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wq5t6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趙氏虎子 起點-第570章:撤離與追擊【二合一】相伴-8gme5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陈勖等人当然知道薛敖绝不可能轻易放任他撤退,毕竟去年入冬前,那薛敖不惜丢脸、数次故意被义师击退,就是为了引诱义师将大军推进至梁城一带,以便后来颍川军奇袭开封,截断义师的退路。
如今,他十几万义师已深陷那薛敖的陷阱,薛敖又岂会轻易放过他们?
既然明知薛敖肯定会在他义师撤退时发动反击,那么,就要事先考虑好对策。
对此,赵寅提出了他的建议:“若义师分散,必遭晋军各个击破,不如一齐退至陈郡。”
这话让陈勖、程周、吴懿三人都为之一愣。
尤其是吴懿,他本来都做好准备要就此撤回山东了。
见吴懿频频看向自己,赵寅隐晦地说道:“吴将军,即便你此刻率军撤回山东,多半也赶不及相助我两位伯父与我的老师,何不暂助陈帅一臂之力呢?或许咱们还能利用此事算计一下晋军。”
“这……”
吴懿皱着眉头思忖着,轻易不敢做出决断。
他问赵寅道:“公子打算如何算计晋军?”
赵寅也不隐瞒,笑着说道:“我江东义师可以假意向东撤离,诱骗晋军向东追击,半途我军折道向南,在陈帅、程帅撤离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薛敖必定会纵兵追击陈帅,介时我军突然杀出,或可重创晋军,将其逼退。”
“听上去还不错。”程周点点头,转头看向吴懿。
劍淩天下 破戒
陈勖附和地点点头,亦转头看向吴懿,等着后者做出决定。
被三双眼睛盯着,吴懿不禁苦笑起来。
在当前的局势下,他自是希望率领残部尽快撤回山东,虽然有点对不住陈勖、甚至是程周,但这最有利于他江东义师,可赵寅这么一开口,他却不好再提这件事了。
他犹豫着说道:“请容许我遣一支军队径直返回山东,向赵帅禀告这边的事。”
“当然。”陈勖欣然答应,同时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赵寅。
虽然他也明白赵寅的本意还是为了其江东义师,但能说服吴懿与他一同退至陈郡,陈勖还是很感激的,毕竟若不出意外,晋国太原陈仲挥军南下镇压叛乱的第一个目标,极有可能就是他占据了陈留、陈郡、汝南等郡的江夏义师,是否能得到吴懿麾下几万江东义师的帮助,确实十分关键。
散会之后,吴懿私下询问赵寅道:“公子为何要义助陈勖?”
赵寅笑着说道:“有舍才有得。……陈勖所占的陈留、陈郡、汝南之地,未必挡得住晋军的反击,今日我示好陈勖,他日或可收获一位统帅,何乐而不为?”
吴懿恍然大悟,他这才意识到,赵寅是希望将陈勖收服到他江东义师。
“数万兵卒,若能换一个陈勖,倒也值了。”
吴懿点点头认可了赵寅的主意。
女神攻略計劃
次日,天蒙蒙亮,按照几人制定的计划,吴懿率领数万江东义师向东边撤离。
就跟赵寅等人所猜测的那样,江东义师的异动,很快就被旅狼发现。
旅狼督伯徐饶立刻派人前往梁城,将此事禀告赵虞。
『江东义师先撤了?』
在得知这个情报后,赵虞亦有些惊疑不定。
惊疑之余,他竟有点小小的失望——他兄长赵寅,竟抛下了另外两支义师?
虽说大难临头各自飞,但赵虞依旧有点小小的失望,连他也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可能在他看来,他那位兄长理应有更好的应对。
不过转念一想,赵虞又觉得,他兄长赵寅率领江东义师率先离开,这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至少他可以无需再有什么负担。
“叫徐饶继续盯着江东叛军。其余许柏、王聘、郝顺、乐兴四人,给我盯死了叛军的联营!”
在下达这道命令后,赵虞立刻前往南城门楼。
不过在来到南城门楼时,他并未直接向薛敖禀告此事,而是在城门楼一带寻找童彦的踪影。
他知道,童颜肯定会在南城门楼一带,因为当初分派任务时,薛敖将西、东两侧城墙交给了他与李蒙,同时也捏着鼻子叫童彦协助他防守南城墙——为了讨好薛敖,童彦这段时间表现地极为尽职。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赵虞就在城墙上发现了正带人巡视的童彦,他装作巧遇的样子迎了上去,忍着心中的厌恶打着招呼:“童兄。”
“贤弟。”
童彦自然不会起疑,笑着抱拳迎了上来。
何苦如此
不得不说,由于赵虞的刻意结交,他与童彦的关系突飞猛进——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贤弟怎么亲自过来这边?莫非有事要见薛将军?”
在相互问礼之后,童彦纳闷问道。
“唔。”
赵虞点点头,待凑近童彦后,低声说道:“我手下旅狼刚刚送来消息,叛军中的江东一支,已于大半个时辰前拔营向东,大概是准备撤离了……”
童彦亦是机敏之人,一听就立刻明白过来,抚掌笑道:“哈!如将军所言,叛军久久未能攻陷梁城,果然自行崩离……”
说着,他带着几许期待对赵虞道:“贤弟,我等快快将这个好消息告知将军。”
“好。”
赵虞并不计较童彦那点小心思,反而不动声色地问后者道:“话说,童兄会一同追击叛军么?”
“我?”童彦愣了愣,语气莫名地说道:“愚兄怕是要留守梁城……”
“这样可不成啊。”
赵虞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这段时间,童兄一直在向将军示好,但我觉得,似恭维这种事,对于薛将军恐怕不起作用,童兄要更加支持薛将军才对……”
『我还要如何支持?』
童彦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赵虞。
要知道这段时间,他对薛敖那可是言听计从,只要薛敖说一,他绝不说二,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无法让薛敖对他好言相向,对此童彦也是毫无办法。
赵虞不知、也不理会童彦心中所想,压低声音说道:“这次或许是个机会。……童兄知道薛将军一心想要独力击溃叛军,向陈太师证明他的才能,倘若童兄能抓住叛军的贼首陈勖等人,将其献于薛将军,或可让薛将军对童兄改观。”
“哦?”
童彦神色微变,隐隐有些意动。
他深深看了一眼赵虞,低声问道:“听贤弟的意思,贤弟愿意帮我一把?”
“我当然愿意助童兄一臂之力。”赵虞笑着说道,他巴不得童彦与他一起行动。
听到赵虞的承诺,童彦眼眸中闪过一丝疑虑,笑问赵虞道:“抓住贼首陈勖,这样的功劳,贤弟不想要,却愿意让给愚兄?”
对此赵虞早已想好说辞,只见他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说道:“不瞒童兄,能当上颍川都尉,小弟已经很满足了,可未想过再升官……我在颍川尚能一呼百应,但若去了别处,比如升任京官……京师那种地方,到处都是达官显贵,一不留神就容易得罪人,哪有在颍川自在?”
『这周虎果然是个聪明人。』
童彦暗自点头,旋即低声笑道:“那贤弟想要什么呢?”
见此,赵虞故意伸出右手,用拇指与食指搓了搓,低声嘿嘿笑道:“我颍川遭遇贼患,小弟亦不好大肆捞钱,但又需要钱养活手底下的兄弟,倘若……嘿嘿。”
童彦一听就明白了,按下赵虞的右手,信誓旦旦地低声说道:“只要贤弟肯相帮,此事包在愚兄身上,愚兄定当让贤弟满意。”
“那就多谢愚兄了。”
如果深情是殺手
“哪里哪里。”
几句话之间,二人做做了一番交易。
意气奋发的童彦自以为得到了赵虞的相助,却不知,赵虞看他的目光,已与看待死人无异。
片刻后,二人一同拜见了车骑将军薛敖,由赵虞当面向薛敖禀告了江东义师的异动。
特殊戰爭使命 劉念沖
果然,在听到赵虞的禀告后,薛敖亦是大喜,惊喜问道:“周虎,你是说,江东叛军抛下其余两支向东去了?”
赵虞抱拳回答道:“不出意料,叛军应该是自行崩离了……”
从旁,童彦不失时机地祝贺道:“恭喜将军,击破叛军,就在今日!”
薛敖瞥了一眼童彦,尽管他对童彦仍心存芥蒂,但架不住他此刻心情极佳,因此倒也没有做出针对童彦的举动。
他吩咐左右道:“来人,叫李蒙、魏璝二人立刻前来。”
“是!”
不多时,薛敖的副将魏璝以及河南都尉李蒙便陆续来到了城门楼内。
待薛敖将事情经过一说,魏璝、李蒙二人皆露出了振奋的神色。
“会不会是叛军引诱我军出击的诡计?”魏璝谨慎地说道。
“有可能。”
薛敖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旋即沉声说道:“但即便如此,我等亦不可怠慢。……周虎,你手下的斥候,还在盯着江东叛军么?”
“是的。”赵虞点头道:“我命他们尾衔江东叛军,时不时汇报动向,以便我军追击。……至于叛军大营那边,我也已派人盯死,只要叛军稍有动静,我手下旅狼便会送回消息。”
“很好。”
強取
薛敖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对众人说道:“虽事态尚未明朗,但我个人认为,叛军多半是想撤退了。倘若果真如此……童彦,将你手下梁城军暂借给我。”
“呃?”童彦愣了愣。
见此,薛敖脸上露出几许不快之色:“怎么?”
赵虞适时地给童彦使了个眼色,童彦会意,连忙说道:“将军息怒,卑职没有别的意思,就怕卑职的手下粗鲁,到时候冒犯了将军。倘若将军不嫌弃,卑职恳请领兵追击,击溃叛军,擒杀贼首陈勖,献于将军。”
听到这话,薛敖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童彦,误以为童彦是想要争功。
不过考虑到这与他直接从童彦手中借梁城军也没太大区别,薛敖略一迟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说罢,他吩咐左右取来地图,在桌上铺开,旋即指着地图说道:“不出意料的话,江东叛军与其余两支叛军分离了,这意味着我等需要分兵追击……周虎、李蒙,你二人怎么说?”
赵虞与李蒙对视一眼,旋即抱拳说道:“不如由卑职率军追击贼首陈勖这一支吧,终归开封还有卑职七千兵卒……至于李都尉,不如请他追击江东叛军,终归李都尉在考县还有一万军卒……”
听到这话,李蒙顿时乐了,他笑着对赵虞道:“周都尉,我怎么感觉我上了你的当呢?”
赵虞当然知道李蒙说的是什么,连连摆手说道:“诶,当初是薛将军叫我颍川军去袭开封,怎么能说当了在下的当呢?”
大概是心情不错,就连薛敖亦是哈哈一笑。
笑罢,他转头看向童彦说道:“童彦,那么你与周虎一同追击陈勖,如何?”
“遵命。”
童彦一脸欣喜地答应下来。
而与此同时,在梁城南边约二十里处的叛军联营,江夏义师与豫章义师也已做好了向南撤离的准备,而陈勖、程周、赵寅三人正在做最后的检查与巡视。
在巡视时,程周皱着眉头问陈勖道:“真的要把他们留给晋军么?”
他口中的‘他们’,指的正是他们义师中的重伤兵卒。
陈勖点了点头,语气沉重的说道:“若带走这些伤卒,他们必然会死在途中,不如叫他们向晋军投降,或可保全一条性命。……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薛敖应该会叫李蒙追击吴懿将军,他与周虎则率其余晋军追击我等……周虎此人,对我义师并无太大成见,应该不会屠戮这些伤卒。”
从旁,赵寅听得很是惊讶,好奇问道:“听陈帅所言,似乎陈帅对那周虎评价不低?”
“呵。”
陈勖苦笑了一声,旋即感慨道:“可惜关朔莽撞,否则,或许那周虎会成为我义师中的一员……算了,这些也罢。”
他不想提这些事,但赵寅却被陈勖勾起了兴趣。
怎么着,他那位小阿弟,居然私底下与关朔、陈勖等人也有往来么?
遗憾的是,就在赵寅准备询问时,陈勖麾下的将领周贡已来到了这边,抱拳说道:“陈帅,程帅,我军将士已做好撤离准备。”
“唔。”
陈勖点点头,在与程周眼神交流过之后,沉声说道:“按照计划,全军向咸平撤离,撤退途中,由你与项宣为前部,由豫章义师殿后。……切记,小心开封一带的太原骑兵。”
“是!”周贡抱拳应命。
看着周贡离去的背影,陈勖转头对程周、赵寅二人说道:“事已至此,咱们也尽快动身吧。”
“好。”
片刻后,项宣、周贡各率麾下军卒,离营直奔咸平县。
然后是朱峁等其余江夏义师,再然后则是程周的豫章义师。
继吴懿所率领的江东义师撤离之后,江夏义师、豫章义师亦放弃了这座大营,迅速向南撤离。
此时的江夏义师与豫章义师,两者合一仍有近六万兵力,这六万人撤退的动静可不小,自然瞒不过许柏、王聘、郝顺、乐兴四人所率领的旅狼。
这些穿着厚实冬衣的旅狼们,站在远处的高坡,静静地监视着这十余万叛军的一举一动。
“连辎重都运走了,应该不会是诈计……向都尉禀告吧。”
旅狼督伯许柏冷静地观察了叛军一阵,旋即下达了命令。
这些旅狼如此高调,自然也难免被叛军的斥候发现踪迹,当即,有关于这些旅狼的行踪,就被上报给陈勖、程周、赵寅几人。
“无需理会。”
陈勖冷静地下令道:“周虎手下的斥候虽厉害,但人数不多,他们并不敢与我数万大军对抗,莫要与他们纠缠,速速向南撤离,比起这些人,薛敖、周虎所率的追兵,才是最大的威胁。”
“是!”
鉴于陈勖的命令,叛军也懒得去理会那几百名围观的旅狼,踏着冰雪消融后显得有些泥泞的土路,迅速向南撤离。
而许柏等旅狼们,也确实不敢骚扰这浩浩荡荡如潮水般的叛军,毕竟他们终归不是骑兵,尽管他们每一支都有几辆马车代步。
巳时前后,旅狼督百许柏派出的手下来到了梁城,向赵虞禀告了叛军‘全军向南撤离’的消息。
得知这个消息,赵虞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连江夏义师与豫章义师都开始全军向南撤离,看来这不会是什么诡计,而是确确实实的撤兵了。
义师‘会战梁城’的战略,终归还是失败了。
感慨归感慨,但赵虞还是立刻就亲自前往南城门楼,将此事禀报于薛敖。
薛敖当机立断发出命令,命李蒙追击江东叛军,命赵虞与童彦各率颍川军与梁城军追击江夏叛军与豫章叛军。
在轰隆声中,梁城的南城门徐徐敞开,一队队梁城军士卒疾步奔出城外,在城外的空地上列队。
然后则是颍川军。
差不多等两军士卒列队完毕后,赵虞与童彦这才一同走到城外。
不多时,有两名梁城军将领来到了童彦面前,抱拳禀告道:“都尉,军卒已准备就绪。”
这两人,正是童彦麾下的士吏,王迅、张期。
“好。”
童彦点点头,旋即看向另外一边。
正巧,在另外一边,王庆亦领着秦寔、贾庶二将来到赵虞面前,抱拳禀道:“都尉,军卒已集结完毕。”
赵虞亦点点头,旋即向童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此,童彦一脸虚伪笑容地客气了一番,但最终还是亲自下达了追击的命令。
不得不说,童彦很满意赵虞的识时务,而赵虞也很满意童彦的愚蠢——这厮居然不亲自率军追击叛军,而准备与他一起行动。
大概是想沿途跟他说说话什么的。
对比童彦亲率的五百名梁城军卒,与赵虞这边刘屠所率的五百名黑虎众精锐,赵虞就知道这次稳了。
当然,击溃童彦所率这五百名梁城军卒并不难,刘屠就能办到,更遑论还有牛横这员猛将在。
但如何确保消息不走漏,或者嫁祸到叛军头上,这就需要赵虞好生谋划一番。
紅樓之四爺在上 陌筱白
实在不行,到时候叫人假冒叛军呗。
午后,王庆所率领的六千颍川军,与王迅、张期二人所率领的万余梁城军,率先抵达了梁城南二十里处的叛军营寨。
然而没想到的是,叛军营寨却是寨门敞开。
这是什么诡计么?
由于己方兵力较少,王庆还是颇为谨慎,他立刻派人召来旅狼督伯乐兴,询问道:“叛军当真撤离了?”
“千真万确。”乐兴点点头。
见此,王庆指着远处的叛军营寨狐疑问道:“既然叛军已撤离,为何不烧掉营寨?”
此时,秦寔、贾庶二将亦在旁,听到王庆这么问,秦寔神色复杂地道:“叛军既已撤离,烧不烧营,对他们而言无关紧要,他们不烧营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将伤员留在了营内……”
王庆恍然大悟,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吩咐乐兴道:“带人去看看,小心点。倘若变故,立刻预警,我立即率军杀进去。”
“是!”
乐兴抱了抱拳,带着手下的旅狼小心翼翼地摸进敌营。
不多时,他便派人送来了消息:“如秦士吏所断言那般,营内果然有行动不便的重伤叛卒,这些叛卒在见到我等时便投降了,经询问,似乎是叛军贼首陈勖授意的。”
邪魅女將 妖姬
“搞什么鬼?”
王庆有些不爽地皱了皱眉,问秦寔、贾庶二人道:“这些伤卒怎么办?”
秦寔、贾庶哪有立场就此事发表建议?
于是乎,秦寔默然不语,而贾庶则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良田千頃 坐酌泠泠水
最终王庆不耐烦了,挥挥手说道:“留下一百名士卒看守这些伤卒,其余人,随我继续追击!”
“是!”秦寔、贾庶如释重负。
不得不说,尽管他们已经有了‘颍川官军’的身份,但内心深处,对义师以及义师的将士多多少少还有几分感情,至少,对于这些毫无威胁的伤卒,他们还是希望能够给予庇护。
半个时辰后,赵虞亦得知了此事,但对此并不在意。
他原本就打算趁此机会吸收一些叛军,自然不会多做屠戮。
相比之下,徐饶派人送来的消息,更让他感到在意。
因为据徐饶派人送来的消息,江东义师竟在三个时辰内赶了二十几里的路程,按照这个速度,今晚黄昏前,江东义师就差不多可以抵达考县一带。
“怎么会这么快?”赵虞皱着眉头喃喃道。
听到这话,前来禀告的旅狼不经意回答道:“可能是因为江东叛军没有任何辎重吧。”
“什么?”
赵虞愣了愣,问那名旅狼道:“江东叛军撤退时没有携带任何辎重?”
“是的。”
“粮车呢?”
“也没有粮车,什么都没有,所有士卒都是轻装撤离。”那名旅狼回答道。
『……』
赵虞扶下了脸上的面具,防止因为他吃惊地张嘴而导致面具滑落。
不带辎重、不带粮车,江东义师这是在溃逃么?
有必要么?
仔细想想就知道,薛敖肯定是以追击陈勖为主啊,谁让陈勖是几路义师的总帅呢!
『还是说,江东义师别有意图……』
赵虞皱着眉头思忖着。
忽然,他心下微微一动,旋即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童彦。
若他没有猜错的话,他可能不需要叫人假冒叛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