个评论就好了。
邝友德原本信心十足。
可小山头出手,也要拍公路片。
那是要深度一定就会有深度、要批判就一定猛烈批判的影片。
没有人比他们更大胆。
虽然不同意,但邝友德不止一次听他那些实际导演队员们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人家不仅是大胆,而且艺术架构能力一个人顶得上他们所有的。
烏鴉
怎么办?
邝友德慌了。
胡菲还有个依仗,那就是春节档快到了。
邝友德一句话令她惊慌了。
《无名之辈》连拍摄到发行用了几天啊?
“想办法,这样吧,不是要交给向美媛嘛,我找她,只要不拍摄,她的损失我十倍报答。你找他们问一下,借口是,我们不想跟他们打擂台,我就不信到了这地位他们不膨胀,我们一认怂,他们该放过,至少会告诉我们,那《高山下的花环》什么时候上,打听到这个,他们的计划就能有掌握,要想办法让他们不阻挠我们的电影,老邝,我们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但首先是拿到影坛话语权。”胡菲提醒道。
邝友德郁闷,他最不想的就是公然低头。
胡菲为什么不亲自询问?
“我倒是想问,但你在他面前敢直接问吗?我在剧组那些天,完全是被牵着走,压根没敢问,更没机会问,你现在不还在国家队里面嘛,你问,而且我们的计谋很得当的。”胡菲鼓励说。
邝友德犹豫再三一咬牙,找了新手机打电话询问。
我都低头了,你膨胀一下吧。
关荫怎么说的?
“那电影,估计到春节之前就上映了,你们不用让。”关荫顺利上当?
嗯。
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
他表示根本没看懂邝友德的计谋。
邝友德窃喜。
那你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
哦我就是想不跟你们起冲突。
关荫放狂言:“你们也没法阻挠我。”
膨胀!
这厮真膨胀!
虽然很郁闷但是更要开心啊!
只要他们这么膨胀下去,必定给我们的电影……
“媳妇儿,电影安排发行,春节档之前,先把观众的期待感抢过来,剩下的,就是守着电视机等春晚的周边节目了。”关荫回头就给娃儿妈发微讯。
……
你真是个祸害!
老将赞扬说,对那帮人就该如此。
“邝友德此人,我极其厌恶,号称品德高,实际上全投机取巧得来的。前几年,我们这有个慰问基层演出,请了邝友德,我亲眼看着这人对地位不如自己的百般亲和,对有能力威胁到他的地位,甚至抢在他前面拿下国家队二线成员待遇的人,人前面恭维,人背后造谣,当初审核组在这边,正考察一个歌手,邝友德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在鹤松的帮助之下,让竞争对手出尽丑,丢掉了进入国家队唱歌的大好机会,一怒之下跑去了国外。应该说,这个人起到的作用特别大,别对他客气。”老将叮嘱道。
正因为如此,关荫才不打算理睬邝友德。
他甚至想到胡菲还会对向美媛做承诺。
“让他们来吧,还替我考验这些队员来着,”关荫嘲笑说,他得请这些人吃饭,“焖一锅二米捞饭,感谢他们锲而不舍地帮我考察这些人。”
这么说,你压根不相信向美媛她们?
“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断的考察不能少,到了她们这地位,已经有强大的实力单干了,甚至可以走回老路,人心,不能玩,但人性要经常整理,不但要考察,还需要自己认清形势找道路,哪条路最好,是要看她们自己选的,现在再每天批阅已经没必要了。”关荫端起茶杯说,“我喝茶你喝酒,盛饮!”
老将撇着嘴,疯了才跟你干杯——你一杯茶我一杯酒谁亏啊?
当然你。
蝕骨暖婚
“一杯茶多少钱啊,你一杯雪山酒多少钱呢。”关荫这么说。
得等向美媛有了决定才回去。
向美媛是怎么说的?
“你有病?”一听胡菲说有个什么代言广告可以给多少报酬向美媛就怒了。
胡菲更恼火。
怎么不知道好歹呢?
“你手下明星一抓一大把,你偏偏找我?年费几千万,这好事儿你胡菲愿意给别人?”向美媛直言,“别说你那点小手段就跟幼儿园小孩子比撒尿,看谁冲的远,你就是手段再高明,我决心已定,八头牛也拉不回去,你能说服我?”
她甩给胡菲两个字儿:
制杖!
胡菲一时气急攻心,把自己手机扔了。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