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2kpwj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就是要橫練-第兩百一十八 他的回答看書-6zcc8

我就是要橫練
小說推薦我就是要橫練
“魔熊渊,应该就是这里了。”
黑荒禁区外围,葫芦娃出现在了一条宛如深渊,割接天地的裂谷前,怀着激动忐忑的心情一跃而下。
“吼!!”
刚接触地面,葫芦娃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情况就感觉到一阵天摇地颤,浓郁腥风扑面而来。
抬眼一看,就见一头头宛如山岳般,红毛飘扬,平头银背的魔熊带着无边暴戾,如潮水般碾碎天地,奔袭而来,像是要把她撕成碎片。
这熟悉的气息!
“哈哈哈,果然是你个负心汉!”
葫芦娃却不惊反喜!
面对足以把天仙都撕成碎片的平头魔熊狂潮,她脸色一板,叉着腰,威严呵斥道:“放肆,擦亮你们的狗熊眼看看葫爷是谁,老大的女人都敢动,不想混了是不是?!”
轰隆隆——
天地剧烈摇晃,红色海洋停住。
红毛魔熊群好像真被葫芦娃震住了一般,猛然刹车,一双双血海般的眸子,万年来第一次浮现了疑惑之色,却并未停止释放敌意。
“我靠,难道这些平头憨货不是江小子的崽?”
葫芦娃见此,表面不动声色,实则冷汗刷刷的掉,已经想要跑路了。
咚咚咚……
葫芦娃紧张之际,一头魔熊踏动河山走了过来。
它低下硕大头颅,星辰般的恐怖双眸打量着比尘埃还要渺小的葫芦娃,鼻头耸动,刮起一阵阵腥臭飓风,差点没给葫芦娃熏吐。
但她却不敢动弹分毫,依旧强行保持着“女主人”的威严之态。
嗤!
不一会,红毛魔熊直起了身,发出一声嫌弃的鼻音,似乎在它们的本能里就对葫芦娃的特有气息感到嫌弃。
“呃……”
葫芦娃脸色涨得通红。
被江无夜嫌弃也就算了,没想到在他的崽面前装装逼居然也被嫌弃,我特喵的!
“呜呜——”
敌意消散之后,红毛魔熊冲着深渊裂谷尽头摆了摆头,随后便大步离去,似乎在示意葫芦娃跟上去。
“仙人板板的,以后再找你小子算账,居然这么嫌弃葫爷,枉我一醒就想着来救你!”
葫芦娃恨恨的放了一句狠话,赶忙跟上那头红毛魔熊,向着裂谷深处渡去。
“这就是封印核心之地的大阵吗?”
峡谷尽头,葫芦娃站在一堆朝圣一般呜呜怪叫跪拜的魔熊崽子前,打量着神前通天绝地,隔绝外界无数密纹游走的金色封印大阵。
说是金色,其实大部分已经被核心之地江无夜外泄的道韵侵蚀得血红一片,也正是这些外泄的道韵让一万年前这片峡谷中的生物变异,逐渐形成了红毛魔熊一族。
“不行,想凭借蛮力以我现在的力量还做不到。”
尝试一会,葫芦娃放弃了用蛮力攻破的方法,虽然经过一万年的侵蚀,封印大阵之力已经弱了很多,但却也不是如今的她能破的。
思索一会,葫芦娃眼中浮现肉疼之色,掌中紫光涌动,取出了被她珍若生命的紫金葫芦。
“小子,你又欠我一笔账了。”
暗自将损失记在小本本上,葫芦娃拔开葫芦口,喝酒一般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其中的液体。
“嗝~”
一直到打嗝,她才停了下来,收起葫芦,径直走向了封印大阵。
下一刻,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葫芦娃仿佛遁出天地之外,不存在于这片古史之中一般,毫无阻隔的就踏入了封印大阵,好似穿过一层水幕般,轻松至极,在红毛魔熊一族的欢呼声中彻底消失不见。
噼里啪啦——
一进入禁区核心,葫芦娃就感觉来到了无间炼狱一般,劫雷狂轰滥炸,地火肆虐焚烧,黑风切割万物,满目灾厄肆虐。
完全是一片被天地惩罚的生命禁区,别说他一个道王了,一般的主宰过多深入都有殒命的危机。
但她能明显感觉到,天地间的灾厄之力镇压之力越来越弱,估计要不了多少时日就会彻底消失,到时候便是圣域生灵出世,两界大战的时候了。
呼!
葫芦娃长处一口气,凭借紫金葫芦遁出天地外的神秘之力庇佑,踏着焦土,追寻江无夜的道法气息,一步步向着生命禁区最深处走去。
越是深入,天地间的灾厄镇封之力就越是恐怖。
呼呼呼~
校園護花高手 之白
葫芦娃此刻置身在一片无色火海之中,她感觉这种火焰,已经隐隐能威胁到主宰了,也就是玄黄大世界的仙王。
紫金葫芦的庇佑之力飞速燃烧,葫芦娃不敢多待,迅速穿过了这片火海。
“恩,这是九州百族的修士,乱古天渊,星宿天,苦禅天,长生天,万仙天,神族的也有!”
终于,穿过无色火海后,葫芦娃像是来到一片晶山的海洋,里面沉眠着一位位被镇封的圣域生灵,脸上都还保持着惊骇的神色。
“再等等吧,你们很快就能出来了。”
葫芦娃对着一位被镇封的神族天骄无奈说了一句,便不再过多停留,寻着越来越强烈的江无夜道韵气机,走向了晶海中央。
那里,有一块宛如神山般鹤立鸡群的高大晶石。
一万年岁月过去,已经完全成了触目惊心的血红色,望一眼都有种陷入疯狂的感觉,似乎是在表达着其内生灵压抑的暴戾凶意一般。
“木嘛!仙人板板的,果然是你小子,想死我了!”
血色晶山壁上,葫芦娃看着中心处那一位无比熟悉,黑衣平头,躯体昂藏雄壮如神魔般的身影,顿时热泪盈眶,抱着晶壁狠狠亲了两口。
一万年过去,江无夜的容貌没有任何变化,依旧是那么的霸道凶悍可止小儿夜啼。
庶色傾城:天才俏萌妃
那遭遇镇封时的无尽凶厉也存在压抑了一万年之久,让葫芦娃都有些胆战心惊,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她要放出的不是江无夜,而是一头绝世凶魔!
“仙人板板的,差点被你小子吓得忘了正事!”
葫芦娃打了个激灵,盘坐在晶石前,运转起了袖里乾坤和呼风唤雨这两门古天庭时代的大神通。
她解封之时,曾用残存的晶石碎片做过各种试验,意外的发现以古神经的力量,能够从外部溶解掉这种神秘晶石。
这也是为什么她敢冒着风险来到这里营救江无夜的主要原因,若是没有把握,她可不敢冒这个险,更情愿苟着等江无夜解封后去找她。
嗡嗡嗡~
随着两门古天庭时代至强神通的运转,天地间灾厄肆虐,空间扭曲不定,神秘晶石亦是发出共振的声音,且越来越强烈。
直到!
咔嚓~
细微的破裂声响起。
咔嚓咔嚓——
声音越来越强烈,裂痕也是不断变大!
轰隆隆——
也就在这时,苍天仿佛在发怒,降临无数狂暴雷霆劈打而下,想要阻止江无夜这头凶魔出世。
紫金葫芦的庇佑之力飞速消耗,葫芦娃咬牙切齿,将古神经运转到了一个极致,炸吼如雷:“江蛮子,你仙人板板的,一万年了,还没睡够吗?!”
刷!
声音落下,布满裂缝的晶山最深处,一双宛如修罗血海的眸子猛然睁开!
刹那之间!
难以言喻的霸烈压迫感席卷碧落黄泉,浩瀚星空!
九天雷霆哀嚎倒卷!
无色火海低伏退避!
诸天星辰摇晃沉坠!
禁区生灵齐齐跪地!
天地,似乎一下子暗了下来,走向了破灭,走向了终焉,被一双大手狠狠拖入深渊,永劫不复!
嘭!
暴虐无道的可怕威压如山呼海啸般,眨眼将封印大阵冲出一个恐怖缺口,冲出核心区域,肆虐外围禁区。
砰砰砰——
黑暗世界中,一座座恒古神山炸裂,一片片浩瀚大陆崩灭,漫天星辰齐刷刷坠落,一派灭世之景!
“不好,封印禁区核心的大阵出现缺口,这种可怕的压迫感,有大恐怖降临,逃啊!”
无数试炼中的天骄如遭雷击,血旺子都不知刹那吐了多少,亡命奔逃。
“不,这是什么火,救我,救我啊!!”
但下一刻,他们的身体中就冒出了熊熊的白色业火,眨眼之间烧得他们神魂消散,化作了一具又一具空壳跌落在地,又被无尽的威压碾成了基本粒子,死得不能再死!
“这……就是前辈说的杀劫吗?”
楚枫眼睁睁看着周围一位位被可怕的白色火焰烧成空壳倒下,又在威压中消散世间的天骄,脸色惨白一片。
他呆滞的看着天地尽头,破损的时空大阵内,无尽黑暗中那踏碎天地而来的恐怖魔神身影,大脑瞬间完全空了,失去了任何思考的能力,也无法再纠结为什么他没有遭劫。
直到,他看见了那魔神一般的身影旁,那熟悉的绿裙身影。
那个黑暗禁忌生灵,是前辈放出来的?
为什么……
邪王追妻:廢柴小獸妃 初七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无尽的疑问与被欺骗之后的悲愤袭上心头。
他想要嘶声力竭的咆哮质问,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更动不了丝毫。
“该死,有禁忌生灵突破了封印!绝不能让他走出禁区,诸位同道,随我杀!!”
穹天之中,紫薇圣教那位天仙九重天的长老亲眼看着无数天骄灰飞烟灭,顿时目眦欲裂,恨到快要疯魔。
迅速将这个消息传回圣教后,他便提起杀剑冲出了仙舰,冲着四方,咆哮呐喊。
“杀!!”
诸多天仙境的高手也没有任何犹豫,紧随紫微圣教长老,如飞蛾扑火般,杀向了江无夜。
不止是无数天骄被屠戮的恨。
更重要的是。
他们在江无夜身上看到了无边的黑暗,感受到了无尽的厌恶排斥!
就好像江无夜是天地间所有生灵的绝世仇敌般,代表着不详与灾祸,根本不允许他的存在!
因此,哪怕知道彼此间有着难以跨越的差距,但仿佛先天就有的血海深仇依旧让他们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只为了给外界拖延一点世间!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这个禁忌生灵走出黑暗禁区,等待玄黄大世界的绝对是一场灭世浩劫!
玄黄,是他们的家啊!
生他们,养他们,成就他们的地方,哪里能容许别人肆意践踏!
“掌刀。”
面对一群来势汹汹的天仙敢死队,江无夜眸子微眯,右掌竖起,划过天地。
随意的一个动作。
一柄比深渊还要绝望的灰色天刀降临,斩开了岁月,破碎了时空,将浩瀚星宇劈成两半。
掌刀所过之处万物泯灭,一位位燃烧了生命的敢死队天仙在可怕的寂灭之力前毫无抵抗之力,他们身形僵立星空,生命气机飞速枯萎,眨眼的功夫走到了岁月尽头,凋零风化,消散世间。
砰砰砰!
紧接着,一艘艘造价不菲的仙舰也被掌刀斩为了虚无,其内生灵无一生还!
至此,天地皆静!
“走!”
女配攻略:首席的專寵
戀人栽跟鬥
江无夜憋了一万年的怒火稍微散去一些,察觉到星空深处有匹敌中千主宰的强大气机赶来,提着葫芦娃就要离开。
“为什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就在这时,他身后却传来了一声沙哑,却愤怒至极的咆哮质问声。
我把鄰校女神給睡了gl 安晨初念
江无夜顿住步伐,回头就看到不远处楚枫那几欲疯魔的狰狞面容。
恍惚间。
他似乎回到了弱小时候的清河村,面对那个飞仙门女弟子临终前的询问。
我们做错了什么?
同样的问题。
如今……
依旧是同样的回答!
“我们又做错了什么?”
话落,他不再停留,抓着脸色复杂的葫芦娃踏入了时空虫洞消失不见。
我们又做错了什么……
我们又做错了什么……
楚枫僵在原地,双目失神,脑中不断回响着江无夜离开前那句冰冷的叹息。
是啊。
既然我们本能就对他不死不休。
那他为什么不可以杀我们?
他错了吗?
我们错了吗?
“不,不,我们没错,错的是他,是他!!”
黑荒禁区中,只剩下了楚枫那癫狂如魔的咆哮声在不停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