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Dorothy Gaskell Dorothy Gaskell | No comments

i53ja都市言情小說 《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第四百二十九章 凱文·卡斯蘭娜閲讀-amsot

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
小說推薦這種崩壞穿越是出bug了吧
【人类。
一个伟大的名词。
但这个“伟大”的定义也同样源自于人类,源自于人类的历史。
人类,对于这个星球来说,无足轻重,不过是其数十亿年来的一抹尘土。
人类存在了多少年?我们的文明又存在了多少年?
浩浩江河,不过一粟。】
符华曾经读过这段话。
写在前文明的《泛陆人类史》上。
过去的文明已经随着灾难一同毁灭,哪怕即使是思想,也仅仅只是残存在幸存者那近乎于遗忘的记忆之中。
可是,自从有了“记录”开始,历史便乐此不疲地玩着旋转木马。
它无数次地玩弄着悲喜剧,如同一个至高无上的导演,欣赏着演员们恣意的表演。
这是个循环,一个绝望的闭环,文明苏醒,诞生阶级,层层剥削,铸造尖塔,最后,面向未知的毁灭。
像是过山车,上升,最后归于速降的结束。
崩坏对于文明来说就是如此绝望,它就立在文明的前方,就如同莫比乌斯的锁,将上升螺旋的方向强行拉入地狱,它的出现就等于终结,哪怕曾经的文明已经具备了星球殖民的技术,可在荒芜的月球上,看到崩坏的颜色时,那是有多么的绝望?
毫无感情,毫无悲悯地宣告着——
终结。
而今天,天空,再一次裂开了那道口子。
狂风挤压着这座城市,将构筑城市血脉的楼群压缩聚弃,摇晃着,撕扯着;雷雨砸下来,为天穹市降下更加阴沉的曲调。
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任何还能行动的存在了,车辆翻倒在一边,像是个纸糊的玩具,慢慢地沿着街道往前滚着,一片又一片的砸响,时不时拖出一道道血痕。
曾经辉煌灿烂的大楼全部沉入了黑暗,电流在浮躁的电荷环境中陷入暴走,将这片区域的现代化电气通道全部报废,就连能够折射天光的玻璃幕墙也在天灾之中碎裂,如眼泪般破碎凋零。
灾难,死亡,这是末世般的号角,天际线却神宣般照下光柱,末日的场景配合神迹的降临,放在任何宗教团体之中都能引起一片朝圣。
对于灾难的朝圣。
普通的女武神已经被勒令停留在距中心一公里之外,毫无疑问,在这神迹的“辉光”下,普通人根本无法幸存。
甚至包括死士。
就如同那被扫灭在天隙边缘的崩坏兽那样,残存在这里的死士也被能量风暴清扫得一干二净,字面意思,从内部的能量循环开始崩毁,将这具由崩坏能构筑的躯壳解散为了苍白的飞灰。
但这些异象都不如此刻那逐渐洞开的天光之门。
雲鳳歸
没有声音,但能“听”到那门开启的长鸣。
所有人印象之中的“庄严圣乐”都可以成为她们耳中的声响。
然后,她们看到了。
那自天而来,漫步于此的“神圣”。
“完美”,这是闪进每个人心里的词语。
最強客 竹管
除此之外,再找不出任何的单词。
直到那身影遮住了那通天的光柱,才显出了那人真正的身影。
白银的短发,湛蓝的双瞳,雷电芽衣很熟悉这个面容。
“卡斯兰娜”。
面容和名字挂上的等号就是刻板印象,简直在看到的一瞬间,芽衣的脑海里就闪过了“执拗”,“勇敢”,“善良”以及“缺根筋”等形容词。
但是,这些印象却在下一秒破碎为了可笑的幻象。
“他”是什么?!
不论是律者还是【幽兰黛尔】,都忍不住在心里质询着。
不是人类,甚至不是生命!
芽衣从未见过这种状态的存在!
不,应该说是曾有过部分的了解。
那就是“她”自己。
这四个月来,她也与内心的那个“恶神”交流过,甚至成为了如今的存在。
她也理解了所谓的“律者”存在的本质。
一个孤独,偏执的魂灵。
那样的存在也可以产生“仇恨”之外的感情,也会折服与“爱”的困境之中,和她自己一样,心甘情愿地,为了“爱”,为了那独一无二的月光而献出一切。
在此基础之上,“雷电芽衣”才得以与“律者”真正地合二为一。
但是,“那个存在”却是完完全全的不同!
感情?
不,绝不可能存在!
哪怕只是第一眼,芽衣都完全感受不到哪怕属于智慧生命的一点感情!
就好像是一台机器,一台操控着世界的无情机器,那双湛蓝的眼如同寒冰,任何被其所照来的人都会感到从心中升起的冰寒。
害怕。
即使是那颗成为了第二心脏的“征服”,也在这样的眼中产生了动摇,如同人类被丢入了无垠的宇宙。
【不对劲!比安卡!很不对劲!】
“最强”的心中,那柄长剑却用出了严肃到极致的警告:
【比安卡,我建议你立刻撤退!这个人……不,这个东西现在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所见过的一切上限!】
“哪怕是我?”
只有四个字的疑问,是以“最强”而存在的“自信”,但即使是这样的自信,也在此刻多出了一个问号。
【是的,哪怕是你,甚至是加上和你联系在一起的那个‘世界泡’。】
【幽兰黛尔】的答案毫无迟疑,斩铁截钉。
“你认识他?”
比安卡注意到了这把剑声音中的隐意,似乎对于那个男人有什么更多的了解。
【——是的,我知道他,哪怕是你也会知道他,那个男人的名字就算是毁灭的岁月也没有掩盖,而是作为‘英雄’被镌刻在了天命的历史书上——】
提示已经足够了,哪怕是比安卡也知道了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凯文·卡斯兰娜……”
同样的,是符华的声音,但更多的是一种动摇,一种——自我否定:
“不可能……”
兵王的絕色天嬌
仙人的声音中出现了几乎快被历史抛却的颤抖:
“你已经死了。”
“你已经死了!凯文·卡斯兰娜!”
男人低下头,俯视。
他终于说出了话:
“死亡?”
他面无表情,但话语又如同在嘲讽着口中落下的两个字眼:
“不过是‘生命’必须经历的状态而已。”
这似乎是很有哲理的一句话,但其中几乎完全没有“人类”所可能接受的价值观。
这是完全将自身置于整个历史之上,俯瞰整个文明的视角。
自傲的,无情的高度。
“律者……女武神……”
他的视线很快跳过了符华,来到了最前方的二人身上。
曾经的战友已经完全被丢出了视线之外,不,或者说这“战友”也只是存在于“凯文·卡斯兰娜”的记忆。
而现在,回归这里的,是“蛇”。
他张开了鼻翼,呼吸。
初冬的空气微冷,刺激着鼻腔,这是现实的味道,而不是量子空间的虚无。
“啊——”
他忍不住叹息。
久违了。
“看看你们,如此可笑。”
一开始,他便展开了嘲讽。
“人类,律者,这就是文明的妥协性么?”
他遥遥抬起手指,点向下方:
“死敌之间的矛盾也可化解,那也许还能看到两极倒转,星河坠落。”
颇具文青感的言语,却让符华忍不住撇嘴。
这家伙以前的文学功底和他的成绩可以说是完全的两个极端。
或者说,“文青”这个字眼从来都不会出现在凯文身上。
复苏的记忆也同样唤醒了一种矛盾感,哪怕只是一句言语,她也感到了其中所隐藏的扭曲。
于是她没有立刻反驳,只是在听,在看,她要从中找出那引起矛盾的点。
锵!
碰撞,长剑带起雷鸣,锻砸在他的身侧。
“哼。”
他只是一声冷嘲,那张面孔仿佛为寒冰雕琢而出,他的手虚抬着,虚空承着雷霆,雷网交织之间,一柄大剑缓缓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炽热,焚烧,火炎,这把剑的出现便与这些词语关联在了一起,也正是这柄剑,灼烧出了一片雷怒也无法触及的真空。
“疯狂,暴怒,毫无理性。”
双眉微蹙,让眼睛变为讥讽的狭长,他斜过视线,看着那突袭而至的御雷少女:
“这就是律者,这样的本质永远不会变。”
轰!
雷电芽衣并不会去听这些烦语,她挥剑,她进攻,属于律者的直感警告着她的所作所为会是多么的危险,但她却始终没有选择逃离!
如果在这里逃离了,琪亚娜会有危险!
这个理由的产生毫无根据,但仅是看到的第一眼就让其确定了这战斗的缘由。
律者是是疯狂的,雷电芽衣是自私的。
性格缺陷,苦难过往,这都是律者人格诞生的沃土,而选择融合这一人格,同样也意味着其过往的苏醒。
于是,她从来没有选择,或者说她选择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人。
而性格中一些缺憾,过往的一些痛苦,在律者人格的发酵之下,变得偏执,变得无情,她洗下了温柔,将那些脆弱的犹豫化为了巨人的铠甲,依旧只是为了一个人!
拧腕,挥剑!她的眉梢冷结着雨冰,在电流之中刺散为雪花,然后消解成飘零的电光。
她绝不退缩!
嘭!
这是火与雷的爆响,却也让凯文退了半步。
他终究还是有些过于轻视了。
那毕竟是“律者”。
更何况,还是历史中第一位与人类意识完美结合的存在。
凯文稍稍地提起手肘。
他慢条斯理,但芽衣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丝一毫的机会,哪怕所谓的“机会”甚至无法造成有效的伤害。
雷电,是她的姓氏,更是她的刀势!更快!更狠!如同发了疯!手中的长刀,背后巨灵的长刀,雷电的长刀!
凝神?
不需要!
心境?
不需要!
一切都被少女献祭为了力量的牺牲品,她只会挥刀!
镗!——
双刀与大剑撞响在这片雨幕之中,她依旧冷峻,杀气磅礴。
北辰一刀流,这家传的刀术此刻也被洗去了“剑术”的桎梏,完完全全地蜕变为了杀戮的伎俩,但比这刀更可怕的始终是少女那双紫瞳。
如鬼,无情。
“呵——”
这是笑。
凯文的笑。
寵婚,官少的小蠻妻 媚璣
在这雷霆暴怒之中,他居然还能溢出一丝这样的笑。
就像是卸下了什么担子,又好像彻底释怀了一般,露出了这样一个笑。
因此,他往前踏了一步。
我們的小青春 格小格
空!
这一瞬间,雷电芽衣失去了听觉,就好像那一步踩在了她的鼓膜上,然后一脚踩爆!
眼中,是一道炽热的剑锋!它遮挡了黑夜,弥盖了雨幕,只有那双冰寒的眼睛,还能在这滔天的怒焰后亮着刺骨的光!
死!
毫无疑问,这一剑除此之外已没有任何余地,而少女也同样如此,奔涌的雷霆岂有返回天际之理?!
你死!我活!
迎着那大剑,她举起了正剑的姿态,举剑过肩,瞄准心脏!
哪怕,那柄大剑直砸头颅!
这是以毫秒为单位的死斗,却被一道闪光打断了这病态的节奏。
大剑被隔绝在了幻灵的大盾之外,律者也同样被挡在了幽兰黛尔的身后。
“你在做什么?!”
“先退后!”
此时此刻,一根劲的女武神也选择了与这位“死敌”同盟,拽着芽衣的后领,闪身躲开了炽焰的焚道。
灼痛。
哪怕仅仅只是擦肩而过,律者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呼吸道是近乎于燃烧般的刺烫,一团火烧进肺里,她想咳嗽,却是一点淤血溢出唇角。
大楼的一半垮塌了,在高温之中就像是一块奶酪,仅仅只是一剑,熔没为氮硅的胶状物。
“这……”
“这是【破坏之键】!所有【神之键】中破坏力最强的存在!你以为你挡得住吗?!”
“可【天火圣裁】不应该在齐格飞手里吗?!”
这是德丽莎的惊呼,作为极东支部的前总负责人,她很清楚那柄最凶悍的武器应该归属于谁,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个“凯文”手上?!
“事实便是如此!德丽莎!”
符华同样开启了月蚀模式,她已经对战况做出了最糟糕的预期。
拥有着【天火圣裁】的凯文,才是完整的,甚至是完美的!
突然,雪花开始覆盖于脚下,女仆小姐脸上已看不到一点笑容,她站在最后方,白银之月全力施展,在炽热之中营造出一片寒冰的领域。
虽如油锅浮冰,但也聊胜于无。
凯文依旧站在空中,他收回了那后退的一步,也令他离这世界的土地近了一步。
他在俯瞰。
俯瞰这个世界。
熟悉的场景,高楼大厦,长街窄巷,层层叠叠,一座能吞没人类的钢铁森林。
和以前一样,不是么,凯文·卡斯兰娜。
他没有去管那些女武神在密谋些什么,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诡计反而显得极端的孱弱,吸引他的依旧是这熟悉而陌生的人世间。
看啊,凯文,一切都和以前一样,钢筋混凝土的社会,极力压榨生存空间的居住环境,人类像是蚂蚁一样聚在这些方块格子里,你连思考都不需要,就明白这些高楼意味着什么,文明吗?不,你早就知道的,一如你那优秀的直觉一样,你知道大楼的底座是什么,大楼的高处又属于谁,你也知道悲剧的根源性在哪里,是崩坏吗?真的是吗?
相信我,没有崩坏,还有新的魔盒被打开,还有新的灾难降临于这个世界,一次又一次地毁灭文明,因为你很清楚,这样的文明会像是金鱼一样,一次又一次咬上涂了剧毒的饵食,因为高楼顶端的人不满足,因为他们想要更多……
深呼吸,他呼吸着寒冷。
吐出一口凉气。
轰!
残余的大楼终于彻底粉碎了,一道闪光冲天而起,凯文也扬起了剑。
错撞,震吟。
而这一次,不是雷电的威势,而是实打实的暴力!
那是一柄骑枪,也是那柄大剑第一次出现了颤动,这份颤抖同样传递到了他的手指,让凯文不得不用上了第二只手。
雷鸣却紧随在幽兰黛尔的一击之后。
“最强”的主攻为芽衣赢得了侧翼的间隙,雷电的速度为其提供了完美的支援能力。一位律者,可能不是这位远古融合战士的对手,最强的天命女武神,也可能很难占取胜机。
但两者相加,那么就足以创造出周旋的余地。
符华在坠落,大楼破碎的时候,她依旧没有动作,只是闭目,收神,宁心。
在她的背后,托着德丽莎的小手,她的脚下,是白银之月的镰刀。
围攻的牵制与烟尘的遮挡为她赢得了宝贵的时机,就如同在圣芙蕾雅所受的配合训练那样,她永远是那柄出乎意料的剑。
心跳,她再次找到了那份节奏。
【月蚀】的颜色,也从晨曦的辉色转化为了如耀日般的赤红!
德丽莎推出了小手。
丽塔抬起了手中的镰刀。
完全无需言语,便达成了最完美的合作,一道红雷,直杀出了烟幕,直冲向凯文!
这一刻,她比雷电还要快上一瞬,比“最强”还要多出一分力!
她冲刺,沉息,刺拳!
哐!
又是这柄剑,【天火圣裁】,挡在了拳与身的中央。
“你变强了……华。”
这一次,是老友重逢的语气,但在符华听来,如坠冰窖。
“可惜,我太了解你了。你难道忘了你的近战教导有多少徒弟?”