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s0wfq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惡魔就在身邊討論-03224 在他找你麻煩之前,你先去給他找麻煩讀書-taw40

惡魔就在身邊
小說推薦惡魔就在身邊
陈曌沉默了许久。
用电话的确很难论道。
甚至可以说不可以。
论道是讲究气氛的。
虽然陈曌不像是古人那样,还要沐浴焚香。
可是准备的越充分,环境越是清净,入定就越快。
“要不你出国吧,我让专机接送你,绝对顶级的服务。”
“呵呵……”
如若有你,今生何求 清歌遠遙
“我考虑考虑。”陈曌还是没答应下来。
去年过年的时候,陈曌回国原本就是想到处走走。
结果就被张天一骗去拯救世界了。
陈曌可不想再被张天一骗去当苦力。
……
閨暖
在挂断电话后,陈曌又拨通了史蒂文的电话。
“史蒂文,在干什么?”
“睡觉,我给你三十秒的时间,如果三十秒内你的回答无法让我满意,等我睡醒后,我就将你家里的酒窖搬空。”
仙道霸主
“好吧,我在国内有个朋友想请你拍摄一部纪录片,和大海守护者一样类型的。”
“嗯?你那朋友也有一头阿蒙?”
“差不多吧,不过不是在海里,而是在山林之中。”
“你和这个朋友的关系如何?”
其实这个问题不用问,如果关系不好,陈曌是不会帮忙向自己开口的。
“记得我上次与你提的那个筹建灵异大赛联盟的事情吗。”
史蒂文瞬间来了精神,立刻说道:“记得,与这件事有关?”
“华夏是世界灵异的中心,灵异界非常昌盛繁荣,而我这个朋友就是华夏灵异界的领军人物,甚至是世界通灵师的领军人物,被称之为最强之人,同时还拥有着极其巨大的宗教影响力,甚至在某些方面,他的话比教宗更管用。”
“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份委托,我相信你的筹备会顺利很多。”
“酬劳呢?”
“以你目前最高报价算。”
陈曌既然决定帮张天一出钱填坑。
也懒得和史蒂文讨价还价。
“行,我接受这个委托。”史蒂文的回答也是相当爽快。
酬劳能够让他绝对的满意。
雷霆神鷹 繁空
再加上对方的身份、地位,乃至实力都有资格让他放下身段。
再者,陈曌又亲自开口。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人情他都要接下。
“那么什么时候开机?预算多少?有没有计划书?”
“预算一亿美元,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进度日程表,全都需要你从头开始弄,反正除了你之外,上次的团队也要跟着一起来,我那个朋友想要的可不是应付了事,而是最高要求。”
“那是当然,即便是你的委托,我也不会放弃对自己的作品的要求。”
唇唇欲動:腹黑總裁愛太兇
“那么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你也一起来吗?”张天一问道。
“我?我只是个外行,在拍摄中我无法给你任何的帮助,而且我那个朋友的能力不在我之下,我能做的他都能做到,他能做到的,我未必做的到。”
“可是我还是对你更放心,只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和我的团队才能放心的拍摄。”
陈曌一阵头痛,这又绕回来了。
陈曌不排斥回国,而是排斥回国后和张天一接触。
他已经被张天一弄的有点心理阴影了。
“我不确定你开机的时候我有时间。”
“f***……你有什么好忙的,你所有的产业都是交给别人打理,我不管,拍摄阶段,我要你也陪在身边,而且你好歹也是华夏人,我去华夏,你总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如果你想要我尽地主之谊,你完全可以去我家的酒窖多拿几瓶藏酒。”
“你的酒窖藏酒我当然要拿,不过我还是要求你一起去。”
“我考虑一下。”
陈曌果断挂断电话。
他是真的头痛。
这时候张婷与叶子卿走了过来。
“老板,你看起来很难受,你那么有钱,还有什么事能够让你不开心的?”
“那么觉得有钱就能不愉快吗?”
“反正我觉得有钱应该会恨愉快。”
“好吧,有钱的确会让人很愉快,不过我还是会遇到让我不愉快的事。”
“那就用钱砸,把让你不愉快的事填平,没什么事是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你还不够有钱。”叶子卿调侃道。
“我问你们个事。”
鬥界之縱橫 清殤晴殤
“老板你说。”
“我在国内有个朋友,这个朋友呢,去年过年的时候极力邀请我回国,然后我回国后就把我当苦力……简单的说,就是坑了我一把,而今年他又邀请我回国,感情上我是拒绝的,可是我的另外一个国外的朋友又与国内的朋友有业务往来,而我是中间人,现在国外的朋友说,在进行业务时间里,我必须陪着他回国,你们说我现在要怎么办?”
“你那个朋友骗了你的钱?”
“如果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那就不用烦恼了。”
“那你国内那个朋友手中有你的把柄?”
“把柄没有,可是他手中的确是有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我才当这个中间人。”
“那就用钱把你想要的东西买来,对老板你来说,钱就是个数字,不是吗。”
“关键是国内那个朋友,他是真的能将金钱视作粪土,而且他本人也很有影响力,所以用强的几乎不可能。”
“他是政府的官员?”
“不是,不过政府官员倒是经常给他上香。”
“老板,你国内朋友到底什么人啊。”
“你别管什么人,你们就说,我现在要怎么办。”
總裁令:老婆,你還欠我寶寶 天堂有傷
“你就一定要当这个中间人吗?”
“虽然我不是很愿意,可是的确如此,我欠国内那个朋友的一个人情。”
“既然谈不了钱,那你们就谈感情,可以吗?”
“上次在国外,我也坑了他一波,所以他现在对我怀恨在心,我对他谈感情,还不如对一头狗谈感情。”
“老板,你的主要麻烦是你如果回国,你那个朋友就一定会给你找事,是吧?”
午夜遊戲:惡魔在身邊 拾一夏
女主時代之拒做閑妻 梧雨
“是。”
“那你先给他找事,让他没空给你找事。”
陈曌眼前一亮,可是又为难的说道:“这是个办法,不过我那个朋友能耐很大,一般的事情难不倒他,在某些领域,他是世界上最顶尖的,这个领域里绝大多数都是他的徒子徒孙辈的。”
“那就让他的同辈份的人照他麻烦,你国内的朋友可以视金钱如粪土,其他同辈难道也能视金钱如粪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