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uiq6n都市言情 教父的榮耀討論-第831章 錦鯉福包熱推-q9v9h

教父的榮耀
小說推薦教父的榮耀
1月14日,英超联赛第二十一轮,阿斯顿维拉主场迎战埃弗顿。
在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阿斯顿维拉俱乐部为加雷斯贝尔和球队主教练方觉举办的庆祝仪式。
陌上
方觉拿着FIFA年度最佳男足主教练的奖杯。
贝尔拿着FIFA金球奖的奖杯。
师徒俩联袂亮相,接受维拉公园球场的主场球迷的巨大的欢呼声。
“这是阿斯顿维拉俱乐部一百多年的历史最值得铭记的一天。”——《伯明翰晚报》激动的说。
最终,这场比赛,阿斯顿维拉在主场被埃弗顿二比二逼平,苏亚雷斯为阿斯顿维拉首开记录。
莫耶斯的埃弗顿表现的非常顽强,下半场比赛连扳两球。
最后时刻,贝尔主罚直接任意球得分,帮助阿斯顿维拉绝平对手,避免了在这个庆祝夜晚输球的尴尬。
頂級小民工的妖孽人生
尽管被埃弗顿逼平了,但是,阿斯顿维拉依然高居英超积分榜榜首。
用媒体的话说,埃弗顿的顽强阻击,只是一个意外,目前来看,暂时还看不到有球队能够从阿斯顿维拉手里抢走英超联赛冠军。
英格兰媒体这段时间,是连篇累牍的夸赞贝尔,恨不得将这个威尔士小伙子夸出花儿。
在C罗在2009年的夏天被皇家马德里从曼联挖走之后,英超流失了超级球星。
虽然英格兰媒体依然以英超是第一联赛而骄傲不已。
但是,没有超级球星,看着西甲那边C罗和梅西的对决,看着皇家马德里和巴塞罗那因为这两大超级球星的对决,让本就引人注目的西班牙国家德比有发展成为欧洲足坛第一德比的架势。
甚至有西班牙媒体表示,西班牙国家德比的影响力和关注度甚至超过了世界杯决赛。
英格兰这边自然是不忿的,说西班牙那边在吹牛。
但是,不管怎么说,C罗离开之后,英超没有超级球星,这是事实。
现在,贝尔从C罗和梅西的手里抢走了FIFA金球奖,这让整个英格兰足坛,让英格兰媒体都欢呼雀跃。
《泰晤士报》甚至直接表示,“现在,第一联赛所缺失的那一块木板补上了!”
……
“给我一个能让我满意的解释。”方觉冷冷的说,啪的一声,报纸被他扔在了桌子上。
阿邦拉霍瞄了一眼报纸,就看到了那张照片。
看着盛怒的方觉,阿邦拉霍心中害怕。
和埃弗顿的比赛,阿邦拉霍并没有进入到比赛大名单,原因是英格兰人肌肉酸痛。
方觉就给阿邦拉霍放假,让英格兰国脚好好休息,好好放松。
阿邦拉霍确实是好好放松了,他和朋友一起来到了一家水烟吧。
陪同阿邦拉霍还有3个女性朋友。
阿邦拉霍一拖三来到水烟吧里,随后开始享受“惬意的快乐”。
并且还被记者跟踪拍下照片。
当然,只是拍到了阿邦拉霍在水烟吧里喷云吐雾的照片。
从被曝光的照片可以看出,德佩在抽水烟时非常惬意。
至于说离开水烟吧之后,他和这三位女性朋友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记者没有拍到,不过,这并不难猜,英格兰国脚们热衷多人运动,是有优良传统的。
荣膺FIFA年度最佳主教练,贝尔也最终成功夺得FIFA金球奖,方觉本来心情是不错的。
即使是球队被埃弗顿二比二逼平,这都没有影响到方觉的好心情。
他是哼着歌来维拉训练基地的。
然后,工作人员提前就将这天的报纸放在了主教练办公室,方觉随意翻了翻,立刻勃然大怒。
方觉先是打电话给阿斯顿维拉俱乐部的首席运动医学主管奥索拉拉纳博士,询问了水烟的危害程度。
奥索拉拉纳告诉方觉,水烟虽然没有致命的危害,但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伯明翰大学的体育学院曾经做过一次测试,抽一支水烟相当于抽200支普通香烟,有着很大的负面效果。
面对盛怒的方觉,阿邦拉霍闷声不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加不敢顶撞。
方觉治军严谨,阿邦拉霍也知道自己此举是撞到了枪口上。
当然,最重要的是,方觉不仅仅是球队主教练,更是球队大老板。
这个双重身份,是阿邦拉霍这个球队队长和青训培养的大将也不敢和方觉顶嘴对着干的最根本的原因。
“一支水烟的危害,你知道多么严重吗?”
“那么一支水烟,就相当于你抽了两百根香烟。”方觉指着阿邦拉霍的鼻子破口大骂,“混蛋,你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身体,对待自己的职业生涯的?”
“我就是想要放松放松。”阿邦拉霍等方觉骂了一顿后,才敢开口,他嘟囔着,“是你说要我好好放松放松。”
“滚逼麻痹!”方觉气坏了,“我让你放松,让你去抽水烟了?让你玩多人运动了?”
大明督師 奔叔
“抽水烟!”——啪!
“多人运动!”——啪!
甲申天變
“你怎么不特么亢奋死在床上!”方觉说一句,就拿报纸打阿邦拉霍的脑袋一下,最后更是气的直接将报纸砸在了阿邦拉霍的脸上。
“嗷嗷嗷!”阿邦拉霍突然吼了一嗓子。
方觉后退两步,看着阿邦拉霍,冷笑说,“怎么,还想要揍主教练?来呀!”
“老板,现在不是以前的旧时代了,不能动手打人了。”阿邦拉霍瞪大了眼睛,梗着脖子说。
“哎呀!”方觉直接弹了阿邦拉霍一个脑瓜崩,“你还有理了?新时代?新时代就可以抽水烟了?新时代就可以多人运动了?新时代的脑瓜崩,感觉怎么样?”方觉又弹了一下。
阿邦拉霍看了方觉一眼,没敢说话。
方觉抬起手,作势要再来一下。
阿邦拉霍后退。
他再往前。
阿邦拉霍转身,拉开门就跑。
“给我站住。”
他越是喊,阿邦拉霍跑的越快。
絕代狂妃,腹黑王爺要定你
“教练,我是第一次抽水烟,再也不敢了。”阿邦拉霍一边跑,一边喊道。
“骗鬼呢。”方觉气得骂,“看你那享受的架势,你敢说你是第一次?”
“我答应你,老板,我以后不抽了。”
“你不是答应我,你是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负责任!”方觉停下脚步,阿邦拉霍距离他十来米的安全距离。
“是,教练,我明白了。”阿邦拉霍赶紧表态。
“滚蛋!”方觉气的挥挥手。
阿邦拉霍脸色一喜。
“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方觉冷哼一声,“去预备队报道。”
当天下午,阿斯顿维拉俱乐部发布官方公告,球队队长,英格兰国脚阿邦拉霍因为违反队内记录,被下放到预备队。
……
很快,有媒体爆料说,根据他们的内幕消息,方觉得知阿邦拉霍抽水烟之后,在训练基地将阿邦拉霍骂了个狗血淋头,据说还气的动手打了阿邦拉霍。
方觉对此矢口否认。
他接受了《泰晤士报》的采访,谈及此事。
“我没有打阿邦拉霍。”
“尽管我确实是很生气,我不会动手打自己的球员。”
“阿邦拉霍很自责,他拿手敲打自己的脑壳,说他错了,球员的悔过态度很好。”
立刻有记者去采访阿邦拉霍,询问是否确有其事。
億萬帝少的甜妻
阿邦拉霍指着自己的脑壳说:
是的,我忏悔,我自己打自己的脑壳,非常疼,非常疼,教练阻止我这种自残行为,他说他原谅我了。
看着报纸上的报道,阿斯顿维拉其他球员都乐得不行了。
方觉痛骂阿邦拉霍,乃至是他弹阿邦拉霍的脑瓜崩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不少人都看到了。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报纸上的东西都不可信。”凯尔沃克笑着说。
“本来就不可信。”苏亚雷斯说,他可是足坛第一位著名的网络暴力事件受害者呢。
“特别是报纸上夸赞教练的话。”米尔纳说,“他们说的那些话,根本没有突出教练多么的厉害和伟大。”
“是的,没错!”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其他众人立刻纷纷表态。
德布劳内踮着脚尖,轻轻走到门口,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老板走开了。”
呼!
众人都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嘿嘿直乐。
刚刚加盟球球队的香川真司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很惊讶?”克莱门特问香川真司。
“很有意思。”香川真司点点头。
“别看大家有时候会调侃老板,但是,没有人比我们更加尊敬他,更加深知他的伟大。”克莱门特郑重其事的说,“我们可以调侃,但是,其他人敢对老板不尊敬,我们会把他们踢哭!”
看着表情严肃的克莱门特和其他嘻嘻哈哈的队友们,香川真司知道,这不是随便说说的,要是真的有一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球员敢对方觉出言不逊,这帮球员真的会大开杀戒的!
他第一次真正的意识到了方觉在这个球队的重要性和权威,他是这么的受到球员们的拥戴。
不,确切的说是崇拜!
……
2012冬季转会窗口已经开启半个月了。
阿斯顿维拉除了从多特蒙德引进了香川真司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方觉也已经向媒体公开表态,阿斯顿维拉阵容完整,在香川真司加盟之后,转会窗口就关闭了:
不会再有人来,也不会有球员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奥尔布莱顿的经纪人联系了方觉,表达了奥尔布莱顿渴望转会离开的意愿。
方觉找了奥尔布莱顿谈话,球员感谢了球队对他的培养,感谢了方觉对他的教诲,但是,还是坚持了自己想要离开的想法。
奥尔布莱顿是阿斯顿维拉青训出品的球员,他要离开阿斯顿维拉的原因非常简单直接:他不想要再在阿斯顿维拉的替补席上等待,他渴望踢到一支球队踢主力。
在阿斯顿维拉,有哈妹、有德布劳内,还有斯特罗曼也可以踢中场边路的位置,现在又来了个香川真司。
奥尔布莱顿对于自己在球队的前景比较悲观,他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获得足够的出场时间。
方觉挽留失败,决定放人。
他的态度也很坦诚,如果有俱乐部给出合适的报价,阿斯顿维拉不会阻止他离开。
奥尔布莱顿不缺少追逐者。
尽管他在阿斯顿维拉甚至只是一个边缘球员,但是,球员的实力是得到了认可的。
这就是现实情况,阿斯顿维拉的一个边缘球员,在其他英超中下游球队,也完全有能力踢主力。
维冈竞技和狼队以及纽卡斯尔都渴望得到奥尔布莱顿。
最终,纽卡斯尔用诚意打动了方觉和阿斯顿维拉。
随后,阿斯顿维拉俱乐部官方宣布,维拉青训培养的球员奥尔布莱顿以1050万英镑的转会费加盟纽卡斯尔联队,俱乐部祝愿这位维拉孩子在未来一切顺利。
1月21日,英超联赛第22轮,阿斯顿维拉客场四比一大胜狼队。
贝尔梅开二度,苏亚雷斯也有一球入账。
替补上场的德布劳内也打入了一粒精彩的进球。
“阿斯顿维拉四比一赢球,但是,看起来方觉指导并不是那么开心。”贺威说道,镜头给了客队教练席特写。
“嘿嘿,那是,阿斯顿维拉踢狼队,这两个赛季都是保守五个球起步的,四比一只是小球。”张鲁嘿嘿说。
“四比一了,已经不错了。”塞巴略斯也在劝说方觉,“方,你对球员们的要求太严格了。”
“啊?”方觉愣了下,点点头,“这帮家伙,本可以赢得更多的,回去让他们加练。”
看到方觉不听劝,塞巴略斯也只能作罢。
方觉刚才走神了,他其实想的是另外一件要紧事。
在元旦那一天,方觉进入到系统抽奖,抽到了一个年度大奖:
锦鲤福包!
这是他第一次抽到这个奖励。
按照系统的解释,抽到锦鲤福包并且使用,方觉会运气爆棚,有意想不到的好事和收获主动送上门来。
方觉大喜。
这让他想到了当初他刚刚执教伊维萨的时候,守株待兔等来的代斯勒。
但是,现在已经是一月二十一号了,他期待的好事或者说那个主动送上门的锦鲤兔还没有来到。
“好饭不怕晚”,方觉最终只能这么安排自己。
就在阿斯顿维拉的大巴车踢完和狼队的比赛,返回伯明翰的时候。
在维拉训练基地的门口,一个身材矮小的黑人年轻人,背着一个稍显破旧的双肩包,在训练基地的大门外的一个角落里走来走去,不时地看一眼,眼神有些怯怯的。
终于,他的眼神变得坚定,卸下双肩包,拿出一瓶水,湿了毛巾,用大力气擦拭了脸颊和双手,将东西收拾好,背上双肩包,慢慢地走向门卫室,
PS:非常感谢【不小心写错】的打赏,求月票,求订阅,新的一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